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伊人小小
秋水伊人小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716
  • 关注人气:2,4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已刊)在生命枯萎的尽头

(2016-07-07 16:44:03)
标签:

小小

八年级习作

自编小说

在生命枯萎的尽头

(已刊)在生命枯萎的尽头


在生命枯萎的尽头

 

(小说)

(文:小小)

 

吱呀作响的床,风烛残年的老人。老人的生命已到枯萎的尽头,却仍奄奄一息,勉力支撑。

也许,爷爷仍有什么寄托,让他不舍得离开。老人的孙子这样想着。

老人自从得了重病后,便似有些痴呆。常常盯着一处一看便是半天,别人喊他也不回神。有人说,老人是被魇住了。但孙子知道不是。他知道爷爷的心愿的——爷爷想再看一场皮影戏。

老人姓孙,周遭的乡民均尊称他一声“孙老”,便是因为老人演得一手好皮影戏。老人的皮影戏在乡里是极出名的,每每演了皮影戏,台下总是坐满了人。也不知有多少人童年回忆里,刻满老人皮影戏的影子。

老人是个孤儿,被一个好心的民间艺人收养。他自小便跟着师父学皮影戏,跟着师父走南闯北。到他十七八岁,长成一个俊俏小伙,那双巧手做出的皮影精致华美,往往吸引许多姑娘来看戏。老人演了大半辈子皮影戏,只是遗憾的是,竟无人继承他的手艺。老人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手把手地教儿子,却发现儿子在皮影戏上完全没有天赋,而且也没有耐心学习。老人就沉沉地叹一口气,窗外的阳光照在他饱经沧桑,渐显老态的脸上,一室的光影斑驳。

十几年后孙子出生了。老人饱含希望的目光投向了孙子。孙子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皮影戏上天赋极高。老人手把手地教孙子,孙子白嫩嫩的小胖手操纵得有模有样,欢喜的泪从老人浑浊的眼角颤巍巍地划过。谁知,孙子初中后就被父母接去了城里,难得回来一次。待得他大学毕业后回来,却跟老人直接说,他志不在此。孙子不忍心伤害老人,可是他的理想是从商。老人的目光一点点地黯淡下来,自此,一病不起……

孙子这几天愁眉不展,便是因为爷爷的病。他希望在爷爷去世前,实现爷爷的心愿。孙子的女朋友很善解人意,知道孙子的心事后,两人连夜去拜访了一位皮影大师。跟着皮影大师学习几天,学得一些皮毛,两人马不停蹄赶回乡里。

当孙子带着女朋友走近爷爷屋前时,正是一天中阳光最好的时候。金灿灿暖融融的阳光,照得室内一片亮堂。老人痴痴地望着木桌上一方古朴的盒子,那里放着老人和老人师父的皮影。他眷恋的目光化作手指,在盒上一遍又一遍缱绻地抚摸。老人缠绵病榻太久,无法日日擦拭盒子。若是儿子或是孙子回来,总要帮老人把那盒子擦拭一遍,只是他们很久才会来一次,因此,那盒子已落满灰尘。可老人恍若不觉,只是温柔地专注地凝视着刻着繁复花纹的盒盖。

那天阳光太好,一切看得太清楚。孙子的女朋友看见老人眼里有寂寥,有不舍,有温柔,有怀念,浑浊的眼里闪过亮亮的东西。孙子的女朋友背过身去,当场就哭了。

孙子和女朋友开始制作皮影。他们时间很赶,因为老人已时日无多。这一切自然是瞒着老人的。他们选取年轻的公牛皮,然后净皮。净皮用了好几天,因为要先将牛皮放到凉水里浸泡两三天,用刀刮制四次,每刮一次后用水泡一次,把皮刮薄透亮,再阴干至净亮透明方可。接着是画稿——这些设计图稿,或者说是样谱是世代相传的。第四步是过稿,第五步是镂刻。雕刻的刀具式样繁多,用什么刀刻什么图样,心里也得有数。第六步敷彩并不容易,老艺人用色十分讲究,一是要善于配色,二是点染的浓淡变化……

孙子和女友已经很多天没睡过好觉了,两人都有深深的黑眼圈,但可喜的是,他们终于快制完皮影了。剩下的两步分别是“发汗熨平”和“缀结完成”。孙子搜肠刮肚,回忆着儿时爷爷是怎么做的——温度适中,皮影才能色泽鲜美且不褪色,温度出问题,要么皮影报废,要么颜色不亮。最后一步的关键是骨眼的选择,选得好,人物精神饱满,选得不好,人物便有颓唐萎靡之感。孙子和女友磕磕绊绊地制作完皮影,终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鼓着勇气,来到老人屋内。

老人看到孙子和女友手里拿着的皮影,表情由平静转为惊讶,浑浊的眼里,亮起希望的火光。枯干的嘴唇连连张阖着,激动得说不出话。

孙子和女友拿着细棒,默契地开始操纵人物。影人便似有了生命,鲜活起来,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无不灵动。演的第一出戏是《拾玉镯》,是老人年轻时的拿手好戏。碧玉年华的少女孙玉姣,正是春心萌动之时,她坐在门前,一针一线地绣花,丝绸上渐渐有了复杂精美的纹样。青年世袭指挥傅朋看到娴静绣花的少女,顿生爱慕之心,便以买鸡为名,跟玉姣说起话来。玉姣也有意于这青年郎君,她垂首含羞,一派小女儿娇态。傅朋便以玉镯为信,故意丢在她门前,玉姣羞怯地拾起了它。刘媒婆看出这二人情投意合,便出来撮合二人,两人终成眷侣……

第二出戏,是《牛郎织女》,第三出是《白蛇传》,孙子和女友卖力地演着皮影戏,只为老人开怀。老人干裂的嘴角艰难地上弯着,女友用力眨了眨眼睛,不让泪黏在睫毛上。皮影上纯美的爱情还在继续,老人的眼里渐渐有了光彩,那些寂寥、空洞都消去了,他那样温柔专注地凝视着这皮影,好像透过这皮影,看到几十年前的旧时光。

老人努力张开嘴唇,困难地挤出几个字,气若游丝。孙子和女友赶紧凑过来,看出老人是要他那个盒子。孙子细细地擦了盒子,被尘土长久覆盖的盒面上那繁杂富丽的花纹,立时清晰起来。老人枯瘦的手指慢慢地抚触着盒面,孙子帮他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是做得极好的皮影,并未缩卷、褪色,仍是当初那样栩栩如生。老人视若珍宝地一一抚摸,他的思绪慢慢地远了。

那是几十年前了,那时他还是翩翩少年郎。在乡亲们匆忙搭建的简陋的高台上,他纯熟地操纵着人物,皮影华美,人物的喜怒哀乐,似要溢出皮影,台下的乡亲们压抑着的惊叹,少女们爱慕的目光,含羞的笑靥,这待遇比作状元郎也不差呀,他自鸣得意地想着……

一转就是几十年,老喽,仍然有人爱看他的皮影,只是无人继承衣钵。他最悲哀的便是小时那么爱皮影戏,那么有天赋的孙子,却一门心思想着从商,忘了童年的皮影戏,忘了乡间和爷爷共度的那么多时光。可现在,他如愿了,在生命枯萎的尽头,实现了最后的愿望,老天还是眷顾他的……

“爷爷!”在孙子和女友的惊叫声中,老人安详地睡了过去,在他的梦中,想必有他的皮影罢?

窗外阳光正好,皮影上,影人唇边含笑,眼角一滴泪,将落未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