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山的孩子16
大山的孩子16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1,481
  • 关注人气:1,6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

(2018-01-31 08:10:01)
标签:

啄木郎

南诏古村

彝族

巍山县

大仓镇

分类: 行走远方

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

喜欢或向往一个地方,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也许只是一个地名,一段话,甚至是一张照片,乃至一篇文章,都会产生对它的兴趣。比如:啄木郎村。


起初看到啄木郎这个名字还在是网上看到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获得摄影大奖的照片。从此之后便对它有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和向往,心想着什么时候也能亲临这个云雾缭绕的彝族小山村,去看看南诏王室最后的贵族,那如今世外桃源般的宁静生活。


那天,当我从大理搭载着前往巍山班车(中途大仓镇下车)的那一刻起,就充满了期待。到达大仓镇后,去找前往啄木郎村的车,很不巧,那天前往啄木郎村的车没有下山。


最后,我包了一辆三轮车前往。伴随着哒哒哒的声音一路盘山而上,行驶在祖国西南边陲的群山苍翠中。


啄木郎,这个一听就吸引人的名字。相信很多人都会和我一样,向往已久。从大仓镇东去啄木郎的公路虽然只有18公里,但全是山路,没有网上说的那么难走。


之前总是听别人说,车开到山顶,在前车扬起的滚滚红尘中,有高冠、红衣、绿裤的女子和牵马的男子迎面而来,那场景有种令人恍惚的美感。翻过山口,眼前“柳暗花明又一村”,群山环抱着一个开阔的山谷,在层层梯田和浓密林木之间,青瓦白墙的民居沿山铺陈开来,密密匝匝,宁静自在,与世无争,充满神秘色彩的啄木郎到了。


然而,没有以前的那种尘土飞扬的场景,现在的路况比以前已经好走了很多,最起码都是水泥硬化路面。至于那些令人恍惚的美感画面,至少我是没有遇到。


说实话,到了啄木郎村之后,有点失望。那昔日南诏时期如诗如画的彝族风貌,如今破坏的让人惋惜!


我心心念念的那个啄木郎村,那个世外桃源,那个令人神往的桃源村巷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心目中的世外桃源,不过就是无人叨扰的清净之地。人们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男人耕地持家,女人相夫教子。在一隅青山绿水,云雾缭绕间,享受这一世的安然与祥和。


啄木郎,知道的人很少,向往的人很多。


的确,相比大理的双廊、诺邓、沙溪这些地方,啄木郎可谓是名不见经传,可它的原始与神秘却是前者所无法企及的。啄木郎的原始与神秘,正吸引着众多心之所向的游客踏足这个南诏贵族的栖身之所。


但现如今远远没法和过去相比,然,啄木郎的历史文化是毋庸置疑的。


琢木郞村的彝族对传统文化习俗保留得较为完整。原来这里的女人身着盛装,听说这是南诏宫廷服饰遗风,所以当地彝族村又被称为南诏最后的部落。


据说啄木郎的每个姑娘在结婚前都得备上20多套衣裳、30多条围裙、几十双绣花鞋,这可是一个庞大工程。


她们的服饰很精美,绣花鞋也很漂亮。那天,我有幸亲眼目睹了彝族阿妈秀绣花鞋的过程。确实让人感慨,现在很多地方都找不到这种一针一线缝制的手工鞋了,更何况还是这种精美的绣花鞋了。


据说,他们衣服上绣的是代表高贵、典雅的牡丹花,是一种王室身份的象征。牡丹花的刺绣又分为织花绣和刺绣两种手法。不同年龄、身份的妇女的服装,通过花朵外围的颜色来区分。新娘装上的牡丹花采用的是织花绣,花朵的外围是橘红色。已婚妇女服装上的牡丹花采用的是刺绣,花朵的外围是白色或淡黄色。


南诏古村啄木郎,是云南巍山众多彝族村落中最具代表性的,村里的墙面上画有很多与云南白族民居墙壁上类似的壁画,很好看。


我踽踽独行在村落里,走过来走过去,发现在村里的大多数都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比较少。


不经意间,走进了一家看似年代久远的院落,和那大叔就闲坐攀谈了一会,我说现在的啄木郎村和以前变化很大啊!


他告诉我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不愿在村子里待,村子里基本上都是老人和小孩,村里的很多老屋现在政府都不让拆除了,要保护起来。很多以前祖辈们留下来的习俗可能会慢慢消失,以后就更看不到了。说着说着,眼眶湿润了。难掩大叔对这片养育故土及点点滴滴的眷恋与不舍。


他说,他家的老屋都快500年的历史了,孩子都搬去上面的新屋了,他不愿搬出去,住习惯了觉得这里挺好。的确如此,这种情感像我这样的过客是很难体会的。陈旧的老屋,承载诉说着多少的故事。从外面到里面都能够清晰的看到沧桑和年代的久远印记。


是啊!是谁都会眷恋这样的生活,怀念远去的故事。一辈子生活在这样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间,享受着禅意的静谧,是多少人向往的。


说着说着,天空突然就下起了雨,看着阿妈抬头仰望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便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惆怅与难过。


雨停了,我道别了他们后。继续在村里中游走,看山望云听水声,就这样,我那晚留在了啄木郎村。


夜晚的啄木郎很宁静,除了风吹树动的声响外,偶尔听得见几声狗叫。躺在床上的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了很多很多,关于彝族,关于啄木郎村......


温馨提示:

交通

啄木郎不通班车,可从昆明或大理(下关)坐直达巍山的班车(下关客运北站每15分钟有一趟班车到巍山,距离52公里)途中在大仓镇下车,再从大仓包租面包车到啄木郎,车程18公里,皆为山路水泥路面,路况还算可以,车费约80-100元左右。(我一个人40元包了一辆三轮车)

住宿

啄木郎村逐渐开发中,住宿主要是在当地村民家中借宿,大概60-100块一天不等。(我上次是一个人30元含一餐晚饭和早饭,但是早饭我没有吃就直接回大仓镇了)

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2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3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4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5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6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7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8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9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0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1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2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3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4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5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6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7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8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19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20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21啄木郎,南诏最后的彝族部落▲22

天上的西藏


请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