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原-丁子
中原-丁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625
  • 关注人气:1,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丁子原创散文诗一组《永恒的温度》

(2017-03-20 10:18:59)
标签:

丁子

散文诗

温度

灵魂

担架

(博主按:

我的家乡北中原的滑县要举办【纪念“滑县解放70周年”文学活动】,作为在外漂泊流浪的滑县籍游子,受邀参与,乡情难却,必须交作业。仅仅是应景作业耳——

另,最近杂事缠手,很少上博客......特向各位朋友致歉!

 

 

 

永恒的温度(散文诗组章)

丁子

 

418是我的家乡河南滑县解放70周年的纪念日。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而今仍然在外漂泊的游子,面对家乡走过的70年风雨,面对为那些为这片热土而付出生命的英魂,我只能虔诚敬仰。我虽卑微,但乡情如血……只能从家乡那永远温暖的血液里,翻阅出一个人或一群人、一件物或一个事件、一束吐香的新花或一抹崭新的风景,走心捻情……是为纪念。

——作者题记。

 

 

 

 

读那些灵魂

红领巾的时代,风,总是清新的。

清新的风。牵着稚嫩,牵着好奇,牵着懵懂,牵着一种纯粹的崇敬。读你,只能是在日记里种植一个故事。

青葱岁月的片段,风,总是多彩的。

多彩的风。撩拨厚土,撩拨往昔,撩拨文字,撩拨一纸向上的敬仰。读你,也许能让故事从日记中站起来。

咀嚼生命的时光里,风,总是深沉的。

深沉的风。刺痛星月,刺痛稼穑,刺痛魂骨,刺痛一径回归的冷暖。读你,抑或感知你们从故事中活起来的灵魂。

其实。你们当年喷张的热血,只是想把黑暗染红;你们锋利的目光如火,只是想把腐朽燃成灰烬;你们用信仰撑起的镰刀铁锤,为今天的阳光能灿烂妖娆,燃着了火种,撕开了阴霾,直接把自己燃烧,慨然地融进了这片厚土……

而今,读你。微小的我,却翻阅不了你们的厚厚的魂骨。

而今,读你。活着的我,也会在你们的魂骨里清洗一下自己。

 

 

母亲们

七十年前,她们没有名字。用母体的温度,温暖着这片乡村的日子。

悠长而深重的枷锁,也许禁锢的是她们的情怀。没有名字,却滋养了一个个硬朗的名字。汉子们用她们血的温度把炊烟浇灌得殷实。

外倭践踏家园,炊烟血脉日遭涂炭。阴风吞噬阳光,生灵在血腥中被肆虐践踏……温暖,被恶魔淹没。根植在这片厚土上的气节,走出荒芜,走出黑暗,走出迷失的温暖,寻找母亲的温度,寻找日月明朗,寻找春秋清湛。

母亲,永远饱存着体温的母亲们。把家里最后一个窝窝头塞给已磨好铡刀的男人,把身上最后一件棉袄披在刚长出胡子的儿子身上,推出柴门交给村外的枪声,把娘家陪嫁的几个散碎首饰变卖换来几斤小米,摊成煎饼留给那些扛枪的队伍,用自己还没有断去的奶水,滋润着担架上那个不知名的干裂嘴唇……

她们,一直没有名字的母亲们。是恶魔嚼不碎的烟火,是这片土地上踩不死的花草,是家园里不能割断的炊烟。

她们,至今仍没有名字。

母亲。却是厚土上根植最深的生命。

 

 

半副担架

这是爷爷为孩子做的小木床。庄稼人的手是坚实的。

这是伯父叔叔们还没有睡过的小木床。乡村里的木头是坚硬的。

鬼子来了。村外的庄稼蔫儿了。老屋里的梦呓碎了。乡村的阳光暗了。

镰刀醒了。铁锤醒了。村外的枪炮声响了。小屋里的油灯被拨亮了。爷爷把小木床拎起来了。

站起来的小木床,和爷爷一样是一个血性堂堂的汉子——

抬过那个操作东北口音的连长,抬过那个为队伍送情报的私塾先生,抬过被恶魔咬断一条腿的小兵,抬过从城里来组织妇救会的大姐,抬过送往南河叉战场上的热馒头,也抬过和小木床一起被鬼子炸弹撕扯得血淋淋的爷爷自己……

抬过的生命没有哭泣,正义的生命永远是坚硬鲜活的。

抬担架的爷爷没有哭泣,他知道他应该和担架上的人一样。

被抬过好几个春秋的小木床没有哭泣,爷爷说它也是一条北中原的汉子。

多年后,爷爷留下那被炸得剩下一半小木床走了……而这半副小木床,依然在乡村的篇章里站着。

乡村的阳光温暖。小木床依然在静静地微笑。

 

 

打开一扇窗

尘封的只能是往事。而覆盖不了鸟语花香。

流逝的只能是岁月。而葱茏繁茂着的是这片土地上的新梦。

用时光串起,让筋骨茁壮。一种独有的精气神儿喂养着这片热土。滑州、卫南、高陵、沙乡、滑县……古运河之滨,老黄河故道上的泥土、草木、河水们,用一种智慧润泽,用一种精神滋养,用一种源于心魂血汗的张力,擦拭着一代又一代的彩梦。

七十年的日月星辰。七十年的风霜雪雨。七十年的身心劳作。七十年的步履艰辛。

古运河的老码头醒了,“小天津”的别名又挂出了俊俏的招牌;老黄河故道醒了,“豫北大粮仓”的绰号招徕远方的敬羡;黄沙厚土醒了,汲取了七十年新鲜风雨的苦难,以新的姿彩跃入“省直管县”的行进快车道;古老的乡村醒了,被长起来的后生们种植的新农村社区、滑州新城上敞开的门窗,亮出这片热土上鲜亮的笑声,随时翻动着后生们灵秀而惬意的日子……

其实。厚土就是生命,只要血脉不枯,就会有鸟语花香。

也许。精神就是生命,只要时代传承,就会有阳光灿烂。

打开了门窗。日子每天都是新的——

 

                                  2017年3月18 于郑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