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觅程
觅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323
  • 关注人气: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溪的吟唱

(2020-05-28 00:01:54)
分类: 文学理论

小溪的吟唱

——史小溪的生命情怀和艺术追求

觅程

 

一条蜿蜒的小溪,虽然没有大海的波涛汹涌和博大浩瀚,但作为海的源头,他感到并不羞涩。尽管有时难免会弯弯曲曲,要走不少的弯路,但他时刻觉醒,不时会调整自己的方向,始终相信只要向前走,充满希望的前方一定就是心仪的大海。在这一路上,虽说他跳起的浪花不是很大,但闪烁的光芒却贲张流脉;虽说他前进的步伐有些缓慢,但生命的呤唱却不绝于耳。就这样,他一路走来,血液向上,激情澎湃,以饱满的信心流向了大海。

这是对一条自然之溪的诠释。也是对西部标识性的散文家史小溪艺术生命的破译。其实现在,小溪不再是小溪,早已汇聚成了一汪大海。其它的不说,就拿他被《中国散文通史》的入选来说,就足以证明他在中国散文领域的位置,一如雄鹰在天空的层次,任多嘴的麻雀吱吱咋咋,也无力翱翔到那样的高度。如果散文的境界可以用“小溪”和“大海”作比拟,我想用“大海”修饰他的艺术成就也为之不过。

《中国散文通史》是按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金元、明代、清代、近代、现代(2卷)、当代(2卷)编选的,是迄今为止最为深入、全面而系统地描述中国古今散文演变的学术巨著。在当代卷总序中几位“值得提及”的人物中闪耀着他的富有诗意的名字。在泡沫散文铺天盖地的流淌中,他能“坚守知识分子的人文良知,拒绝商品时代金钱的喧嚣和物欲的诱惑,以绝不媚俗的姿态抵抗浑浊的市声,突出以真实、自由的个性笔墨表现生命体验,希求以个体微弱的声音唤醒一个时代。”当然,这么高的评价并不是我的武断或吹捧,它是《中国散文通史》的权威发声。

在专节论述他的散文创作时,《散文通史》在例举了他《陕北八月天》等一系列散文篇什后谈到他笔下的六点:“有陕北浓郁的风土人情;有陕北大地斑斓的色彩;有粗犷、质朴的信天游;有陕北人在龟裂的黄土地上生存的困苦、坚韧和旷达;有满怀忧惧的环保意识;还有深沉、厚重、苍凉的人生感悟”……并指出他的散文语言,清新,质朴,弥漫着阳光和泥土的气息。

据我了解,《中国散文通史(当代卷)》入选的散文家几乎全部为京沪及各省(市)会城市住会专业作家,其中有十多个省未有当代散文家入选。他是全国地市级城市中唯一的一个入选者。这样说来,这比拿个什么奖更重要,更有价值。无疑,他的入选就是一座高峰呈现,填补了在陕北本土生存写作的作家进入“中国文学史”的一个空白。

史小溪是被不幸培养出来的,是从千万个被不幸打击而永不言败的一个。他是1950年出生于革命圣地延安的,他的经历和苦难让他有足够的资历触摸和审视黄土高原及生育他的延安山川。他从一个“破产地主”的儿子成为了“文化革命”的对象,受尽折磨和耻辱。幸运的是一顶借来的贫农帽子,让他远走高飞,在巴山蜀水间用科学知识来治疗内心的创伤,用文学这个内心的情侣伴随他度过千百个艰险的日子。他一去就是十三年。“在八十年代初许多陕北作家像逃离‘沉船’一样纷纷离开陕北时,他却为写陕北,从当时待遇很优厚的中央大企业部委行业报回到故乡”(著名评论家李建军语)。他的不幸的童年和青年时期,成就了他的文学辉煌。这些情感集中流露在《遥远的家园》、《延河,远去的延河》等作品里。从中可以体会到一个人不得不离开家乡,同时,又隔着千山万水,在很长的时间里无法回到家乡与亲人见面的悲愤心情。

回到延安后,他甘于寂寞,执著砺练散文。在编辑之余写出逾百万字的散文,先后出版散文集《澡雪》《纯朴的阳光》《泊旅》《最后的民歌》《秋风刮过田野》等,并主编出版受到全国文坛瞩目的《中国西部散文》(上下)、《中国西部散文精选》(四卷)《新延安文艺·散文卷》等。他曾写道:“故乡的延河,你就这样流淌着把一切都给了我的记忆么!也许正因为此,注定了我和你永远不会被割断的联系,也注定我永远是你这条母亲河流的儿子!”他的散文代表作《黄河万古奔流》《延河远去的延河》《喙声永不消失》《月夜夜莺声声》等被选入《百年美文》《华夏20世纪散文精编》《中国新文学大系》《现当代散文诵读精华》及初高中、大学标准课本、课外选读等数十家出版社的重要选本。散文集《纯朴的阳光》获中国西部新时期30年散文奖,散文集《最后的民谣》获全国第6届冰心散文奖,中国散文学会成立30年授予“散文理论贡献奖”。

从他几十年的创作实践来看,他的大量的作品与自己生存和呼吸的土地有关。他以一个普通书写者的劳动状态,写万古奔流的黄河,写信天游浸泡的陕北,叙述乡愁,描写大地上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即使在有的篇什中出现风花雪月,但那风也是‘铁马秋风’、花也是‘战地黄花’、雪也是‘楼船夜雪’、月也是‘边关冷月’。他的那种热血肝胆、恢弘魂魄和硬骨头精神,教他学会了揭示人性、鞭打丑陋、思考现实、拥抱生命与自然、关注历史与未来的的艺术本领,像鲁迅先生一样“我以我血荐轩辕”,始终不失高贵的灵魂,处处彰显着浓厚的人文情怀。其独特的发现,旷达的谋篇,苍凉的笔致,凸显的个性,宣泄的情感,书写的恰恰就是脚下这片宽厚的黄土,一种升华了的精神家园和思想图腾。

阅读史小溪,不难发现,只要下了苦功,有了刻骨铭心的生活经验,有了血肉相连的感情交融,有了亲近大地的匍匐与谛听,有了对于人民音容笑貌的细腻记忆与欣赏,你写出来的人、生活、情感,就能突破局限、摆脱镣铐、充满真情、充满趣味。在散文创作中,他冷静理智的观察世界,发现深刻、静穆的美。以狄俄尼索斯的酒神精神、放纵的生命活力、原始自然的颠狂、激动昂奋的情绪,陶醉忘形飘然飞飏。

阅读《黄河万古奔流》,给人一种贲张血性、张扬生命的感触。仿佛拥有一种“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宏大胸襟和气场。犹似倾听一曲磅礴大气的交响,充满粗犷、雄浑的美韵。阅读《陕北高原的流脉》,视乎有一种山脉行走和起伏的气势,有一种大山与河川回旋、相交的气象。作家的理性思考与富有文理脉络的描写,在这里融合的浑然天成,彰显出散文的宽厚与雄美。阅读《秋风刮过田野》,我内心那些阴暗的角落,都被他温馨诚挚的情感照亮。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一个纯粹而高尚的人,做一个有价值、有意义的人。他守望西部大地,努力在形而上的艺术天宇气凌昆仑、光照山川;他的作品透过纷乱层积的史实,洞悉这些物象的真谛,展示独特新鲜的见解,传达着沧桑而温馨的生存体验,张扬着勃勃的生命激情。史小溪像一位精神牧师在用自己高洁的品格来引导人们真诚、真实地活着,这是他散文精神里最昂贵的部分,是他散文地位得以确立的基础。

事实证明,他的散文作品之所以能够彰显于世,自成一家,我觉得,其首要的一个基点是他的地域性写作,也就是说,是陕北成就了他的散文创作,这里水土草木,风俗人情和古老苍凉的历史厚度,浸染了一个散文作家的身体和灵魂,铸造了他的源源不竭的创作激情。促使他从陕北大地上走进了高山林立的当代散文作家之林。

然而,他是一个谦逊的人,深知天高地厚,从不张狂,总是以一条小溪的名义而流淌,而吟唱。当别人谈及起他的仕途生涯时,无论他的才能和艺术成就,早应该担任更重要的角色。然而没有。在这个浮躁喧哗、物欲横流的时代,咋会重用一个纯粹干净的人。不管如何,他还是满足自己的现状。他说,一个出身卑微的农民儿子,在一个市的行业中已是“双高”(最高的职称,最高的工资)。就算混的蛮不错了,好处咋能让你一个人全占了。在谈到艺术创作发展的道路时,他觉得自己起码也算一个幸运者。用他的话说:作为一个远离皇都边缘省份的异乡人,要不是生存在这个还有一层光圈闪耀的“革命圣地”延安,那可能就会更惨了,就会和许多同行一样的时世艰难命运沉浮,投稿就会像德国大家海因里希·伯尔笔下“流浪人,你若在斯巴”……至今也许会是那样的风雨飘摇!

这么多年来,他不作无根的浮萍,不作无病的呻吟,不作无魂的躯壳,在芸芸众生里能够有尊严地活着,拥有一种果断勇敢的硬汉子精神。这一点,在延安的文化圈里人所共知。由于他是一个正直、正派、正能量的作家,所以他看不起那种八面玲珑、厚颜无耻、不写东西的“社交文人”。他说,我只看重人生交往中的亮色、清结精神。在他的一次散文讲座间隙,记得他讲过一件事:多年前,延安的一个年轻人冒充一位老革命在延安时房东的养子,占了许多便宜,令人痛恨。他责骂之间,有忧国忧民的情怀在。是的,男人是应该有点风格、风度和质量的,特别是一个文人。对一个作家来说,作品就是作家的发言。“农民种出粮食来,作家拿出作品来”——这是看待农民和看待作家的唯一标准。

叫人感动的是,史小溪在退休以后,一直把目光投向西部十几个省、区,关注偏远地区的作者,一有机会就推荐发出他们的作品。在他受聘编辑的《西部散文选刊》《雪莲》《四川文学》《延安文学》《鄂尔多斯》等刊物上,都曾不余遗力推举新家新人。尤其是他主编的《中国西部散文精选》(四卷),是新时期30年西部散文的一次集体冲刺,使西部的散文在人们眼前亮出光芒。他对中国西部充满热爱。他喜欢西部散文家笔下那种博大的人文情怀,喜欢西部散文“遗留胎气贲张血性的品格”。这是他们对良知的坚守,这是他们与底层弱势群体、不幸者息息相关的命运,和张扬着的那种蓬勃的生命活力。

这些年来,他到西部各地做讲座,积极培养文学青年。他给基层的文学作者写到:“深山出俊鸟”,我的编辑生涯另一面即出阁、破格,我这次发现西部偏僻地许多才杰,读到了他们笔下的荒美、大美。他们都是被时代特权层踢到政治荒野不甘沦落的平民弟子,他们只有掠不走的才华在那遥远的地方冷峻地闪烁,炽热地闪烁,热血在他们身上不凝固的汩汩流淌……也许是这样的坚强信念一直在激励他孜孜不倦的热情。对于西部文学的钟情,可见一斑。

在长期的散文创作和编辑过程中,他从大量的来稿中感到西部偏远地散文创作存在一些不应被疏忽的东西,形成了具有指导性的理论探索,其观点符合实际,为中国西部散文创作水平的提高做出了巨大贡献。一是开局谋篇过于拘泥于“真”,几乎就是真人真事。或是一般的流水账就事论事叙述而已。他说,其实文学创作就是艺术创造,散文也是一样。它本来就是对生活的一种过滤,提炼,也是作家综合素质的一种体验和映现。否则,你的作品就飞不起来。

其次最致命的通病是叙述太多。手法陈旧,几乎一开始总是叙述……他说,虽然散文要叙述,但叙述太多,“境”(景)太大,装的满满的,文就死板,读起来吊胃口。他强调,文学是描写的艺术,散文更是描写的艺术。要学会描写,要有描写的本领。将描写、抒情、议论、正叙、插叙、倒叙、自由想象(乃至虚拟性想象)、联想、象征、比喻、隐喻、引申、夸张、魔幻、荒诞、吟咏、赞叹、诘问、感喟、独白……交叉递进,动用各种手段。但描写肯定是首要的,描写多了生动摇曳,形象感强烈。需要注意的是在散文创作中抒情也不易过多,一味地抒情,“意念”无节制的流淌,将会呈现出空泛。其个中比例,则需要自己慢慢揣摩。

在散文的创作思想定位和谋篇布上,更倾向于人内心世界的东西。他对当代有独特见解的散文理论建树者北师大的教授刘锡庆提出“艺术散文”概念有独到的理解和研究,特别对散文的实生活、情感、性灵、心灵、生命体验“五个层面”形成了自己的学术讲义。他根据自己的感受和理解把“五个层面”诠释、引伸、发挥到了极致,强调追寻精神家园,关怀人类命运,不断发掘散文的自我性、向内性和裸现性,顽强的拥抱自我,满腔热忱的拥抱整个人类世界!担当启蒙,满含对穷困下层、弱势群体的抚爱。它是“当代人”的最真实、最鲜活的“情感史”、“心灵史”,自由奔放的记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完成由“文章”而到“文学”精神的上升。是散文创作在创新、变革、新潮,甚至出格破格的活教材

 “史小溪的躯体里流淌着古老的陕北人的血液,但他的头脑里却装满了现代的世界知识——科学的,艺术的,美学的,而最重要的是现代人的视野。他从这个角度观察和体生他养他的陕北山河、父老,唱出热情奔放的歌。他的气魄是雄浑的,调子是高昂的,沐浴着一种高原特有的诗情。这是这个陕北作家的散文作品所具有的一个与众不同的最突出的特点”。这是著名老作家、翻译家、原外文版《中国文学》总编叶君健对他的评价。

来吧,快来聆听一条小溪的吟唱吧!也许,你能从他的经久不息的吟唱里可以感受到大海的汹涌波澜。同样,学习史小溪,感受他内心的贲张和磅礴,聆听他生命的高亢吟唱,你在散文创作的道路上一定能走的很远,一定可以拥抱散文的汪洋大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磷火
后一篇:芒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磷火
    后一篇 >芒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