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画中仙 1

(2012-05-26 08:05:37)
标签:

画中仙

短篇

杂谈

分类: [文]短篇

箭咻一声射在了白衣文官身边的红漆大门上,男子起身向后望去,只见慌乱至极的宦官与仕女,大火顺着汉白玉的石桥烧过了曲江池,被箭射中的宦官应声倒地,四下里净是哭嚎与哀叫的声音。一名小仕女向这边跑来,拉着白衣男子就向旁跑去,兜兜转转逃进一处题名仕女馆的处所。
仕女拉着男子就要上楼,背后突然一声巨响,院落大门被人砸开,一支箭射过来,身边的仕女便摔倒在地,男子慌了神,脚下的步伐渐渐加快,冲进楼馆内关上大门,扶着楼梯跌跌撞撞向上跑。
顶楼屋内仕女们平日里未做完的女红还陈列在案,男子推窗远望,只见视野之内尽是火光连天,乱党皆已杀入园林腹地来,男子垂泪合窗,回身执一白绫挂于梁上。
踢凳自缢,男子袖内所藏画卷落到地上,画卷展开,显现出画上的白衣美男子来。

1

BGM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7nVljxrKBw/

 

画卷掉落在地,骨碌碌的滚到了墙边,郑允浩连忙过去捡起来,呵斥了身边的小助手两句,放进无菌袋里包好交给工作人员,摘掉手上的无菌手套,低头看了看手表。抬头正想说点什么,身后的小助手已经打起哈欠来了,回头看他一眼,小助手立刻把那半个哈欠吞回肚子里了。郑允浩无奈的笑笑,招呼大家收工。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就算自己是工作狂可以继续工作下去,团队里的小孩子肯定也受不了了。挥手叫小孩们收工回家,独自留在还在修葺的仕女楼里收拾东西。
小孩们走了,楼里立刻安静了下来,窗外的雨声渐渐清晰起来,一哈气直出白雾,春色三月里这种气温还真是倒春寒了,趁着旅游旺季还没到来,不能耽误开园,还要做好修葺工作,只能抓紧每天闭园的时间赶工了。收拾到东西走出仕女楼,顺着长廊穿过曲江池,天寒地冻,还下着小雨,郑允浩不禁紧了紧身上的棉大衣。
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面一个模模糊糊的白色身影。
郑允浩停下脚步,想找手电筒来看看。闭园已经快四个小时了,园里还有人的话怕是小偷就遭了。正低头在包里找手电筒,那抹白色身影已经挪到眼前了,还带着股寒气。
“公子,观雪亭怎么走?”
男人身上穿着白纱制的古装,仔细考究,还真是唐朝的模样,郑允浩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阵,心里暗想大概是这边演出的人员,就放回一颗心,在包里摸手电筒的手也抽了回去,低头看了下手表。
“都闭园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太晚了不安全。”
“请问观雪亭怎么走,这里变化太大,我认不出来。”
男人眼神飘渺,脸色苍白,带着一身的寒气,站在风雨中却不见瑟缩,那身白纱薄的能露出肌肤,只是那白纱下的肌肤也是苍白如雪,倒不显得薄了。郑允浩低头给双手哈气取暖,又来回的搓了搓,打开工具包翻那张地图,一边翻还一边低声跟男人说话。
“这回芙蓉园是第三次翻修了,弯弯绕绕的肯定会迷路,演出结束就该回去的——那观雪亭透风又透雨的,你是有什么东西忘在那了吗……”
找到地图再抬起头,那男人已经不见了,郑允浩疑惑的环视下四周,怎么都不见那抹白色身影。
“……真是奇怪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见鬼就是你做梦了,昨天零下三度,肯定是冻糊涂了你。”沈昌珉捧着壶刚泡开的铁观音坐在墙角,抬头看着郑允浩戴着双劳保白手套给墙画上第二遍色。郑允浩笑笑,回头看他一眼,放下笔刷,摘下手套将双手放进衣服里取暖,沈昌珉递过去根香烟,郑允浩摇头拒绝了,伸手把沈昌珉怀里热气腾腾的铁观音拿了过来揣在怀里。
“不过那个人长得怪眼熟的,不记得哪里见过。”郑允浩拧开瓶子想灌口茶,被烫了嘴,盖上瓶子直咂嘴。
“男的女的?”
“男的,长得还挺漂亮。”
沈昌珉想笑,一咧嘴扯得脸疼,决定还是不笑了,把瓶子拿回来又放回怀里,起身往外走。
“我去紫云楼看看,有什么事儿短信。”
“行,你忙吧。”
郑允浩起身又在墙画上描了两下,推门出去站在走廊上深吸了口气,冷归冷,空气却也格外的清新,仕女楼上可以俯视大唐芙蓉园全景,倒也惬意,低头看见沈昌珉步履蹒跚的走出院子,为了躲风雨还专门挑了回廊走,瑟瑟缩缩的,甚是好笑。
郑允浩摇摇头,回身又去工作了。

再收工时又是凌晨了,郑允浩打了个哈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走出院子在回廊上徘徊了一下,拎着伞往观雪亭的方向走去。观雪亭正对紫云楼,中间隔着个偌大的曲江池,亭边停着些平日里以供租借划船游玩的小船,因为天冷已经被冷落许久了。郑允浩遥遥看了几眼,突然发现昨天晚上那个白衣男人正坐在观雪亭里。风吹雨打的,依旧那身纱衣,看得人心疼。
郑允浩上前,将身上的大衣披在他肩上,男人回头望向他。
“这么冷,你怎么坐在这儿,不回家吗?”
男人眉眼清秀,看见是允浩,徐徐笑道:
“皇上最爱泛舟,我来替他挑选一条,只是这些船只样貌古怪,好生滑稽。”
笑声清灵,男人低头抿嘴,一副绝代佳人的好模样,也让允浩心旷神怡,只是大半夜的,俩人淋着风雨坐在这个四面透风的亭子里说笑实在有些奇怪,这男人说的话也古古怪怪,像是不太正常。允浩起身打开伞,回头看了男人一眼。
“衣服你穿着吧,明儿我来取,天太晚了,你也赶紧回吧。”
说完自己往前走了两步,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再回头看,男人果真不见了,这时心中才发起毛来,匆匆离园了。

又是夜。
闭园了以后,终于渐渐静了下来,郑允浩结束工作的时候接近凌晨,心里还是有些昨晚的后怕,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就要走人,刚拉了仕女楼的电闸,一回头就看见那男人站在自己跟前,郑允浩吓得啊了一身,浑身一抖,向后退了一步紧靠在仕女楼的红漆大门上。
男人手上捧着昨天允浩脱给他的绿色军大衣,缓缓微笑。
“谢谢公子昨日取暖之恩,只是我冷的太久,已经不会冷了,这衣裳,还是还给公子吧。”
郑允浩瑟瑟缩缩的伸手接了,犹豫了一阵还是问出了口:
“你到底是哪个部门的,老穿成这样大半夜不回去,你再这样我要告诉你们领导的。”
男人低头浅笑:
“皇上喜爱游玩,这芙蓉园内,便处处都是去处。只是这里变得太多,我认不出来,连找到这葬身之地都费了番功夫……公子,你给我带路好不好?”
话说到这,郑允浩终于明白过来了,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脚下一软坐在了地上,浑身都控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你……你是人是鬼?”
男人的表情略显悲伤,望着郑允浩的双眼婆娑像是要落下泪来。
“我为情所苦,徘徊于五道之间不得超生,菩萨叫我了却尘缘,我却连路都不认得。公子,你给我带路好不好?”
“啊——”
郑允浩终于忍不住大喊出声,扔了伞就往雨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叫:
“冤有头债有主我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该找谁找谁我是基督徒啊——”
郑允浩越跑越远,直到过了回廊,再回头看,也不见那男人的身影了,长长的出了口气,回身继续向外走。

 

 

TBC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画中仙 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画中仙 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