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坐家王华
坐家王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42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时候的年

(2014-02-21 11:14:01)
标签:

娱乐

分类: 我的日记


 

“大人怕过年,小孩盼过年”,我小时候却不是那么喜欢过年。原因真的很简单,就是因为我没有干爹干妈可以拜年。我们家兄妹共四个,前三个都有干爹干妈,就我没有。就我哥哥而言,他还有好几个。问题是我又那么不幸地知道:给孩子找干爹干妈,就是为了让他们好好地长大,中途不要出什么麻烦,所以干爹又名“干保爷”,意思是保佑者。我的哥哥姐姐都有保佑者,就我没有,这令我很受伤,我那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在父母心里的不重要。我想我在他们心中一定是可有可无的,愿好好长就好好长,不愿就拉倒。况且,哥哥是有好几个的,余出一个来安慰我一下也行,但他们竟没有。我对自己的处境一直耿耿于怀,平时还可以把它忘记,一到过年,我就必然伤心。正月初一,哥哥姐姐们就开始拜年了,穿上新衣服,提上父母为他们准备的礼物,很高傲很自豪地迈出家门。一般情况下,这种时候他们都会对我特别感兴趣,看看伤心透了的我往往能给他们增添自豪感,但他们不会邀请我一起去。他们通常会待到天黑才回来,这个时间,我就一个人留在家里,寂寞沮丧妒嫉,就像过年应该品尝多种美食一样,我也必然地品尝着多种消极的情感。等到天黑以后,哥哥姐姐们就从他们干爹干妈家回来了,照例他们都会带回一些压岁品,多数时候是一双祙子,有时候会是一双鞋。他们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展示这些东西,母亲一般会把它们拿得很高来欣赏,品评它们的质量,估计值多少钱,然后就替他们高兴。而他们,更像是得了皇帝的赏赐那般荣耀。他们会带着一脸荣耀看向我,还会故意把它们拿给我看,表情里除了炫耀什么也没有。他们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也不害怕我会被妒嫉毒死,事实上我觉得他们其实巴不得我被他们气死,那样的话他们就更有成就感了。二姐的干妈开着个缝纫铺,每年她拜年回来,除了祙子以外,还会得到一包布头,母亲和姐姐们今后会用这些布头做鞋垫,补破衣服,所以过年的时候,二姐是最有资格骄傲的了。如果我企图从她那里偷一块布头,她就可以像抽敌人一样抽我。有一回,我故意弄破手指,想得到她的一块花布头包流血的伤口,可她宁愿在旧衣服上剪个洞,然后再补,也没给我一块新布头。

后来我就提出要跟他们一起去拜年。而这样做的代价是必须先忍受他们的嘲笑,然后再遭到他们的干爹干妈的白眼。我跟在他们后面(不好意思走前面),萎缩地看着他们骄傲的背影,进门的时候,看他们非常抱歉地对他们的干爹干妈解释:我妹,她赶路。“赶路”在我们那里不仅仅是着急完成一段路程的意思,还有小孩子追着别人屁股跑的意思,就是“跟屁虫”,这个词一般会和“狗”连在一起,曰:赶路狗。他们抱歉地解释完,还会回头来恨着我骂一句“赶路狗”,这样才能体现他们的诚意,表明他们并不想带我去,只是因为我太不知趣而迫不得已。他们的干爹干妈也是看不起“赶路狗”的,而且他们会把这种思想毫不保留地赠送给我,他们不理会我,假装我不存在,可一到关键时候他们又会觉得我是眼中钉。比如我会因为必须忍受尴尬而变得郁郁寡欢,而这种情绪是新年里不该发生的,更不应该带到别人家里去。再比如,我还会因为胆小而吃撒了饭,端撒了汤,这些都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于是他们会叮嘱我的哥哥姐姐们:明年别让她“赶路”了。

我忍受着这一切,只是希望能分享一点他们拜年的快乐,但我什么也没得到。相反,不愉快却收获了更多。过年,对于我来说,算是成了一件残酷的事情了,在别人都喜气洋洋的时候,我却在垂头丧气地计较着一种不公平。

自己做了母亲以后,某天突然发现自己也有疏忽的地方,才释怀了。并且开始找理由为这种疏忽辩解:说不定父母正是因为太看得起你,才觉得你不需要保佑者呢?这样一想,我又是兄妹几个里头最值得骄傲的那一个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