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民国时期宁波德高望重的“甬上四老”之一赵家荪(

(2012-01-26 18:32:36)
标签:

转载

说得是我老丈人,他外公的事情。

赵家荪 (字芝室 )(1874--1950) 祖籍慈溪(现宁波江北)洪塘镇赵家洋人,排行第七,其父赵立诚(字朴斋)早年在上海以航运,钱庄起家,产业遍及上海,杭州,苏州,宁波,是宁波钱商去上海创业立基的第一人。六哥赵家蕃,八弟赵家艺(字林士)早年留洋日本,在日本认识了孙中山,参加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参加反清革命,共为辛亥革命捐银十几万。

    1907 年  , 赵家荪支持兄赵家蕃,弟赵家艺,低价变卖父亲留下的三百亩田产等,所得钱款交汇孙中山,支援辛亥革命。

   1910 年 , 赵家荪出任宁绍航业公司宁波分会副会长,宁绍公司总会设在上海,总会会长为吴锦堂。宁绍航业公司经营上海到宁波间的客轮,赵家荪利用宁波分会副会长的身份,为他在辛亥革命中及时传递上海同盟总会的信息提供了便利,这样也不会引起清政府的怀疑。                                                            1911年,八弟赵家艺出任同盟会宁波分会会长,担任城区自治委员的赵家荪协助其工作,赵家荪在穆家巷的寓所成了宁波同盟会聚会集议的场所。常同赵家艺,陈训正(字屺怀),范贤方,魏炯,章述浚,林端辅等人,共商光复大计。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 ( 旧历辛亥八月十九日 ) 武昌起义,影响遍及全国,人心振奋,宁波也积极行动,经决定即先组织民团,借以直接掌握武装力量,进一步为响应义举作好准备。因由范贤方以自治会会长名义召集地方各界着名人士一百余人,于十七日 ( 旧历八月廿六日 ) 在城北报德观开会,提出如何保卫地方治安的问题,说明当前形势变化,因宁波原有提督驻防军已在上年裁撤,以致城防兵力薄弱,为防止土匪乘机蠢动,须由当地自办民团,以加强城防力量,保卫地方治安。会议一致同意,众推进士夏启瑞任民团总董,范贤方、赵家荪任副团董,魏炯任团长,林端辅任司令。并为取得民团组织的合法地位,同时电省请示,第二天浙抚复电照办,民团于廿二日 ( 旧历九月一日 ) 正式成立。随即招募团员,一时参加者达四百八十余人。民团所需经费,经顾钊在他的企业中一次送特捐五千银圆,并愿意每月认捐的创举下,带动各方面也纷纷捐款;所需枪支弹药,通过章述浚向有关部门设法疏通,也大部分得到解决。这时范贤方提出民团团员全部按陆军编制进行教练,而夏启瑞等则认为主要是巡查街巷,一时不能一致。章述浚即大声表示: “ 今天是什么时候了,大家还能不面对现状 !” 于是商定由部分团员巡查街巷,大部分团员按照新军的编制,由范贤方等亲自督率早晚集训操练。民团成立数日后,全体团员还举行一次游行以扩大声势。同时推动商会余承谊 ( 润泉 ) 等,在范贤方协助下,经联合各业组成了商团,以资互相策应。事为宁绍台道满族旗人文溥所闻,密令宁波知府江畲经逮捕范贤方、魏炯等,而江尽力托词为之搪塞,才得脱免。江与章述浚私交深厚,在章的说教影响下,并为自身前途计,所以较早就已倾向革命。章既置身于官府内部积极进行活动,并在好些重要时刻使革命事业免遭挫折和损失,其贡献是出色的。此时民团总董夏启瑞知范贤方等将有所举动,就悄悄离开宁波。
  在此期间,对官方军队的争取工作已逐步取得成果,特别对新军协统刘洵及标统马志勋部属的部分官兵,经过范贤方等积极的联络,都已倾向革命。但巡防军统领常荣清的态度未明;且巡防军与新军之间尚各有所图,处于对峙状态。那时新军已有立即起事炮轰道台衙门搏杀文溥的计划,经章述浚晓以利弊再三解释始作罢。至廿七日晚 ( 旧历九月六日 ) ,范贤方因乔迁新居正在家大宴宾客之间,新军代表突然到临,约范密谈,告以新军已决定按前议计划将在当天深夜起事。范即邀章述浚一起向新军代表反复说明省城和上海都未行动,宁波不可孤军作战。最后才阻止了新军当晚的行动。但由于新军代表突然夜访,宾客中多惶恐不安,纷纷退席离去。党人中也都感到情况严重,认为事关重大,考虑当前首要的事,必须立即取得与巡防军统领常荣清之间的合作关系。这一行动虽要冒很大危险,但已是势在必行。经当晚商议决定,第二天由范贤方、赵家荪以民团团董身份,代表民团往晤常荣清进行联络。结果双方晤谈圆满。常并随即亲送后膛枪四十枝、子弹四万发至民团回拜,表示愿通力合作的诚意。这时文溥得密报,还想责令江畲经捕捉为首党人,江回答说: “ 现在满城都是党人了,你考虑自己怎么办吧。 ” 文溥大惧,即于廿九日 ( 旧历九月八日 ) 仓惶弃印携眷遁逃上海。
  至此,当地驻军逼于大势所趋皆已倒向革命,范贤方等亦有急于起义的准备,而同盟会上海中部总会陈其美等,以宁波是财富之区,沪甬海道邻近,早把宁波联结一起,作为支援上海的重要据点,闻宁波有即将起义的消息,嘱赵家艺速回宁波,要求在上海未下之前,宁波切勿妄动。当时陈训正正在上海,即一同回甬。两人亦顾虑刘洵是北方军人,恐难依靠,万一我军不利,若反过去拥护北军,那么宁波又将发生变化。但范贤方素向率直任性,往往直言不讳,因此这一顾虑又不可向范明说,否则将会影响大事。于是商定由赵家艺迳晤范贤方,试图说服暂不急急行动。赵对范说: “ 起义大事应当为它的成功而考虑,时间上稍稍等待又有什么害处 ? 何况我们革命党人既凭民意而起,如今举事反而没有一个公开期会申约的机构,那么人民群众是会有意见的。 ” 范提出是否成立保安会之类的组织,赵告以这本来是我党前定的计划,并将早已拟就的保安会会章交给范贤方。范欣然表示同意。于是范即分告同志集会商讨进行。十一月一日 ( 旧历九月十一日 ) 约集当地军政官员及地方父老、各界领袖在府教育会开会,由范贤方主持会议,当场成立宁波保安会,推江畲经为会长,陈训正为副会长,刘洵、马志勋、常荣清、赵家荪、魏炯、范贤方、励延豫、顾钊、林锤徕、费绍冠、余承谊、屠用锡共十二人为干事。此后地方政军一切事务悉归保安会决定。
  十一月五日 ( 旧历九月十五日 ) 保安会举行第一次会议,同盟会会员亦多参加。会议中范贤方等欲先发制人,主张立即宣告独立,赵家艺则竭力阻止,主张待上海光复后起事,陈训正等附和,以致双方僵持不决。这时应陈训正召请自沪来甬的党人卢成章,亦参与会议。他见情况势将破裂,刘洵等人又默不作声而似有所伺,即暗向陈训正示意后,先自退席,急出至其父卢洪昶创设在西城的育德农工学堂,召集所教学生一百数十人,卢自乘一白马为先导,沿城墙突然涌至东渡门。学生全都臂缠白布,手拿 “ 保商安民 ” 旗子,高喊 “ 革命军来了 !” 民团司令林端辅闻讯,急切约部分民团队长率领团丁出城会合。市民在仓卒之间不能辨清,都纷纷缠扎白布,树起白旗表示响应,顷刻间全城街巷都挂满白旗。卢又在占据电报局后,诡以杭州已光复的电报送保安会。至此大局既成,即由范贤方、魏炯等指挥尚武会会员及民团、商团千余人冲入道署。保安会重新集会,即以保安会名义当天出示安民,同时宣布宁波光复。其时众人得知杭州实未光复,都认为非确立军政机构不足以自守,因暂定成立宁波军政分府,并设军事委员会。经会议推举刘洵为都督,常荣清为副都督,并由正副都督兼任军委会正副会长,马志勋为参谋总长,赵家艺参谋部长,魏炯民团总长,皆为军委会委员;分府下设五个部:民政部长江畲经,副部长章述浚、冯丙然;财政部长陈训正,陈辞,改为张传保,副部长费绍冠;执法部长范贤方,副部长王菉轩;总务部长魏炯,魏辞,改为张世杓;外交兼交通部长卢成章,副部长袁礼敦 ( 履登 ) 、陈夏常 ( 谦夫 ) 。
  宁波自一六五五年 ( 乙未 ) 四明寨陷落后受清统治二百五十五年,终于一旦兵不血刃而光复。

    宁波光复后,赵家荪出任中华银行 ( 即光复后接收之大清银行 ) 行长,赵家荪与宁波海关洽商,议定对交纳税款者,海关收受军用券,银行则先拨付海关若干保证金,以后定时结算的办法。这样,市场上见军用券为外人所信用,始渐流通无阻,从而对经费支用上解决不少周转中的困难。经过多方面的合计应付,当时军政各费才得勉强支给。             

    1911 年,甬上绅士赵家荪、陈训正、李镜第、林端辅等在 “ 科学救国 ” 、 “ 教育救国 ” 口号的影响和推动下,创建了宁波公立高级工业学校(简称宁波高工),以宁波江北岸泗洲塘清朝海军学堂旧址为校舍,于同年 12 月 14 日补行开学典礼,首任校长林端辅。

    1912 年由于宁波六县小学毕业生增多,公立第四中学办学也不完善,其它私立中学也都是外国教会所办,意在传教,学科均不充实,所以有办一所完美中学的必要。陈训正,赵家荪,赵家艺,钱保杭,李霞城,陈谦夫,蔡琴孙等成立效实学会,公推李霞城(号镜第)为学会会长,聘陈季屏为校长,何旋卿,叶叔眉,何吟苢,陈布雷,冯威博等为教师,借西门口的育德农工小学堂地址创办效实中学。效实之名,语出严复所译的赫胥黎《天演论》中“物竞天择、效实储能”句,取“择效于实,期在可行”之意。首期招收三班,正月二十开学。效实中学日后成为了宁波的名校,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人才。                     

    1912 年 10 月 31 日  , 赵家荪出任宁波交通部部长。   

    1915 年由于经济的发展,宁波民间的赌牌的风气很盛,妓馆增多,对社会危害很大。当地的有识之士发起并成立了社会教育团,通过开会,上课,演讲等,以提高甬城民众的素质。团长为费冕卿,商会总理也,理事为陈谦夫、范均之、林瑞甫、施竹晨、林世钦诸人,讲演为林莲村、王东园、余润泉诸人,编辑为冯阶青、钱吟苇、陈屺怀、陈训恩(陈布雷)诸人,皆一时之选。并闻有热心董事李霞城、赵家荪、赵家艺、蔡芹孙诸人创捐私赀,以备添置图画、幻灯种种引起兴味之物。                                        

    最近旧货市场上,出现了一张民国 1917 年的地契。是转让当时宁波工业学校的部分房产补充学校的教育经费。地契长 70 厘米、宽 49 厘米,由两张粘合而成。实际上左边是总契,右边是 “ 王岑高 ” 等分户契。总契的内容摘录如下: “ 浙江旧宁属县立甲种工业学校校长陈训正,今因本校经费支拙,于民国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呈奉会稽道尹,转奉省长公署第一二八六号指令,准将民国元年六邑公会议决拨与本校管有旧月湖书院遗产沙地作为壹万五千元交价出卖,移充校费在案。 …… 中人:李镜第、赵家荪、费绍冠、冯良翰、郁桂芳、张原炜。 ”

     1917 年 8 月张勋复辟,浙江也被北洋军阀控制,为响应孙中山 “ 拥护约法,恢复国会 ” 的护法运动,浙江军人叶换华,蒋尊簋等联络社会各界,发起了反对北洋军阀,浙人治浙的独立运动,并号召全省人民响应。赵家荪作为商会会董参与其中。由于军队与警察之间内部分裂,在上虞百官兵败后,军队退回宁波,为防止警察与军队冲突,避免宁波全城遭受灾难,宁波商界推赵家荪,冯良翰为代表,冒着危险,到湖西警察厅长周琮那里,请他作慎重考虑,使宁波避免了兵灾。后来,北洋军阀控制了宁波,赵家荪也被通缉。

    1918 年 5 月 6 日通过选举,赵家荪当选鄞县参议院议员。                   

    赵之俊(赵家荪大哥赵家薰的第十一个儿子),在日本留学时,与蒋介石相识,因为都是宁波老乡,蒋介石休息天常常去赵之俊处玩,有时晚了也不回去,就宿在赵之俊处,两人关系密切。辛亥革命后,蒋介石从上海来宁波招了两营兵,赵家人给他提供很多方便,他尊称赵家荪为先生。据郁辅祥(也是赵之俊在日留学的同学)回忆: 1917 年或 1918 年,他在四中任教,一天去赵家荪家玩,碰到了蒋介石,大家一起在赵家吃饭,饭后玩了一会扑克。

    1919 年 5 月 4 日, “ 五四运动 ” :北京学生游行示威,要求收回青岛,遭北洋政府镇压,消息传到宁波,赵家荪不顾个人安危,于 5 月 1 3 日以个人名义,通电北洋政府,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并严惩卖国贼。电文如下: “ 山东青岛问题,近耗传来,举国震骇。北京学生,本爱国热忱,激成义愤,情有可原,应请迅予释放,并严诛国贼。一面迅电议和专使,毅力坚持,吾民誓当戳力同心,为政府后盾。迫切陈词,伏维鉴纳 ”--- (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1919 年 10 月 26 日,宁波警察厅长严友潮在位两年,克尽责守,保一方平安,深得甬城民众的爱戴,现要奉命调离,赵家荪,陈训正,励建候三绅在府学明堂为严君开留别纪念会,宁波各界民众三千多人参加了大会。
   1922 年与冯君木(沙孟海的老师),李霞城,等诸君,相聚杭州,会饮湖上西冷印社 . 由冯君木作诗一首 : 与李霞城 ( 镜第 ) 、赵芝室 ( 家荪 ) 、陈玄婴、叶叔眉 ( 秉良 ) 、胡君诲 ( 良箴 ) 、何秋荼、家仲肩 ( 堪 ) 、王幼度 ( 积之 ) 会饮湖上西泠印社,林亭水石,布置绝胜。赋诗记之。【壬戌】
五步林亭十步楼,真堪席作敖游。
婵嫣佳境心能造,离合山光目与谋。
弹指空中思往日,题名石上贺兹邱。
习池会饮都非偶,潦倒清尊惜白头。

    1924 年7月10日,宁属省议员赵家荪等,以甬市现升复涨,向省长提出质问,当奉省长回复,令财政厅严禁上涨,避免让小本经营者和劳动者受害。
    1924 年 9 月宁波总商会,因宁台镇守使拟招新兵六百,预算开办费八万元,因此事特于五日下午,与鄞县议会,邀集各界领袖,开紧急会议。到者有孔馥初、陈南琴、陈器伯、赵家荪、王思成、赵钵尼等多人。首由孔馥初主席报告开会宗旨,并代述王镇使意见。次宣读旅沪同乡会请速办民团自卫之来函。经众讨论结果: 1 、新招陆军经费,请镇署自行筹备,推张申之、孔馥初、赵钵尼三人前往接洽。 2 、民团事宜,根据前次在后乐园议决,及同乡会催办民团公函,主张从速进行,议毕散会。组织商团民团,先决问题,即为军械,现该团等虽将就绪,惟旧有军械,不敷应用。昨特派赵宇椿、陈如馨二人赴沪,设法购办。又闻外海水警厅,昨奉省令,派委员赴省,领到七九枪弹一万五千颗,并俄枪子弹五千颗,以资应用。

    1924 年 10 月宁波兵变,宁波旅沪同乡会,前推代表李征五,屠康候,赵家荪,魏伯侦,陈季衡,费善本及第二科主任乌治琴等七人由上海回宁波办理善后,花费一万元迁散军队。请四明银行复业,以安人心,而维信用。

    1925 年初,六兄家蕃,八弟家艺相继在上海病逝。
    1927 年 7 月 1 日,宁波撒县建市,宁波市政府成立,设参事会 —— 聘请当地绅商充任为义务职.有赵家荪、徐镛笙、陈季衡、袁端甫、陈南琴、林琴香、周子材等十五人。因经费困难,地方人士掀起了废市运动,经过三年半时期,至 1931 年初,终又废市而并入县的建制。

    1929 年赵家荪三女儿赵之傛嫁给李霞城三子李厚衷为妻,赵李两家结为姻亲。
    1930 年任鄞奉公益医院的董事。鄞奉公益医院的创办是江西溟等人谋划筹建的,江西溟( 1879 ~ 1964 年)名辅善,江口街道后江村人。 1917 年在江西溟的多方奔走下,旅沪宁波商人和当地绅商联合发起创建了鄞奉公益医院,医院设在鄞县与奉化交界处的方桥镇北街。其章程云:“本医院由鄞奉二邑人民所公共设立,以疗治地方人民之疾病,故定名曰鄞奉公益医院”。医院创立后,日常经费主要依靠社会捐助,地方政府拨款只有象征意义。鄞奉公益医院自称“完全为地方慈善事业”,自 1919 年 7 月起,“由董事会决议:每逢四 , 八日,只取号金,不取药资,以便贫病者就诊”。于是每逢四日与八日,就诊者有七八十人。

    1932 年宁波佛教居士林由鄞县商贾边文锦居士发起筹建。边文锦居士为鄞县姜山人,曾在上海设立纱布字号,为纱布交易所的经纪人。 1922 年他退出上海商界,拜上海成都路太平寺印光法师为师,皈依佛门,立志弘扬佛教事业。 1932 年回到宁波,联络丁孝源、俞佐宸、赵家荪、应彭年、董锦瑞五人,联名就筹建佛教居士林呈文官厅申请备案,得到鄞县县长陈宝麟的允准,宁波佛教居士林遂正式成立。

    1932 年 5 月,成立宁工附中董事会,陈训正、林端辅、赵家荪、冯度、马涯民、冯蕃五、屠士恒、刘元瓒、冯莼馆、张崇祉、张屏庵、曹孝葵、王诗城、戚才敏、周嘉后、范履吉、王诗塘、姜韬、王兴邦、周维畅、吴理卿等人为校董,推选陈训正为主席校董,冯度、冯蕃五、王诗城、戚才敏、周嘉后为常务校董。王兴邦仍为初中部主任,是年招收初一新生 115 名,初二插班生 14 名。附中先后制订了《组织大纲》、《校董会章程》和《暂行学则》。拟定附设初中以 “ 继续小学之基础训练,增进学生之知识技能,预备研究高深学术及从事各种职业为宗旨 ” 。《暂行学则》规定开设党义、国语、英语、历史、地理、算学、自然、生理卫生、体育国术、图画、音乐、工艺、童子军、职业科目等课程,各学科实行学分制。学校有童子军组织,隶属全国统一编制,宁工附设初中童子军编号为:中国童子军第一 ○ 七团。 1934 年 4 月 29 日,浙江省教育厅发文,宁波高工收归省立,不能继续附办初中,宁工附设初中部面临夭亡的危险。为此召开全体校董会第三次常务会议,决定将附设初中部与高工分离,单独建校,定校名为鄞县私立正始初级中学,并以原负责校友陈训正、林端辅、赵家荪、冯度、马涯民、冯蕃五、屠士恒、刘元瓒、冯莼馆、张崇祉、张屏庵、曹孝葵、王诗城、戚才敏、周嘉后、范履吉、王诗塘、姜韬、王兴邦、周维畅、吴莲卿等 21 人为设立人,另组校董会,呈报鄞县县政府转呈浙江省教育厅立案。 8 月 5 日,新校董会成立,由陈训正、赵家荪、周宗良、张申之、俞佐宸、俞佐廷、魏伯桢、张莼馥、朱昌焕、冯度、冯蕃五、刘元瓒、王诗城、阮葭仙等 14 人组成,推选周宗良为董事长。选聘范履吉为校长,聘请祝福龄为教务主任,王兴邦为事务主任,训育主任暂由范履吉校长兼任。至此,鄞县私立正始初级中学正式在甬城诞生。
    1933 年元旦,一项浩大的工程拉开了帷幕,鄞县通志馆在宁波中山公园薛楼开馆编志,大家公推张传保(张申之),赵家荪为通志馆馆长,聘陈训正,马瀛,蔡芝卿为主编,实际主持修纂者为舟山人马瀛(涯民), 1951 年完成。《鄞县通志》共 36 册,计 51 编,分为舆地、政教、博物、文献、食货、工程等六志,约五百五十万字,近万页,并附地图一函,共 26 幅。全志不仅内容浩博,篇幅巨大,而且体例新颖,名称特异。在编写过程中采用了当时先进的科学手段,如志书以现代科学的气象和气候学理论记载鄞县的气象气候。用现代科学观点方法记载地质、岩矿和海洋,用现代科学的动植物知识记载地方的动植物,每种动植物除记载单名外均附以拉丁文名,还以经纬度定地址,以注音字母标读音等。所以在我们方志史上《鄞县通志》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历来为学界所关注和推崇,现代著名科学家竺可桢盛赞该志为 “ 古今方志第一 ” 。至于这部辉煌巨作在成书时所经历的艰难坎坷,一般人很难想象得到,其后历时十八年,经历了八年抗战、三年内战,在战火纷飞、社会动荡的年代,采编人员历尽艰辛、矢志不渝,完成了这部震世之作,为后代留下了一份沉甸甸的文化遗产!

    1933 年 9 月 1 8 日至 19 日,因台风将天一阁东墙刮倒,鄞县文献委员会决定集资重修。 10 月 1 日鄞县文献委员会召开第四次常委会,经委员马廉、陈宝麟、叶谦谅等提议,决定组成重修天一阁委员会,协同范氏族人,对受台风灾害的天一阁藏书楼进行修理。 10 月 7 日鄞县文献委员会致函各委员,并向国内文化机关及名流硕彦发起募捐,要求各委员协力进行重修天一阁工作。 10 月 2 4 日重修天一阁委员会正式成立,并举行第一次会议。委员有陈宝麟、叶谦谅、冯贞群、马廉、马瀛、张原炜、张琴、杨贻诚、汪焕章、王诗成、陈兰、冯中旬(旬、金,上下结构)、赵家荪共十三人,并聘请俞佐宸、陈贤凯、倪维熊、林绍楷、金臻庠、毛秀生六人和范氏代表范佑卿、范吉卿、范多禄、范庆祥、范盈汶、范若鹏六人为委员。公推陈宝麟为主席,叶谦谅、冯贞群、林绍楷、陈贤凯为常务委员。会议讨论了经费筹募方法及修理天一阁,建设新屋计划等事项。 1935 年(民国二十四年) 9 月天一阁重修工程全面完成,共耗资 14000 余银元,除重修宝书楼外,并将宁波府学内之尊经阁移建在宝书楼之北,并搜集碑帖 80 余方,罗列于尊经阁之北,称为 “ 明州碑林 ” 。 10 月马廉所赠晋砖移入尊经阁西侧围墙边修竣的 “ 千晋斋 ” 收藏陈列。 12 月 3 1 日经重修天一阁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讨论通过,将新迁入的尊经阁更名为 “ 思齐搂 ” ,以纪念重修天一阁诸委员及捐助诸君子。

    1936 年 8 月 28 日 国民大会浙江省第八区国代候选人由选举产生,赵家荪当选。

    1938 年 8 月 15 日赵家荪等为船夫请命,反对船舶分站征费,分别致电专署徐专员,慈溪章县长,鄞县陈县长及宁波城防指挥部等关系方面呼于制止。电文如下:“(衔略)钧鉴 : 案查自铁路公路,奉令破坏以来,甬慈交通,端赖航船快船,有益后方交通,殊足多也。兹迭据船夫蹙眉相告:谓甬埠船舶总队部分站成立后,按月需抽费百分之五,月约四元强弱不等,际此营业惨淡,月亏不资,殊属不堪负担,且更不能加诸于搭客,故除停航改业之外,实无其他办法云云。公民等以际此抗战之间,减轻人民负担,政治纲领既有明白规定,而正杂各税,尚擬设法豁免或擬再行减轻,何能再有此种等于苛杂之捐率添增,况有益后方交通之事,提倡不遑,何能再加以无形之摧残,即使以筹战时经费而言,也应从大处着手,更何能以手胼足胝,擳风沐雨,苦同牛马之船夫为征收对象,是不特与解除民众痛苦之旨不符,且有跡近骚扰后方之嫌,更有不能已于言者,甬埠既有是项分站之设立,月需负担如此重之税率,而慈境李炊烧赏ち酱Γ钟型终局枇ⅲ⒁嘈胝震终臼街旱#徽救绱耍巡豢懊僬靖旱#我缘贝耍也楦梅终菊略蚣炔幌晗腹迹几嬉参从械钡卣警机关之会衔,又经探悉章则内容,其所谓百分之五捐率,乃抽自经分站承运或调度之货品之运费中,何可普遍征收不劳而获,其舍本求末,曲解章则,毫无意义,是诚天堂未见,地狱先现,蚩蚩者氓,何以堪此,违法殃民,莫此为甚,若不彻底法办制止,则后方民众,不特痛苦不堪,而影响抗战前途,关系尤大,又闻其章则内容,有函请各机关及有关团体代表会议字样而定,亦迄未遵办,而斤斤于收费之自圆,更属荒谬,钧长关心民膜,镇持后方,仰祈俯鉴实情,迅予紧急处置,而免纠纷发生,是不特巩固后方己也,除分电外,临电不胜企祷,鄞慈公民赵芝室,洪左湖,郑留隐,洪调丞,裘耀祖叩灰。”

 

    1941 年 --1945 年日本军队占领宁波,赵家荪全家迁回洪塘赵家洋老家居住。

    1947 年1 月4 日宁波绅士赵家荪,张申之,孙表卿等联名通电国民党主席蒋介石和行政院长宋子文:要求制止教科书垄断抬价,并请准许翻印以利教育。电文如下:“窃查各级学校教课用书,自政府特许上海正中书局等十一家印供以来,各地其它书局,既不得自由翻印,而该局等十一家遂得把持垄断,高抬价格,各地书局学校,因仰给所须,不得不俯首贴耳,受其苛刻之条件,稍不如意,既无从配供,而抱向隅,伏思政府审定用书,指准该十一家印行供给,愿为重视教育。今则流弊所至,转足招致各地采办之困难,加重学子之负担,阻碍教育之发展,殊违提倡文化推行教育之原意,况教课用书,现由教育部审定,自与私人著作品之有版权者不同,如仿行无损内容,似无禁止之必要,各地其批书册,若准许依式翻印,则该十一家即无从把持垄断,而抬高价格。各地采办既免困难,学校供应也可便利,学子负担又得减轻,文化教育,自易普及,为此呈请钧长鉴核,迅予转饬制止教科用书垄断抬价,并准许依版翻印,减轻学子负担,而便各地供应,以利教育,实为德便。”

 

    1947 年 1 月 9 日宁波恢复设市问题,省方原定本年度起恢复设立,并派民政厅视察陈宗思来甬,会同六区专署暨鄞县政府议定市界,绘具详细图说,呈省核示。兹悉甬绅孙表卿、赵家荪、张申之等,以宁波设市,殊无必要,特电呈省府,请从缓议。原电如下:窃查宁波设市之议,迭据报纸转载,有业经核准,即将成立之讯。一般平民,弥滋惶惧,有识之士,咸知非计,仅按民国十六年间,因曾一度设置,终以各种条件未合设市之标准,故治理未臻,成绩难言。人民未受市政之实利,已不胜政费之负担,中央有鉴于此,旋即明令废止,前事之失,殷鉴不远,劫后疮痍,民困未苏,生息有待,岂宜纷更治理机构,加重人民负荷。兵乱之余,破坏方多,流亡未复,民生况瘁,一切可以称市之条件,公用之建设,财力之负荷,不特未优于十六年以前,且铁路未复,公路失修,海氛不靖,航舶减少,交通艰滞,农村破产,高利压迫,工商崩溃,失业增多,房屋恐慌,与十六年设市时之情形相较,人民普遍之财力,更不及畴囊于千一,若再设市,则机构增多,组织庞大,民力负荷何堪胜任。民等目塞斯情,以为宁波目前殊无设市之必要。为此电呈钧长鉴核,俯准暂从缓议,以轻民负,实为德便。
    1947 年  2 月,项泽耕,楼耀卿想办一所中学,他俩还邀请社会各界名流,如赵家荪、周大烈、曹冲叔、张天锡、单志和等成立校董事会,项任董事长,楼任副董事长。开学前,由项泽耕取校名为 “ 鄞县私立大中中学 ” ,楼耀卿书写校名。后来学校改名宁波市第七中学。

    1947年3月27日,张申之,赵芝室等分函征求预订董事百人筹款两亿元:鄞县志书,自光绪初元编篡后,互六十余载而未续修,民国二十二年,有邑人姜君炳生捐资,公推张申之,赵芝室二君为正副馆长,聘陈君屺怀,马君涯民,蔡君芝卿为编篡,重行篡修,随编随印,以冀速竣,当时并拟组织一董事会,以总理其事。至二十六年七月抗战事起,不久沪杭相继沦陷,印事旋辍,而预储之纸料,为敌伪刦窃殆尽,董事会也不及成立,计已印成者,有舆地、博物、食货三志,凡十三册,及地图一函。其已编成及甫著手编篡者,尚有工程、政教、文献三志,及首册索引等,凡三十五册,后因经费告竭,编事也停,其藏于省垣之已印成各志,亦多为盗卖散失,至三十三年七月,鄞县政府设文献馆于东钱湖,任汪焕章为馆长,仍聘马君涯民为编篡,踵成前事,迄今全稿幸已垂成,惟因公费支绌,未能续梓,张君等窃以为此志不能不亟亟续印完成者,其故有三,鄞县档案,毁于大皎一役,从清朝同光年间,至民国二十五年以前,各种行政设施,以及地方掌故,全藉此政教文献二志见其厓略,若此稿毁失,则本县百年文献无復可征,一也。姜君柄生等慷慨解囊,襄成斯举,各处人士,亦纷纷订购,若半途而废,不特无以慰姜君等,也无以对订购人士,二也。陈君屺怀,蔡君芝卿相继代谢,今惟马君涯民尚存,然亦垂老,若不及此时完成,则后人将无从著手整理,三也。为此张君等邀集热心文化事业诸公,组织一董事会,以促成其事,闻董事会名额定为百人,每人筹募至少二百万,昨日已分函各界征求同意云。

 

   1947 年 4 月 7 日,蒋介石在溪口见鄞地士绅孙表卿、赵家荪、张申之、毛懋卿、俞佐廷等,垂询民间疾苦,并接受孙氏所条陈之三项意见。
    1948 年 2 月   ,蒋经国回奉化过年祭祖,亲自去宁波赵家荪先生府上拜访,代父亲送上礼物(据赵家后人回忆礼物是一支大人参)。——【蒋经国给父亲的家信中记述】

    由于一生慷慨捐助,晚年的赵家荪先生在宁波城里已没有了房产。抗战胜利后全家迁回宁波,先是租住在小沙泥街 40 号,后又租住在老实巷 15 号。但即使这样他还热心公益慈善, 1948 年 4 月作为宁波玉枢慈善会的董事,经他劝募的有:和丰纱厂法币一千万,谢蘅牕先生法币五百万,太丰厂法币五百万,俞佐宸先生法币四百万,洪宸笙先生法币三百万,应彭年先生法币三百万,永耀电力公司法币两百万,纱业公会法币两百万,王瑞麟先生法币一百万,俞嵩春先生法币一百万,应安全先生法币一百万,四明电话公司法币一百万等。宁波玉枢慈善会是当时宁波唯一的慈善机构,主要对穷人施粥、施米、施衣、施诊、施药。每天上午八点在和义路县东镇公所门口排队领粥,每人两瓢,足够二餐度饱,领粥人数有一千多人,在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对宁波的底层百姓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1948年6月27日,东钱湖水利参事会商讨建筑蓄水库问题,昨天下午一时邀集各参事员及有关人事举行座谈会,到赵芝室,张申之,周大烈,金臻庠,郑宜亭,许晋卿,蔡济清,蔡良初,王廷赓,戴宙,郑文彬,戴东原,林志鹏,忻元良,忻杏生,史锦纯,忻礼桐,沈友梅,应存俊,王文翰,金一淼等四十余人,省水利局孙局长寿培,郑专员代表李松龄,及鄞县陈县长佑华亦均列席,主席陈如謦报告开会要点(略)孙局长致词大意:一,对东钱湖交换意见经过。二,建筑水库全系经费着想。三,参事会与工务处之任务。陈县长致词要点;一,蓄水库准予停筑。二讨论今后如何疏浚钱湖。继有许晋卿痛陈建筑蓄水库利害,并指责工程计划,违反了科学的措施(余略)等云。旋即讨论疏浚钱湖问题,蔡济清,史锦纯建议筑南北长堤及疏浚下水三大溪流。王廷赓,蔡良初认建筑长堤及疏浚下水三大溪流,似不必要。复有蔡济清,许晋卿分别详释南北长堤,系多开桥洞,无妨南乡水利,利用浚起湖泥建筑长堤,既增风景又可防浪覆舟,讨论结束,决议:一,停筑蓄水库,呈省收回成命。二,铲除茭葑。三,将淤泥建筑南北长堤一埭,多开桥洞。四,疏浚下水三大溪流。五,从速修理沿江堰坝凑ⅰ

     耆绅孙表卿等发表书面意见书,本埠耆绅孙表卿,赵芝室,毛懋卿,张申之等,为建筑蓄水库问题,曾因湖上人士之函嘱,与参事会陈君如謦一度交换意见:窃以为就水利工程立场言之,蓄水库之计划,自属无可非议,以民国十四,五年间,会稽道朱道尹文劭,留心水利,闻有美籍水利工程专家以事过沪,特央人敦请来甬陪同视察钱湖,叩以治湖方针,则以增高堤防为对,谓浚湖之策,违不及增高堤之事省而功倍也,惟以水位增高之后,沿湖居民恐遭淹没,致此议未克实行。今筑蓄水库在湖之一隅,以视美籍专家之计划,似为更进一步,惟湖上人士反对之声,仍日有所闻者,非常之原,黎民之惧,事关创举,群起怀疑,一也。库内一部田屋之淹没,与夫库内外舟楫交通之阻碍,为事实所难免,二也。近见湖上耆民陈君宜亭在报端发表意见,以为蓄水库如必须建筑,可就梅湖五里塘内为之,其言尽为减少损害与阻碍而发,惟该处水源是否可供储蓄,则又为一问题。同人等私见所为鳃鳃过虑者,尚有二点:其一闻原计划对于库壁基层,不用木椿与夹板,水中填土,固虑漂流,遇风浪冲击,尤易崩溃,因钱湖面积之广,风浪之险恶,视西湖远过之也。其二闻库内外舟楫交通,因水位高低之差,需设置闸门两道,每一船出入,内外两闸门须各为启闭者。四,闸门启闭需人,交通必感不便,以往事征之,沿湖凑⒅粽ⅲ芾聿谎希梦裰谒覆。庹⒚牛啬芄芾砣绶ǎ夥俏崛怂倚拧7泊耸撸档每悸侵侍狻V劣谥魏之策,郡邑志及昔贤关于水利之撰述,言之基详,择其要者,曰去茭葑,浚积淤,曰严启闭者,杜侵占,由前二者,疏浚之说也。由后二者,则管理之说也。同人之见,以为管理者实重于疏浚,治湖者不贵一时赫赫之功,而贵在不断继续之努力,平时严启闭,杜侵占,以惟现状。有力则去茭葑,浚积淤以谋进步,所谓日计不足,岁计有余者也。肤浅之见,是否有当,伏候察酌施行云。

    1950 年,赵家荪先生在宁波病逝,享年七十六岁。后葬于鄞县鄞江桥乌头山赵家墓园。

    赵家荪先生出生在一个儒商家庭,从小生活富足,受到了良好的儒家文化的教育。年轻时亲眼目睹:晚清政府的腐败软弱,外国列强对我国的肆意蹂躏,广大民众生活的贫穷困苦,有一股强力振兴中华的责任感;并把自己个人的命运与社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不计得失,不畏强权,热心公益,乐善好施,造福桑梓,积极为家乡的公益事业慷慨解囊。他一生参与了辛亥革命,护法运动,五四运动等, 1911 年、 1917 年两次不顾个人安危,作为代表去冲突方陈词利害,使甬城免遭兵灾。在 “ 五四运动 ” 中,不畏北洋政府强权,去电要求释放学生,严诛国贼。他深感教育的重要,参与了宁波工业学校,效实中学,正始中学,宁波七中等四所学校的筹建;参与了天一阁的修建,居士林的创立,晚年作为通志馆的副馆长,领导了《鄞县通志》的修编,为宁波的文化育教事业作了很大贡献。当以甬市现升复涨,船舶分站征费,宁波恢复设市等影响底层民众生计时,能挺出身来,为民众请命。他一生淡泊名利,在蒋介石当政的二十几年里,没有利用同蒋介石的特殊关系,为自己和子女谋求一官半职。他的崇高品德值得我们后人景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