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晓案胜诉对完善我国反歧视司法有何意义?

(2016-09-21 17:55:25)
标签:

杂谈

近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对高晓(化名)诉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惠食佳”)性别就业歧视案做出终审判决,法院认定惠食佳基于性别不予安排面试的行为构成性别歧视,判令惠食佳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两审的诉讼费均由惠食佳承担。相比于此前北京和杭州两起未支持赔礼道歉的性别歧视案判决,该案的判决无疑是一个进步,它让司法对妇女平等就业权的保护又上了一个台阶。法院受理了发生在招聘最初阶段的性别歧视案件,并在中国无反歧视法情况下,把平等就业权纳入自然人的人格权来考量,用现有的保障妇女权利的法律条款认定了用人单位的性别歧视,通过判决的形式阐明了妇女的平等就业权,这对于消除性别就业歧视具有重要意义。让人遗憾的是,法院判定的赔偿金额过低,不足以弥补求职者因歧视遭受的伤害和因诉讼而付出的成本,司法救济的有效性也因此打了折扣。

高晓遭遇的是常见的招聘最初阶段的性别排斥,即因为性别而完全被排除在录用程序之外。她经过职业培训取得厨师资格,计划着从厨房学徒干起从而成为一名厨师,但当她去惠食佳应聘时却连面试的就会都没有得到,理由是她是女生。惠食佳甚至把仅限男性的要求写进了公开发布的招聘广告。求职者大概都见过这样的招聘广告,尽管也会觉得不妥,但也只能赶紧找下一家不限制性别的,很少人想过或有精力去提起诉讼。2008年实施的《就业促进法》重申了之前《劳动法》和《妇女权益保障法》已有的不得歧视妇女的条款,不过该法第62条明确了遭受歧视的应聘者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高晓依据该条提起诉讼,要求惠食佳公开赔礼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针对女性的就业性别歧视

证明该类性别歧视的存在并不十分困难。尽管惠食佳一直否认他们只招男性,但在高晓与其工作人员的多次对话中,她均被告知“厨房都是不招女的”,其后惠食佳更是增加了招聘广告中的“男性”要求,尽显歧视的故意。惠食佳还主张用工自主权,但这不是歧视的豁免理由,用工自主权不能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惠食佳还提供了厨房内四名女员工的资料来辩解,但这些女员工的资料反而进一步证明了其性别歧视的存在:仅有的分布在不同酒楼的四名女员工是在工作近10年后才能从事和厨房沾边的一些工作(不是主要的厨房岗位),且薪酬待遇依然极低,厨房的重要职位甚至所有职位为男性所垄断。法院基于高晓提供的证据认定两惠食佳无论在发布招聘广告中亦或是实际招聘过程中,均一直未对高晓的能力是否满足岗位要求进行审查,而是直接以高晓的性别为由多次拒绝给与其平等的面试机会,这已经构成了对女性应聘者的区别及排斥,侵犯了高晓平等就业权利,构成了对高晓的性别歧视。

既然认定了性别歧视,当事人又要求赔礼道歉,判定赔礼道歉本应是合理和合法的。但从杭州黄蓉案到北京马户案,法院对赔礼道歉的请求均未予支持。然而我们看到2008年《就业促进法》生效后出现了大量乙肝就业歧视的案例,在其中很多判决中,各地法院均支持了遭受歧视的应聘者要求用人单位赔礼道歉的请求。“赔礼道歉”是法律规定的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之一,赔礼道歉侧重于回复原状,而抚慰金则侧重于金钱赔偿,法院应该首先考虑前者。而法院既然判定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赔礼道歉就应当予以支持。广州中院认可了高晓的上诉意见,最终判令惠食佳公开赔礼道歉。公开赔礼道歉对高晓意义重大。自起诉以来,作为歧视方,惠食佳态度傲慢,不仅不承认歧视还在法庭上对讥讽高晓,对高晓造成了二次伤害,这一赔礼道歉的判决对高晓个人来说是一个安慰。同时,这也有利于完善对遭受性别歧视者的司法救济,赔礼道歉在一定承担上弥补了金钱赔偿的不足,但还远远不够。

高晓案胜诉对完善我国反歧视司法有何意义?

三个性别歧视案件,法院判定的损害赔偿都仅为2000元。在马户案中,这2000元的赔偿连诉讼费都不够支付,更不用提为此付出的公证费、差旅费、误工费等。这2000元的赔偿对用人单位来说也是极低的一笔开支,与其实施就业歧视行为的严重性是极不相称的,不足以震慑违法者及潜在的违法者,也不符合国家法律政策中对切实促进妇女平等就业权的精神。从我们搜集的多份就业歧视的判决书中也可以发现,法院给予遭受乙肝就业歧视的应聘者赔偿是远远高于性别就业歧视判决中的2000元的。乙肝就业歧视的问题的解决与有效的司法救济密切相关,性别就业歧视的问题也亟待通过司法途径得到有效解决,而通过提高对歧视受害者的赔偿标准增加对企业的违法成本是其中的关键。

本案判决的另一个进步在于,法院重新分配了诉讼费。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500元,一审法院判决高晓负担476元,公司只负担24元。本案是针对平等就业权的侵权诉讼,很显然该案不是财产性案件,而是人格权案件。原审法院判定了惠食佳的行为构成就业歧视,高晓关于人格权被侵犯的诉请在很大程度上是成立的,只是在赔偿金额上与40800元的诉请有差距。但原审法院却按照财产案件去处理,仅仅基于高晓获得赔偿金额的比例去分配诉讼费;未考虑到人格权案件中惠食佳的侵权行为成立而因此需要承担的败诉责任,而将绝大部分的诉讼费都让遭受歧视的受害者一方支付,一审法院对诉讼费的分配是极不公平的。这一问题也出现在马户案件中,这可能跟法院接触就业歧视案件太少,没有真正把其当成有别于普通劳动争议的案件来看待有关,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反歧视案件的司法救济,包括单设立案案由及制定该类案件的审理规范等,长远来讲,也需要反就业歧视法的立法和整套反歧视机制的建立。


​作者: 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 黄溢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