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中国古代士人生活掠影

2017-09-13 07:13:13评论 杂谈

浩气永存的东林党人

中国古代士人中,以集体力量反抗黑暗,前赴后继,浴血奋战,规模较大,影响较远的行动共有两次,一次是东汉后期的党人,一次是明朝末年的东林党人。

一、东林党名称的由来

所谓的东林党人,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热切关注社会关注人生的优秀传统在明朝末年政治最黑暗时期的一次最集中释放时涌现出来的一群热血士人,是我国知识界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清初大儒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东林学案》中有一段赞颂东林志士的话曰:“数十年来,勇者燔妻子,弱者埋土室,忠义之盛,度越前代,犹是东林之流风余韵也。一堂师友,冷风热血,洗涤乾坤。”黄宗羲的父亲黄尊素便是东林党著名首领之一,并死在这场斗争中。

明万历年间,政治极度黑暗,阶级矛盾尖锐。万历二十二年(1594),无锡人顾宪成被革职还乡,将北宋著名学者杨时讲学的书院旧址重新修复,命名为东林书院,与高攀龙、钱一本等人在此讲学,内容密切联系朝廷实际,抨击时政,品评人物,对朝中奸佞进行揭露与谴责,以清议参与时政,得到很大一部分知识分子的支持,成为当时社会舆论的中心,深受朝廷权贵的嫉恨。这些人便被时人称为东林党人。

二十多年间,一些权贵对东林党人的舆论又恨又怕,但朝廷中一些正直大臣却借重东林党的舆论来遏制邪恶势力,两种力量有一种均衡的态势,东林党人也平安无事。

二、“六君子”之死

明熹宗即位后,魏忠贤开始独掌大权,使本来已相当黑暗的政治更加迅速地黑暗起来,东林党人的攻击更加激烈。矛盾一下子尖锐起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可避免。

天启初年,基本上是倾向于东林党的大臣执政,故魏忠贤虽然很快掌握宫中的权力,但内阁大臣和各部朝臣他还控制不了。

熹宗即位不久,大臣们将发生不久的“三案”进行审理结案,这对于熹宗极其有利。魏忠贤则利用“三案”大做文章,再效仿当年严嵩陷害夏言的方法,先用边将开刀,然后利用这一点做突破口,将反对自己的人全部网罗进去,最后可一网打尽。

魏忠贤先指使自己的党羽诬告中书省官员汪文言,并牵涉左光斗和魏大中。先令御史将汪文言活活打死,魏忠贤的死党许显纯主办此案,极其残忍。打死汪文言后,在他所谓的供词中随意填进左光斗、魏大中、杨涟、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等二十几名东林党大臣的姓名。

熹宗不认识几个字,魏忠贤干脆是文盲,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这两个人执掌一国之政,真够可以的了。正因熹宗识字不多,又懒惰,本人根本不批阅大臣章奏。魏忠贤虽然不认识字,但此人的记忆力决非一般可比,他所经手的事虽然过去几年依然不忘。这样,熹宗基本不管事,魏忠贤便放开胆子胡作非为起来。

他指使党羽许显纯将左光斗等人牵进汪文言一案,然后便发圣旨将左光斗等二十几人进行处置,其中最主要的六人拘捕入狱。这六人便是左光斗、魏大中、杨涟、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六人被捕的罪名之一便是贪图贿赂,保举熊廷弼殆误国事。这更是一大冤案。

当时,明王朝内忧外患交困,形势最严峻的边防是东北,新兴政权后金国如日初升,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几年前努尔哈赤在萨尔浒大败明军。几名大臣推荐熊廷弼经营东北。

熊廷弼确实很有本事,到任几个月,便将一塌糊涂的东北经营得有些眉目。后来因为阉党作祟而被撤职查办。但熊廷弼一离开,东北马上又陷入极其混乱艰难的境地。后经左光斗等人推荐,熊廷弼再度经营东北。他部下将领阉党推荐的王保贞轻敌冒进,打了败仗。熊廷弼深知兵机,连忙率兵撤退以保存实力。

这次兵败,直接责任人是王宝贞。但王保贞是阉党推荐的,而熊廷弼是左光斗等人推荐的。阉党将罪过全部推到熊廷弼身上,将其斩首,并将人头传示九边。其实,中国古代官场,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功罪是非都不主要,最关键看谁的后台势力大。王保贞大罪无事,熊廷弼大功反被杀,无理可讲。

魏忠贤先杀掉熊廷弼,然后再借熊廷弼一案陷害异己,要害死已被逮捕的左光斗等六位朝廷要员。这是天启五年(1625)的事。

这六人颇负时望,都是光明正大的君子。许显纯先提审左光斗和杨涟,严刑拷打逼供。二人也不辨别,只是仰天长叹,一句话不说。许显纯见没有口供,便再带顾大章、周朝瑞、袁化中,也是严刑逼供,毫无结果。

许显纯不甘心,便传讯魏大中。这次许显纯改变了招法,由强硬改为温和,他微笑着劝魏大中道:“公是明白人,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只要你能把左光斗、杨涟二人攀成罪名,不但可以马上无罪释放,而且还可以永享荣华富贵。”

魏大中比那五个人爽快,一听此话,便马上表态道:“我带着这么重的刑具,无法写字画押。如果去掉我的刑具,我就可以招供。”

许显纯大喜,忙命人去掉魏大中刑具。魏大中活动活动已经麻木的手脚,指着许显纯大骂道:“左、杨二公忠义格天,你们这批恶贼专门诬陷忠良,猪狗不如。我岂能像你们那样丧尽天良而遭后世唾骂?”

开始时,许显纯见魏大中态度有所松动,心中暗喜,被魏大中突然一骂,没有思想准备,光嘎巴嘴说不出话,待要发作时,只见魏大中须发倒竖,两眼烁烁放光,纵身向殿柱撞去,当即壮烈牺牲。

当天夜里,左光斗、杨涟等五人都被折磨死在监狱中。这六人便是后世史学家们常常称道的“六君子”,与戊戌变法中壮烈牺牲的“六君子”前后辉映,光照千古,成为中华民族向专制、向邪恶斗争的光辉榜样。

六君子之死,是非分明,是邪恶对正义的残杀和镇压,稍有正义感的人均对六君子表示敬佩和赞美,对阉党的罪恶深恶痛绝。

六君子死后,魏忠贤继续迫害正直士人,他只要想打击谁,便把谁的名字往东林党人的名单里一填,这个人不死也要剥层皮。这时,凡是原来受到左光斗、杨涟等正直大臣批评或贬抑的奸佞小人都集中到魏忠贤的麾下,成为其忠实的走狗和爪牙,其中最有名的是崔呈秀、顾秉谦、霍维华、杨维垣、倪文焕、王绍徽等人。

三、东林党点将录

顾秉谦便是明末清初著名诗文作家侯方域写作《马伶传》刻意讽刺的对象。王绍徽仿造《水浒传》中一百单八将的数字,编造一本《东林党点将录》,列108人的名单给魏忠贤,以供陷害之用。凡是上名单者当时都受到残酷的打击。人人自危。

接着,魏忠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对东林党来个彻底的清洗,派出东厂的特务到各地去逮捕东林党人。黄宗羲的父亲黄尊素、大名士高攀龙等相继被害。当特务到苏州去逮捕周顺昌时,引起民变,有五位市民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保护了一大批苏州市民,这五人英勇就义。魏忠贤倒台后,苏州人为之修墓立碑,张溥的《五人墓碑记》便是为纪念这五位义士而写的。

大批朝廷大臣被以东林党人的罪名清除出去,倒出很多位置。魏忠贤大力安插自己的亲信。

天启七年八月,年仅23岁的熹宗皇帝晏驾,他的弟弟信王朱由检继位登基,这便是后世争议颇多的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这一年才17岁,他对魏忠贤专权以及与客氏在宫中公开戏谑调情的丑闻早已极其不满。他一登基,魏忠贤便觉如芒刺在背,心惊肉跳。两个月后,经过一番准备,崇祯帝正式公布魏忠贤的罪名,并将其编管凤阳,即日押解上路。

打发完魏忠贤,崇祯帝命司礼太监王承恩全面清理后宫,对所有的人进行全面的严格的体检,结果没有净身的太监竟多达16人,未被召幸而怀孕的宫女多达21人。经过审问,这些人都是魏忠贤和客氏家的奴仆和姬妾。又从魏忠贤的家里搜出宫女8人,原来是魏忠贤想让这8名宫女怀孕后再送回宫中,欲效法当年吕不韦的作法,使明王朝从内容上换成他的天下。如果从这件事来看,魏忠贤便没有阉割,否则他怎么有能力让这8名宫女怀孕?

崇祯帝一听,大怒,立即传旨押解魏忠贤回京正法,笞杀客氏,抄没两家财产,诛灭所有家人。魏忠贤在途中畏罪自杀,上吊而死。崇祯帝命将其尸体带回,割下首级传示河间,并碎尸以示惩戒。魏忠贤和客氏两家许多儿童也同样被押入刑场斩首。

崇祯二年(1629),魏忠贤定为逆案,魏忠贤一党分六等定罪。最重的一等斩立决,崔呈秀等人属于此等。而臭名昭著的顾秉谦被定为第五等,判处三年徒刑,家中花重金赎为平民。顾秉谦在家乡民恨极大,百姓烧了他的房子,后来寄食冻饿而死,与他的奸臣老前辈严嵩如出一辙,完全是一个下场。

四、《留都防乱揭》

魏忠贤虽被杀,但其余孽还在。阉党余孽阮大铖及其好友马士英却官运亨通起来。崇祯三年(1630),马士英升迁为山西阳和道副使。五年升任为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到任不到一个月,便发公文取府库公款几千两黄金,以礼金的形式送到朝廷中贿赂权贵,以求再进一步。不料被镇守太监王坤揭发,被贬谪发配边疆。不久,流落到南京。

这些年来战火不断,东北后金兵不断进犯,中原及内地到处是农民起义军的兵锋,其中最大的两支起义军队伍是李自成和张献忠二人。李自成的作战地域主要在陕西河南等地,而张献忠的作战地域主要在四川。

起义军到处作战,当兵锋接近安徽安庆时,阮大铖离开家乡跑到南京避难。在南京,阮大铖召集一伙游侠剑客、地痞无赖整天里谈兵论剑,以此来宣扬自己的军事才能,企图以边事引起朝廷的注意而再次重用他。

他的这些作法真的起了效果,很多人都知道阮大铖在南京。不过,这不但没有给阮大铖带来机会,反而给他带来麻烦,甚至可以说是羞辱。因他名誉太坏,都知道他是个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人。听说他来到南京,正直士人便掀起一个驱逐他的小高潮。

南京是明朝的留都,政治地位仅次于北京,故这里的文化气氛也非常浓厚。当时,东林党人遭到迫害后,以张溥为首的一批进步文人又结成一个文学社团,取名叫“复社”。复社成员大多是东林党人的后代或学生,在政治方面实际就是东林事业的继续。因此,复社与阉党一流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

当阮大铖在南京卖弄自己的军事才能时,复社的几名主要成员,如无锡的顾杲、余姚的黄宗羲、吴县的杨廷枢等人,都聚会在南京。顾杲是东林党领袖顾宪成的从孙,为人慷慨有气节,而黄宗羲便是东林党领袖黄尊素之子。这些人与阉党有不共戴天之仇,对阮大铖极其了解,于是集体创作一篇《留都防乱揭》,点名道姓斥责阮大铖,表示要把他驱逐出南京。

阮大铖早已臭名昭著,而且名在魏忠贤逆案当中。魏忠贤在当时民愤极大,只要是沾他边的人便被世人所唾骂,而阮大铖的名字早就明明白白地写在逆党名册里。这些复社志士又公开发布文章,阮大铖十分狼狈,虽然不肯马上离开,但绝对不敢公开露面。可见舆论在当时的威力是很大的。阮大铖也把东林党人及复社成员恨死了,恨不得立刻将其全部杀戮。

正在他极度苦恼时,意外地遇到马士英。二人有同年之谊,多年不见,又都处在人生的低谷,大有同病相怜,惺惺惜惺惺的意味,甚为欢洽。于是阮大铖闭门谢客,不再与他人来往,只在背地里与马士英秘密接触,共同商议重出官场的机谋。不久,经过一番周折,马士英掌握政权,阮大铖掌握军权,整个大权全部落入这两个奸人之手。曾如刘宗周所预言的那样:“大铖进退,实系江左兴亡。”

阮大铖得志便猖狂,与马士英共同将在魏忠贤一案中被贬谪的官员尽行起复,如杨维垣等人,已经死的则为其平反昭雪,照顾安排其家属,实际上等于为魏忠贤翻了案。而将正直官吏全部罢免。

这些人重新回到朝廷,当然对马士英和阮大铖感恩戴德,甘心做其爪牙,于是朝廷中又遍布了二人的党羽。

但是,官职可以被撤消,嘴是无法堵上的。那些在野的士人继续对阮大铖进行揭露和攻击。这是舆论方面的战斗,阮大铖也不甘示弱,而且他已经掌握大权,与东林党人撕破了脸,一切伪装都没有用了。他不再为自己辩解,而是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与对方展开了对攻。

五、逆案与顺案

攻击要有武器,对攻也需要武器。阮大铖鬼点子多,主意多,他见大臣和社会舆论都以“逆党”来攻击他,他又气又恨,但想不出好点子,好名词来与之对抗。后来,听说李自成进北京后,一些附和东林党的大臣有投降起义军的,便有了办法。因此公开制造舆论说:“彼攻逆案,吾作顺案与之对”(《明史本传》)。

李自成称帝后,国号为大顺,故阮大铖将投降李自成的官员都列为“顺案”。李自成起义没有成功,却给阮大铖制造冤案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名词。两个名词正好相反,阮大铖“有才藻”的评价并非虚语。

武器找到后,马士英和阮大铖立即使用,同样有投降行为的官员,如果是阉党一派的,从轻发落或免于追究,如果属于东林党一派的,则加重惩处。重新肯定当年魏忠贤所定的所谓“东林党案”,将顾宪成的从孙顾杲和左光斗的弟弟左光先逮捕下狱,所作所为完全是魏忠贤一党的延续。后来的史学家都把阮大铖称之为魏忠贤阉党余孽,这一定性是十分准确的。

马士英和阮大铖如此猖狂地翻历史旧案,人们敢怒不敢言,史可法坐镇扬州,已经没有左右朝政的能力,其他正直官员已被驱逐殆尽,朝中都是阮大铖的党羽,这时,却出现了一种别具一格的反抗形式。

有一位法号大悲的和尚,自称是王爷,说话语无伦次,疯疯癫癫,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大骂。专骂阮大铖和马士英。被南京府衙逮捕,押入大牢。此人是真疯还是装疯说不清楚,但阮大铖想利用大悲和尚再创造一个奇迹,将他所有的政敌,凡是他所痛恨的人一网打尽。

阮大铖指使爪牙先把大悲和尚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在大悲和尚宽大的衣袖中放进自己写好后,令下人誊写的一份名单。上面是什么“十八罗汉”、“五十三参”之目。十八罗汉的第一位便是史可法,其他如高宏图、吕大器等全部列入,凡是与东林党沾边的海内名士,无一不在其中。文辞怪异,仿佛天书,谁也看不懂。

这份名单上交内阁,马士英看出这是阮大铖的杰作,但他怕激起民愤,恶果和恶名将落到自己头上,坚持判定大悲和尚是个疯子,精神病者的话怎么能算数?于是只将大悲和尚杀头就算结案。许多名士幸免于难,但这件事可看出阮大铖的阴险歹毒。

其后,随着清兵向全国进军的脚步,阮大铖投降后撞石头而死。东林党人与阉党的斗争也随着明王朝的灭亡而结束。

����̎��D�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