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小明
范小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083
  • 关注人气:1,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拆迁户们的贪婪,是谁在买单?

(2018-11-18 00:03:18)
拆迁户们的贪婪,是谁在买单?

第一章:


最近深圳发生了一件咄咄怪事。


2018年8月10日,罗湖区建筑工务局发布了《关于罗湖区笋岗、莲塘城中村综合治理工程项目的公示》,计划用市政府财政出资2.31亿元,对辖区内的2个城中村:笋岗村和西岭下村,进行综合治理。前者花费市政1.73亿元,后者花费市政0.58亿元。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毕竟,村民不用出一分钱,就可以让当地政府出资,聘请著名的地产运营商,来对城中村做整体升级,提升档次。综合治理完成后,出租房子的租金,可以由目前二房一厅的3500元/月,提升到6000元/月,同时门面店铺的装潢和风格,统一升级,人流量加大,30平方店铺的出租收益可以由1万/月,提升到1.5万/月。


所以我们说,城中村的居民们,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可以躺着赚钱。消息一出来,村民们理应喜上眉梢,敲锣打鼓,欢迎地产运营商万科,进场开工。


但是事实恰恰相反。


一部分村民开始走上街头,拉起横幅,强烈反对公示过的综合整治方案,阻扰运营商进场。


拆迁户们的贪婪,是谁在买单?

从条幅来看,写标语的村民文化素质不高,前一句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反了。“反对抵制”,应该是“反对和抵制”。


第二章:


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走访了一些村民,才知道背后的真相。


导火线就是3个月后,11月5日的另一份文件——《深圳市城中村(旧村)总体规划(2018-2025)(征求意见稿)》,文件中划定了深圳城中村的综合整治分区范围,范围内用地在未来7年里不得纳入旧改、棚改、土地整备等。这个范围,包含了罗湖、南山、福田75%的城中村。该村也在其中。


你是不是没看懂?


文件背后的含义就是:政府告知,7年内,你的村子只能改造,不能拆迁了。


很多村民的心情,一下子从天堂,落回了地面。他们愤怒了,抵制运营商进场,走上街头,把蹩脚的诉求句子写上横幅,满大街表达着自己的委屈。

拆迁户们的贪婪,是谁在买单?


这些村民为何如此委屈呢?


40年来,因为创新的市场化体制,深圳一直引领全国的经济发展。大量高素质年轻人才流入。但是深圳的可利用土地面积一直很紧张,1996.8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了1253万人,人口密度比香港还大。所以,城中村的土地再利用,一直是政府所渴求的。


但是,享受尽了40年国家改革政策和城市发展红利的部分原住居民,胃口也越来越大。


—— 1998年,政府决定旧改岗厦村,2006年开始谈判,2011年拆迁完毕。坚持了13年的500户村民,集体跨入亿万富豪行列。


—— 1998年,政府决定旧改大冲村,7年谈判失败,2005年确立推倒重来模式,2009年村民终于同意与开发商签署补偿协议。2010年拆迁完毕。坚持了11年的931户村民,最少的得到2000万补偿,最多的得到几十亿补偿。


拆迁户们的贪婪,是谁在买单?


鲜活的案例摆在眼前,暴富的机会唾手可得。


早就传闻政府要将本村也纳入旧改拆迁范围,村民们也坚持了5年、8年、10年,鼻孔朝天,要价一次次提高,筹码越来越多,眼看,他们就要摆脱每月收租的生活,大踏步进入亿万富翁的行业,彻底财务自由了。


想象之中,手握过亿的资金,去香港的豪宅区买下海景房,移民澳洲,游艇相伴,环游世界,再将手中的人民币转成美元,不说自己这辈子彻底自由,连孙子辈的资金都准备好了。


过去的10年时间里,他们心目中早就将这笔资金当做已有,自己乃是天选之人,投胎时中了彩票,本来就命中注定要过亿身家的。所以,早早就告别学习,放弃工作,无需辛勤培育子女。至于,这笔财富从何而来,是何人买单的,从来不曾关心过。


现在突然告诉他们,不拆迁了?再次讨论还需要等到7年以后。当初坚持多年的抗拒式表演居然成真了。


他们要的是一次性过亿的资金,而不是每年30万的租金收入。


暴富的财富突然消失了,他们能不委屈,能不愤怒吗?


第三章:


那么,深圳市政府为什么不继续为了提升城市形象,推进旧改拆迁工作呢?



我们在前面的几篇文章里提到,地方政府卖地的收入,土地出让金,几乎是完全留归地方,而不用上缴中央财政(高高的庙堂)。所以过去24年来,几乎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在铆足了劲地卖地创收,更有不少地方政府面对住建部的调控政策,阳奉阴违,为了一地之收入,无所不用其极地将债务,从本地政府和开发商的手里,转移到居民手中,同时加剧了国有银行的坏账风险。


根据财政部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全国卖地收入26941亿元,同比增长43%。这其中比较亮眼的是南京、杭州、济南、珠海等二线以下城市。


恰恰有一个地方政府,其财政收入依赖土地出让金的程度,放在全国来比较,堪称奇葩。她就是深圳!


2018年上半年,深圳的卖地收入仅为91亿元,位列全国第42位,排名位列于潍坊、南宁等小城市后面,更是只有排名第一的杭州卖地收入的1439亿元的1/30。


如果和当地当年的财政总收入来计算土地财政依赖程度,深圳在全国的经济健康程度排名第一,依赖程度只有24%。原因何在?


这是因为深圳的经济发展依赖的是人才和创新。在这批特区土地上,成长起来了类似于腾讯、华为、大疆创新、招商银行、万科等知名企业。深圳人民比全国其他地方更加早地明白了,过于依赖土地财政,最终伤害的是本地居民的消费能力,将所有人的压力都绑定到了钢筋水泥上,戕害的是本地经济的发展潜力。年轻人背负沉重的压力,社会土壤上固化了钢筋水泥,怎么可能长出创新的庄稼呢?


所以,这一次,我们要为深圳市政府,点赞。



第四章


没有劳动,财富不会凭空产生,它只是在发生转移。


拆迁户暴富的背后,是由谁在买单?


表面上看,是纳税人的财政,是租了房子的万千年轻人,是买了房子的刚需接盘侠。实际上,是除了这些既得利益者的,所有人。


年轻人为何选择到一个城市来上班?机会多、房租便宜。


企业为何选择在一个城市发展?行政效率高、土地成本低、人才资源丰富。


所以,维持一定数量的城中村的存在,可以保留一片为外来人口和年轻毕业生的低成本的生活空间,给城市的新鲜血液们保留最后一点活跃的空间。


不为一座城市留下低成本的生活空间,全部改造成为高端豪宅,生活成本激烈上升,当看到自己的工作只是沦为了当地既得利益者的钱包时,年轻人们会选择用脚投票,企业会选择异地搬迁,最终戕害的是本地经济的长远发展。


到时候,别说卖地收入了,连已有的房价都会持续下跌,让所有居民的财富缩水贬值。过去半年里,全国房价下跌30%以上,不就是鲜明的例证吗?


所以,在我看来,不仅放弃拆迁旧改,对于对城市形象提升没有帮助的综合整治,也必须慎行。毕竟,每一次综合整治,用的也是当地所有纳税人的财政来补贴极少部分人群的。用多数人的血汗,来补贴少数既得利益者,这真的合适吗?


在人性的修罗场上,我们不要每次都让贪婪笑到了最后。


(本文第一时间发布在名为“明哥在路上”的微信公众号上,如果你想更快接收到我们的内容,烦请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