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豚
海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2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狼友详细介绍北京天上人间+北京“天上人间”

(2010-05-30 21:29:06)
标签:

雪儿

叶子

狼友

天上人间

沈浪

北京

杂谈

分类: 小说

        为狼友详细介绍北京天上人间+北京“天上人间”

              一位绝色美女的真实情感经历(5)

 

                   作者:山峰

 

                                 第二十七章

小玉吐了我一脸吐沫之后转身就走,在太多人的注视之下,恼怒的我情急之中伸手向她后背一抓……

天啊!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可对于钻石人间的女孩来说,这里永远只有一个季节——夏天。因为即使在最寒冷的日子里,露背装和超短裙也永远是不败的流行。窗外可以大雪纷飞,但是这里热情如火。

小玉在这天穿了一件类似于中式小肚兜的墨绿色小上衣,下面配了一条同色的紧身牛仔裤。

两根交叉在后背的小铁链把那件小上衣紧紧箍在小玉身上,她整个瘦削而光滑的脊背一览无余。

而我在情急之下猛然抓住的就是这两根小铁链。也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小铁链太单薄,总之那件小上衣从小玉的身上一下子就滑落下来,掉在地上。还未等小玉反应过来,她的上身就完全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了,而她裸露的皮肤和胸脯在钻石人间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性感无比。

只穿着墨绿色低腰牛仔裤的小玉象是一只妖冶的美女蛇,只是这条蛇有点转不过弯来。

片刻惊诧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抓起衣服挡在小玉的胸前!

已经晚了,太多人朝这边聚拢过来。

事情的发展也同样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本来一直站在旁边无动于衷的保安也愣在那儿,他在前一分钟还以为只是一个太小而且没什么看头的事件。

这么高档的场所居然响起了口哨声。

小玉咬着牙冲我点点头,她的话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唇边蹦出来的,说的极慢却又极狠,她说:“开心了吧?李海涛,我、恨、你!”

但凡女人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都会配上成串的眼泪,小玉也不例外,因为正有一串晶莹的珠子从她的眼睛里滚出来。

那个保安脱下自己的衣服裹在小玉的身上,拥着她走了。

一对狗男女在经过我身边时说:“靠,没劲,怎么没全脱了?看也看不痛快……”

“那你脱了我不完了……”

我冲进了洗手间。

小时候我奶奶说过,如果有人用吐沫吐你的话,你最好赶快洗干净,要不然那些吐沫第二天就会在脸上长成黑色的小痦子。

我用水一遍一遍地洗着脸,心想,这么多吐沫明天我的脸还不得全是苍蝇屎了?

我再也没有心情呆下去了,甚至连电话也没敢给叶子打,就逃似地离开了钻石人间。

半个小时以后,我在即将下出租车的时候接到了叶子的电话。

她显然是听别人说了刚才的事,于是追问事情经过,我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说:“我一会儿打给你。”

放下电话,我也没敢回家,我怕叶子忽然打来,在家里说话也不太方便。

几分钟后,叶子的电话再次打来。

“小玉的电话关机了,家里也没人接,不知道去哪儿了,联系不到她。”

“她……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唉,不知道啊……保安说她当时穿了大衣就回家了,他还送她到门口打车呢!……出门的时候已经不哭了……唉,你啊……也不躲着她点儿……算了,这事儿不能怪你,这样吧亲爱的,你一会儿在我家门口等我吧,我半个小时就差不多完事儿了。见了面再说,看能不能解决。”

那天夜里叶子一直在给小玉打电话,却一直没有打通。

叶子没有怪我,但我心里难受极了。

小玉的眼泪出现在我的梦里,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我悄悄下了床,点燃一支烟,如果可以补偿的话,只要不是让我去爱她,我都会做。毕竟是女孩子,出了那种事,也实在太难堪。也是当时气过了头,那破衣服怎么随便一扯就掉下来了呢?

说来说去小玉到底又有什么错?因为她爱我?爱?这个字写写不过几画而已,怎么就没有多少人能写好呢?

窗外已经泛起晨光,我的叶子睡得正香。

这天白天还是没能联系到小玉。叶子打了很多个电话问别人,我们甚至去小玉家疯狂敲了近十分钟的门,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她象是忽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无影无踪。

如此日出日落,叶子在小玉失踪的第三天忽然哭了。

她说:“海涛,我不知道她在哪儿,她有没有事……她做人是偏激了一点,但我上次出事儿的时候,她真的是衣不解带、甚至眼皮都没合地陪了我两天两夜!除了她,谁做到了?她一个女孩家家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真想去报案,可是……你看看这些女孩儿,平常看起来个个都很风光,一天换一身名牌,又是CUCCI,又是VERSACE,可是,谁想过我们是生活在地下的?简直就象老鼠一样!我们连警察都躲着走……更别说去报案了!你看到吗?海涛?你看到这些女孩的眼泪了吗?有谁真正去关心过我们呢?有吗?”

我把叶子搂在怀里,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我怕自己话一出口,就收不回来。因为我想说:亲爱的,别再做这一行了,我养你。而现在,我快连自己都养不活了。

这是真的,我银行里的全部存款加起来只有五千一百四十八块钱了。

而四天以后,就是叶子二十三岁的生日。叶子已经答应我了,烛光晚餐跟我单过,生日PARTY由我买单。

一个月前我就已经想好,要送给叶子一对钻石耳钉,因为我看她首饰一大堆,耳饰却很少。

每个耳钉上的有两颗呈水滴形钻石,不大,但光芒四射、与众不同,跟叶子的气质很相衬,价值人民币一万一千五百元。就算打个九折,也要一万块钱。

晚上可以在凯宾斯基的西餐厅订两个位子,要有玫瑰和两杯香槟,叶子几乎不吃昂贵的食物,比如海鲜啊蜗牛啊什么的,那么这顿饭花销应该在一千元以内。

饭后在钻石人间订个KTV,中房就可以了,邀请一下她的朋友,再开两瓶洋酒,找那儿的经理打完折再加上给服务员的小费,生日PARTY的费用应在六千元左右。

如此如此,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加起来所有的花费需要一万七千元。

而我只有五千一百四十八块钱,还全是人民币。

加上钱包里的一千八百二,也还不到七千块。

还不到一半儿,怎么办呢?

我知道我在费力地死撑着这份感情,虽然除了第一次,叶子再也没有向我要过一分钱(而那钱不是也给我买了表了吗?),但我总是不自觉地怕她因为钱的问题而离开我。

她身边那么多金钱堆成山的男人,而她也早已经习惯了挥金如土的生活,如果真在她面前露出一副穷酸样儿,那么她还能再接受我么?

我还没有忘记叶子拉开衣柜时跟我说过的话。而我宁可牺牲整个世界,也不想失去叶子。

我不敢冒险。

                        第二十八章

我把保险拿回保险公司退了。

那是我在一年前的一份叫“康护终身”的人寿保险,每年需要交纳一万四千多元,一共要交十年,到现在交了两次共两万九千多块钱。

除去各种扣掉的乱七八糟,我拿回到手的是两万元出头。

我挺满意,虽然他们也太黑了点……但这样不仅可以风风光光地给叶子过个生日,就连过春节的费用啊零花啊也都足够了。

春节以后说什么也得去找个工作了。

我在西餐厅等她,身边放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粉色玫瑰。

不是火红的那种,太俗。

叶子穿着一件系腰带的黑色长羊毛大衣出现在门口。看吧,即使冬天穿得再多,叶子的腰肢也还是那么纤细,走起路来风摆杨柳般。

她今天跟往前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特意把平常散在肩上的长发盘起来了,露出她漂亮的脖颈和耳朵,最让我满意的是,她的耳垂上什么也没戴,干净的很。

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要是李商隐知道几百年之后在浪漫的西餐厅里,还有后辈在心底狂念他的诗句的话,那他老人家一定很高兴。

叶子脱下了大衣。

OH,MYGOD!

她里面穿了一件露肩的淡紫色裙子,裙摆及膝,脖子上简单地戴了一条紫水晶的项链,女人味儿发挥到极致。几乎餐厅里所有人的都注意到了叶子的美丽。

我有些飘飘然。

我把鲜花递给叶子,叶子接花时故意带有表演意味地使胳膊一沉:“嗬!太夸张了吧?这么一大捧啊?”

我就笑了,然后把那个包装精美的首饰盒递给她。

她拿在手里并不急于打开,而是昂起小脸皱着眉头装作很努力想的样子,“让我猜猜,这是什么呀?嗯……是什么呢?哦,我知道了,是那个什么,叫什么来着,哦……电熨头!”

这个小丫头,居然学我上次猜礼物时说话!

我们俩相视而笑。叶子打开了盒子。

“啊……”看到叶子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很喜欢那两滴水,是发自真心的喜欢。

她先把耳环放在手背上端详了半天,然后才戴在耳朵上。

“好看么?”

“绝对一等一!”

“谢谢……亲爱的!”叶子伸出食指向我勾了勾,我把头凑了过去,她轻轻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一万块钱算什么?如此倾城一吻,何止百个一万?

我向叶子举起了杯:“叶子,祝你生日快乐!还有,我想……”

我话还说完,叶子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屏幕,眼里就有了疑惑的神色,可能那个号码不认识。

“喂?啊……天啊,是你?你死去哪里了?我都快急死了……是啊你一点消息都没有……哦,我知道,我听说了……那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呸!你还记得啊?那要是我不过生日是不是就永远不打电话给我了啊……呵呵,谢谢谢谢……是什么特殊的礼物嘛?……好好,等你啊,给电我……拜拜!”

我想我不用那么愧疚了,因为听得出来刚才一定是小玉。

果然,叶子放下电话说:“没事了,亲爱的,不用担心了。小玉她回了东北,反正过两天过春节了嘛,等过完节她才回来。她说给我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等过了节会补给我,她还记得我生日哦……哦,还有啊,我听不出来她有怪你的意思。”

怪不怪我都没什么关系,只要她老人家没出什么事就好了。

“你刚才想说什么?没说完的……”

“没了,忘了。”其实我想说,春节能不能不回青岛?跟我回家?

那天晚上的PARTY很热闹,除了隆重出席的小云、雪儿、青青和忆婷,KTV里满是女孩子。本来叶子就很出名,又是很场面儿的一个人,那些刚刚知道叶子过生日的女孩子就走马灯似的来祝贺。

于是满屋子活色生香,美不胜收。

我是唯一一个正式被邀请的男士。

虽然最后要买单,但我还是很荣兴,要知道,如果叶子愿意,肯定会有大把贱男人赶着买的。

绝对不能把这个机会留给敌人!

我这个唯一的男人在PARTY上成了众多女孩子围攻的对象,她们在我脸上身上捏啊,掐啊……还一个劲儿地往我怀里拱,天啊,简直就是性骚扰!

不过说真的,这种骚扰大概对男人而言都很受用吧?

我偷眼看叶子,叶子在旁边笑,笑得花枝乱颤,笑歪在沙发上。

那天我只是小酌了几杯,好在事先有备,一到她们要灌我我就借口上厕所或跟别人跳舞。

倒是叶子喝了很多,酩酊大醉不说,还哭得一塌糊涂。

我把叶子抱回家,放她在床上时,叶子突然醉眼迷离地看着我的眼睛说:“为什么?”

“啊?”

“为什么?”

“啊??”

叶子就转过头去睡了。

我如坠五层云雾里,琢磨不过味儿来。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什么?是为什么要认识我?是为什么我要对她这么好?是为什么她要走一条别人看似不妥的路?是为什么我会爱上她?是为什么我们相识在那么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

还是为什么她在最美丽的时候,却不能好好地去爱?

第二天我从梦中醒来,伸手却触摸不到叶子柔软的身体。

我一惊,马上披件衣服下了床。

叶子站在客厅的窗户前看着外面,听到我的声音,没有回头,只是伸出两根手指,“给我一支烟。”她说。

我点燃了一支香烟递给她。

“我要回家了,海涛,回家过春节。”

“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知道。你把花盆底下那把备用钥匙拿走,我这个人丢三落四的,万一丢了钥匙就麻烦了。先放你那儿,等我回来再给我。”

“好,叶子,那么我……给你拿点钱回家过节吧……”

“不用了,亲爱的,你知道我们在一起跟钱没有关系。我不想欠你的,也不想以后你想起我时觉得心里不平衡。人跟人的关系有时候就象数学题,得画等号才行。”

“叶子……”

“嘘,亲爱的,你看,”叶子指了指外面:“下雪了。”

是啊,我这才注意到,外面——真的下雪了。

                 

                         第二十九章

这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坐立不安的春节了,我终于明白了那个词——“度日如年”。我几乎没有一刻不去思念她。就这么思念着叶子,思念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思念着她的嗔怒和温柔。

当然我也想过去青岛看看叶子,但叶子在电话里始终不同意,所以终未成行。

于是我威胁她说如果不快点回来,就去青岛跳海,叶子在电话里“吃吃”地笑,说你来了跳呗,反正海边上也没护拦。

叶子在大年初九回到了北京。

当天晚上,我所有的思念在桔红色的朦胧灯光下喷簿而出。

叶子回来的第二天下午接到雪儿的电话,雪儿说:“叶子你来我们家吃饭吧,把海涛哥哥也带上。”

叶子就回头看我,说:“嗬,你还围了好人了。”

开门的是一个女孩子和一条猛摇着尾巴的小哈叭狗。那女孩长得跟雪儿有点象,皮肤也白白的,但看起来比雪儿文静。她刚招呼我们进来,雪儿就大叫着从屋里跑到我们面前来了。

“哈哈,叶子宝贝……海涛哥哥……快来快来……”雪儿把我们拉进客厅,客厅里还有三个人。

“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这是我男朋友耿直,这是我姐沈波,”雪儿说到这儿凑到我耳边:“我的真名是沈浪哦,不要叫错了……”,然后把我和叶子介绍了一下。

沈波,沈浪,我倒真觉得她们姐妹俩跟我是一家人。

眼里就浮现出大海波涛浪花翻滚的样子,海鸥飞来鱼儿跳……

叶子用胳膊肘硬生生拐了我一下,说:“叔叔阿姨好……”

我随声附和。

雪儿的父亲据说已经六十岁了,但我实在没办法相信。老爷子上身穿了件火红的羊毛衫,下身穿条时髦牛仔裤,鼻子上架了一副小金丝边眼镜,有点归国华侨的意思,怎么看也不过五十岁而已。

雪儿的母亲身材高大,嗓门也大,搭眼一瞅就是性情中人。难怪雪儿刚十七八岁就生得这么苗条高挑,原来是得自母亲的真传。

沈波就不必说了,文文静静的,眼神只要一扫到妹妹就满是爱意,当雪儿说她还在读大学时我一点也没诧异,本来嘛,大学生就应该是这么内秀含蓄的,要都象忆婷那样,那以后孩子们还是不要念书为妙。

对了,还有一个人,耿直,看起来有三十来岁,其人就象名字一样,但又比名字多了一份亲切,看起来是个十分容易相处的人。

客厅的门后面有一块小黑板:今天大事记1——沈家羽毛球比赛成绩公布:第一名爸爸,第二名沈浪,第三名沈波,第四名妈妈,最后一名球球(可能是小狗的名字)。又及今日大事2——沈浪在洗澡的时候不关门,致使水流迂回,球球在喝了此水之后狂泻千里,故此提醒沈浪注意,并惩罚她去超市为球球卖最贵的狗粮一袋、玩具N个。

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啊!

钻石人间的小姐很大比率上来自于不幸福的家庭或干脆来自单亲家庭,象雪儿这么幸福的家庭还真是少见,我顷刻间对雪儿刮目相看,因为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去做小姐。

雪儿在大连上高中时学得是空乘服务专业。她们毕业之后就会成为我们俗说的空姐。雪儿还没来得及等到毕业,就跑到北京来了,她来之前跟父母说:“我要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雪儿的父母年龄相差十五岁,却非常恩爱,而且在他们两个这种年龄段,你很少见到这么开化和开明的家长。

他们给雪儿带了一大包钱,说:“别走丢了,知道回来就行。”

自由的雪儿来到北京,在女朋友的带领下直杀钻石人间。

那天青青也是第一天来钻石人间上班。

青青乖巧伶俐,和雪儿一见如故,两人一起租了房子。

有一天青青说:“给你介绍个朋友。”

这个所谓的“朋友”就是耿直。

耿直出生在一个相当有背景的家族,今年三十五岁,在其家庭大企业中任职副总。六年前娶了某军区司令员的千金,尚无子女。

一年半前,耿妻偶遇前初恋男友,其男友奋起直追,导致耿妻最终红杏出墙。耿直知道此事之后悲愤难当,想以宽容博回妻子芳心,但耿妻去意已决,就在二人协商离婚之际,其初恋男友出国定居澳大利亚,与耿妻关系若即若离。耿妻患得患失,离婚事宜搁浅,但夫妻感情却日渐冷淡,耿直干脆搬了出来。

耿直有时到钻石人间独自坐上一会儿,并不叫小姐,只是呆呆地看那些妖冶的女孩子跳舞。

青青在一次问台的时候问到耿直,耿直在那晚心情郁闷,就着啤酒跟青青说了很多。

青青知道耿直不喜欢自己这种小巧玲珑的类型,于是有心把雪儿介绍给他。

哪知耿直对雪儿一见倾心,之后便几乎天天来找雪儿,半个月后,耿直在周末带雪儿去京郊的一个度假村游玩。当天晚上耿直轻轻吻了一下雪儿的额头,疼爱地说:“快睡吧。”然后就到另一张床上睡觉去了。

雪儿觉得这个男人既象兄长又象朋友,还象是把自己当成了小宠物,心里就甜得要死。

第二天晚上耿直又一次轻轻吻了她的额头,还是疼爱地说:“快睡吧。”然后跟昨天一样去另一张床上睡了。

半夜雪儿迷迷糊糊地觉得耿直在吻她的肩膀,雪儿就伸过胳膊搂住了耿直。

事后雪儿问她头天晚上为什么,耿直说:“疼你,你象只小洋娃娃,万一碰坏了可怎么办?”

“那今天为什么你又……”

“忍不住了。”

雪儿就笑翻在床上,觉得这个男人好可爱。

元旦时,耿直和雪儿一起回了大连,把父母接到了北京,住进了耿直提供的房子里,一放寒假,沈波也过来了。

耿直对沈家一家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在沈家父母不知道耿直尚未离婚之前,他以最快的速度博得了全家人的喜爱,沈家父母直接把耿直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后来知道耿直名存实亡的婚姻之后,沈母只是轻轻点了一句:“反正闺女还小,你自己琢磨着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吧。”

雪儿在过完十八岁生日之后,家人对她跟耿直住在一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总之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开明的家庭,也是一个开放的家庭。

简称:OPEN。

据说当天晚上的饭菜是耿直一手包办的,味道真是不错。

吃饭时耿直就随口问起我的情况,听完以后说:“我认识云海公司的王总,我明天给他打个电话,你去试试吧。”

云海公司是个专门代理国外知名品牌的大公司,我在中关村的时候就知道,曾经有几单生意还跟云海过过招。

我只当这是饭桌上的客套话,哈哈一笑也就过了。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耿直的电话,他让我明天早上九点带上学历证明和简历去一趟云海公司。

面试出奇的顺利,人事部当时就通知我让我下星期一到销售部上班,试用期工资一千五,正式工资五千,有年底分红。

一千五就一千五,一步一步来嘛,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象云海这种大的销售公司,做好了五千根本打不住。

柳暗花明啊。

我打电话跟叶子说明天一定要请雪儿一家和耿直吃饭,叶子一笑:“你也是有能力有学历的人,要什么都没有,耿直也不会帮你说话。我们找个机会谢谢他们就是了。”

“我一会儿过去找你好吗?”我问叶子。

“不用了,小玉今天回来了,我跟她约好了晚上一起去钻石人间的。说真的,要不是她叫我我真不想去,有点感冒了不太舒服。”

我就关切地问她有没吃药,叶子说不碍事的,你不用管了,今天在家早点睡吧。

半夜十二点,叶子打来了电话……




 
                           第三十章

     长时间以来我已经养成了晚睡的习惯,所以叶子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看电视,看咱中国的甲A是怎么让人憋气的。其实说到底,中国的球迷还真有点贱,明明是看一回吐一回血,可还是管不了自己的眼睛。而且看完了又骂,恨不得把肠子都悔青了。

就跟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一样,虽然屡屡受挫,但还是义无反顾,一个猛子扎到底。

我就是个傻b。

叶子在电话里说自己感冒加重,嗓子也疼,要是今天晚上不吃药怕明天会发烧,但太晚了不知去哪儿买药,问我能不能买了给她送到家里去。

“反正你知道钥匙放在哪儿嘛,要是你先回去就直接进去吧,别在外面等,挺冷的。我这儿也差不多了,他们买单了,等拿了小费就走。”叶子说。

我立马关电视穿衣服,买药没问题,我家楼下就有一家,半夜里老开个小窗户,备了些常用药啊什么套啊什么的。

父母已经睡了,我轻手轻脚地带上门,心想要是叶子老长病也挺好的。

然后狂向地上啐了三口:“呸呸呸!乌鸦嘴!”

今天真冷,西北风刮得“呼呼”响。我缩了缩脖子,上楼。

楼梯里的灯都是声控的,但奇怪的是今天这个单元从一楼开始灯就没亮,我还想是不是这栋楼今天停电了,于是就想象着叶子烛光下的妩媚模样。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按住手机的“C”键,让手机微亮的绿光照着楼梯。后来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而且发现有淡淡的月光从楼梯间的窗户照下来。

到了三楼,继续往上。

忽听见楼上有什么动静,有点嘈杂,还有说话的声音,但窗户外的风声太大,听不清楚说什么,好象还有……好象是……叶子的声音!

五楼?

脑子里立刻闪出些不好的画面,不太对头!

放轻脚步,我把手机合上,放进口袋里。

过了四楼,我走上几级台阶向上看,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见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推搡着叶子,其中一个压低了声音说:“TMD快点,磨磨几几地咋这慢啊?”

叶子带了哭腔说:“大哥,别伤害我,我在找啊……钱你们可以都拿走……”

“少废话!再TM啰嗦现在就花了你,快找钥匙!”

我看到他们两个手里的匕首在微光下闪闪发亮!

血往头上涌,凭着几年在军校的训练,我相信自己放倒一个没问题,但是……如果这时候硬上的话,恐怕他们会狗急跳墙!

我可是看见那刀就顶在叶子纤细的脖子上!

老天爷在考验我的胆量和智慧!

我在楼梯上停留了二十秒,在叶子他们推门进去的同时,我悄悄下了楼。

出了楼门之后我在寒风里飞奔,天啊,让我长八条腿吧,赶着救人啊!

我清楚地记得出了小区大门一拐弯就是一个派出所,因为我以前还打趣地跟叶子说过,说你们这儿还挺好的,跟警察离得挺近啊。

我象个疯子似的冲进去,第一句话就是:“快快……跟我……走,持……持刀……抢劫!”

要不怎么说关键时刻要找人民警察呢?

一听情况,三个警察带上家伙就跟我冲出去了。

因为太近,警车都没开。另外两个还说随后就到。

反正没看过表,但我想前后应该也就十分钟吧,拐个弯就上了楼。

到四楼之后我把食指放在唇上,说:“我有钥匙……”

其中一个警察同志冲我点点头,示意我打开门。

因为钥匙是我前天放的,所以一伸手就从花盆底下拿到了。

“轻点……”一个说。

屋里的灯全开着,叶子被绑在客厅里的椅子上,嘴上贴着胶带,脸色苍白,眼泪都没干,一看见我们眼泪就又下来了。

两个歹徒一个在卧室里翻箱倒柜,另外一个让人费解地居然在厨房里。

一听到动静,卧室里那个先出来了,见到这么多人一愣,就张了嘴要叫另一个,刚喊了句:“哥……”我就一个健步扑上去,于此同时,一个警察也扑了上去。

另一个歹徒一踏出厨房,也先是一愣,然后就退回去,还没等拿起桌子上的菜刀就被另外两个警察给治服了。

三下五除二的事儿,干净利落。

我赶快去松叶子。

叶子被他们用胶带一圈一圈绑在椅子上的,上下绑了好几道,一层层都粘着很麻烦,我最后找了把剪子才把它弄开。

叶子抱住我,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她的身子在发抖,绝对不是天冷的缘故。

警车开到了楼底下,我们跟着警车一块到了派出所。

我和叶子是分开录的口供。

当警察问到我和叶子怎么认识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记得叶子说过她们是生活在地下的老鼠,是怕警察的,我刚才救她心切,也没想太多,不会因此给叶子带来什么麻烦吧?

“朋友介绍一起吃饭认识的。”我说。

警察也问了关于叶子职业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合适,干脆就说不知道。

其它的如实禀报。

录完口供,我在外面等叶子,看看表,这一折腾,都快三点了。

我想要是这一关过去,怎么也得给这派出所送个锦旗什么的,上面就写:人民的好警察,危难时刻显身手。

今天真是称得上有惊无险啊!

幸亏叶子今天感冒了,要是不感冒呢?要是我不来呢?要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叶子的备用钥匙呢?钥匙倒也不是重点,只不过可能没有钥匙抓他们就会费点事儿,重点是象叶子这种生活其实真的很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盯上了。

这么想想就很后怕,脑海里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到最后自己都打了个冷战。

不知道叶子向警察同志怎么去解释一些问题,不会引火烧身吧?

对三陪小说这个行业来说,现在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别人举报或抓了现形什么的,一般是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如果主动送上门的话……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罪过大了。

出来一个警察。

我说:“警察……同志,我朋友能走了吗?”

“走?走什么走啊?别等了,她是三陪,都说了,过两天去昌平看她吧!”

“可她是受害人啊……”

“她是受害人不错,但也是三陪,按规定三陪小姐要送到昌平去劳动改造,等她翻够三个月的沙子,再遣送回原籍。你回去吧,后面的事儿跟你没什么关系了,回家睡觉去。”

“那我能不能看看她?她还哭吗?”

“小伙子,快走吧,啊……这是派出所,快回去睡觉吧。”

寒风里,我象只电线杆子一样矗在马路上,一步也走不动。 

                         

                         第三十一章


我一夜没合眼,天一亮就给张博打电话,这孙子到十点才开机。我隐约记得他姐夫是某分局的一个处长。
我在电话里一再地说:“花多少钱都行,只要人能保出来。”
张博说:“那丫头没什么别的事儿吧?没别的事儿就好办。”
“没有没有没有……我保证。还有个事儿哥们儿想求你,能不能让咱姐夫看一眼卷宗,因为这事儿我觉得有点奇怪啊……要是违反规定可就算了。今天晚上请你们吃饭?问问姐夫有空吗?”
“这样啊,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回头跟他说说看行不行。”
“哎哟……谢谢谢谢啊……那跟咱姐夫说6点顺峰见?”
……
顺峰海鲜包间里。
张博问我:“那个叶玲珑就是大名鼎鼎的叶子吧?你小子怎么跟她搅到一块儿去了?树大招风,那女孩出事儿也没什么奇怪的,你可别跟那丫头在一块儿了。这要是当时再捅你几刀,你说你犯得上吗?不就是一鸡吗?这事儿完了就撤吧。”
我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但一想到是求人的,人家说什么也只能听了。
“姐夫,您看了那卷宗了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看了,你是张博的发小儿(北京话,从小长大的朋友),你托的事儿我也不好不办啊,对吧?”张博的姐夫说,然后问我:“认识齐玉琼吧?”
我正想说不认识,忽然脑子里闪现出一个人,她?
对了,就是她。小玉。
小玉在来北京之前在她的家乡一直是个小太妹,年纪小小就辍了学在社会上跟着一帮不务正业的男人游荡。
年前她回了东北,找了自己一个也在社会上混的老乡,给了八千块钱,让他去刮花了叶子的脸,而且告诉他叶子家里一定有很多现金和值钱的首饰,这些东西也全归他。
最后小玉说:“放心吧,那骚货是个卖X的,你们完了事儿就走,那丫头绝对不敢报警。”
“盘子靓不靓?”
“哼哼,你想干就干了那骚X,不过别出太大动静,反正天亮之前走保证没问题,买好当天回沈阳的车票。”
为了以防万一,那老乡叫上了自己一个哥们儿。
大年初六,小玉给叶子打电话,叶子说初九回北京。
年初八,小玉和那两个人一起坐火车到了北京,小玉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离叶子家不远的小旅馆住下。然后带他们去叶子家门口踩了踩点儿。
初十小玉再打电话,声称自己刚刚回来,约叶子晚上在钻石人间见面,叶子心不设防,立刻应允。晚上小玉在门口等到叶子后,先在叶子脸上亲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首饰盒递给叶子,说:“生日快乐宝贝儿!”
叶子打开一看,居然是对18K白金耳环,叶子当时还说了句:“咦,又是耳环?好漂亮,谢谢!”说着抱了一下小玉。
然后两人一块儿存了衣服,就有说有笑地进去跳舞,刚跳了一会儿,就有人叫叶子坐台,是两个香港人,叶子就叫上了小玉陪另外一个。
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那两个香港人给了小费,叶子去了趟洗手间,就是这时候我接到了她打来让我买药的电话。
按理说叶子应该比我先回家二十多分钟,因为我比她远,又要买药。但当叶子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却找不到小玉了。因为她们的衣服存在一起了,而存衣服的牌子在小玉手里,总不能让叶子穿个小吊带就出门吧?
这时候的小玉正在大厅外面打电话给她老乡,告诉他们快点去叶子家门口候着。
估计到他们埋伏好也要十分钟,小玉就躲到咖啡厅里拖时间。
叶子打小玉电话也没人接,只好坐在吧台上等。旁边一个男人搭讪,叶子因为人不舒服,就爱理不理地应付了两句。
十几分钟后小玉出现,跟叶子说有点闹肚子在蹲厕所,也没听见手机响。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正是小玉给我争取了这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我才能在楼梯上碰到那一幕。那俩歹徒接到齐玉琼的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叶子家,上楼的时候就把楼道灯泡一路都拧了。
没多长时间,叶子就摸着黑回来了。
因为我前边说过叶子是住在顶层的五楼,所以虽然俩歹徒没见过叶子的真人,但这个时间上五楼的年轻女孩就肯定没错了。
其中一个一把搂住叶子,用手捂住叶子的嘴,另一个把刀在叶子面前晃了晃,“打劫!”他说。
然后接下来就是我看到的那一幕了。
两人把叶子掳到屋里,先架着叶子把抽屉里的钱拿出来,然后就把叶子推在椅子上,用随身带的胶带一圈一圈缠了个乱七八糟。
看叶子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他们把刀随手往沙发上一丢,一个去卧室里翻值钱的东西,另一个也就是小玉的老乡撕了一块胶带拍到了叶子的嘴上。
叶子这时候已经被吓呆了,浑身冰凉。女人天生柔弱本性,加上也没见过这阵势,手脚被绑得结结实实,这夜深人静的,我想那时叶子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我了。
叶子的眼泪把睫毛膏冲了一脸。
那小子见叶子哭了,“嘿嘿”一笑,说:“哭啥?哭得老子都看不清你长啥样了。”说着说用手背去擦叶子的脸。
擦完以后“嗯”了一声,说:“操,怪不得呢……原来长这么水灵!”一边说一边伸了手去叶子怀里摸,“别糟蹋了粮食,天还早呢……一会儿哥哥陪你好好玩玩……”
卧室里那个就说:“快点,办完事儿完了,你把那娘们儿花了咱好走!”
“急什么呀?现在天正黑着呢,呆仨小时都TM没事!你来看,真TM的俊!可惜啊……一会儿这小脸……”
叶子惊恐地看着歹徒。
她那天去钻石人间之前穿了件蓝色小吊带,因为感冒了就在外面罩了件厚套头毛衣,最外面是长大衣。
这么一大堆衣服包着叶子,胸前和腰上又都缠着胶带,那小子想去叶子怀摸就着实费劲,他嘴里骂骂咧咧的,就用力拽胶带,拽了半天只松了一点,就伸进手抓住了叶子的一个乳房。
捏了几下,说:“MD,不行,老子要玩爽一点的,妹妹,等着哥哥啊,哥哥去找剪子给你弄开,咱俩玩会儿!”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那小子居然在厨房里的原因。
不过这只猪也够笨的,用什么剪子,拿刀一挑不完了吗?他们的刀就在沙发上。
有可能人在一急的时候行为只跟着脑子里的第一反应走。
抓到派出所以后,小玉的那个老乡就一直扛着,另一个却没一会儿就招了,因为是当场抓住的,没有抵赖的可能,就只好坦白争取个好态度了。
TMD那个臭婊子,要是再见到她我非宰了她不可!
小玉在当天凌晨被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打死也没想到百密一疏,事情会是这样。
“齐玉琼抓进去以后开始还挺硬,后来知道也扛不过去了,就都撂了。女的就是女的,比男的好审多了。案子很快就结。”
“她说为什么了吗?”我问。
“还能为什么?俩三陪小姐,抢男人呗。但具体是什么男人,卷宗上没有,不过这不是重要问题。”
“那叶……叶玲珑能保出来吗?”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