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宜兴紫砂订制批发
宜兴紫砂订制批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831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宝玉挨打—父子,母子,兄弟,夫妻大PK 精彩的潜台词

(2012-04-23 08:24:59)
标签:

中国

贾政

王夫人

贾宝玉

贾环

分类: 大话红楼梦
    虽然曹雪芹自己说《红楼梦》这部书无年代考证,其实从书中对一些礼节的描写可以看出书中故事背景就是在清代,而清代又是整个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朝代,其宗法制度也是整个封建社会最完善发达的制度。宗法制度讲究三纲五常,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嫡庶有分,兄友弟恭。宝玉挨打是《红楼梦》中不可错过的精彩描写,它通过描写父子,母子,兄弟,夫妻间的大PK进而对宗法制度的虚伪做作和不堪一击进行了口诛笔伐。
    父子PK——贾政(父)和贾宝玉(子)终究躲不过一个孝字
    中国自古以来就讲究百善孝为先。在古代,不孝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因此在古代背负着不孝的罪名可比现在背负不孝的罪名付出的代价大得多了,搁现在一个人不孝最多也就是被道德谴责一下,再不就是被告上法庭也不过是判个每个月拿出多少的赡养费。在古代,要是一个人以不孝的罪名被告上衙门,一旦罪名成立那是要付出被处死的代价的。因此叛逆如贾宝玉者也不敢跨越这道底线。我们就来看看宝玉挨打这场父子PK中的潜台词吧。
    原来宝玉会过雨村回来,就听见金钏儿含羞赌气自尽,心中早又五内摧伤,进来被王夫人数落教训,也无可回说。见宝钗进来,方得便出来,茫然不知何往,背着手,低着头,一面感叹,一面慢慢的走着。信步来至厅上,刚转过屏门,不想对面来了一人正往里走,可巧儿撞了个满怀。只听那人喝了一声:"站住!"严父形象跃然纸上)宝玉唬了一跳,抬头一看,不是别人,却是他父亲,早不觉倒抽了一口气(一个在父权威严下的儿子出自本能的反应)只得垂手一旁站了(宗法制度的父为子纲,尊卑有别展现无遗)贾政道:"好端端的,你垂头丧气嗐些什么?方才雨村来了要见你,叫你那半天才出来;既出来了,全无一点慷慨挥洒谈吐,仍是葳葳蕤蕤。我看你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这会子又咳声叹气。你那些还不足,还不自在?无故这样,却是为何?"宝玉素日虽然口角伶俐(纵有再好的口才到了严父面前也变成锯了嘴的葫芦了,恐怕只剩下唯唯诺诺了)只是此时一心总为金钏儿感伤,恨不得此时也身亡命殒,跟了金钏儿去(公子哥的情性,为挨打伏笔)如今见了他父亲说这些话,究竟不曾听见,只是怔怔的站着。
    贾政见他惶悚,应对不似往日,原本无气的,这一来倒生了三分气(为何?皆因素日看宝玉不顺眼之故,为宝玉挨打作铺垫)方欲说话,忽有回事人来回:"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与忠顺王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不来往皆因政敌耳,暗写)一面想,一面命"快请",急走出来看时,却是忠顺府长史官,忙接进厅上坐了献茶。未及叙谈,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贾政听了这话,抓不住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那原是奉旨由内园赐出,只从出来,好好在府里,住了不下半年,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乃奉旨所赐,不便转赠令郎。道明琪官来历亦暗写琪官与忠顺王爷的同性恋关系若十分爱慕,老大爷竟密题一本请旨,岂不两便?若大人不题奏时,还得转达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免王爷负恩之罪,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说毕,忙打一躬。
    贾政听了这话,又惊又气(所惊为何?所气又为何?惊的是宝玉在外搞同性恋,气的是宝玉招惹的同性恋竟是政敌之男宠)即命唤宝玉来。宝玉也不知是何缘故,忙赶来时,贾政便问:"该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之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他出来,如今祸及于我。"这是全书中贾政唯一一次骂自己的儿子是奴才,气急的表现。潜台词:你个混蛋游荡优伶也就罢了,你什么人不好得罪,得罪我的政敌,你怕老子不够倒霉是吧)宝玉听了,唬了一跳(事败的反应)忙回道"实在不知此事。究竟连'琪官'两个字不知为何官,更又加'引逗'二字!"说着便哭了(宝玉装鸵鸟了,潜台词:我现在要是认了不是讨我爸爸的打吗?无论如何要先躲过这一劫,死不承认)。贾政未及开言,只见那长史官冷笑道:"公子也不必掩饰。或隐藏在家,或知其下落,早说了出来,我们也少受些辛苦,岂不念公子之德?"宝玉连说:"不知,恐是讹传,也未见得。"那长史官冷笑两声道:"现有据有证,何必还赖?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宝玉之挨打恐怕躲不过了)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宝玉听了这话,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心下自思:"这话他如何得知!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不如打发他去了,免得再说出别的事来。"因说道:"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地方,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想是在那里也未可知。"那长史官听了,笑道:"这样说,一定是在那里。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说着,便忙忙的走了。贾政此时气得目瞪口歪,一面送那长史官,一面回头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怎么个问法?耐着性子听宝玉解释还是打着问话,恐怕父子俩都心知肚明,宝玉肯定凶多吉少了)一直送那官员去了。
   兄弟PK——贾环(弟)和贾宝玉(兄)兄友未必弟恭,嫡庶未必尊卑,一切只不过源于一家之长的喜恶罢了。
   封建社会讲究嫡庶尊卑长幼,妻所生为嫡子,妾所生为庶子。因此贾宝玉作为嫡子可以继承其父的爵位,而作为庶子的贾环除了将来分家时可以平分家财外不享有爵位的继承权,但贾宝玉要是死了就不一样了,爵位和家财都会由贾环继承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所以贾环在其生母赵姨娘的挑唆下对贾宝玉也恨之入骨,生恐不能落井下石,除之而后快。表面的兄友弟恭掩盖不了赤裸裸的利益之争,贾政不喜欢贾宝玉是因为宝玉小时候抓周抓了胭脂盒,也是因为赵姨娘的枕边风,所以嫡子又如何,庶子又如何?作为一家之主的贾政宠妾灭妻,决定了嫡子未必尊贵而庶子未必低贱,看看接下来贾政对贾环的态度就一切都明白了。
   才回身,忽见贾环带着几个小厮一阵乱跑。贾政喝令小厮"快打,快打!"看不惯儿子的乱跑,怒火又烧向了贾环)贾环见了他父亲,唬得骨软筋酥连忙低头站住(与贾宝玉如出一辙,骨子里对严父的惧怕)。贾政便问:"你跑什么?带着你的那些人都不管你,不知往那里逛去,由你野马一般跑!"喝命叫跟上学的人来。贾环见他父亲盛怒,便乘机说道:"方才原不曾跑,只因从那井边一过,那井里淹死了一个丫头,我看见人头这样大,身子这样粗,泡得实在可怕,所以才赶着跑了过来。"很能察言观色的孩子,潜台词:贾宝玉,别怪弟弟我无情,我要你好看了)贾政听了惊疑,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喝令快叫贾琏、赖大、来兴儿来。小厮们答应了一声,方欲叫去,贾环忙上前拉住贾政的袍襟,贴膝跪下道:"父亲不用生气。此事除太太房里的人,别人一点也不知道。我听见我母亲说......"(我母亲是谁,贾环嘴里的我母亲是指生母赵姨娘,按照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度,贾环的母亲应为王夫人,只能称生母为姨娘,如此尊卑不分,贾政竟无半句斥责,偏爱之心可见一斑)说到这里,便回头四顾一看。贾环之贼眉鼠眼,落井下石之猥琐,盖因赵姨娘平日挑唆之缘故)贾政知其意,将眼一看众小厮,小厮们明白,都往两边后面退去。贾环便悄悄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调情虽有,强奸实为无稽之谈,无中生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金钏作为王夫人的贴身大丫鬟,贾政竟不知她已不在王夫人身边甚至已死,夫妻感情之淡由此可见一斑)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得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枕边风的力量不可小看,不问青红皂白就认定了宝玉强奸的罪名,可见贾政对赵姨娘之宠之信任)一面说,一面便往书房里去,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父子PK——贾政(父)和贾宝玉(子)父为子纲以至于变成了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惨无人道
   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由此可见,贾政打宝玉是家常便饭)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连忙退出。那贾政喘吁吁的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急火攻心,怒极而悲,看来以前宝玉挨打经常有人传信到内院女眷尤其是贾母那儿)众小厮们只得齐声答应,有几个来找宝玉。
       宝玉听见贾政吩咐他"不许动",早知凶多吉少(哈哈挺有自知之明的)哪里承望贾环又添了许多话。正在厅上干转,怎得个人来,往里头去捎个信,偏生没一个人来,连茗烟也不知在哪里。正盼望时,只见一个老姆姆出来了。宝玉如得了珍宝,便赶上来拉她(宝玉为何不跑,在贾政长期的淫威下实无此胆,平日最厌恶老妈子,这会竟主动上前拉手,看来有点慌不择路了)说道:"快进去告诉:老爷要打我呢!快去,快去!要紧,要紧!"宝玉一则急了,说话不明白;二则老婆子偏生又聋,竟不曾听见是什么话,把"要紧"二字只听作"跳井"二字。便笑道:"跳井让她跳去,二爷怕什么?"宝玉见是个聋子,便着急道:"你出去快叫我的小厮来罢!"那婆子道:"有什么不了的事?老早的完了。太太又赏了衣服,又赏了银子,怎么不了事呢!"(竟有这样的插曲,老妪之插科打诨更加突出了宝玉的心急如焚,连耳背的老妈妈都知道金钏跳井之事,身为一家之主的贾政竟一无所知,岂不可笑可叹)
    宝玉急得跺脚(至急的表现,预知到了随之而来的暴打),正没抓寻处,只见贾政的小厮走来,逼着他出去了小厮岂敢逼贾宝玉这个小主子,不过凭的是一家之主贾政之命,一个逼字尽写贾政的暴怒和贾宝玉的一步三挪慢慢悠悠恐惧至极)贾政一见,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儿子再错何至于做得如此之绝,岂不是因素日之厌恶,素日对贾母维护宝玉之愤恨)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贾政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当真要打死儿子,幸好贾政不是衙门掌刑的皂隶,没有经过专业的打人培训,否则如此打法就算不死也很有可能残废了)众门客见打得不祥了,忙上来夺劝。估计此时贾宝玉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恐怕已经痛昏过去了)贾政哪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弒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何至于弑君杀父?淫辱母婢之罪还在其次,主要只不过是因为搞的同性恋是内廷赐给忠顺王爷的男宠,怕授政敌口实)众人听这话不好听,知道是气急了忙又退出,只得觅人进去捎信。(到底闹得贾母王夫人都知道了,接下来要上演夫妻PK了)
    夫妻PK——贾政(夫)和王夫人(妻)夫为妻纲,但是妻子的天平一端站上老祖宗恐怕贾政这个做丈夫的就要占下风了。
   王夫人不敢先回贾母,只得忙穿衣出来(为何不敢先回贾母?一则救儿心切,二则怕落丈夫埋怨)也不顾有人没人,忙忙赶往书房中来,慌得众门客、小厮等避之不及。王夫人一进房来,贾政更如火上浇油一般,那板子越发下去得又狠又快。按宝玉的两个小厮忙松了手走开,宝玉早已动弹不得了。(贾政为何火上浇油?皆因王夫人平日不止一次劝阻过贾政打宝玉,皆因宝玉是这个女人所生的不肖子,皆因夫妻感情之淡漠)贾政还欲打时,早被王夫人抱住板子。(救子心切)贾政道:"罢了,罢了!今日必定要气死我才罢!"王夫人哭道:"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自重。况且炎天暑日的,老太太身上也不大好,打死宝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一举击中贾政要害,把老太太搬出来,把宗法社会的孝道搬出来,贾政就不占上风了,看似木讷的王夫人骨子里是藏不住的精明,聪明如贾政者难道听不出王夫人的言外之意?)贾政冷笑道:"倒休提这话。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我已不孝!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不如趁今日一发勒死了,以绝将来之患!"(对王夫人的绝地反击,潜台词:养了这个不肖子反正我已不孝,为了让我对得起祖宗,我要纠正我的错误,杀了宝玉这个不肖子,为家门除害,只怕我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才有脸面对贾家的列祖列宗)说着,便要绳索来勒死。王夫人连忙抱住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索性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得个依靠。"说毕,爬在宝玉身上大哭起来。(贾政此时气的完全失去理智了,贾宝玉虽然欠揍,但是罪不至死,王夫人见把贾母搬出来无用,情急之下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王夫人的潜台词:我的大儿子贾珠已经死了,女儿也进宫做了妃子,我只有贾宝玉这么一个儿子了,你跟小老婆赵姨娘生的那个野种能算我的儿子吗?你要弄死我儿子,那就连我一块弄死,靠你这老公是靠不住了,靠我儿子我将来说不定还有点日子过过,这点希望你都要给我毁掉吗?)贾政听了此话,不觉长叹一声,向椅上坐了,泪如雨下。对贾宝玉的痛心,对王夫人的愧疚一起涌上心头)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的一条绿纱小衣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看去,由臂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下手之狠,恐怕可以与衙门的杖刑之狠PK了)不觉失声大哭起"苦命的儿"来,因哭出"苦命儿"来,忽又想起贾珠来,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此时,里面的人闻得王夫人出来了,那李宫裁、王熙凤与迎春姊妹早已出来了。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惟有宫裁禁不住也放声哭了。贾政听了,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想起优秀的长子贾珠,触动了很多人的伤心之处,贾政的泪多半有失去优秀长子贾珠的遗憾,接下来要上演贾母与贾政这对母子的大PK了)
    母子PK——贾母(母)和贾政(子)不孝的罪名谁都担不起
    正没开交处,忽见丫鬟来说道:"老太太来了。"贾宝玉真正的救星来了)一句话未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贾政岂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打死自己母亲?贾母之护孙心切,蛮不讲理可见一斑)贾政见他母亲来了,又急又痛(急的是怎么把老太太惊动了,父亲管教儿子却要时时防着自己的母亲回护自己的儿子,贾政也够累的。痛的是一个宝玉搞的家宅不宁的)连忙迎接出来,只见贾母扶着丫头喘吁吁的走来。贾政上前躬身陪笑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贾政明知故问,贾母还不是气自己儿子打了自己的宝贝孙子)贾母听说,便止住步,喘息一会,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叫我和谁说去!"直指自己儿子不孝,连贾政一母同胞的亲哥哥贾赦一道骂了,老太太这招够狠)贾政听这话不像,忙跪下含泪说道:"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母亲这话,我做儿的如何禁得起?"贾政直指自己打宝玉是孝,并非不孝,对于母亲强按一个不孝的罪名给自己表示不满和委屈,但是惹怒母亲在前,贾政纵然再有理也只能跪着分辩)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道:"我说了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说着,也不觉滚下泪来。贾母开始转移话题了,明知不孝的罪名会将儿子推入万劫不复,但是老太太立马把话题转移到儿子打孙子的事情上来。贾母的潜台词:儿子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你老子有这么下狠手打过你吗?)贾政又陪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做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贾政此话当然是气话,贾母岂能听不出,接下来贾母要使出了杀手锏,一招制敌,将贾政治的服服帖帖)贾母便冷笑道:"你也不必和我使性子赌气的。你的儿子,我也不该管你打不打。我猜着你也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早离了你,大家干净!"说着便令人去看轿马,"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南京去!"家下人只得干答应着。贾母又叫王夫人道:"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了,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之前贾政说不打宝玉是跟贾母赌气,贾母将计就计,说要离家出走,把自己母亲气走的罪可不小,不管真假,都让贾政一下子没了底气)贾政听说,忙叩头哭道:"母亲如此说,贾政无立足之地。"贾政实在委屈的很)贾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赖起我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心里干净,看有谁来许你打。"一面说,一面只命快打点行李、车轿回去。贾政苦苦叩求认罪。(不孝之罪,谁都担不起)贾母一面说话,一面又记挂宝玉,忙进来看时,只见今日这顿打不比往日,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也抱着哭个不了。王夫人与凤姐等解劝了一会,方渐渐的止住。早有丫鬟、媳妇等上来,要搀宝玉,凤姐便骂道:"胡涂东西,也不睁开眼瞧瞧!打得这个样儿,还要搀着走!还不快进去把那藤屉子春凳抬出来呢。"众人听说,连忙进去,果然抬出春凳来,将宝玉抬放凳上,随着贾母、王夫人等进去,送至贾母房中。
    彼时贾政见贾母气未全消,不敢自便,也只得跟了进去。看看宝玉,果然打重了。再看看王夫人,"儿"一声,"肉"一声,"你替珠儿早死了,留着珠儿,免你父亲生气,我也不白操这半世的心了。这会子你倘或有个好歹,丢下我,叫我靠那一个!"数落一场,又哭"不争气的儿"。贾政听了也就灰心,自悔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先劝贾母,贾母含泪说道:"你不出去,还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于心不足,还要眼看着他死了才去不成!"贾政听说,方退了出来。
    宗法制度的脆弱在这场宝玉挨打的描写中展露无遗,它看似稳定地维护了家族各成员间的关系,但实际是没有人从内心完全认同它,因为这个制度灭绝人性,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