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侍座论球

(2017-12-25 07:30:27)
标签:

体育

文化

分类: 戏说球事

侍座论球

 侍座论球


一天,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几个围在孔子身边伴随着曾晳的琴声,孔子说话了:“不要觉得我是你们的老师,比你们年龄大、资格老、名气大就不敢说真话。今儿你们就解放胆子,有一说一,聊聊如果要是你们去从事足球事业,将会怎么做呢?”

子路急忙回答:“我要治理一国足球,即使经费不足,常常败于他国,给我三年时间,我会让球队变得勇敢,成为作风顽强之师,而且懂得要做球星先做人的道理。”

孔子听了,微微一笑。

“冉有你呢?

冉有回答:“我的理想是发展城市足球,多建一些球场,多组织一些比赛,多搞一点服务,让足球进机关、进工厂、进社区、进学校、进街道,用三年时间,让人们喜欢足球运动,至于争光、出线等等崇高的任务使命之类的事,就得另请贤人了。”

“公西华,你怎么样?”

公西华说:“不敢说能做出什么大事业,愿意学着做。比如培养孩子们踢球的兴趣,推广足球教育,也就是到学校里当个体育老师吧!”

“曾晳,你怎么样?”

曾晳弹的声音渐渐弱下来,铿的一声放下瑟,站起来回答道:“我的想法与他们不同。”

孔子说:“没关系!各言其志,各抒己见嘛!”

曾晳说:“放学了,下班了脱了校服、工作服,丢下一本正经,放下宏图大业,学生十几人,工商十几人,一起到草地上踢会球,大排档里吃一顿,再到歌厅K会歌,高高兴兴地回家。躺在沙发上瞧瞧微信,靠在床头看看闲书,自自然然地睡过去了。”

孔子一拍大腿,叹道:“说到我心里去了呀!”

子路、冉有、公西华走了,曾晳留在最后。曾皙问孔子:“他们三人说得怎么样?”

孔子说:“各人有各人的想法,都有一定道理。”

曾晳问:“您为什么笑仲由呢?”

孔子说:“干事做人要谦虚,仲由太过自是,所以笑他。管球如治国,都是个成系统的事;不管系统多么复杂,都得在生活中落地。离开了生活,什么鸟球事都是混蛋事!”

次日,众弟子又围坐在孔子身边,孔子说:“今天把话题缩小一点:如果让你们去搞青少年足球,会怎么干呢?”

子路胸有成竹地说:“我要搞青少年足球,会从思想、作风、纪律抓起,培养他们的集体荣誉感、顽强的意志品质与严明的纪观念,让他们的训练、比赛、生活都充满浩然正气。我坚信一个没有思想高度与纪律底线的团队是不会有前途的。”

孔子听罢,笑了一笑,说道:“冉有你呢?

冉由回答:“我的理想是让青少年德智体美全面发展,踢球不能成为目的,而仅仅是使生命丰美茂盛的手段。而且,缺德无智没有审美能力,也不可能踢出好玩好看的足球。我不会看重培养了多少足球人才,我看重的是有多少孩子通过足球收获了生命的力量与生活的智慧。至于培养足球明星的事,只能另请高人了!”

“公西华,你怎么做?”

公西华说:“我会从机制、基础、基本功抓起。首先得建立服务青少年踢球的组织体系与工作机制,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组织环境与文化环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次是得在广泛性上下功夫,打下雄厚的群众基础,林子大了才出好鸟奇鸟。再次是得狠抓基本功,把基本要领领会深透、基本动作演练纯熟、基本技术训练精益。在这个基础上,再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根据他们的特点,进行专项训练,培养绝技绝活,既有‘大锅饭’也有‘小灶’,这样才能让各自的潜能得到最大化的释放。我相信场上一分钟场下十年功。”

“曾晳,你怎么做?”

曾晳说:“他们说的都有道理,我都赞同,只想补充一点。”

孔子说:“有一说一嘛!”

曾晳说:“但凡有大成就的人,都是自激励的,不把行动作为达到外在目的的手段。我要负责青少年足球,必定坚持学思并举,寓教于乐,把培养他们对足球的兴趣放在第一位,引导他们体会领悟踢球的益处,进而养成边学边思的习惯。只有老师的教而没有学生的思,后浪永远不会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我觉得,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孔子说:“表面上看是后浪推前浪,实质上是后浪跟着前浪走,前浪摔倒在沙滩上,后浪退得脚下慌,又把前浪撞回沙滩上。”

子路、冉有、公西华走了,曾晳留在最后。曾皙问孔子:“他们三人说得怎么样?”

孔子说:“如你所言,都有一定道理。”

曾晳问:“您为什么笑仲由呢?”

孔子说:“他今天所言与昨日所言,大体上是一个意思,所以笑他。培养足球人才与学校教育一样,需要因材施教,不同的材料要有不同的教学方法,让每一个孩子看到自己进步的足迹与继续向上的可能,慢慢养成进取、乐观、向上的精神品质,这样才能有不断的自我超越,如此也就会有中国足球的万马奔腾、人才辈出。”

第三日,孔子又把弟子们召集在一起,说道:“前两天大家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今天只谈问题,说说在你们眼里,中国足球发展存在些什么主要问题。”

子路说:“我认为,中国足球的主要问题出在心劲与心气。大家的心拧不成一股绳,劲不能往一处使,比赛没有气势,圧不住场子。看看朝鲜队与韩国队,他们的技战术比中国队也好不到哪里去,却能靠着众志诚成的心劲与永不放弃的心气压倒对手,即使不能赢得比赛,起码也能赢得尊重。踢不赢不是主要问题,输得不明不白才让人闹心!”

孔子听了,又是微微一笑,说道:“冉有你呢?

冉由说:“我觉得中国的主要问题是球员的综合素养低下。中国足球与现在的教育一样,把人当工具开发,学校教育把孩子培养成了考试机器,足球教育把孩子培养成了比赛机器,毫无情趣毫无生机毫无创造力。生活不仅需要能力还需要智慧,足球比赛不只是技战术的游戏与身体的对抗,更是智慧的碰撞。眼睛只盯着胜负,是看不到远处的,而未来在远处。”

“公西华,你怎么看?”

公西华说:“我想中国足球的主要问题是急功近利、举措失当。只知道要,从未想清楚怎么要。”

“曾晳,你怎么看?”

曾晳笑着说:“老师,你得问元芳!”

孔子一乐,说道:“元芳还没出生呢!”

曾晳说:“中国到底有多少人真爱足球?我看,那么多所谓球迷,爱的不过是自己的面子而不是足球本身。更可悲可笑的是,一群爱自己面子的人,天天盼着别人认真投入地做美容,并随时指责别人没有让自己美丽动人。中国足球的最大问题是:一大群臭不要脸的人,时不时地指着踢球人的脚大喊:臭脚!”

孔子一脸沉重地说:“中国足球就是最大的面子工程,而且是‘豆腐渣’工程。更要命的是,这个面子工程不是哪个人发起的,而是所有人共同发起的;也不是哪个人建设的,而是所有人共同参与的。人人都是参与者,人人都是遭受者,每个人都有不甘不满,每个人都把责任推给别人,中国足球的悲剧命运就这样被铸就了!”

子路、冉有、公西华走了,曾晳留在最后。曾皙问孔子:“他们三人的见解怎么样?”

孔子说:“他们都说出了中国足球问题的一个方面。发现问题是解决问题的起点,最近,我一直在想,中国足球需要的是问题导向,先把问题罗列出来,再确认牵一发而动全局的问题,然后再来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忙于那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行动。”

曾晳问:“您为什么又笑仲由呢?”

孔子说:“他说是问题只是表象,而没有说出表象被后

的原因,所以笑他。足球缘于生活,服务于生活。离开了生活,心劲与心气皆无生发的土壤。脱离了生活的中国足球,哪里会有成长成就的环境?有什么样的认识就有什么样的环境,有什么样的环境就有什么样的足球。中国足球的样子就是参与其中的所有人的样子。以现在的环境,即使投入再多的金钱,培养出来的也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或是大棚里的树木,构不成春天。中国足球回归生活的那一天,才是希望的种子落地生根的那一天;中国人享受足球的那一天,才是中国人的足球梦想花开的那一天。

曾晳问道:“老师,您为何没有让大家讨论中国职业足球?”

孔子答道:“没有生活足球,哪里会有真正的职业足球?中国所谓职业足球如同一个没有月光与星光的黑夜,最适合伪球迷们做梦。这也算是它存在的一种价值吧!”

曾晳说:“也许会有梦想成真的一天!”

孔子说:“但愿会有!梦想可能成真,却不可当真。因为它没有必然性。再说,伪球迷的梦,即使偶尔成真,又有多大益处?”

曾晳说:“明白了,没有生活足球的土壤,就不会有足球的参天大树。”

孔子说:“你明白又有何用?在疯人院里,医生才是神经病。”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叶公好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叶公好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