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寸博客_rc9
方寸博客_rc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08,903
  • 关注人气:3,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施咨询公司的故事(三)

(2016-12-24 10:26:23)
标签:

历史

体育

分类: 戏说球事

东施咨询公司的故事(三)

(本文纯属虚构,务必不要联想)

东施咨询公司的故事(三)

 

文案很快做好,东施让林冲约足协头头常泰见面沟通。林冲打手机,无人接听;发短信请吃饭、请吃茶、请泡脚,统统是泥牛入海。林冲只好向东施汇报。东施说:“亏你还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如今是什么形势?怎么能还用老一套!这不是给自己下套又给领导下套吗?”

林冲叹道:“现在我才知道,梁山算个鸟江湖,顶多算是个非典型性黑社会。”

东施说:“嗬嗬,凤姐才是江湖中人!算了,算了!姐来安排好了。”

东施明白,现在这些当官的,最大的追求是平安无事而不是政绩显著,他们做事的原则已经不是效率而是程序正确,私人路线走不通了,再走也对不住人了。

东施打电话给王戎,让他立即起草一份公函,给足协发过去。

东施心中生出一阵阵淅淅沥沥的悲凉,不仅回想起与足协合作的经历。往事值得回忆,世事不堪回首啊!

那是1991年的冬天,没有雪,只有雨,那是球迷的泪。徐根宝率领的国奥队兵败吉隆坡,聘请洋教练执掌国家队成了领导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心声,这也正契合了时速的心声。很快,为国家队选配外籍主教练的事被提上了足协的工作日程;很快,足协找到了东施,探讨由东施公司作为国家队选帅顾问公司的合作意见;很快,双方达成共识,签定了合作协议。

时速是当时足协的头。名如其人,时速脚下生风、脑速如气、说话刮风。时速长期在体育口工作,锦标意识特别强,夺标的经验也非常丰富,对国家队进军世界杯满怀信心充满热情。在他心里,国家队离出线,只有一位好教练的距离。那时候,时速经常骑着自行车到东施办公室,一起讨论国家队主教练的选择方向与操作方法。他时不时地会冒出这么一句话:“给我一个洋教练,我还给中国足球一个别样的惊喜!”

东施曾问时速,为何毫不犹豫地选择东施公司?时速说,你是模仿的创始人,中国足球发展的捷径就是模仿。

在教练选择问题上,时速关注的是怎样花小钱办大事。东施明白,足协差钱。东施不知道的是,时速的领导已经有意思。有意思与有指示是不同的。领导有指示,意味着领导有风险;而领导有意思,意味着领导无风险。因为,你按领导意思办,办好了,是领导英明;办砸了,是你误会了领导意思。什么时候、什么事,领导该发指示;什么时候、什么事,领导要有意思,就是中国式领导智慧。

这一次,领导的意思,就是要从德国方向选教练。意思是这样的:我对足球是外行,我看球也不多,偶然发现德国人纪律性强,中国队这方面就差一些;德国足球讲究整体,中国足球没有球星也没有整体;德国效率高,中国足球就特别需要效率。

在时速心里,管它什么德国、英国,总不会比国产的差,关键是钱从哪里来。钱他妈地不是东西,可它长得确实美丽,没有钱,洋教练是不会来滴!

没想到,东施给他带来好消息。德国大众有意出资,但条件是必须聘请德国教练。嘿!真是巧他爹打巧他娘——巧极(急)了!

于是,德国人施拉普纳就成了新中国国家足球第二位外籍主教练。

事儿就他妈顺利得不能再顺利地办成了。东施心里却高兴不起来。事儿太顺,负负得正,顺顺遭逆,东施心中不踏实,自然不开心。而更大的不开心是,这次选帅的整个过程,东施公司甚至足协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似乎处处自主,却始终从未做主。东施对这个选择的正确性持怀疑态度。东施原本的设想是选择一位东欧的教练,原因是中国足球有师学匈牙利成功的先例。

早在上20世纪50年代,中国国家足球队就有了第一位洋教练:匈牙利人约瑟夫。他培养出了年维泗、张宏根、曾雪麟、陈成达、张俊秀、哈增光、张京天等优秀球员,成为日后中国足球发展的骨干力量。东施认真研究了这一段历史,因为东施坚信:跟着成功者的后面过河,是最稳健最便捷的追赶策略。

施拉普纳到任后发生的故事,似乎在证明东施的怀疑是多余的。

老纳一到中国就成了舆论的焦点,拉屎放屁、说话喘气,都有了别样风采。他迅速过上了明星一样的教练生活。1992年,老纳率领国家队获得第十届亚洲杯第三名后,更是被捧上神坛。当然,与老纳一同风光的还有德国大众。老纳“胯下”的桑塔那,“肚皮”上刺着“冲出亚洲”四个鲜红的大字,如同岳飞背上的“精忠报国”,搞得全国人民的荷尔蒙爆涨。

时速对老纳率队打赢世界杯出线之战十分地看好。过去,中国队与世界杯只差一位优秀教练的距离。如今,教练俱备,只等开赛了。

东施对春风拂面的时速说:“时弟,记得你曾说,给我洋教练,我还给中国足球一个惊喜。今儿,你身上满是壮志将酬的味道!”

时速说:“出线尚未成功,你我尚须努力!”

东施说“惊喜已经兑现,不过它属于德国大众,不属于你我,也不属于中国足球。”

“东姐,啥意思?”时速问道。

“今儿姐算是看明白啦!中国队选帅,成就德国大众上演了一出成功的营销大戏,你我不过其中的路人甲路人乙而已。”

时速听罢,脸上的春风渐退,小声说道:“只要能出线,管不了那么多了,说不定是一条新路。”

东施一笑,说道:“你也相信,不会当演员的模特不是好教练吗?”

时速的脸上凃上了一层寒霜。东施仍然笑着说:“大赛临近,不说丧气话了。但愿你好运,千年铁树今开花。”

好运来的时速太慢,时速没有赶上。老纳带领中国队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小组赛中即被淘汰,神坛轰然坍塌,足坛再次复辟,戚务生接过了老纳手中的教鞭。时速也被“组织”到另一个岗位上“螺丝钉”去了。

从此,中国足球开启了“重播”模式。走马灯似的换教练、换足协的头头。

一阵电话铃声,中断了东施的回忆。电话是王戎打过来的,他告诉东施,足协已经正式回函,后天上午9点,在足协会议室,审议东施公司的咨询方案,足协的几位头头和有关部门都参加。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