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黛玉葬球(四)

(2016-08-10 07:43:58)
标签:

体育

杂谈

分类: 戏说球事

黛玉葬球(四)

侬昔葬花花依旧,开,一树花;谢,一地花。侬今葬球球如何?赢,算个球;输,是个球。人生代代无穷已,代代忙个腚朝西,天天盼人夸牛逼。我嘞个去,鸟球事而已!

黛玉葬球(四)

四、探春感时  宝玉传情

探春为贾环的事心下气恼,一时无法排解,便给宝玉发微信:“在吗?看看你。”接着就收到宝玉的回信:“去看你吧!”探春回:“等我!”

探春到了宝玉处,把贾环的事儿说了,宝玉安慰道:“你也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他还是想干事,想把事干好,就是好事。”

“想好也不能不择手段呀!”

“人生的道路如此多,哪个不会走错?总有知道回头的那一刻。”

“算了,不提这事了。我最近跟中超球队多,收了不少‘车马费’,今儿给你带了些,抽空给我买些稀罕物件儿。”探春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到宝玉的面前。

“我好久不写中超了,‘外块’也没了。”

“现在是土豪遍地,贱人一片。你好好写他,他牛气冲天,正经采访都不给你安排。你臭他骂他损他,他反倒笑脸相迎,好酒好菜伺候,硬塞金钱还怕你不收不给面子!”

“岁月不厚道啊!风光了科技,残败了人心。恐怕不光是他们,咱这一行也好不到那儿去。世风如此,又有几人例外!”

“现在有句名言,说是‘人至贱则无敌’,真是言尽世道人心。”

“万众一心向钱看,又有什么不可交换!”宝玉说着,把信封递给探春,接着说道:“如今女孩子们都上‘淘宝’了,那可不是哥哥我的特长。”

探春说:“我就喜欢哥哥的眼光。‘淘宝’就是‘掏包’,钱包掏空了,房间堆满了,却没有能真正用得上的玩艺。你出门的时候,给我留意着就是。”

探春正说着,宝玉的手机响起微信铃声,是黛玉发来的:“你说你不好的时候,我疼,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你说你醉的时候,我疼,疼的不能自制。

我的语言过于苍白,心却是因为你的每一句话而疼。太多不能,不如愿,想离开,离开这个让我疼痛的你。转而,移情别恋,却太难,只顾心疼,我忘记了离开,一次一次,已经习惯,习惯有你,习惯心疼你的一切。

宝玉回道:“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为你悲喜;说,或者不说,情就在那里,不曾消减;春夏,或是秋冬,爱都在那里,保温升温;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黛玉回道:“我不知道,这样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看到一个答案;我不知道,如此我还能坚持等待多久去等一个结果?思念,很无力,那是因为我看不到思念的结果。也许,思念不需结果,它只是证明在心里有个人曾存在过。是不是能给思念一份证书,证明曾经它曾存在过?”

宝玉:“我习惯了等待,于是,在轮回中我无法抗拒地站回等待的原点。”

黛玉:“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的那模糊,曾经那坚信的,那执着的,一直相信着的,其实什都没有,什都不是... 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傻的不行。我发誓,我笑了,笑的眼泪都掉了。笑我们这傻,我们总在重复一些伤害,没有一个可以躲藏不被痛找到。却还一直傻傻地期待,到失望, 再期待,再失望...

宝玉:“你看人海那么阔,那天没有风波!”

黛玉:“说足球呢!”

宝玉:“明明白白你的心!”

黛玉回了三张‘笑脸’,宝玉又回了六朵‘鲜花’。

探春说:“真是难为黛玉了,依旧是一尘不染的性儿。”随后又叹道:“有个人惦记着真好!”

“哥哥惦记着你呢!”宝玉说。

探春一笑,说道:“此惦记非彼惦记也!”

此时,宝钗的微信来了:“水自东流花自开,冲天香阵无人采,蜂儿愁得直扇翅,白云何时化蝶来?”

宝玉回道:“花飞蝶舞都是债,何时偿还不可猜。白云岂是无情物,夜化丝雨落下来。”

宝钗:“想你,想你眼神里的晴空;想你,想你舌尖上的波滔;相思来去不由己,一波一波踏浪来。

宝玉:“东风好无力,吹不到心底。柳丝静入水,鱼儿何知悉?”

探春说:“哥哥真是花间魁首!”

宝玉说:“你怎么对别人,别人就怎么对你。”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