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年年有余

(2019-02-11 17:34:48)
标签:

文化

分类: 痴人说梦

年年有余

年年有余

1

又是一年的春节,身在他乡,有关家乡的往事,在心头纷飞!

老家靠山近水,山是江南丘陵,水是举世闻名的鄱阳湖。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鱼是家乡司空见惯的东西。

鱼的繁殖能力极强,只要有水,便会有鱼。春夏之交,雨水频多,也是鱼儿繁殖旺盛的季节。暴雨过后,池塘涨满,鱼儿野着性子,欢腾跳跃,东奔西窜。有的跳到稻田里,有的跳到塘坝上,还有的跳到了马路上;此刻,只要你愿意出门,随便走到哪里,或许就能捡到个三两条,拿回家美味一顿!

鱼是老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佳品。病人补身子、小孩养个子、女人坐月子,鱼是当仁不让的补品。

逢年过节的餐桌上,鱼始终是压轴的那一盘。

祭拜神明祖先、上梁、结婚、办喜事,鱼是绝对不可少的祭品和礼品。

鱼,与余谐音。鱼的好处已经远远超出了美食的范畴,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人们在那些美好、庄严而又神圣的场合里,广泛地使用到鱼,我想大概是出于以下考量的吧!

结婚过礼时用鱼,意味着年年有余、多子多孙!

过年祭祀时用鱼,祈求神明保佑年年有余、人丁兴旺!

逢年过节的餐桌上用鱼,则预示着来年五谷丰登、年年有余。

 

2

有关家乡的鱼的记忆,印象较深刻的,不得不说到分鱼了。分鱼是我儿时节日中所特有的一道风景线!

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前,农村所有的土地和池塘都属于集体所有,农民只拥有屁眼大的一团自留地作为菜园。田地里出产的粮食先得作为公粮交给国家,剩下的那一点,才按工分多少,分配给农户作为口粮。农民往往是东凑西借、寅吃卯粮。

逢年过节,农民虽然可以领到一点肉票,凭着它到供销社购买到一点猪肉,但只够闻闻肉香、打打牙祭而已。为了改善节日生活,像过端午和中秋这样的小节,队长会把生产队里的青壮年劳力召集起来,到池塘里去打鱼。

我老家方言称捕鱼为打鱼。在池塘打鱼是个比较复杂的事情,不是什么重大的节日,基本上是不会动用这种打鱼方式的。

所谓鱼吃跳、猪吃叫,讲究的是一个新鲜。打鱼一般在过节的上午进行,打完鱼就立即把鱼分到农户家里,过节的中午就能吃上这活蹦乱跳的鱼了。

这天上午,全村的男女老幼倾窠而出。青壮年劳力扛着扎筏用的工具,排成一条龙,兴高采烈地向目的地进发。老人、小孩和妇女则站在岸边看热闹,他们在池塘边上评头论足,欢声笑语,充满了节日的气氛。 

3

打鱼是技术活,既要力气,又要有技巧。

首先,筏子要扎得稳、绑得牢、捆得紧。

扎筏用的工具其实很简单,就地取材,都是自家常用的物件,两只大脚盆(洗澡用的大木盆)、一只细脚盆(洗脚用的小木盆)、门板以及木梯和绳子。

先把两只大脚盆翻转,底朝上,口朝下,反扣在水里。扣脚盆有技巧,要快、准、狠,必须把空气扣在里面,脚盆才有浮力。然后将脚盆用绳子捆在一块大门板的两端,门板就靠两只脚盆的浮力飘浮在水面上。

为了保持门板的稳定性,再在水里扣下一个细脚盆。然后将梯子放到水中,用绳子将细脚盆固定在梯子的一端;梯子的另一端则固定在门板的底部。

通过这样捆绑连接,整个筏子由三点构成一个平面,非常地平稳了!

经验丰富的壮年劳力,不用别人帮忙,三下五除二,一眨眼的功夫就把筏得扎好了。三两网下水,就有鱼打上岸了。

而那些技术不好的年轻人,弄得红脸巴颈筋。人家打老半天的鱼了,他还在那里拼着老命扎筏子。有的好不容易勉强把筏子扎好了,刚上去还没甩上一两网,筏子就漏气了,眼巴巴地往下沉,又得重新扎。

其次,湿了水的罩网足足有五六十斤,就是站在踏踏实实的岸上,没有一把母力,根本就甩不出去的。试想,站在这不足两二尺宽的、而且摇摇晃晃的、飘浮在水面上的、又湿又滑的门板上,若要将这罩网又圆又远又快地撒出去,除了力气,还必须有熟练的技巧,否则,根本连站都站不稳。

只有自己站稳了,然后将网打开、撒圆、甩远,才能最大范围地把水底的鱼围起来;才有可能打到鱼。

 

4

春节是大节,年底又有农闲,生产队一般会选择干塘的方式来捉鱼。

把池塘的水吸干,鱼分给农户过年,池塘里淤泥挑出来肥田,既改善了农户的生活,又可以肥田,还可以防止池塘淤塞,有利于来年抗旱防洪,一举多得。

但干塘的工程量大,要花费十天半月的时间,往往在农历的腊月初就要开始进行,捞出来的鱼一般是先腌起来,留着过年的时候食用。

那时,没有抽水机,干塘方式完全靠是农民用手摇式的水车操作,特别辛苦。全队的青壮年劳力都要出动,三四部水车同时进行。一部水车只能由两人操作,其他农民则坐在旁边休息等候。十几分钟一换,轮番上阵,加班加点,将满满一池塘的水一点一滴地摇干!

大人望栽田,小孩望过年。我们这些小屁孩,哪里知道大人的辛苦,只知道贪图过年好吃好玩。大人拼命车水干塘的时候,我们翘首以盼的则是干塘时的那一刻!

当池塘里只剩一漠漠泥水的时候,无数的鱼儿在里面翻腾跳跃,啪啪作响声!几个有力气的壮年劳力在水里捉鱼,然后一筐筐地往岸上拉;池塘四周被村民围得水泄不通,欢呼呐喊声此起彼伏。

但岸上的人们,当然也包括我们这些小屁孩,个个跃跃欲试、摩拳擦掌,只等队长开腔:好了,鱼捉完了,你们岸上的人可以下去“缠滩”了!

“缠滩”是方言,意思是里面的“家鱼”全部抓完了,剩下的是“野鱼”,队里不管,人们可以下去在里面自由活动了,抓到的野鱼不用充公,可以直接拿回家。

所谓家鱼,是由队里年头花钱放养的鱼,包括鲤鱼、鲩鱼、鲢鱼等,野鱼是指无需放养的鲫鱼、鲶鱼、乌鱼、小鱼小虾之类的野生鱼。

别小看了缠滩,那些藏在淤泥里小鱼小虾,还真不少。幸运的话还能捉到乌鱼、乌龟什么的,能卖好几十块钱,好好地贴补一下家用。

缠滩过后,接下来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分鱼了!

 

5

一个生产小队,人口少则几十口,多则一两百口,如何将鱼分配给农户呐?做到绝对平均是不可能,但要做到心服口服,农民们自有妙招。

我们家乡的农民有句口头禅,叫做“抓勾无语”。言下之意是:通过抓勾的方式分配到的东西,无论多少,愿赌服输,绝无怨言!

那么,何谓抓勾?抓阄是也!

抓勾这种古老的分配裁决方式,源远流长。追根溯源,据说原始社会的人类祖先,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分配猎物的。随着历史的变迁,人们把这种原始的分配、决断和评判方式运用到了政治、军事、经济、祭祀和生活的各个领域,起到了绝妙的调节作用。

农民们的抓勾方式五花八门,往往因地制宜。但每次抓勾都会有一个主持人维护秩序和公道,主持人一般是队长,或者是德高望重、深孚众望者。

像过年这种大型的分鱼活动,基本上是采用“抓纸团”式的抓勾方式。

这种抓勾方式,手头得有纸和笔,还有会写字的人。队长把纸撕成若干个小纸条,保管员在纸条上依次写上1235……,编好号的纸条被称作1勾、2勾、3勾、4勾、5勾......。

抓勾之前,最重要的事是:把要分的鱼按人口和户头分成若干个小股,叫做“搭股得”。搭股得必须有参与抓勾的全体人员参与,以保证每股均匀,从而得到大家的认可。

   搭好了股得,保管员则依次在每股鱼的旁边,用粉笔标好相应的序号1、2、3、4、5……,被称作1股、2股、3股、4股、5股......。有多少个勾就得搭多少个股。

   万事齐备只欠抓勾了!  

   队长清了清爽门,大声说:莫吵了,莫吵了,准备抓勾了!要抓勾的人都站过来!

    所有要抓勾的人闻讯立即跑过来,把队长围成一个圈。

    队长当着大家的面,将写好数字的纸条,一个一个全部捏成纸团。然后,将纸团全部抓到手里,双掌合拢,抱成一个空拳,举过头顶。双手在半空拼命地摇着,让纸团在空拳内充分搅动、翻滚,约十秒钟。

    队长突然将纸团往地上一扔,说:好了,大家抓勾。

    参与抓勾的人一个个如狼似虎,立即抢上前去,抓起一个纸团,将纸团展开,看上面写了几号,然后对号入座,各自找到自己的那股鱼。 

    农民们对着自己抓勾得来的鱼,虽然有多有少,或叹息或欣喜,或羡慕或嫉妒,但大家愿赌服输,毫无怨言。一番议论之后,最终,都欢天喜地地收拾好属于自己的那股东西回家去了!

6

还有一种抓勾方式,叫做“喊勾”。

喊勾比较简单,由两个人配合进行,一个喊,一个应。这两个角色一般是由队长和保管员两人担当。这种喊勾的方式,主要是在大家手里比较脏比较湿,或者是找不到纸和笔,不方便或没有办法拿纸笔去写勾的情况下进行的。

先由队长在众人的监督下,把鱼搭好股得,标上12345、……的记号。

然后,队长躲藏起来,必须躲在一个看不到分鱼现场的角落里,并由一个人监督,确保队长不偷看现场。

接着,保管员随机指着,排列在现场的任一一股鱼,长声吆吆地高喊道:这—一—股—是—哪—个—的—呀?

为保证发声和收听效果,声音必须洪亮、高亢!

队长听到保管员的问话后,也长声吆吆地高声回答道:是—王—孬—狗—屋—里—的—喔!

有时碰到风大,队长又有点感冒,声音听不十分真切,保管员还会重复问道:你—再—说—一—遍,是—哪—个—屋—里—的—呀?

队长闻言,又得加重语气,提高分贝,重新回复一遍。

听到队长喊到他名字的人,如获至宝,赶紧笑眯眯地,跑到保管员正指着的那一股鱼的旁边,这股鱼就属于他的了!

 

7

另外,还有一种抓勾方式,叫“抽勾”!

这种抓勾方式一般是参与抓勾的人不多,不超过三个人,多了不好使。

这种抽勾方式主要是受到条件的限制,现场没有纸笔,只好找来火才柄,或者小竹签什么的。先把它们分割成长、中、短三个长度等级,由主持人握在手里。露在外面的那一端弄得整整齐齐,暗藏在掌心里的那一端则长短不一。

从外观看,三支勾一样长,抽勾的人根本不知道谁长谁短,只有等抽完勾以后,再放到一起一比,才知道谁的长谁的短。

这种抽勾的方式有局限性,一般像过年这样大规模地分鱼,基本上不会用。

 

8

随着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每家每户都有了自己承包的池塘,农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们口袋里不缺钱花,买鱼吃鱼已经更普遍更方便了,扎筏打鱼、干塘抽鱼的方式已经没有人使用了。

而今,会扎筏打鱼的人,有的已变成了耄耋老人,连走跑都要人搀扶,更不要说站在湿滑的筏子上撒网了;有的已作古多年。看来,扎筏打鱼这门技艺将日渐式微了。

而集体干塘抽鱼过年的方式,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成为历史了。抓勾分鱼的动人场景,将永远留存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深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登佛光岩
后一篇:母亲的思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登佛光岩
    后一篇 >母亲的思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