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愿侠
甘愿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甘坚信:我下了地狱(二)

(2010-05-06 15:48:27)
标签:

基督教

杂谈

分类: 基督教信心话语

后来我想,这是第三次呀。这次我凖回不来了!黑暗团团的笼罩着我,比任何人所能见到的黑夜更黑。圣经说道:[男人和女人们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马太福音:12)]就在这黑暗里,我哀哭道:[神啊!我隶属教会!我受了浸水礼!](你瞧,其实我是告诉祂:[我不应该往这方向去的;我正朝错误的方向前进!])         

  我在等候回应,但是回应没有到来;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在黑暗里回响。第二次我喊得更大声了:[神啊!我隶属教会!我已经受了浸水礼了!]

  我等候回应,回应还是没有来到;只有我声音的回响在黑暗里环绕着。如果我在教会里示范第三次的尖叫声,一定会把教众给吓坏,这尖叫声若真能把他们从地狱吓回天堂,我会这么做。我肯定会做!

  我真的尖叫起来了:[神!神啊!我属于教会!我已经受洗了!]但是你要明白,虽然受浸水礼是对的,虽然隶属教会是对的,可是若要避免陷身地狱而去得了天堂除了隶属教会和受浸水礼以外还有别的条件要履行!

  我当时却只能听见自己声音的回响在黑暗中袅绕。

  我又来到那深渊的地底了。又再次体会到那横扫在我脸上的酷热。又再次迈向那入口,即进入地狱的闸门。那傢伙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为了避免进入里面,我准备了要顽抗到底,若我有能力这么做。但是我只能够稍微的放慢下降的速度,而牠也扣劳了我的手臂。

  感谢神那声音又说话了。我不晓得他到底是谁--我看不见任何人--我只听见声音。我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不管他说什么,那地方都必震动。那傢伙的手抽离我的手臂。

  就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吸住我的背部。它把我拉回来,离开地狱的入口,直到站立于阴影处。然后再从头部把我拉上去。

  当我越过那黑暗往上面提升时,我开始祷告。我的灵,那住在这血肉之躯以内的人,是个永恒的生命;一个灵人。我开始祷告:[噢神啊!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来到你面前。我请求你宽恕我的罪并洗尽我的罪。]

  我从床边升上来。三次经验的区别是,第一次我从走廊升上来;第二次从床脚升上来,第三次则从床边上来后紧接着跃入体内。当我进入身体后,我属血气的声音在我祷告句子的中段接应。我已经在灵里祷告了;我属血气的声音接应我灵里的祷告并延续着祈祷。

       这件事情发生在1933年。当时的车辆没今日的多;又恰逢世界不景气!不过别人告诉我,在我和妈妈之间,我们的祷告声如雷震耳以至我家两侧的马路塞满了两条好奇的车龙足足有两排房子这么长。

        我要你知道好像有两公吨的重量从我的胸口移开。平安充满我的内心。我看了看摆在壁炉上外公那古老的钟,显示的时间正是740分。这一连串的事情的发生竟然只耗了十分钟!

  那么说我是在1933422日晚上7.40分,在南面卧房得着重生的,从那时起我得救了。

  当时我仍旧瘫卧病床,医生说我死定了。事实是五位医生都说我死定了。其中一位是曾经在卓越的玛瑶医院执业的医生。他说:[你连一百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因此我真的以为我死定了。

  但是我告诉你我做了什么:每晚我都在赞美声中睡着了。整栋房子的灯都熄灭了;每个人都睡着了。只留下我一个人,一个年仅十五岁的男孩,独自思量。

  医生对我坦白得很。他说:[你可知道,以你心脏如今的状况,你随时都会死去。或许有人在房里陪你,他只稍微往窗外望那么一秒钟,再转头看你,你却悄悄的走了。或许有一天早上他们会发现你死在床上。]

  我说:[他们或许会在清晨发现我死在床上,不过,噢,我好兴奋因为我没下地狱。

  晚上我会开始悄悄的对自己说:[感谢耶稣。荣耀归于神。赞美主。我将面带笑容。如果他们发现我面带笑容的死去,他们会知道我死得很欣慰!]

 

 

 

                    第二章

            死亡和荣耀的云彩

 

  我瘫卧床上十六个月才痊愈。在我重生后四个月,既1933816日,距离十六岁生日还差四天--是一个星期三--我生命垂危。那天我心里很明白我即将死亡。我已经累积了太多死亡的经验 他们把我移到北房去。我九岁的小弟,正在我身边,任何时刻都需要有人在我身边,因为我情况恶劣。

  那天的温度是华氏106度。在1933年还没有冷气机。有需要时,人们都用风扇打打风,但是我们连风扇都没有。

  所有的门户和窗口都打开了,但是我的身体却很冷。到了1点正温度已经超过华氏100--天气温度在3点时升到顶点达华氏106--然而我的身体却非常的冷,他们用好多条被子包裹着我。他们把所有的热水罐,烧热的砖块,包扎起来并且摆放在我周围尝试让我温暖起来。

  1933816日下午130分,死亡降临并系劳了我。我对小弟说:[赶紧跑去找妈妈来--快!我要跟她说再见了。

  他冲出房间。他这么一走,整个屋里被神的荣光照亮了。(使徒行传第7章说当史提反被石头轧死时,他看见了神的荣耀,耶稣站立于天父的右边。如果你翻查旧约圣经研读有关神的荣耀,你会发现它好多次都化为云彩显现--白色,明亮并且闪耀。)       

  整个屋里都满佈了那亮光,比太阳照射在白雪时的光还光亮,你该知道的,那有多眩目。然后我被提升进入那荣耀里。我的灵魂离开了身体并且向上升起。一直被提升到房子的顶端,往下向屋里望,看见了我的身体躺在床上,我的眼神发直,我的口如同死人般张开着。

  我看见妈妈俯身向我并抓住我的手。然后,我听见一个以英语说话的声音--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一直认为那是耶稣,因为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说:[回去!回去!回地上去!你的工作还没完成!]

  我又下降回到我的屋里。当我滑入身体后,我告诉妈妈--她的手正抓住我的手:[妈妈!我现在不会死了!]

  她以为我的意思是指那一刻我还不会死。我的意思却是我根本就不会死了--我将活到生命的极限,并献身于服事神的事工。(我在一年后凭信心不断的把神的话语付诸于行后得着痊愈)。

  当你进入永生,是没有时间这回事儿的。好多年我不曾对人提起这经历。我认为这件事太神圣了,不能说。但是在我服事了大约十五年后--起初我是以少年传道人的身份在浸信会服事--主开始对我说话:[告诉他们!]所以我才开始做祂吩咐我做的

  我妈听我说过下地獄的事,但是她从来没有听我形容过被提升进入神的荣耀的经历。在她八十岁回主家之前不久,有一天她正在收听我在电台教课。我教导的课题是“用心相信的意思是什么,”讲的是内在的人和外在的人,说到用心相信是以你的灵相信的意思--那个住在你里面的人。为了举例说明这课题,我把经历神的荣耀的经过说了。

  当我再次探访她时,她说:[孩子,我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事直到从电台收听到。但是,]她接着说:[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呢!让我告诉你我那一面和你外婆那一面的经历吧。

  她继续说:[据你所说的,你似乎只逗留在那荣耀里几秒钟之久。其实你去了超过十分钟。

  她说:[袙跑来厨房说,‘妈妈!妈妈!外婆!外婆!坚就快死了!坚快要死了!’我那时最靠近你屋里,我马上冲出厨房,经过大厅,进入饭厅,正要进入你屋里,可是不得其门而入!

  [房门是开着的,就是进不了。你房里好象充满了什么似的。我感觉到神的同在--祂的荣耀--因此,我退回饭厅的餐桌并低头祷告](妈妈看不见房里的情况,是因为在我年幼时她已经失明了。

  外婆德尔艾克的见证(她当时已年介七十)说的是她跟在妈妈后面跑。她试着闯入那荣耀却像皮球般被弹开来。然后她退到饭厅中间再向房里冲,结果又被弹开来。她又退到饭厅的末端,背着墙壁,越过饭厅再往房里奔跑,还是进不了那开着的房门。

  [然后她几乎放弃了,她挨着门框说,‘为什么,莉莉,我什么都看不到!这房间好象充满了类似一重雾或白云的东西!我看不见那张床。我看不见坚。我根本无法透视那房间,也无法进去!]  

  妈妈继续说:[我告诉她,‘我们还是等着吧。’我站在那开着的门边低头祷告了十分钟,你外婆还是没能透视那房间。终于她说话了,‘莉莉,开始散了--那云雾散了。]

  [就好像浓雾退去一般。起初她隐约可见,然后透视的程度逐渐增加。但是我们不敢进去,一直等到最后一丝云雾的消失。

  外婆的肉眼可以看见。她正站在门外。当她说,‘都退了,’妈妈就冲进房里。

  她说:[我俯身向你并握着你的手,但你却没有气息。就在那时候,你对我说,‘妈妈!我现在不死了。’]

  从那天起直至今日,我从未为死去的基督徒难过,不管他们是年少的,中年的或年老的。是的,我知道被医治是属于我们的,但是总有一天我们都得回天家去。我从不为他们难过,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去了那里。

  但是,噢,对不认识主的人就另当别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