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妖陳文芬
小妖陳文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738
  • 关注人气:7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馬悅然:對孔子學院“重譯五經”計畫的看法

(2013-03-01 17:59:06)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論翻譯
據媒體報導〈中國時報2010-10-16林克倫報導〉北京孔子學院總部決定將《五經》重譯成多國語言。要主持這個偉大翻譯工作的學人是荷蘭皇家科學院院士施舟人(Kristofer Schipper)與他的夫人袁冰凌。施舟人教授指出早在四百年前耶穌會的神父已經把《四書》一部分譯成拉丁文。一百年前英國傳教士理雅格(James Legge)把《五經》譯成英文。還有法蘭西神父顧賽芬(Seraphin Couvreur)把《五經》譯成法文和拉丁文。這兩位學人對《五經》的解釋多半倚賴朱熹時常出錯的觀點。朱熹之後,中國道統的學人,尤其是清朝的學人,對《五經》的研究是非常優秀的。

一百年前翻譯《五經》的條件當然比不上現代。那時沒有著作的引得,沒有大的辭典,像日本諸橋轍次的《大漢和辭典》和《漢語大詞典》,也沒有資料庫。最近一百年,中國、日本和西方學人對漢語歷史,包括歷史語音學、歷史語法學和歷史語義學各方面的研究結果是非常可觀的。
《五經》中的《詩經》,《書經》和《易經》已經有学术性可靠的譯文。瑞典有名的漢學家高本漢(Bernhard Karlgren)所譯的《詩經》和《書經》應該算是西方漢學中最優秀的兩座里程碑。德國漢學家威爾翰(Richard Wilhelm) 1924年所發表的《易經》的德譯文本也該算是西方漢學的一個重大的貢獻。這三部譯文對研究中國古代漢語和古代著作的學人有很重要的意義。可是一般的讀者很可能會認為這些譯文缺少可讀性。問題是重新翻譯的《五經》的讀者到底是誰?

除了學人以外,對《五經》譯文感興趣的外國讀者可能非常有限。對中國讀者來說,台灣商務印書館和三民書局所發表的古文今注今譯的著作是非常值得讚美的事。負責這種重要工作的學人當然應該自己精通他們所翻譯的著作。要不然,他們只能算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屠戶。

據我看,重新翻譯《詩經》的譯者需要完成以下的工程。第一步是建立《詩經》的正文,必須仔細注明全部的異文,每每表明譯者的選擇的理由。
下一步將是細察《十三經注疏》中的《詩經》部分,參考漢朝鄭玄的注和唐朝孔穎達的疏以及後來的學人,尤其是清朝學人在《皇清經解》與《皇清經解續編》等著作中對《詩經》所發表的評論。

重新翻譯《詩經》的譯者也需要詳細地參考高本漢(Bernhard Karlgren)對《詩經》的研究,包括他的”Glosses on the Kuo feng odes”(國風譯注)(BMFEA遠東博物館的年刊14(1942),71-247),”Glosses on the Siao ya odes”《小雅譯注》(BMFEA 16 (1944),171-256)和”Glosses on the Taya and Sung Odes”(大雅和頌詩譯注) (BMFEA 18(1946),1-198)以及他的Loan Characters in pre-Han texts(先漢典籍中的假借字) (BMFEA 1968,總共492 頁).另外譯者必須參考其他中國,日本和西方學人討論《詩經》的數千篇文章。
譯者也應該指出他所不接受的《漢語大詞典》與日本學人諸橋轍次的《大漢和辭典》中對個別詞所下的定義。
除了這些語文學的著作之外,譯者當然也需要參考中外學人由現代文學理論方面來研究《詩經》的著作。
譯成英文的文本當然不允許作為譯成其他歐洲國文的模型。二手的翻譯決不能算是真正的翻譯。

马悦然
(2011,02,08刊登於上海東方早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