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
清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28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生守望的女人(组诗)

(2013-08-10 13:12:40)
标签:

清风诗歌

文化

情感

分类: 乡土情结

一生守望的女人(组诗)

一生守望的女人(组诗)

        -- 叙述村里一位老奶奶的真实人生

 

一枚季节的青果

 

时光的机械带动岁月的齿轮

在生命的长河里,激起层层的涟漪

一枚青果落在悬崖的夹缝,被季节的风吹熟

从此,开始了一生的守望

像所有应该得到呵护的孩子一样

她的童年是幸福的,虽然过早的失去了母爱

在九岁之前,她一直是父亲手心里的宝

甚至得到了别的女孩得不到的殊荣

--和哥哥一起进了学堂

是鸦片,断送了她的前程,也毁了她的一生

一杆烟枪,把她高大威武的父亲身体吞噬的瘦骨嶙峋

子承父业,在父亲吐完了最后一口血后

哥哥接过了那把烟枪,开始了吞云吐雾的迷醉生活

她便睁着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

家产一天天被败光,一座高墙大院的祖宅也被变卖

一个中产阶级富农原本殷实的家业在烟雾缭绕中化为灰烬

 

洞房花烛

 

十四岁那年,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寒夜

一伙地痞流氓突然闯入了她们兄妹的破屋子

把她已经清贫的日子,搅得七零八落、雪上加霜

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就这样凋零在情窦初开的时刻

哥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一把斧头明晃晃的架在他脖子上

看着眼前这个唯一的亲人,她欲哭无泪

时值清末,内忧外患,国已满身疮痍,要活命唯有自救

片刻沉思之后,她决定用自己的人生,最后一次换回他的性命

几天后,她用地主家送来的丰厚聘礼替哥哥还清了债务

大红花轿、唢呐声声,红盖头下一颗本应纯洁的童心正在衰竭

丈夫和哥哥一样,是个从小就吸食鸦片的烟鬼

洞房花烛夜,她守着醉如烂泥已瘦得不成人形的丈夫

在床沿上坐了一夜,没曾想,他们的初夜竟是永远的离别

翌日一早,丈夫因欠高利贷被公公一顿痛打后就彻底消失了

 

天使夭折

 

一粒完整的种子,总会结一个果实

自古以来的因果关系,无关民族地位、更无关时代潮流

一个小生命,正悄悄经过本性的完成期

孕育,发芽,开花,结果、枝繁叶茂

丈夫走了,她成了全家人的出气筒、封建婚姻的牺牲品

她被迫搬进了下人房,每天做着繁重的家务,受着别人的白眼

妯娌的欺压、公公的骚扰,让她几度想了此残生

可腹中日渐茁壮的小生命唤起了她原始的母性,她坚强的熬了过来

女儿的诞生,给她死寂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阳光

可这阳光,却熄灭得太快,孩子三岁那年,突然出天花夭折了

她紧紧地抱着尸体,不许任何人靠近,之至发臭、腐烂

最后,一个长工从她怀里抢过孩子,埋了

又从一根绳子底下捡回了她的命,并日夜守护在她的门外

在这个好心人的照顾下,她渐渐恢复了神智

她感激他,他是除了死去的父亲以外唯一对她好的人

 

沉 

 

在那个兵荒马乱、食不果腹的动荡年代

爱情本是一件奢侈品,更确切的说,是某种权势的附属品

富人用它来做交易,而穷人,只好任其摆布

被剥削和压迫的人们,无法言表自己内心的感情

只好选择缄默,选择静静的守望

她每天晚上在煤油灯下给他纳鞋底,这是爱的唯一表达方式

她把这份感情一针一线,点点滴滴,纳入这厚厚的千层底

这时,她的房门又一次被撞开了,和五年前一样

不管她愿不愿接受,生活又赐予了她一个深深的烙印

她的几个妯娌们一把把她从床上拽起来

推推搡搡就往外拖,嘴里骂着伤风败俗奸夫淫妇之类的话

在河边,她看到了遍体鳞伤已不省人事的他

满脸奸恶的地主公公一声令下,他们就被塞进了一个猪笼

她没有挣扎,只是紧紧的抱着他,手里还握着那只鞋底

在那些所谓的执法者们宣读完了他们的十大罪状后

在村民们唾骂声里,他们被绑上石头,沉了潭

 

劫后余生

 

滚滚的河水并没有把她送到通往天堂的大道

她依然留在人间,继续完成她苦难的历程

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躺在百里之外一个陌生的地方

身边没有了他,陪着她的,只有那只没纳完的鞋底

她沿着小河寻了几十公里,依然觅不到他的足迹

她一路乞讨,一路打探他的消息

看着到处流窜的难民,还有那遍地的尸骨,她绝望了

她已心力交瘁,在淹没他的那条小河边,她倒下了

在她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个打柴的山里汉子

把她了背回去,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的家

并用自己的体贴和憨厚,让她死去的心慢慢复苏

在纯朴的村民们祝福声里,她的第二次婚礼是热闹而喜庆的

 

命运,再一次捏碎她的幸福

 

对一个经历无数次生死的人来说,活着,是多么珍贵

在被世道的动荡和丑恶的人性蹂躏了一番之后

幸福的底线已经很低,虽然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很清苦

但是她很感激,感激她能拥有一份安定的生活

不知道,命运是否总是喜欢捉弄同一个人

又是一个深夜,一群当兵的闯进她的家

不由分说就把她的丈夫从床上拎起来,要他去抗日救国

从睡梦中惊醒,她来不及和亲人道别

只是冲着他频频回头的背影喊:“我和孩子等你回来!”

几天后,她的儿子出生了,孩子的父亲上了前线

她一门心思的照顾孩子,等着丈夫回来

灾难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它要把一个人折磨到精疲力竭

孩子七岁那年,她送他去邻村上学,谁曾想

那个蹦蹦跳跳,书包追逐的背影成为她永远的幻想

孩子消失在放学的路上,再也听不到母亲带着血泪的呼喊

她的嗓子喊哑了,眼睛哭红了,孩子却杳无音讯

 

一生的守望

 

从此,她总是徘徊在大风灌进村子的山垭口

肩上挎着儿子的书包,手里拿着那只没纳完的鞋底

她嘴里喃喃的叨念着他们的名字,声声呼唤亲人的回归

他的丈夫、儿子还有她的爱人,就是她一生的守望

三十年如一日的等待,她就是人们心中永恒的风景

多舛的命运,却榨干了她的心血,让她快速的衰老

岁月如梭,风霜把她的青丝染成白发,苦难把她的脊梁压弯

无论日子多么艰苦,她都始终坚守着等待亲人的信念

直至她眼睛的湖,像屋后的老井一样枯竭

她走了,瘦小的身体靠着那棵老槐树,依然望着通向远方的小路

她的嘴角微微上翘,呈现出久违了三十年的笑容

或许,她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到了她的亲人归来

也或者,她正在天堂和他们团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