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
清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06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站在冬的皴裂处(组诗)

(2012-12-31 10:21:39)
标签:

清风诗歌

乡土

冬天

回忆

火塘

分类: 乡土情结

站在冬的皴裂处(组诗)

在冬的皴裂处(组诗)

 

从一夜北风开始

 

西伯利亚的寒流大军

袭击了小山村

就在冬至的夜晚

和着九九歌的节拍

恣意地狂舞

把平静的日子搅得七零八落

 

田野的金黄

瞬间,被一层灰白取代

一帧苍凉的背影,那是秋

悄悄拐过山垭口

像战败的士兵

灰溜溜的落荒而逃

 

一阵阵北风嚎叫着

宛如咆哮的狮子

疯狂地撕裂着血管的经纬

一路上,扬起的沙土告诉我

南方的冬天也是冬天

 

 

冻疮和破袜子

 

坚硬的塑料底

被冬天的冰霜冻了以后

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切开我脚底的冻疮

乌黑的瘀血,浸透了尼龙袜子

 

推门进屋,在火膛边坐下

抬起冻僵了的脚往火苗上伸去

母亲阻止的动作,慢了一拍

袜子的底部,一瞬间化为乌有

熔化的残留物和冻疮的裂口粘连在一起

我终于感觉到了撕裂的疼痛

 

母亲轻轻地剥下我的袜子

心疼的抱着我的脚,擦上一些药粉

她叹一口气,剪下洗干净的旧汗衫

一针一线,缝补着袜子上的破洞

 

 

火膛和烧洋芋

 

在土屋里挖一个地膛

架起天气晴朗时上山捡来的干柴

划一根火柴

照亮生活的阴暗

印象里的冬,就是围着火堆

听满脸皱纹的奶奶

重复着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火苗旺了,映红皴裂的脸庞

火炭吐着猩红的舌头

舔干被烟熏得流泪的眼睛

我们拿出一些洋芋放在火堆里烧

不一会,从炭灰里刨出来,一个个黑乎乎的

扒去皮,蘸了酱,这些黄生生冒着热气的东西

便是冬季里一天的口粮

慢慢的咀嚼、下咽,暖了身,也暖了胃

 

算不清这样的日子有多少天

我只知道,一火膛的烧洋芋

就填饱了一家人的肚子

一堆老树疙瘩,便是一冬的温暖

 

 

大伯和军大衣

 

大伯一生憨厚老实

清贫,把他勤俭节约的本性

打造得淋漓尽致

几件补丁落着补丁的衣裳

遮不住他上山下河劳苦奔忙的身影

 

冬天,他却拥有一份骄傲

一件军大衣——

据说是父亲外出做学徒时东家给的

就是那件大衣,几度把严寒挡在外面

给我留下一生难忘的奢侈的温暖

 

那时,大伯会在学校门口等我

一出校门,他就脱下厚厚的棉大衣

把我一整个裹住,高高的扛在肩头

我闻着衣服上淡淡的烟草味

咯咯地笑着,然而这笑声

却在我七岁的时候嘎然而止

那年冬天,大衣陪着大伯

永远的长眠在村子外面那片荒野中

 

 

邻居家的一条老狗

 

一条干瘦的老狗

蜷缩在墙角,偶尔哆嗦一下

凛冽的寒风,让它不得不起身

慢腾腾的走向屋里

 

他用前爪,轻轻地扒开一条门缝

用探寻的目光可怜巴巴的望着主人

围在火膛边的男人,起身飞起一脚

骂骂咧咧的关紧了大门

老狗踉踉跄跄的走向墙角

它腹部的肌瘤被冻裂了

滴着暗红的血

 

它太老了,像九十岁的老人

它患了疾病,命在旦夕

主人不需要它了,怕它的病会传染

它蜷缩在墙角,想起了以前

为主人看林护院不眠不休多少个日夜

眼里汪一眸干涩的泪

身体无力的卷缩在寒冬里

 

 

站在冬天的皴裂处

 

冰霜氤氲的寒气

深深地浸入,冬的骨髓

我像一个失去记忆的病人

冬天让我变得漠然且冷酷

心,却异常宁静

 

散落田野的稻草人

紧紧捂住镰刀划开的伤口

生活的痛,难以启齿

就像霜花爬上岁月的鬓角

像蝴蝶般飞舞的秋叶

最终逃也不过腐烂的命运

 

没有悲喜,没有欲望

没有烈酒,也没有诗歌

就这样,像脱光衣服的季节

赤裸裸的,站在冬天的皴裂处

我舔着干裂的嘴唇,仰望苍茫的四野

聆听早春拔节的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切
后一篇:乡村诗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切
    后一篇 >乡村诗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