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蕉荫画友
蕉荫画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747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2018-11-19 16:50:31)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

                           罗雄


周宗岱老师是湖南极有影响的山水画家,国内绘画界、理论界对他的艺术成就评价甚高。

著名评论家薛永年称赞:“他的作品有磅礴大气的格局,浑厚苍润的气象。”王鲁湘说:“周宗岱近年来所作山水,当得起古雅二字。”古雅,是宾虹老人一再强调的“纯全内美”。除绘画外,先生的艺术实践还涉及书法、篆刻、工艺、散文、音乐和戏曲等诸多领域,可谓多能兼善。

2009年夏,周老师带领一群画中国画的朋友开始研习传统山水画,称其为“蕉荫画友”。八年中,先生以其独特而深邃的见解指导学员进行绘画实践,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学员们在学养、见识、技法等方面均得到了提高。本人有幸聆听了先生的教诲,其教学体系使我颇为受益。

一、宗旨

1、远离功利,求快乐

山水画大师宾虹老人说:“古来画者,多重人品学问,不汲汲于名利,进德修业,明其道不计其功。”他深刻地指出,艺术修炼非要排除名利的干扰不可。

宗岱老师特别赞同宾虹老人的这一观点,也一直奉行。他说:“学习有‘无目的’与‘有目的’之分。所谓有目的,大都是功利的目的;无目的实则是为兴趣所驱动。兴趣,是最强力与持久的动力。试想,为功利所驱作画,功利目的达到了,何必再努力画?兴趣在画画本身,在享受作画过程,那定然丢不开画画了。”

为什么要开“蕉荫画友”这个班?周老师是这样说的:

“现在北京有许多名家山水画研修班,有的已经演变为一部分人借名师的牌子赚钱的形式。我是另一回事,一批年轻画家,希望我同他们讲课,考虑到零零散散来访时间不好掌握,不如干脆搞个班,大家一起研修。一月两个晚上,我可以有计划地准备,不至于受到无序地冲击,朋友们的要求也能得到满足。我很理解这种要求,因为我学中国画的时候与名家接触机会极少,研习花鸟、山水主要靠自学,那样太艰难了。”

这个班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单纯性!

另外还有一点,周老师在上课时好几次讲过,画中国画,特别是山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谁三五年画好了的,都是好几十年。这是最长的拉练,过程中好像走路,一个人就寂寞,有一批朋友边走边说说话,有困难互相帮一下,那就愉快很多。

对 “蕉荫画友”他就是这种态度。他不是以师生态度看待画友的,而是把他们看作旅伴——山水画学习过程中结伴而行的同道者。正是由于这个单纯的出发点,我们学业进步的同时也得到了身心愉悦。

王金华后来在文中写到:

周先生传道授业解惑,在轻松、愉悦、幽默的氛围里,朋友们常常是高兴得忘记了回去。有时候,还约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一起去写生、去游玩,享受山川美景所赐与的快乐。这是蕉荫画友之乐。

这种快乐发自于内心,与名利没有关系。

2、远离世俗,求真诚

现实中,艺术评价往往照顾熟人面子,只讲优点,很少听到批评意见。但先生为人耿介,嫉恶如仇,爱讲真话、直话。教学时,他陈述自已的看法,坦率热忱。对不赞成的观点,往往激昂慷慨,旗帜鲜明地予以反驳,说得有理有据而又词锋尖锐。

记得一次,周老师直言王家龙精心制作的“命题”之作:

“形抓死了,得搞过一张,一定得重搞过一张!”

王家龙请教:“还能救回来么?”

周老师笃定:“能,就是必须重画一张。”

学员们哄然大笑!这样的直言比比皆是,学员们脸红了,出汗了,但先生的教诲也入脑入心了。

他的直率,他的诚恳,他的学问、才华,在教学中彰显出独特的魅力,对整个团队班风、学风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师生之间、学员之间坦诚交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3、远离教条,重思辨

周老师说过,理论知识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他始终告诫我们“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原则。他善思,不迷信书本,不迷信教条。

先生经历了比较专业的西画素描、色彩训练,再加上美学理论研究以及传统儒家文化影响,使他具有独特而深邃的艺术见解,教学思维也异常活跃,摆脱了许多条条框框的束缚。对于古今名人作品,先生经常告诫学员要虚心学习,但不能盲目尊崇,要去粗存精,做到“师法舍短”。

有人认为,西方素描、色彩的训练对学习中国画会产生不利影响,但周老师并不认同。他说:“素描、色彩的方法本身是科学的,能不能用好是人的问题。”他还经常讲:“我画画时特别注意整体,细节描绘必须要不影响画面大效果。而且着色时,我经常要运用西方的色彩观念。”

观摩周老师的作品,他已经将中国画的笔墨与西方绘画观念进行了深度融合,他的山水画显得既传统又有现代感。2017年北京画院著名画家郭石夫先生欣赏周老师画册时,高度赞扬:“画面非常整体,好!”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在作山水画示范(蕉荫画友)



、目标

1、做一个文人画家

中国画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文人性”。周宗岱老师认为学习传统中国画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将自己打造成文人而不是匠人,这是最重要的。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这么看,而是古人或文人都是这样看待传统山水画、花鸟画的。 

何谓文人?有人说,传统文人有两种内涵:一指学识胸襟,二指风骨情操。宾虹老人释为:“纯全内美,是作者品节、学问、胸襟、境遇,包涵甚广。”这样的文人,黄宾虹称为“士夫”。

周老师带领“蕉荫画友”倡导的就是一条文人画的路子。他这样评价他的山水画教学:

“我只是将自己自学的方法介绍给朋友们。把我认为最合理的这一套,毫不保留的告诉大家。其实我本人画的就是传统系列的山水画,怎么画画,那当然不违背古人的传统。

“中国人画画,甚至于写文章、搞音乐、搞文学艺术都不是作为技艺、手艺来对待的,而是把它作为修身养性、陶冶性灵,塑造自身的辅助手段。主要手段是读书,读儒家经典,再就是辅助手段搞艺术。

古人讲‘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是把‘艺’作为文人(治理国家的人才)培养的一部分。专门只搞学问会很单调、枯燥,所以要‘游于艺’。‘游’是游戏,游玩,依然是陶冶性灵,塑造自身的有益手段,而不是作为谋利的手段。古人是这么讲的,我也是这么看的。”

先生在此中有自己的体验。“在24岁后一段时间,我始终走的是‘游于艺’的路,我的娱乐有三种:读书、拉胡琴、书画。我经常个把月不出门,也呆得住,摹任伯年、潘大寿的画,于右任的字,一本本摹,花大量的时间。那种过程是我绘画的底子,搞那种事不发愁,很专注,而且给我带来无穷的愉快。苦中作乐,如果没有强烈的文艺兴趣,做学问的兴趣,就会自卑自叹。”

在困难时期,周老师在艺术中找到了乐趣,使他在困境中精神不垮,身体不垮,甚至超出了修养性情的效果。

2、做一个有“品”的艺术家

周老师强调,作为一个艺术家必须要有“品”。何谓‘品’呢?他有一段关于“品”的论述,最能诠释他的观点:

“做传统的都讲‘德’和‘品’,‘武德’、‘艺德’,当代将‘德’放在道德范畴,古人讲的‘德’不完全是道德,还指性质、性能、特点。‘品’是指品格,指人整体品德所达到的高度。本质、素质,包括身体情况、精神状态,过去受的教育,独有的性格爱好,都在人品之中,不完全是道德范畴。

先生的“品”一直影响着他对于绘画创作的态度,那就是——格高路正,永不满足,精益求精。

我们曾观摩周老师作山水画,作品在深入调整时,往往反反复复地观察、比划、斟酌很久才动笔,甚至停下来,放置一段时间再画,真正契合了古人说的 “笔不妄下”。有时为求作品效果,几乎是不计时间,不计成本,画到满意为止。这样严谨的态度,当今之世,又有几人愿意!

他对中国山水画大家陆俨少晚年的作品感到惋惜,感慨其晚年作画有点商品化,作品显得“薄”,并断言“这不是技巧、艺术修养的问题,而是品格问题”。

他还写过一篇文章,谈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如何对待自己作品的,发人深省。

齐白石好坏都卖了,降低了自己的水平。

黄宾虹总是送人,无为而为,有好有差,但认认真真。有的极精彩,无人可达其境,有的实在不成章片。

潘天寿,他眼界高,修养好,功力深,对作品要求极严,呕心沥血,惨淡经营,即赠人的小品,亦极精严。我猜,他不成功的画也必然有的,定是毁了。

分析后得出结论,要当一个好画家,不单是画画的问题,还要塑自己的人品。人有品,文章有品,画也要有品,你的品格、学识、气质最终会在画中体现,要远离江湖气,市俗气。这种观点始终贯穿于先生的教学之中,余音绕梁,回旋不已。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在作山水画创作理论辅导(蕉荫画友)


三、方法

1、“法乎其上”

孔子讲“法乎其上,得乎其中。法乎其中,得乎其下。”强调无论治学还是做人,一定要志存高远。

周老师将此句话奉为圭臬,作为自己和教授学生学习的准则。他说:“文学作品只看一流大师的,二流、三流的东西一般尽量不去理他。艺术学习也是一样。学画必从名师,读名画、名著,让自己在高档次的氛围中成长。必须让自己的感觉高雅、纯正、敏锐、而又广博,同时训练出得心应手的表达能力,他日定然有成。我对于山水花鸟画只关注黄宾虹、李可染、黄秋园、齐白石、吴昌硕、任伯年、潘天寿,从年轻到现在一直都在这些大师的作品中出入。这样做的直接好处,是保证见识永远走在手上功夫前面。不怕做不到,就怕看不到,有见识又能改进不足,必然会进步!”

至于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先生很开明,他表示:

“身边朋友的画,我都仔细看,注意吸收,用韩愈的话叫做‘细大不捐’。即大小都捡起,只要是有益。任何人都学,但是这个学,并不能说我是学他,比如肖艺忱的特点我就很注意看。黄秋园并不是黄宾虹那样的大家,但也有很多优点,我很注意研究。

“画山水画我作为典范来学习的,第一是黄宾虹,其次是李可染,李可染很多东西对我有很大帮助,他画中国画吸收了一些西法,跟现代进行一些结合,真正描写当代社会的东西。比如“德国大教堂”、“歌德读书小屋”,多美!他是对我影响极大的画家!”

  2、“做一辈子基本功”

李可染七十岁时总结了两句话——“做一辈子基本功”、“天天做总结”。基本功不同于创作,但它是创作需要的某些最基础的规律、法则的集中表现。

我们跟随先生研习的是条传统文人画的路,是宽门,但又是一条最长的路,是马拉松。没有三、五年成材的,齐白石、黄宾虹六七十才享大名,其中一个关键是练好了基本功。周老师倾向于传统学习方式,如京剧强调童子功,下腰、吊嗓子,这是基本功的训练。他认为只有基本功过硬才能走得长远。

夫人刘冀湘老师曾写过这样一段文字:

1993年,他突然不画写意画了,开始画那种很工细的山水。一张山水就是两个月,三个月。天天拿着四王的画册在摸索,还有元四家的,龚贤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睏在那里头了”。从93年到99年,整整七、八年的时间,老周都在画这种工细严谨的山水。为什么要这么画?他跟我们讲,发现自己五十几了还上不来,上不来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基本功不够好。所以到了五十几还是要回过头来搞基本功,搞最扎实的东西。磨刀不误砍柴功,基本功打扎实了,底气就足了,有底气,就有后劲。后来事实果如先生所言,山水画获得了新的突破。

先生提过一种比喻:基础为横线,个性成就为竖线,横线不拓宽,竖线上升则不稳。以李可染之功力,尚刻一印“白发学童”,可见其重要性。

有人学艺想走捷径,开口就谈“个性”。周老师持以“鄙视”的态度,认为这是当代人狂妄,自我吹嘘的表现。他秉持一种艺术观点——艺术就是将所有前人的东西学过来再往前走一点。每个人的创作就是尽量把前人已有的成果,用最快的速度继承下来,然后你再往前面发展一步,你就了不起了。人能做的不过这样,没有谁能从零开始,而且前人发现的一些规律,你也无法违反。

    3、“气质变化,学问深时”

古人学写诗,功夫在诗外。周老师认为画家学画画,要特别注意画外功的修炼。书法、绘画、文字反映人的品味气质。画画是艺术,不是机器生产,它能将人的内在本质、气质、身体、学问、师承都反映到画中,所以文如其人、书如其人,画亦如其人。搞艺术的首要是要将人的气质提升上来,读书、写字是重要功课。

    先生还认为画要有文气。先天无法改变,后天可弥补不足,书读得好可引起人的气质变化。他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是“气质变化,学问深时”。为了我们读书,周老师煞费苦心。他曾为我们开过书单,建议学员多读《论语》《古文观止》《聊斋志异》以及张岱的散文等,甚至还以书相赠,启迪我们。他认为读书需长期浸润,方有成效。

    另外,先生强调要学习书法篆刻,目的是理解用笔的笔味。操纵毛笔得心应手,形成纯点线之美,尤其是“金石书法”的锤炼,将线条的金石味引入到绘画中来,可以提高线条的品味。他认为线(用笔),是中国画的灵魂;线,不仅可以表现对象的形,还可以传情达意,构成个人风格。他断言,不能认识中国画中线的决定作用,不在线(用笔)上下最大的功夫的人,画一辈子,也不能进入上品。

周老师以个人的自学经验归纳出读书、写字再加上临摹、写生、观古今名作,是学好传统中国画的必由之道,缺一不可。任何人学画都跳不出这几点。

4、“因材施教”

学员中每一个人都各有天赋,山水画基本功也参差不齐。有的只有书法学习经历,有的来自篆刻领域,有的从花鸟、人物画学习中转过来,还有来自文学领域的。这样的团队综合性最强,却又最难施教。

先生观察、分析出每个人的优势、气质特点,然后对症下药。比如:赵龙威要多练造型结构;王金华要突出主线,保持高古之美;张勇手巧且基本功好建议多读书;肖班长小画精致,注意大画线条的力度;王家龙手性强还要雅致些……无一不是准确把脉后开出的良方。这种教学并没有要求学员都按自己的路子走,只是强调理法的共性。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在作点评山水画作品(蕉荫画友)


四、延伸

周老师除强调做好画里画外功夫外,特别注重学员哲学思维的培养和个人情感的激发。这是一种无形的教育,但又不可或缺。

1、哲学思维

哲学思维习惯,常会使人进入理性层面,看问题会有深度而不只是凭感觉。周老师常说:“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首先要学会辩证的看问题。事物一般都有两面性。

周老师在上课时曾多次谈及他的学习体会:

因为想辩明自己该怎么去画画,我才接触到理论。又因为生性好辩,才去彻底弄清一些理论问题。好些美学问题的论述,我已达到了人所不及的深度。缜密的逻辑、准确的概念、丰富而确凿的实践例证,是我所长。搞理论,耽误了我好些时光,可是,以后画画该怎么走的问题,我却是明确了,不再动摇,不走弯路,也有好处。原来以为我搞美术理论吃亏了,长远看没有亏。对于问题,从美学、哲学的角度理解,会透彻得多。”这种体会恐怕就是我们常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吧!

谈及艺术表现中共性与个性的问题 ,周老师认为每样东西都有个性和共性,个性必需先要过共性关,共性关不过,片面讲个性是不明智的。个人的智慧怎比得赢中国画几千年来的积累。很多事物,有客观规律,跳不出这些,这是共性。

其次,要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我们要准确客观地研究历史人物就离不开这种方法。周老师特别崇拜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三位艺术大师,也特别有兴趣研究他们的成长过程。先生研究吴、黄、齐时有一套自己的办法。他先亲自制作艺术家年谱,用表格标注出他们不同年龄、不同风格的作品分析,以及学习方向、内容的变化。艺术家的画效果是怎么产生的,怎么形成的,为什么一步步到这种高度,哪个年龄干什么等等。先生往往认真阅读每一本画册,还非常客观地写上批注,这对于研究艺术家成长规律和艺术发展规律有极其重要价值。

2、情感激发

艺术与情感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艺术就是人们情感的集中展现。绘画艺术作为众多艺术形式中的一种,自然也不例外。

情感作为影响画家创作的主观因素,对画家创作的影响不言而喻。周宗岱老师对于祖国山川、树木花草总是爱得那样深沉。

八年来,先生同我们登太行、游雁荡、爬南岳......每见佳山胜景那种“情满于山,意溢于海”神态,至今令我们感慨。先生曾叮嘱我们“面对自然万物要充满情感”,他的文章就是例证,他写过的梅花、麻雀、鸡、小鸭无一不是饱含深情。我想,也只有这样,自然之美才能融入画家的内心世界吧。

古往今来,能在艺术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就的人寥若晨星。尽管周宗岱先生的山水画教学为我们开启了通向艺术殿堂的大门,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我们没有很长时间蓄积和修炼的定力,没有坚韧不拔的决心,没有踏踏实实做学问的态度,必然偏离正道,难成正果!

                                                                                                  201711月罗雄于湘潭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欣赏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一)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二)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三)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四)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五)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六)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七)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谈/罗雄
周宗岱先生山水画作品(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