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榴花朵
石榴花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05月04日

(2010-05-04 13:49:53)

谭德宝外传

忠县  石榴花朵

          

(一)一瓶啤酒

     

谭德宝是庙堂溪穷得叮铛响的有名的穷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七祖八代都过着穷日子。他做梦都在想:“哪辈子能翻个身啊!”他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他唯一的儿子身上。也还凑巧,他的儿子谭小灯倒是个读书的料,当初给儿子取名小灯的时候就是希望他的儿子象一盏灯一样从此照亮全家人前行的路,在儿子这一代跳出农门,结束世世代代当农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历史。小灯的成绩从小学到中学到高中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

眼看儿子小灯就要进入高三了,人从几岁读到十几岁,地点也从村里的小学到乡里的初中再到区里的高中,人越长越高,读书的地方也离家越来越远了。虽然谭德宝不识几个字,但他听谱也听到几句高三对于人的一生的影响之大。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谭德宝是一次也没有去见过老师,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自已家里太穷了,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送给老师。只是有一次叫儿子小灯给一个老师提去过几个刚从地里挖出来的还带泥带根和带滕蔓的新鲜红苕,并且还只有五个,他记得。

这一次,他是一定要去拜访儿子的老师了。谭德宝早就听说别的家长如何如 何去与老师“沟通、沟通”、“联系、联系”、 去给孩子“鼓劲!加油!”。 但他是“手长衣袖短”—想得到做不到。

这天,正是一个六月的大热天,天麻粉粉亮他就起床,将家里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15角钱用一个旧得认不出布本色的布帕帕包了又包裹了又裹,生怕搞丢了,将钱紧紧扎进裤子腰带的缝里,于是向儿子读书的鸡公岭中学出发了。

因为他要去做一件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他要去给教儿子的班主任老师买瓶酒,以感谢老师的教育之恩,随便也给老师说说多关心一哈小灯,让他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圆一家人世世代代的梦想。

谭德宝一心想着就要给老师送个礼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做的事今天终于可以去做了。一路上,心情格外舒畅,好象路边的小草、林中的小鸟、沟里的溪水和鱼儿也在为他欢喜。看到熟人就热情打招呼,从来没有过的笑意总是挂在脸上取不下来。四十多里的山路全靠两只脚来丈量,走起路来也精神培增。他跨过七条沟,走过八面坡,翻过九道梁,不知不觉就到了儿子读书的学校大门旁的小卖部门口。他突然停止脚步,一边扯起那变了色的蓝布衬衣的前襟擦脸上的汁水,一边用他那本来就小的小眼睛瞄瞄店里酒类商品的价格,擦脸的手将他原本就黑红粗糙的脸扭得变了型,将满脸的疲劳是揩到了衣襟里面,但满脸的愁容又挂上去了,因为他看到的白酒的价格最少也要二元五角(还是小瓶装的二两一个的小绵曲),包里的钱不够呢,他心里直嘀咕。他酌摸着,干脆买瓶啤酒得了,还能解渴,再说瓶子……。于是他主意已定。一边指着啤酒叫店主“给酒来!”一边从身上掏钱,他想:一元五角正好可以买一瓶啤酒。付钱、放酒、起背后,他找到儿子谭小灯的教室,他胆怯怯地走到儿子的教室外,悄悄地站在外面,在众多和儿子年龄一般大的孩子中苦苦地搜索着儿子熟悉的面孔。突然,他发现坐在最远的一排的后面第三排的里面的一个人就是儿子——狗毛,狗毛是谭小灯的小名,他兴奋极了,他一下子吼起来:“狗毛!下课了出来号!”。他这一叫,引得一教室的人都哈哈大笑,上课的正好是小灯的语文教师兼班主任的木教师,但他不认识。教室里一阵哄笑后又平息下来接着上课。

等下课铃声响了,他迫不及待在门口等着,拉起从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潮涌般涌出来的儿子的手说:狗毛,带我去见你们的班主任。儿子小灯带着他到木老师跟前并作了介绍,他跟随木老师来到办公室,原来刚才上课的这位就是班主任?等儿子走后,他小心翼翼地取出啤酒,慎重其事地交给木老师,木老师看着这瓶酒,深深地为之感动,他心想:这不是一瓶啤酒,这分明是一瓶“五粮液”,不,比有的学生家长送的“五粮液”还珍贵。于是,木老师看了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位老师,说:伙计们,我们来分享这位家长送来的礼物,于是,用纸杯分了给大家喝,大伙儿当场喝了个底朝天!看到大家一饮食而尽,谭德宝也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等大家都归于平静准备各行其事时,谭德宝还站在那里若有其事的样子,当木老师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谭德宝说:木老师,你那啤酒瓶个还要不?……

(二)被牛踢一脚

谭德宝本是个朴实的农民,从来也不爱管闲事,因为他自已知道,他也管不了什么事。但,有些事情总是那么遇原地发生在他身上。

有一次,他去赶场。农村人就是靠赶场天这种“三天一场”的集会交流、沟通、联络、联系,看到熟人打个招呼,问声好,拉家常,说媳妇,红白喜事通知人,传信带信说事情,就在这种赶场活中完成。乡里乡亲的感情和情谊就在这赶场的活动中得到延续和升华。这一天,和往常一样,吃过早饭,他就背着一大尼龙线口袋装的玉米去集市上卖。这天生意还不错,刚放下背篓就被收粮的贩子买走了。谭德宝就有多余的时间多逛逛街,他东走西串,来到一个做牛生意的圈子中,他就搭起了野白,本来就是同乡的人些,场场赶场都在见,那真是锅里煮娃娃——熟人,哪有不熟悉的?一个买方一个卖方在谈生意,生意场上总是买卖不同心,锁呐吹出笛子调——咱俩想(响)的不一样。讲价还钱,费尽口舌是常有的事。牛贩子总是想以最便宜的价格从乡亲们手中买来最实惠的牛,而辛苦了一年半载的牛的户主们又总是想多卖几个钱儿。牛贩子“弯脚二”和乡里出了名的刁民“扯二”在谈,一个一句说得正欢,谭德宝走拢去,东一句西一句的搭野白,“弯脚二”还说他:你少给我扯卵谈!于是,谭德宝不趣不趣地走到牛屁股后头,东看看西瞧瞧,指手划脚屁颠颠倒地串来串去,好象他是内行师傅式的,这时,不知咋的,不懂事的牛好象有些害羞式地当场一脚将谭德宝踢倒在地,这下可不得了了,他被踢倒,还滚下一坡坎子,下面是乱石,他当场不省人事,在场的人们将他送往医院,经检查确诊为:“中度脑震荡、肋把骨断了三根及部分软组织损伤”。这一住院就是半年,化去医药费三万多元, “弯脚二”和“扯二”都有理由:一是我们没有请他来评理,是他自已来的;二是是牛踢的不是我们叫它踢的。后来经过乡村调解各占三分之一的责任付药费。这下可难了,本来就象个告花儿(乞丐)的他家更是雪上加霜。只是原来经常病病怏怏的妻子经过这一折腾,到医院去护理谭德宝,她的病还奇迹般地好起来了。

(三)误烧别人房

说谭德宝倒霉那真是叫“ 拄拐杖下煤窑——倒霉(捣煤)呀!也真是倒八辈子背实霉。

他有兄妹二人。他的妹妹“么猴”的公公老汉在那年那个腊月逝世了,农村的习俗是舅子老丈妈屋的人要去吃天元(悼念),谭德宝再穷吗也还是有几个乡邻噻,坡上坎下的,院子的,隔壁邻居的总还有几个人嘛。再说,也要为妹妹撑个面子呢嘛。他也象别人一样,挨家挨户去请人去约人。这种活动一般是晚上去,这样既不误工,也不误时,临近傍晚,将约好的一路人马带上了路,打锣鼓的、吹锁呐的、玩狮子的、说吉利的都到齐了,从庙堂溪到了莺山要拢院子时,就要放炮了,锣鼓也要敲得震天响,天不知鬼不觉,谁知,他这一路人马走后,不知是哪个放炮的没有搞灵醒,路边一个院子里就着火了,这就整拐了,这坛子就涮大了,七八个农户家的房子全烧起来了,可怜的乡亲们啦……又要办丧事又要“打火路”,一时喊爹叫娘的,哭声叫声连成一片,这种痛真是惨不忍睹。他想赖帐都不行,因为只有他这一路人走过的,乡亲们真想给他几碇子(拳头),说实在的,这个时候谭德宝想死的念头都有,呼天喊地百般无赖:“砍脑壳的哟,啷个下台哟!”但死也不能解决问题,他也不能不认黄。谭德宝依次给妹妹的乡亲们赔“千个不是”、“万个对不起”,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一个赔礼道歉就解决得了的呢?事后,他郑重其事地向妹妹的乡亲们承诺,来年做的粮食全年不要,收回来摆到地坝里,大家自已去撮。大家也知道他家里穷,实在无能力赔偿大家的损失,妹妹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到了第二年的春天,麦子收获的季节,他将自已一家和妹妹一家全部收获的麦子晒在地坝里,让乡亲们自已去撮,好心的乡亲们也没有全部给他撮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写意东溪湖
后一篇:风雨神农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写意东溪湖
    后一篇 >风雨神农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