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晓敏
杨晓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3,173
  • 关注人气:2,6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大湖》开始

(2021-10-14 22:03:41)
标签:

文化

时尚

时评

情感

教育

              从《大湖》开始

                                   杨晓敏

    因为工作关系,每年都会阅读编审数千篇的小小说,从个人经验角度讲,对熟悉的作家与作品大致会有一个基本研判:某位作者的文学潜质如何?今后是否会有长足进步?某篇作品和他(她)自己的其它作品相比有无提高?如果读到好作品,拿它和业界同行的同类题材佳作相比,看它处于什么层面,携带有哪些方面的独特信息,久了,也算是一种职业乐趣。

 

    我以为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代中叶的十几年间,是当代小小说创作的高峰期,名篇佳构层出不穷,优秀的写作者一茬茬涌现,作品与作家比翼齐飞,在看稿过程中时常会有莫大的惊喜。那些名篇至今被选了又选,那些名家大都还是业界的中坚力量。

 

    相比较而言,进入新世纪以后的小小说创作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经济提速,网络发达、纸媒式微、文化多元、文学边缘化、作者浮躁等等因素的影响下,读者对小小说阅读期待的新鲜感减弱下来,也一度产生审美疲劳。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因素。作者仅凭几篇短文或获取某些奖项一度被追捧的风光不再,所以近十多年来真正能在小小说读写市场中,以创作出经典作品进入一流小小说创作队伍的如凤毛麟角。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看到行走在小小说旅途上的捷足者。譬如非鱼的《荒》、安石榴的《大鱼》、夏阳的《马不停蹄的忧伤》、李伶伶的《羊事》等,凭借脍炙人口的代表作,这些小小说作家也能一举成名。名家与代表作应是在数年间,被社会各阶层读者一直耳熟能详、融入到精神生活中的作家和作品。作者的创造力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作品的立意令人啧啧称赞,塑造的人物栩栩如生。除多年笔耕不止的老作家外,也有一些年轻的实力派作家如高沧海、白秋、薛培政、戴智生、王若冰、莫小谈、王溱、安晓斯、朱红娜、陈小庆、周东明等等,正在以数量与质量兼具的创作状态,渐渐地,后来居上。

 

    东北女作家蒋冬梅的《午夜的卷宗》,在千多字的篇幅里,叙述了一个既简单——事情简单,又复杂——过程与人心复杂,法、理、情互为纠葛的案件。读罢令人眼睛一亮。写好这么一个相对严肃又寡味的题材,不仅要剪裁得体,有较好的文字驾驭能力,还要有法律、人文方面的经验和常识,才不至于落于窠臼。作者却写得饶有趣味。

 

    我看后写过一段评语:作者以隐喻的方式,再现了社会上一个屡见不鲜的“集资”故事。因事与愿违,当事人不得不依赖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在法庭上,原告,被告,及保证人同时出现,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字里行间,作者理性地剖析着参与者们的心态和心理变化。通过三个叙述人不停地转换视角,从不同侧面勾勒出整个事件的始末。并通过文字表述,注入了作者的情感、爱憎以及恻隐之心,也携带着某种关切、劝戒和叹息。写法新颖,内在逻辑清晰。

 

    《大湖》的发表,可以看出作者不俗的创作实力。作品写了两条线:一条是查干湖的冬捕过程,冰天雪地,北风凛冽,人马沸腾,选址、凿冰洞、下捞网,渲染的是地域风情与渔民特色;另一条线表面上是写鱼把头的心理活动,他独自担大事时的兴奋、犹豫、彷徨乃至信心,实际上是写了鱼把头的成长历程,由一个个类似电影蒙太奇那样不断闪回的镜头构成。师傅借故远离,这个曾经言传身教始终未出面的“师傅”,暗示了捕鱼人特殊方式的世代轮回和千年传承。

 

    作品的立意奇崛,在这里“大鱼”成了一种意象,一个符号,一种诱惑和图腾。千百年来,捕鱼者们以鱼为生,虔诚圣洁。“鱼把头站在冰面上,一千年前这样站,一百年前也这样站。他是查干的一只鱼鹰,心里装着整个大湖。”大湖是人生中壮美的风景,大鱼是生命中不息的追寻,湖在,大鱼就在,希望就在前方。

 

    作品的语言富于质感,极具张力,尤其对话,言简意赅,韵味十足,充满韧性与力度:“鱼知水性,人知鱼性!你喘气儿,鱼也喘气儿!”“你一定得信自己,一半经验,一半信,才能找到鱼!”“你记着,人,活不过湖!大鱼,一直都在湖里!”言情状物,营造氛围,三两句即可画龙点睛:“把头趴在冰面上,寻找冰层里珍珠一样的气泡。他看不见鱼,但鱼的呼吸会暴露自己。”“一场冬捕在哪儿凿开冰洞,就像打井找水眼一样重要。”“把头拎着烧酒钻进帐篷,像师傅那样,两手颤抖着拧开酒瓶,狠狠地灌了下去。”

 

    作品在描写人与大自然的微妙关系上,注重的是那种和谐相处的理念,一场冬捕给人们以半年谋生,所以才会更加热爱故乡故土,珍惜天赐的大湖和大鱼。“供桌,敖包,鼓声,铃音,口口相传的经文在叩问,一千年前这样叩问,一百年前也这样叩问。”一切都那么庄严和具有仪式感,生生不息,那种依赖与敬畏永远生长在人们的心里。

 

    白山黑土,林海江湖,充满了无数神奇传说,一篇篇优美的文字,诗意丰沛,给人们带来阅读的惊喜。十多年前曾有本土作家安石榴写出过名篇《大鱼》,成为业界立足之本,今有后来者蒋冬梅写出《大湖》在金麻雀网刊推介后引起广泛关注,继而被《山西文学》20208期首发,又分别被《小说选刊》9期、《新华文摘》20期、《小小说选刊》18期、《微型小说选刊》18期等选用。从《大湖》所产生的影响来说,不仅可以视其为作者的代表性作品,似乎也可以看作是小小说业界的年度重要收获。

 

    作家与代表作犹如一对连体婴儿,从形态上不仅血脉相连,从精神上又同生共荣。一个作家如果没有自己的代表性作品,就好像在旅途中没有自己的通行证一样尴尬。哪怕你写了很多年,发表了多少篇,即使你到处炫耀说去过多少地方交流,担任多少业界的所谓头衔,等等,也无济于事。因为读者记不得你作品的名字,想不起属于你塑造的人物典型,甚至一个作品细节都不会留下印象。

 

    在《有山曰不咸》《白河人家》等作品里,作者翻阅地方资料,追踪那些藏匿于浩帙鸿篇或镌刻于石壁木雕之上的记载,寻找蛛丝马迹,用系列小小说的形式,尝试铺展有关长白山的历史人物,开篇写了刘建封。刘曾在光绪三十四年,奉旨勘查奉吉两省界线兼查长白山三江之源。首次查清长白山江岗全貌及三江源头,为天池十六峰命名,著《长白山江岗志略》。后任安图首任县令,拓荒守边,功迹卓著。

 

    文中所述的“饭盆子”等,是长白山原始森林中环形山围起来的盆形山谷,谷中有谷,盆里套盆,峰回沟转,地貌相像,极易迷路。有评论家认为:该文有一种东北风的豪迈之气,呈现多种维度,依托独特的语言,描绘出令人惊艳之美。一幅美好、温暖的东北生活画卷,显得意味深长,有一种冬日暖阳照大地的感觉。

 

    蒋冬梅说:从创作《大湖》开始,自己的写作的方向有了新的拓展,开始关注传统文化保护的主题。此后又创作了《远去的驼鹿》《猎》等。通过一系列作品,唤起人们对传统文化和民族语言的关注与保护。在追求作品主题深刻宏大和意蕴丰满的同时,逐渐探索形成自己的语言特色。


    这可以看作是作者的创作宣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