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要从湖南永州中级人民法院的顶楼跳下,以死推动重审

(2010-06-09 01:06:36)
标签:

电信

法律

永州市公安局

顶楼

陈曙光

湖南

2010年的6月1日,耳边传来一位同志把鲜活的生命结束在了湖南永州零陵法院。听到这个消息,首先我很高兴,我谢谢朱军带给我的惊喜,相信他在去天堂的路中也是开心的。随之而来的又是心痛,心痛朱军就这样走了!但不幸的是他同时也带走了三个法院的工作人员,但从此事足以敬告那些当官不为民做主/贪赃枉法的法官。别以为你高高在上,人民要你死,谁能留你到明天。总体来说这算是一场悲剧,但是是谁种下了这颗悲剧的种子呢?
   这又让我想起自己依法维权却遭到打击的事,经常在梦里梦见自己又进了湖南永州冷水滩区看守所,梦里的一切是那么的可怕和真实,哎!这不知道是多少次梦到同样的梦了!惊醒后发现全身又湿了,点燃一支烟回忆起在里面的233天的日子,就如身体慢慢被烧掉一般的痛。今晚我将含泪事情的先后告知天下,让你走近黑暗的永州,黑白颠倒的永州。但是你回完贴马上就闪哦,有可能你回贴也会遭到打击哦!
    我叫陈曙光,湖南永州东安县人。几年前,手机里常会收到一些莫名的信息。文化不高的我认真的回复着那些色情,中奖,奖励话,交友等等信息;但是我身心有利东西一样都没得到,话费却不知不觉的走了,对于农村的我交话费都成了一个很大的负担。事实上这些问题并非本才才会遇到,在我接触的人群中同样时常也被乱扣费。在网络中一个“垃圾信息”进入了我的视线,查询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才知道它是一种违规违法的行为。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自己接触的正是这些垃圾信息,是它损害了我的身心;是它侵犯着我的权益;是它抢走了我的血汗钱;面对这一次次的抢劫我想到了维权,想到了投诉和起诉!
   在看了多本法律书籍后,向10086(移动服务电话)拨出了第一个投诉电话,向工信部(原信息产业部)发出了第一封申诉信。在每次的维权的过程中都是那么的难,但是我相信自己的付出是值得地。因为这并不是为我一个人的权力而维权,是为全国的手机用户去维权。也许有人会说全国有那么多的律师,那么多的大学生。你一个初中文化的农民还维权呀!但是事实就是发生了!随着一次次的维权成功,村里面的医生和老师都找到我。希望能委托我帮他们去维权,我先后无偿接受了村医生欧首连和小学老师叶香桃的委托。帮助村医生维权的结果是‘SP商最终赔偿了1500元给他’。叶香桃老师是2007年7月16日特别委托我向人民法院起诉永州移动公司的,但是还没等到开庭移动公司向永州市公安局投案称我扰乱了永州通信市场为由,把我非法的关起来了。
   记得那是2007年8月24日零晨3时左右,湖南永州市治安大队冲进我的家中(因为在农村,平常晚上睡觉都是没关大门)把我强行抓走,同时还在家的家中搜走了所有值钱的物品(包括身份证,手机,银行卡,现金等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那时我儿子出生3个多月,看着治安大队的人把我老婆和儿子用力的推倒在地,听着老婆和儿子的哭泣声我被四个人压走了。在公安局的车中往后看去,是一辆湘A的猎豹车(后来才知道这辆车是移动公司的)。他们把我并没有带到公安局,而是我关在了永州移动公司对面的人达宾馆里,在那里我被永州市治安大队,永州市公安局,永州市移动公司的人员轮流看守着,在人达宾馆被关压二天二夜里,他们把我铐在窗户上,脚尖刚好能接触到地面。第一个审问我的是永州市治安大队队长刘勇,他问我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抓我,我说我不知道!话还没说完一巴掌就过来了,记得刘勇打了我七巴掌,直到现在我的左耳还在耳鸣;后来又来了一个叫涛哥的人。。。。。!后面的本人说不下去了,请愿谅!
   2007年8月26日下午5点钟左右,永州市公安局以本人涉嫌敲诈勒索罪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面那时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在一个正党步伐只有13步,宽不到4米的房间里渡过了233天。每天面对巨大的心理压力,开始进去是做甩炮(是细粒的沙子加有毒化学原料制成,如果沙粒变干就会炸的)。我的是汗手,所以手上经常烂,就像一座的火山口在手上一样的;后来又做彩灯。时间渡日如年的过着,但每天各方面的压力都在增加。但是我如果真的是个犯罪者,那是罪有应得。可惜我不是,我从来没有采取什么胁迫的手段去犯罪;并没有做出任何敲诈勒索行为!在看守所公安局来审询我的时候尽管怎么说都无用,公安局的说你还是认了吧!认了你就可以少受点罪!我心里在想,没必要和你们这些人渣说话,我在沉默中等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尽管在一大堆问题的后面都写着“我沉默十分钟拒绝回答”同样的答案。尽管在那些人渣的怒骂声中渡过一次次的审问。但我知道,事以至此,别无它求!
   在永州市检察院对本案一次次的因证据不足撤回起诉后,直到2008年2月22日还是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起诉了,哪怕把抓我的时间从2007年8月24日改到2007年8月26日;哪怕把那些和移动公司合伙的奸商同一时间叫到湖南省移动公司办公窒共同编出来的证据;哪怕永州公安局曾令新同志用变身术在同一时间审问出两不同自然人的口供证据;所有的一切都挡不住公检法要打压一个合法公民依法维权的决心!都挡不要偏帮侵权强者的决心!在起诉我的起诉书中这样写到:被告人以SP商在开展出=短信服务时侵害了消费者利益为由,采用投诉和升级投诉的手段,胁迫SP商出钱解决投诉,除以自己的手机卡号投诉外,未经他人授权还擅自搜集他人的手机卡号进行投诉。看到这此字眼我真的希望编这个冤案的各位导演‘长命百岁’!!!在庭上村医生自愿到法庭为我作证,证明是他授权给我帮他维权的,而且他还告诉法院那些赔偿金本人全部给他;还有我向法院起诉的起诉书里明明有叶香桃老师的特别委托书;还有其它号码都是神州行不记名卡,按法律规定不记名卡谁拥有谁所有的规定。在这些如铁的证据前面永州市冷水滩人民法院还是2008年4月3日不分清红皂白的判了我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当我从看守所出来时,儿子已经1岁有多了!在判决书里SP商赔偿给欧首连医生的1500元钱也算是我嫌敲诈勒索!叶香桃特别授权委托向法院起诉的部分也是嫌敲诈勒索!本人当庭表示不服,要求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但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庭都没有开(只是找我和我的律师谈了一次话),就以维持原判结束了!本人在2009年3月13日到湖南省高院申诉,但是得到的只是一张废纸,叫我又到永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诉。我拿着那张废纸在2009年3月15日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至今没对本人的申诉给予过任何行式的答复!!!去了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去了不下10多回,每次去看到那些法官嘴里那支蓝嘴芙蓉王你就知道永州的“和谐”之处了。
   我相信我是无罪的,但是法院的天平偏向了犯罪的强者,打压了依法维权的弱者!无耻的湖南移动和永州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官商勾结,上演了一场令人寒心的悲剧。但是悲剧的上演总会来喜剧,或者说悲剧继续;最近联系到湖南很有名的一位律师,他说如果他不能将这个冤案翻过来的话,那在湖南就无人能及了。他最后的结果是放弃了本案!但是我绝对我有生之年要得到一个说法,一定要!
       在此贴我希望永州中级人民法院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从法院顶楼跳下去的机会,给我以死推动冤案重审!!请永州所以有过贪赃枉法的法官们放心,本人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我只想告诉你们法院的前面还有两个字!熊春明让我跳吧!陈曙光谢过!!
                                      2010年6月9日零晨1点零2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