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户外教育”在中国为何不受重视?

(2014-08-27 21:45:30)
标签:

杂谈

“户外教育”在中国为何不受重视?

军训的争议,让我想起写过这篇文章,发出来供讨论。如果有统计数据,大概能够统计出来,电子产品一代、电梯楼一代的户外活动时间是不是少了许多?相关议题,还可参考我另一篇文章《让好社区帮你带孩子》。户外活动的重要性,怎么强调也不为过,但现在的问题似乎是家长和学校都动力不足。运动的习惯,在于平时,而不是靠军训这几天几周的突击。

我这一代人,虽然也是应试教育受害者,但在户外活动这一点上,那是比现在的孩子幸福太多了,我小学时,每天放学后必打两小时羽毛球,还有各种奔跑追逐,在学校还练习了好几年武术,武术涵盖拳术、棍法、剑术,训练强度可不小。中学、大学,我都长期坚持跑步。现在,则坚持游泳。运动习惯是从小养成的,成为习惯之后,没有条件运动会非常不习惯。在北京工作期间,我一段时间没找到非常方便的跑步场地,就开始想逃离北京了。

彭晓芸

“户外教育”在中国为何不受重视?

 一位家长把近郊房子卖了,回到市中心买重点小学学区房,为孩子读书做好准备。而我则觉得这个近郊社区相当好,孩子们有活动空间,学校也有公立私立备选,于是问他,孩子都习惯在这里玩了,去了市区,高楼林立,整天关在楼上,没地方玩怎么办,能习惯吗?家长回答,“都要上小学了,作业都做不完,哪有那么多时间玩啊”!

 这位家长的想法很有代表性,在很多人的观念中,“作业----考试----升学”的一条龙秩序,几乎就是教育的全部。这点从家长们选择居住环境、选择幼儿园和小学时的取向可以看出来,买房时很少有家长注意生活环境是否给孩子们留有足够的户外活动空间,很少有家长询问学校每天的户外活动时间能否保障,他们关心的是,这个社区是不是属于某个重点学校的学区房,这个学校的升学率是怎样的。至于户外活动,那属于“玩”,“玩”这事,就是可有可无的,可以为学习让路的。

 还有一些小学,由于学位紧张,一个班人数众多,麻雀学校活动空间又不足,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学校就规定课间休息时间只准呆在教室,不准去操场“玩”。

 这些人为阻止孩子们获得更多户外活动机会的行为,加上如今大城市的雾霾阴影,不能不令人对这一代孩子的成长心生忧虑。“户外教育”为何如此不受重视?不谈人力短期无力改变的雾霾状况,就人的观念层面而言,恐怕也是出了问题的。

 学校出于最大限度免责而禁止学生课间活动,家长也有出于安全考虑且又没时间陪伴而把孩子关在高楼大厦里的。孩子们向往的户外,变成了当代都市生活的奢侈品,他们最多只能在周末获得一点点户外活动的时间,或者通过旅游进行补偿。然而,优质的“户外教育”一定是日常的,嵌入生活里的,而不是变成某种“奖赏”或“强迫”。

 一些注意到这个现象的教育专家为此对家长发问:“你的孩子是否宁可待在家上网,也不肯到户外走走?即使去了户外,还是戴着耳机听随身听?你的孩子缺乏创造力、想象力?不懂得与人分享吗?你的孩子过胖、注意力不集中或有忧郁、躁郁倾向吗?他们可能只是患了‘大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

 在社会运动较为发达的美国,一位长期关切儿童户外教育的儿童户外活动权益活动家理查‧洛夫(Richard Louv)就通过社会组织和保育基金的方式,发起了国际性的儿童与自然连结的运动,并长期为全美各地鼓励儿童走出户外的计划提供资金。澳大利亚政府也向小学生派发了超过4万本“大自然游乐通行证”,要求他们在12岁前必须完成15件事情,包括发明一种游戏且能玩这种游戏超过3天、爬树、远足、在沙滩上堆城堡、自建小型杂物房等等。这些经验,对中国社会而言,显得陌生而超前,然而,就中国的城市生活水平而言,这种“超前”并非经济实力方面的超前,而是观念上的抵制。

 在部分学校和家长共同形成的“应试至上主义”联盟里,户外教育是没有地位的,是被严重搁置的教育议程。说服他们并不容易,或者说,即便他们希望改变目前的状况,也会搬出“升学压力”、“社会环境”这些理由,认为现实条件不支持这些奢侈的教育理念的实践。

 对家长来说,应当在应试教育的夹缝中给孩子开辟出一番可能的天地来。诸如,家长们应当坚信,良好的身体素质是长远竞争力,如果让位于应试目标,恐怕是饮鸩止渴的短视之举。家长们还可以观察到,那些身体素质好的孩子,往往学习效率更高,心理素质更好,而这对应试这一功利目标也是有利而无害的,更别说创造力、想象力及人生长跑耐力等等方面的好处了。

 就国家层面而言,忽视户外教育将直接降低一国国民身体素质、户外生存能力的国民竞争力。多项统计数据表明,新一代国民身体素质下降趋势明显。2012年,武汉、西安、南京等多所高校运动会中取消了女子3000米和男子5000米项目,引发社会关注。而原因是学生体质下降越来越明显,校方害怕发生猝死现象。

 如果说多数家长都只能是功利地追随应试教育的指挥棒而走,这是他们确保孩子通过考大学实现阶层流动获得社会竞争力准入门槛的无奈之举的话,那么,国家的制度层面就应当把这根指挥棒调一调,使得即便是家长们和学校都从功利角度衡量,也重视起户外教育来。缺乏这样的战略眼光的教育制度建设与改革,都不会是真正从国民幸福、国家利益考量的良善制度。

 《教育家》2014年4月刊专栏文章

注:关于推动户外教育的可行性方案,还可参考台湾的“优质户外教育推动联盟”的系列办法。

【优质户外教育推动联盟简介】

优质户外教育推动联盟是在2012年底于「全国校外教学研讨会」后成立,目的在推动户外教育的正常化、优质化与普及化。联盟团体成员包括: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社区大学全国促进会、中华民国童军总会、荒野保护协会、中华民国环境教育学会、全国家长团体联盟、中华鸟会、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社团法人台湾山岳文教协会、台湾山岳联盟、台湾千里步道协会、青平台,以及无数的个人会员。

联盟联合立委以促成教育部成立户外教育推动委员会,拟定国家户外教育宣言,在此关键时刻,将持续监督,并在儿童节前夕的四月二日举行记者会,检视教育部后续的各项推动工作,务要为339万5千多名(2013年6-18岁)学子营造出更优质的户外教育。

资料:在加拿大,户外教育指导教师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业,这些户外教育指导教师往往受过全方位的专业训练,具备扎实的教育学、心理学、卫生学、运动学等方面的知识,具有相应的资格证书,比如攀岩资格证书等等。他们不仅要教会学生怎样更好地参加户外教育活动,怎样组织户外教育活动,更重要地是让他们知道如何通过户外教育活动更加健康地成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