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经济杂谈]克林顿首席顾问评述美国咆哮90年代的终结与中国的借镜(2007-8-4)

(2011-09-22 23:44:48)
标签:

杂谈

克林顿首席顾问评述美国咆哮90年代的终结与中国的借镜
  
  三浪网:庄迪君
  
  施蒂格利特兹(Joseph Stiglitz)是美国克林顿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世界银行副总裁与首席经济师、富国俱乐部OECD经济政策主席、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经济奖得主。施蒂格利兹目睹美国放纵华尔街全力发展金融资本市场的全过程。
  
  从1980年代里根上任总统开始,他就连同英国首相铁娘子撒彻尔夫人鼓吹“新自由市场经济”,放纵对信息与金融资本市场和会计制度的监控。于是金融资本市场借用信息革命的外衣,蓬勃发展,成就了“咆哮90年代”和促成美国大国崛起和经济全球化与16世纪西班牙帝国的崛起一样,美国大国崛起的代价是极大的。
  
  与西班牙帝国的崛起一样,首先付出代价的不是崛起的大国或霸主,而是第三世界国家。在16世纪,首先付出代价的是拉丁美洲的印加人。不知是魔咒还是厄运,“巫术80年代”(Voodoo Economics of Reagan)和“咆哮90年代”(The Roaring 90's)的首个付出代价的还是墨西哥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接着下来,金融风暴在第三世界国家连绵不绝。
  
  真正遭殃的是第三世界的穷人。金融资本市场推动的全球化经济不但制造贫富差距的极化而且还严重浪费资源和破坏生态环境,这两点都是直接影响穷人的。
  
  这种状况其实“咆哮的1920年代”是十分接近的。应该就是这个缘故施蒂格利特兹(Joseph Stiglitz)采用“咆哮90年代”的书名。在1920年代中期,美国工业家福特曾经严厉批评犹太跨国金融家的作风。现在看来,这更像是描述今天的经济状况呢?我试摘录两段福特的观点:
  
  ◇今天,存在着一个超级的资本主义,它的主导思想是“金钱就是财富”。它把世界看成赌桌,全球金融控制做为赌注。今天,文明人对于“经济环境”的解释已经失去信心。因为在“经济定律”的伪装下面,除了人类贪婪的定律以外,并不存在任何定律。在犹太跨国金融家的眼中,哪怕是国际的战争与和平,与股市的震荡是一样的,都是世界金融市场的起伏。在许多时候,实际上是跟随他们的投资策略而变化的。
  
  ◇我们发觉,一些负面的外来因素已经明显地影响我们的文化和社会行为。这是一种狡诈和务虚的东方文化,它正在腐蚀我们正直、刚强和务实的西方传统。今天我们的企业已经偏离我们务实的传统,各种行为标准的衰退已经是普遍的现象。
  
  我试简化施蒂格利特兹(Joseph Stiglitz)施蒂格利特兹(Joseph Stiglitz)的部分总结如下:
  
  在咆哮90年代,经济增长高涨到这一代人从未见过的高度。媒体和专家号称一个新经济模式的出现。经济萧条已经成为成年旧事,而且全球化将把经济繁荣和昌盛带个全人类。然而,到了90年代末期,本来应该是一个新黄金时代的黎明,突然变得更像是过度膨胀的经济的回光返照。
  
  经济膨胀和衰退一直是困扰了资本主义200年的老问题,只是这一回的膨胀来得更大,而且通过经济全球化的推广,所以牵涉的区域就更为广阔。因此,这一回的经济风暴不但会影响美国,而且还要危及全世界。
  
  事情的发展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冷战结束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国,他象征着市场经济的胜利。美国式,突出强悍的个人主义的资本主义风靡全球。在G7富国峰会上,我们向带着羡慕眼光的其他发达国家的经济领导吹嘘我们的成就,我们自信地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也走我们的路线,那么你们也是一样有成就的。”。亚洲人也被我们说服去放弃成功运行了两个年代的终生制经济模式。连瑞典等北欧福利国也听从我们削减所得税率与社会福利。
  编者按:就这么样,美国式的资本主义或金融推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就被普遍接受为全人类经济发展的“道”,这就是全球化经济。
  
  施蒂格利特兹继续:我们宣称经济全球化的胜利。通过全球化,美国式资本主义经济传遍全世界。这个新的世界秩序显得是在造福全人类。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六年中增长了六倍,贸易在十年中增长了90%。这都是前所未有的新气象。
  
  在现代美国式资本主义的中心是“新经济”,它的形象是“.com”企业。“新经济”被视为美国乃至全球的商业、科技和生产率的革命。两个世纪前,人类世界经历了工业革命,从此工业取代农业,成为经济的主导。“新经济”代表一个类似的重大变革,那就是从生产产品到生产概念。
  
  事实上,到了1990年代中期,制造业已经缩减到美国经济的14%而已,就业人数的比例更低。
  
  “新经济”还保证商业周期(Business Cycle)的终结。200多年来,经济景气与萧条的轮回,一直是资本主义不可摆脱的一部分。“新经济”的先行者宣称新的信息技术能让企业有效地控制库存,于是就能提高资金利用率和效率,摆脱萧条。
  
  21世纪带来了“.com”股票的高峰。纳斯达克指数从1991年4月的500点,一直涨到2000年3月的5132点。然而,接着来临的却是2000年4月的崩盘。不久后,美国开始经历十年以来的第一个经济衰退。显然,“新经济”并没有终结商业周期。
  
  从2000年7月到2001年12月,美国经历了第一个石油危机之后,最漫长的工业衰退。在一年内,200万工作消失;失业率从3.8%递增到6.0%;130万美国人新加入贫困行列;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增加到了140万人。
  
  美国经济并不见转机,倒是70年来最恶劣的商业丑闻拖垮了如安然(Enron)、安达信(Arthur Anderson)等大企业,而且牵连了大部分华尔街的大金融机构。
  
  问题并不局限于电信或高科技行业,医疗甚至枯燥的零售业都陆续出现问题。

 

 

施蒂格利特兹继续:
  
  从1980年代末期开始的12年当中,里根和布什一世的经济政策是由自由市场论的理论家所塑造出来的。他们美化私人商界而妖魔化政府计划和监控。克林顿和他大部分的同僚自称是“新民主党人士”,他们认为民主党以往过于官僚化,而忽视政策对私人商界与市场的不良影响。于是就有意无意地在照顾短期效益的情况下,延续了里根的大放向。
  
  自由市场论者喜欢抬出亚当史密斯的无形之手来推进市场的自由化和削减政府的干预与监控,以致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失衡,或政府监控失控。其实,在好一些领域,美国的监控系统本来就已经是落伍的了,它们根本就赶不上信息科技的操作。偏偏电信和金融业正是放宽监控的行业,于是落伍的监控系统自然就没有跟进了。
  
  大企业的CEO们是最欢迎“市场无形之手”的理论的。这么一来,只要企业能赚钱,这些CEO们就自然而然地已经为社会做出贡献了。这样的认识,再加上政府监控的放宽或失控,大企业的失信和腐败应该是自然产生的结果。
  
  被误导地放宽政府对信息和金融业的监控,被误导的税务政策,被误导的会计操作是这一回美国经济衰退的主因。美国投资者信任企业的审计人员,但是审计人员出卖了这份信任。同样的,投资者信任华尔街分析师的指引去购买股票,但是那些分析师也出卖了他们的信任。
  
  自由市场(新自由经济论)理念产生政策,政策协助制造经济泡沫,泡沫迟早必然要破灭。同时,新自由经济论者还阻挠了预防泡沫产生的措施。

 
 
古德1983 回复日期:2007-8-4 13:35:05 
    好帖,金融应该严厉打击,它们不创造财富却要拿走全部财富,这正是目前的局面.
  >>>>>>>>>>>>>>>
  
  金融或虚拟经济的经济作用是不容全盘否定的。但是,过度发展的金融确实是要制造泡沫经济和贫富差距的。
  
  威廉帕尔克对于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做了一个比较形象而易懂的比喻。他说,金融业本来是服务于工商业的,然而随着金融业的发展开来,它对工商业、消费和政府的依附就越来越少,直到各种金融工具都获得各自专业化的生命。
  
  今天,金融与生产的分离就像是性与生育的分离一样,它绝大部分的活动都是与生育无关的。如果适度,它还可以被接受,但是如果是过度的,那么就伤害身体,影响生育了。
  
  我要补充一点:
  
  美国是一个纵欲的壮汉,而且还塑造了猛男、伟哥的酷煞形象,成为身体虚弱的第三世界国家所学习的偶像。结果是,美国身体还撑得住,但是从拉丁美洲到亚洲,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已经肾亏了。
  
  即使是健壮的美国,到底能纵欲多久呢?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对金融业的发展如果能控制得体,那么优势就会与日俱增。但是如果中国也像东南亚国家一样要做伟哥而无节制地纵欲或发展金融,那么也就会像东南亚国家一样,不出十年就肾亏到失去生产力。
 
 
在福特的观点与施蒂格利兹的总结之间,遗漏了以下一小段文字:
  
  当第三世界国家连绵不断地经历经济膨胀和破灭的轮回,这正是跨国金融机构投机的良机。于是华尔街的跨国金融机构转的满盘满钵,全球金融资本从1981年的12万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160万亿美元,或全球GDP的三倍多。美国经济也持续稳定地增长,创造出一个繁荣盛世。然而,华尔街金融机构与美国到底是两个不同的载体。最近,美国的经济问题也开始出现了。
 
 
施蒂格利特兹继续:
  
  在克林顿当政时,我们也知道过分听信“市场的规律”和放纵市场是不正确的思想。如果金融当真成为了经济至高无上的主导,那么民主党就与共和党毫无差别了。但是,一种类似精神分裂症的思维在控制着,大部分的政府成员有意无意地接受了一个现实,那就是金融资本市场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方向。
  
  资本市场似乎代表了美国最佳利益,当然还有金融界的利益。我认为这是荒谬的,虽然金融重要,但是华尔街和其他商业组织一样,存在着自身的利益。
  
  虽然不像里根的“巫术经济”那么离谱,在1990年代,克林顿还是延续里根和布什一世的做法,以每日1000万美元的速度大量举债发展。到了小布什当政的时代,这当然更是变本加厉。
  
  更大的问题是这些借来的钱都投资到哪里去了呢?在公共需求、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都寥寥无几。最荒谬的是我们在科技研究上的投资也是不足的。号称信息革命的“新经济”其实是在消耗旧的科技--半导体与激光。
  
  我们最优秀的学生都拥到华尔街去了,而科技是依靠外国留学生所延续的。
 
 

作者:dazero 回复日期:2007-8-5 13:03:16 
回复 
  经济昌盛与衰退的轮回,在国际经济的情况远比在美国恶劣。一个20多年的全球化经济和前所未有的美国对全球经济的直接影响,带给其他国家的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经济危机。
  
  不过,美国并没有遭受这些经济危机或金融风暴的波及。这应该是与美国从购买廉价进口商品中得利有关。但是,这些金融风暴却给当事国和人民带来大灾难。
  
  前共产主义国家转变成为市场经济,原先的说法是将会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昌盛的。事实上,他带来的却是前所未有的贫穷。在俄罗斯,GDP下降了40%,贫穷增加了10倍。
  
  其他听从美国和IMF支配的国家也遭受类似的遭遇。
  
  在国外,除了与美国本土一样政策性(政府对金融资本市场的失控)的失败外,还有一个更为失败的因素,那就是美国的双重标准。国际公约反映得更多的是美国的利益。美国通过其他发达国家的协助,强制发展中国家开放它们的资本市场,好让美国的跨国金融机构随意进出,肆意进行投机活动。
  
  我们知道这是发展中国家经济不稳定的导因,但是我们却遵循华尔街的意图,华尔街金融机构的意图总是被美国政府所满足的。
  
  编者按:克林顿时代的财长(Treasury Secretary)鲁宾(Robert Rubin)是从华尔街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入阁的,离开政坛后,他又立刻加入花旗集团(Citigroup)。
 
 
 
施蒂格利特兹继续:
  
  美国告诉发展中国家要开放市场,让各种商品入口,特别是让美国的金融服务与电脑软件进入。然而,在此同时,美国本身却严格控制农产品进口,并且给与农业大量补贴,把狄山世界的农人彻底卡在美国市场的大门外。
  
  美国的虚伪和双重标准还体现在各个层面。当其他国家面对经济衰退时,美国建议削减开支,而当美国自己面临经济衰退时的一贯作法却是增加开支。
  
  美国的虚伪还不止如此。我们经常唠叨其他国家必须控制贸易逆差。然而,即使是在政府财政平衡的90年代,美国仍然大量推行贸易逆差的政策。
 
 
在美国国内,政府叮嘱美联储必须同时保证经济成长、就业率和控制通货膨胀,然而,在国外,我们只是强调要控制通货膨胀而已。
  
  在美国国内,申汇保险私营化是遭受反对的,但是美国却鼓励其他国家进行社会保险私营化。
  
  美国责骂发展中国家不尊重知识产权和版权费。事实上,当美国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是一样不遵守自识产权或支付版权税的。 直道1891年,美国才出台知识产权保护法令。
施蒂格利兹认为美国的金融界肯定是得利了,但是其他人却未必是如此,特别是中下层的工人。前面提到他所提供的数据:
  
  从2000年7月到2001年12月,美国经历了第一个石油危机之后,最漫长的工业衰退。在一年内,200万工作消失;失业率从3.8%递增到6.0%;130万美国人新加入贫困行列;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增加到了140万人。
    
    美国经济并不见转机,倒是70年来最恶劣的商业丑闻拖垮了如安然(Enron)、安达信(Arthur Anderson)等大企业,而且牵连了大部分华尔街的大金融机构。
 
施蒂格利兹(Joseph Stiglitz)继续:
  
  拉丁美洲在全球化的年代中,经济成长率只有50、60或70年代的一半。不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持续恶化。
  
  例外的是不跟随美国或IMF路线发展的中国。他们展示了一个发展的途径,并证明它可能同时带来经济增长和消除贫穷。
  □□□□
  编者按:
  
  在华尔街和HIGH STREET的跨国金融机构所领导的金融资本市场所推动的全球化经济咆哮了20年的大环境下,金融机构占据大量“钞票”的同时,实体经济,报跨技术和管理的创新和发展并没有明显的提升和增长。具体的,在全球金融资金以两位数的速度递增的时候,全球GDP只是以4%左右的速度增长。同时必须指出的是,GDP中服务业的增长包括一些非实体的金融产业。
  
  在上述前提下,贫富差距的日益悬殊、生态环境遭受破坏、经济泡沫的累积都是经济全球化体制中的先天基因。
 
金融确实服务其他产业。金融或虚拟经济的经济作用是不容全盘否定的。但是,过度发展的金融确实是要制造泡沫经济和贫富差距的。
    
  我再次引用威廉帕尔克的比喻。他说,金融业本来是服务于工商业的,然而随着金融业的发展开来,它对工商业、消费和政府的依附就越来越少,直到各种金融工具都获得各自专业化的生命。
    
  今天,金融与生产的分离就像是性与生育的分离一样,它绝大部分的活动都是与生育无关的。如果适度,它还可以被接受,但是如果是过度的,那么就伤害身体,影响生育了。
  
  确实是如此,光是炒汇,全球每天的过手数就是2万亿美元。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