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无妙法莲华经】日莲上人&日莲宗

(2010-09-29 17:38:23)
标签:

杂谈

文化

【南无妙法莲华经】日莲上人&日莲宗

日莲上人小传
  承久四年(公元1222年)二月二十六日,日莲上人出生在安房国长狭郡东条乡小凑的一户普通渔民家庭,父名三太夫,母名梅菊,幼时的乳名叫善日麻吕。在天福元年(公元1233年),日莲被送入安房国中当时唯一的古刹清澄寺修学。

  时当镰仓乱世,公家政权日渐式微,武家抬头,以下克上之风渐盛,各地战乱不断,百姓生活水深火热,幼小的日莲目睹这一切,难免心有所感,觉得平时所修学的佛法,皇室与贵族们都十分虔诚地相信尊崇,为何却不堪大用?加之当时佛教派别林立,净土、真言、天台各宗各门,各宣其教,各推其教义为最尊,究竟何者为是?小小的日莲已经在开始思考这两个问题。于是,在入寺之后不久,善日麻吕在虚空藏菩萨前立下誓愿:立志成为日本的第一智者!四年后的嘉祯三年,十六岁的善日麻吕由道善房正式剃度出家,法号“是圣房莲长”。在此之后,为了更好地研究佛理,解决心头的两个疑问,他离开清澄寺,前往当时的政治与佛教中心——镰仓,潜心修学。

  清澄寺原是天台宗寺院,后来天台宗密教化之后,便又参有密宗教义,当时净土系一派的佛教流行全国,清澄寺也不例外,所以莲长在初期其实也是有着多种教派的背景。莲长到达镰仓后,遍参诸山名刹,修学各宗各派教义,遍读经论。特别注重研究当时最为流行的净土宗,根椐当时著就的御书反映,莲长看到诸净土大德种种不好的下场,便开始对净土宗的念佛信仰产生怀疑。之后,他离开镰仓前往比睿山,尽管当时比睿山的寺院文化已经开始衰败,天台内各派相争,各蓄寺兵,以至兵戎相见,但莲长仍然严格按照传教大师所传承下来的山家学生式,严格修炼,认真学习经论,遍参名所。前后达十余年。

  经过刻苦的修学,莲长终于领悟到唱念南无妙法莲华经,是唯一的正道教理,是末法时代能救世人的唯一正法,逐渐完善并建立他的思想体系。终于,在建长五年(公元1253年),莲长认为自己的思想已经成熟,可以公诸于世,于是,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时年三十二岁。

  建长五年四月二十八日,莲长在他出家的清澄寺诸佛坊之持佛堂上,在众多僧侣与信众面前,公开唱诵“南无妙法莲华经”十遍,宣布开宗立教,向公众宣告他所领悟的佛之真实教义,并且大力破折当时其他盛行的宗派,在当地民众中引发巨大震动,掀起轩然大波。可是,当地的地头东条景信对净土宗十分虔诚,对于莲长的教义大感震怒,于是,不惜加以迫害,加之当时身边的众多亲朋师长对其教义都未能完全接受,在其师道善房的劝导与暗中帮助下,莲房不得不离开家乡,再度前往镰仓。他在镰仓附近的松叶谷留下,建了一座茅屋居住,同时,正式改法号“日莲”,此时,日朗、日昭等人皈依其门下,成为他的早期弟子,在家的信众富木常忍、四条赖基、工藤吉隆、池上宗仲等也在这时前来皈依。

  正嘉元年(公元1257年),镰仓发生强烈地震,损失惨重,生灵涂炭。而在此之前数年,日本全国天灾不断,而当政者忙于争权夺利,置万民于水火中而不顾,遂全国各地哀鸿遍野,百姓怨声载道。这次大地震极大地震撼了日莲,他为了解决心中尚未清楚明了的疑问,也为了深究佛理,找到解救民众与国家的办法,于是离开松叶谷来到骏河国之岩本实相寺闭关阅藏,此时六老僧之一的日兴上人成为其弟子。

  在深入阅藏之后,更加坚定了日莲的信仰及完善其思想体系。于是他写下了日莲宗中最著名的一篇御笔—— 《立正安国论》,并上呈当时幕府的执政北条时赖,是为文应元年(公元1260年)七月。他认为日本之所以连年遭遇这么多的天灾人祸,全因为是不信正法,邪见遍出所致,他要求幕府利用国家权力,全力推广其教义,扫清邪见,树立正法。但他的这番见解非但不为当政者所接受,反而为他带来灾难。在《立正安国论》上呈幕府后的次月,以北条时赖之父极乐寺重政为首的一群净土宗信徒,袭击了松叶谷,意图攻击杀害日莲,日莲侥幸逃脱,这就是著名的“松叶谷法难”。

  松叶谷法难后,幕府与净土宗势力并不死心,在法难后的次年,即弘长元年(公元1263年),终于逮捕了日莲,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其流放到伊豆的伊东之地。即便如此,日莲依然没有放弃他的信仰,在当地继续宣教,不仅得到当地的船守弥三郎夫妇的帮助,而且还治好当地地头伊东八郎左卫门尉的重病,接受了其皈依,最后,幕府也不得不在两年后的弘长三年宣布对日莲的赦免,上人得以重归镰仓。

  之后的次年,即文永元年(公元1264年),日莲决定前往安房一带传教,在途经一处名叫小松原的地方时,遭到当年敌对的地头东条景信的属下袭击,在这次袭击中,他的弟子镜忍房、工藤吉隆等被害,其本人额头等处也受重伤,这就是后来所称的“小松原法难”。

  四年后的文永五年(公元1268年)一月,元朝的国书送达幕府,日莲得知后,认为他在《立正安国论》中所预言的遭外国侵犯的灾难终于到来了,于是他在是年四月再次写著了一篇《安国论的写作缘起》进呈幕府,劝请幕府崇信正法,挽救国势,拯救百姓。同年十月,日莲向当时各宗各派的名僧们提出法辩的要求,同时向十一个地方寄出挑战书,但这只得到了蔑视与谩骂。

  因日本全国连年干旱,幕府于文永八年(公元1271年)请极乐寺住持良观举行法事求雨。为了弘法传教,日莲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主动提出要与良观比赛,如果良观在七日之内求雨成功,日莲将放弃自己的信仰而拜良观为师,但反之良观输了就必须承认自己教义有错误。当时良观是全国知名的真言律宗的僧侣,如果能够将良观挫败,当然对于日莲推广自己的思想有很大的帮助。结果良观连作七日法事,却滴雨未下,不得已只得再请延期七日,但再七日期满,请雨依然未成功。良观狼狈不堪,但却不甘认输,利用自己的身份勾结幕府,怂恿幕府的权贵,企图用强权来迫害日莲。

  同年九月,幕府派人将日莲带走审问,负责此事的是当时侍所长官平左卫门尉赖纲,日莲却反客为主,趁机劝说赖纲改正信仰,崇信正法,负起正确领导国家的责任。但在被审问后的三天,平赖纲率领士兵将日莲强行逮捕,并试图不动声色,暗中将日莲杀害,半夜时分将上人押至龙口刑场。在即将行刑之际,突然天降异象,从天降下一团发光的物体,令行刑的刽子手目眩倒地,负责押送的兵士纷纷逃避,以致无法行刑,日莲逃过此劫,史称此事为“龙口法难”。

  日莲认为,“龙口法难”中,不仅是他获得诸天龙神的庇佑幸免于难,而且就在当时,他已经脱去了凡夫俗子外在的“迹”,显现了久远元初自受用报身如来本佛的本地,即有点像我们所说的脱胎换骨,即身成佛。即所谓的“发迹显本”。

  虽然无法行刑处死日莲,但幕府将死罪改判为在当时看来如同死刑的佐渡流放。文永八年十一月,日莲上人与弟子日兴上人来到佐渡一处荒凉的墓地称为塚原的地方,在一座破庙安身下来。当地生活环境极度恶劣,加之当地居民对待两位上人都是持一种敌对的态度,两人的生活状况亦可想而知。但即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日莲上人仍然没有放弃他的传教活动,他在佐渡专心写作,在流放期间著有《开目抄》、《观心本尊抄》等御书,进一步阐述日莲宗的信仰,为本宗奠定了理论基础。在流放佐渡的次年(文永九年)一月,日莲在当地召开法论大会,与来自佐渡、北陆、信越各地的各派僧侣进行辩论,逐一破折了他们所持的错误教义,这便是著名的“塚原问答”,二月,北条家发生了为争夺幕府执政权的内哄,日莲在《立正》文中预言的另一个灾难:自界叛逆难出现了。因着这两件事情,日莲的威信逐步得到了巩固,皈依他的信徒队伍也渐渐在当地壮大。

  “松叶谷法难”、“小松原法难”、“龙口法难”与“佐渡流刑”被称为日莲所受的四大法难。

  日兴上人之前在骏河一带传教,取得了不少的成果,当地出现了很多信徒,一些别宗的僧侣也转而皈向日莲,这让当地的一些教派深感不安,于是阴谋策划迫害日莲宗信徒。弘安二年(公元1279年)九月,热原地方的泷泉寺院主代理行智,带领人将在热原当地的二十个农民信徒无理逮捕,带往镰仓,试图强迫他们放弃日莲信仰,但即使是在平赖纲的私邸被审问时,他们都没有屈服,反而一直唱念经题,平赖纲等人脑羞成怒,于十月十五日将其中神四郎、弥五郎、弥六郎三兄弟斩首,其余的人全部流放,这就是“热原法难”。热原法难发生后,日莲深受感动。认为自己达成出世本怀的时机成熟了,所谓的出世本怀即是指佛在这个世间出现的目的,他本人在一篇御书中宣称释迦佛、天台大师、传教大师达成各自的出世本怀分别是四十、三十、二十余年,而自己在经历了众多的坎坷挫折后的二十七年,终于达成了自己的出世本怀。于是,他制作了被称为日莲宗三大秘法之一的本门戒坛大御本尊,并向大众圆显。日莲宗整体体系已趋成熟与完整。

  文永十一年(公元1274年)三月,日莲上人终获幕府赦免,得以重归镰仓,同年四月,日莲得以再次与平左卫门尉见面,此次,上人依然大力劝谏其归信正法,破除邪见。但依然未能为其接纳。自呈递《立正安国论》始至今,上人已先后三次进谏,均未获收纳。于是日莲决定离开镰仓,出走至甲斐国的身延山中隐居。在此期间,陆续写下《撰时抄》、《报恩抄》等御书,同时更进一步致力于培养与指导门下弟子,大力弘教。

  弘安五年(公元1282年)九月,日莲将本门戒坛大御本尊与相关的法门传承给日兴上人。同月,日莲在众多弟子的极力劝喻下,离开身延山前往常陆国的温泉疗养。但其实日莲最终并没有前往常陆,而是滞留在武藏的俗家弟子池上宗仲的家中,他自知即将入寂,于是开始安排后事,十月,他在众多追随的弟子中指定日昭、日朗、日兴、日向、日顶、日持六人为“入室弟子”,即后来所称之“六老僧”,由他们来继承与负责日莲入灭后在各地的传教活动。十月十三日,日莲再次将相关法门与最后遗嘱交付与日兴上人,后来结集成为御书,指定由日兴上人继承其衣钵,同日,日莲上人在池上家示寂,走完了他坎坷却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终年六十一岁。

 
  • 【南无妙法莲华经】日莲上人&日莲宗

     

    日莲上人(1221-1282)

    日莲宗的开山祖。生于安房国,俗姓贯名,十八岁出家为僧,好围棋,创有古典围棋珍珑“十厄势”。又流传有1253年与其弟子吉祥丸(十岁出家,法名日朗)弈于松叶谷草庵的棋谱,曾被推为日本最古的对局。但近代棋史家一般认为此局系后人伪作。

  • 【南无妙法莲华经】日莲上人&日莲宗

    日本日莲宗的建立

      公元十三世纪,日本僧人日莲因读《涅槃经》中“依法不依人,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一段,决定选择一部经典为自己的修行依据。后来,日莲开始对外宣说只有《法华经》才是成佛之法,建立了“日莲法华宗”,简称日莲宗。

      日莲宗在吸收了日本神道教的基础上,宣扬“三大秘法”的教义。三大秘法即是本门的本尊;本门的题目;本门的戒坛。以此概括戒、定、慧三学。

      本门的本尊即日莲宗所说的定学,是指“成佛已来甚大久远,寿命无量阿僧祗劫,常住不灭”的佛,其形相为“十界曼荼罗”,在其所绘的“曼荼罗”中央,写 “南无妙法莲华经”七字,作为十界曼荼罗的总体,周围画诸尊而为别体,横向表十方,纵向表三世。这就是日莲宗所奉的本尊。

      本门的题目即日莲所说的慧学,指日莲宗皈依本尊的修行方法即唱诵“南无妙法莲华经”七字。日莲宗认为此七字已代表一切法,只要唱诵此七字,不管是否懂得意思,也不管善恶之人,都能成佛。

      本门的戒坛即日莲宗所说的戒学,即是唱诵“南无妙法莲华经”七字,以此七字作为自己的戒坛。

      日莲宗贬低其他宗系,提出“四个格言”,即“念佛是无边地狱之业。禅宗是天魔的行为。真言是亡国的恶法。律宗是国贼的妄说。”以此挑起门户之争。

      虽然日莲宗知见偏执,又挑起门户之争,但由于其教义简单,在日本的农民、渔民、中下层武士、商人和手工业者阶层中,受到了不少人的信奉,而其内部的争执非常频繁。

  • 【南无妙法莲华经】日莲上人&日莲宗

    日莲心目中的《法华经》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杨曾文

    在镰仓时代成立的佛教宗派中,日莲宗是最富有独特风格的宗派之一。日莲宗虽与天台宗一样奉《法华经》为基本经典,但对此经作出了新的解释,进而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以"妙法莲华经"五字经题为核心的教义体系。

    日莲宗的创始人日莲(1222-1282年)原是天台宗僧,对其它教派真言宗(包括台密和东密)、净土宗、禅宗等也有深入研究。他通过考察比较,认为在一切佛教经典中只有《法华经》是最圆满优胜的经典,并在吸收天台宗的一些概念、命题的基础上对此经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解释和论证,把当时盛行的净土宗、禅宗和真言宗称之为"邪法"、"邪教"而予以批判,主张通过国家政权宣布以《法华经》为全国信奉的"正法",废除净土宗等其它教法。日莲著有《立正安国论》、《开目钞》、《观心本尊钞》和《撰时钞》、《报恩钞》,此称日莲宗五大部。现有不同版本的日莲《遗文》或《全集》行世。本文主要对日莲的《法华经》至上的观点和他对《法华经》的理解与论证作概要的论述。

    一、"立正安国"--主张以《法华经》为国家最高"正法"

    日本在13世纪中叶连续发生日蚀、月蚀等罕见天象和地震,又有水旱等自然灾害,流行疫病。日莲此时经过到各地考察和修学,对佛教各个宗派的教义已经有了系统的了解和深入的思考,开始形成以《法华经》为最高经典,以专弘《法华经》为终身使命,以五字经题为教义核心的教法构想。他在不断构建和深化自己的教义体系过程中,一直密切注视着以镰仓幕府为中心的社会政治形势和净土宗、禅宗在幕府支持下迅速扩展的佛教界情况。他作为一个虔诚的学僧,认为日本连年出现天象反常和天灾现象是由于社会上流行"邪法"而造成的。他先后写了《守护国家论》和《对治灾害钞》,引证《金光明经》、《仁王经》、《大集经》等的经文,说由于净土宗"邪法"盛行,"护国善神"和"圣人"离国而去,才招致天变和诸种灾害,对治方法是当政者应禁止"邪法",改而"护持正法",即在全国弘布《法华经》。

    日本文应元年(1260年)日莲写出《立正安国论》,通过幕府近臣宿谷光则转呈前执权北条时赖。文章以"主人"、"旅客"互相答问的体裁主要讲述了以下两个主张:(一)把法然的《选择本愿念佛集》及其创立的净土宗贬为"邪法"、"谤法",广引佛经指出日本之所以灾害连年和危机四伏,就是因为举国信奉"邪法"、"邪教",从而使得护国善神、圣人离国而去,郑重地建议幕府下令禁止。(二)称《法华经》是"正法",要求幕府当政者把法华信仰推行到全国。他借"客"之口说:"国依法而昌,法因人而贵。国亡人灭,佛谁而可崇,法谁可信哉!先祈国家,须立佛法。"然后指出:"禁谤法之人,重正道之侣,国中安稳,天下太平。" 是说能否奉《法华经》为正法,关系到国家的兴亡和安危。他在文章中还表示,如果举国信奉《法华经》,则所在皆佛国,"十方悉宝土也"。

    应当指出,当时日莲所说的"正法"有时是指天台宗,或称之为"圆教"。他在文章前署名"天台沙门日莲",表明尚未有意脱离天台宗。翌年,当他在镰仓幕府所在地附近宣传他的主张,攻击净土宗等时,受到净土宗信徒的指控。幕府把他流放到伊豆(在今静冈县)。他两年后被赦,面临元朝以武力胁迫日本臣伏的严峻形势,他除继续批评净土宗外,还把批评的矛头指向禅宗、律宗和真言宗,再次向幕府进谏,指出只有奉法华信仰,禁止"邪法"才能防止亡国,于是在文永八年(1271年)被流放佐渡,三年后被赦。又第三次向幕府进谏,但仍不被理睬,最后隐居甲斐的身延山(在今山梨县),专心从事著述和传教,建立早期日莲宗教团。日莲在颠沛流离的创教和传法的生涯中,不断充实和发展自己的教义体系,写出《开目钞》、《观心本尊钞》等众多著作,逐渐放弃原来天台宗的立场,提出自己对《法华经》的新的理解和论证,完成了以《法华经》题目为核心的教义体系。

    二、认为《法华经》优胜,至高无上

    正如中国佛教宗派都有自己的判教理论一样,日莲在创立日莲宗过程中也提出自己的判教理论。据此判教理论,可以看出他是如何评价《法华经》的。这里仅利用他在《教机时国钞》中提出的"教、机、时、国、教法流布先后"判教框架,参照其它重要著作,着重揭示他的《法华经》至高无上的观点。

    教,指教法。日莲继承中国天台宗创始人智的"五时"(华严、阿含、方等、般若、法华)、"化法四教"(藏、通、别、圆)的判教理论,认为在大小乘一切佛经中,只有《法华经》最为优越,是"第一经王"。他在《开目钞》中说,在释迦佛成道之后50年传法的生涯中,前40年所说的经典皆"未显真实",皆属应机随缘说法的"权经",只有最后8年所说的《法华经》"皆是真实",是展示佛的"本怀",宣说觉悟的真实内容。他认为《法华经》比其它佛经优越的地方有三点:一是讲一切人可以成佛,包括声闻、缘觉二乘和恶人以及被佛教一向歧视的女人;二是讲"一念三千之法门",日莲着重从"十界互具"进行解释;三是讲释迦为"久远实成"的法身佛。日莲接受天台智在《法华文句》中把《法华经》前十四品作为"迹门",后十四品称为"本门"的说法,进而认为在"本门"中只有<从地涌出品>后半部分、<寿量品>和<分别功德品>前半部分最为重要。又说:"彼一品二半,此但题目五字也。"这五字题目即"妙法莲华经"(加上"南无"是七字),隐藏于<寿量品>的"文底"。此经题是《法华经》的"肝心",与诸法实相"一念三千"是等同无二的。这样,在日莲的判教理论中,佛法的优胜层次是:大小乘诸经--《法华经》--<寿量品>与另两个半品--"妙法莲华经"。

    机,原指素质、根机,也直接用来指接受佛法的人。日莲发挥佛教所说在佛灭千年的之内是"正法时",进入佛灭二千年是"像法时",此后进入"末法" 时(佛法将灭的末世)的说法,认为相应于此三时有三机,流行不同的佛法。适应于"正法机"先流行小乘经,后流行权大乘经;适应于"像法机"则流行《法华经》的迹门教法,以中国智和日本最澄为代表;适应于"末法机"的教法则是《法华经》的本门教法,实即"南无妙法莲华经"。时间越往后,众生根机越底下,越应授于最上等佛法,所以在末法时代应传授一切众生以《法华经》本门的精华--"妙法莲华经"。《撰时钞》卷下说:"持妙法莲华经五字,作为谤法一阐提(按,极恶者)白癫病之辈良药。"

    时,指佛法流行的时代。日莲利用《大集经》所说在佛灭后有五个500年的说法,说在正、像、末三时流行不同的大小乘佛法,到了像法后半期出现法华迹门正法,而认为他正处在佛灭后2200年,属于末法初期,正应弘布法华本门正法--"南无妙法莲华经"。

    国,是流行佛法的国度。有流行小乘、大乘之国,或大小乘兼行之国,但日本是"一向大乘国,大乘中《法华经》之国",故应弘布法华本门妙法。

    教法流布先后,或简称"序",是指教法适应时机不同而流行的先后次序。正、像、末三时先后流行不同的佛法,既然进入末法时,就应流行适宜此时的法华本门妙法。

    可见,日莲通过自己的判教理论把《法华经》提到最高地位,而最后的结论是:法华经题才是适宜末法时代日本乃至世界(阎浮提)的最高最圆满的佛法。

    三、《法华经》的"肝心"--"南无妙法莲华经"

    日本进入平安时代后期(10世纪之后),在社会危机四伏,并且经常出现动乱的形势下,佛教的"末法"思想在佛教界特别盛行。这种思想强调离开佛灭时间越久,众生的接受佛法的素质越低,僧人的品质越下降,世上仅有教法而无真正的修行者和证悟者,并且佛法面临灭亡的危险。与此相应,简单易行的净土信仰迅速兴起。天台宗僧源信(942-1017)著《往生要集》分类汇集净土经典文句,提倡在"末代"修持净土念佛法门。进入镰仓时代(1192- 1333),法然(1133-1212)著《选择本愿念佛集》,最早成立净土宗。他认为在"末法"时代众生修持净土法门以外的"圣道"诸法不可能解脱,只有唱念"南无阿弥陀佛"才能超脱生死。这五字名号具有无限功德和神威,口称这五字名号可以灭罪和往生净土。此后其弟子亲鸾(1173-1262)著《教行信证》,创立净土真宗,进而提倡"一念净信,往生成佛"。净土信仰在镰仓时代曾特别盛行。日莲在创教过程中批评的主要方向是净土宗,此外是禅宗、真言宗等。日莲提倡法华五字或七字经题,应当说是受到净土宗口称念佛的启发和影响的。

    日莲说一部八卷二十八品的《法华经》的最精要部分是它的题目--"妙法莲华经",称之为全经的"肝心"。《撰时钞》卷下以答问的形式对此作了解释。他说既然《华严经》的肝心是"大方广佛华严经",《大集经》的肝心是"大方等大集经"……一切经皆以"如是我闻"之上的题目为其肝心,那么,《法华经》的肝心应是"妙法莲华经"。因为《法华经》是一切佛经之"王",所以此经题也是一切佛经的肝心,是"位于一切佛、菩萨、二乘、天、人、修罗、龙神等之上的正法"。《观心本尊钞》说:"释尊因行、果德二法,妙法莲华经五字具足。我等受持此五字,自然让与彼因果功德。" 他在《唱法华题目钞》中说在此经题五字中包含了一念三千、百界千如、三千世间及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一切法门。他认为,对于天台宗的"理具"的一念三千诸法,普通人难以理解,自然也不能通过坐禅观心领悟实相而达到解脱。但如果唱念"妙法莲华经"五字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接受无上妙法,达到解脱。他说:"不识一念三千者,佛起大慈悲,五字内裹此珠,令悬末代幼稚颈。四大菩萨守护此人。" 任何人,包括一切智者、愚者和善人、恶人在内,皆可因唱念此经题而成佛。

    日莲以法华经题为核心,提出"三大秘法"作为日莲宗的基本教义。此五字(或加"南无"成七字)从作为信仰对象来说,是"本门本尊",如将此五字为中心,配以诸佛菩萨和护法善神等名字,用笔绘出,则为"本尊曼荼罗";此五字从作为修行唱念的内容来说,是"本门题目";从尊奉和唱念此经题可以拥有防非止恶的功能来说,则称之为"本门戒坛"。可以说,这是日莲宗独特风格的集中表现。

    四、"《法华经》行者"日莲

    《法华经·从地涌出品》记载,释迦牟尼佛不同意由"他方国土"的菩萨在他灭后护持弘通《法华经》,说"我娑婆世界"(难忍世界,实指现实人间)自有无数菩萨及其眷属承担此任,此时大地震裂,从地下涌出无数菩萨,其中有四位导师--上行、无边行、净行、安立行四菩萨。对于以往人们极少注意的这段文字,日莲特别重视,说在像法之时,天台智虽提出"理具"三千之法,但未能弘布"事行"的"一念三千"--"妙法莲华经",进入末法时代,"地涌菩萨始出现于世,但以妙法莲华经五字,令服幼稚,因谤堕恶必由得益是也"。日莲在不少地方以地涌菩萨自况,自认为是末法时代肩负弘布法华本门妙法使命的"《法华经》行者"。《撰时钞》卷上说在佛灭后1800年间只有三位法华行者,即释迦佛、智、最澄。那么,进入末法时代的法华行者是谁呢?日莲认为自己当之无愧。日莲在《撰时钞》卷上说自己是"阎浮提第一《法华经》行者。"在《开目钞》卷下他甚至宣称: "我是日本之柱,我是日本之眼目,我是日本之大船。" 在镰仓时代创立宗派的人中,像日莲那样具有强烈的弘法使命感,不惜牺牲自己身命再三地向当政者进谏抗争,对异己教派进行激烈批判,是十分罕见的。

    佛教与其它文化形态一样,是随顺时代和社会、地域而发生变化的。从日莲宗和日本其它宗派的成立,再次证明了这个道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