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铁甲依然在,红杏出墙来——莫大原来叫令狐冲。

(2011-06-24 09:29:18)
标签:

令狐冲

黄河

大马金刀

谁是谁非

生老病死

杂谈



夏至末。
其实说夏至末也不太准确,毕竟夏至已经过去一两天了。
好像为了配合那个在无数人笔下装13的文艺日子,成都居然难得的凉爽,还吹起了一阵风。
当然,第二天就没了。炙热近乎毒辣的阳光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破了楼兰晒翻天的劲头收复了失地,打出了嚣张且鲜明的旗帜,看着凉爽落寞的背影狂笑不止。
如此,事实证明,装13是不长久的,不被雷劈,也会被日晒。
一切如故。太阳依旧耀眼,人们依旧汗面。
生活如同一句吮纸嚼蜡的废话。
我想我是彻底远离了大学的那段日子。
在穿着裤衩把自己误锁在门外的时候,我看着那个圆滑的门把,想了想,毅然走进了对面浴室。一边冲澡,一边骂自己笨蛋。水从喷头打下来,我想起了大学的时候。那时去洗澡都是吆五喝六,呼朋唤友,端着脸盆,搭着毛巾,罩一件或棉或布的宽T恤,穿一条或花或素的大裤衩,从六七楼呼啸而下,高谈阔论,从宿舍到澡堂,从澡堂回宿舍,不亦快哉!那时根本不用担心锁了门进不去,去隔壁宿舍敲开门,大马金刀往别人床上一坐,脸盆往桌上一放,接过扔来的烟,点上,嘬几口,悠悠吐纳,接着摆谈,不亦快哉!
龙门阵里,点将领兵的有令狐冲,有林平之,隔壁的乔峰梁发偶尔也会来凑凑热闹。
其实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此间。江南写了他的,王垚拍了他的,苏哲周田田梁岩濮方竹黄河清演了他们的。而我。看了自己的。
所以当我看到令狐冲靠在树边絮絮叨叨的时候,我想到了书中那个萧瑟清瘦的老人,和他那咿咿呀呀的弦琴声。
然后,看到自己。
西风正紧,北雁南飞。一行回文书信写不断字字愁思,三万丝竹琴弦诉不尽连连离泪。夏至深处莲心红,情到极时暮天黑。说一场生老病死台上戏,亦真亦假;唱一段悲欢离合诗中意,谁是谁非。终不过长亭衰草伶仃远,青山踏遍不见一人回。
到底:当年铁甲雄心依然不改,如今墙头红杏三度花开。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