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南的诗(石狮日报)

(2014-05-14 13:50:34)
分类: 评论

李南的诗

 

宋步明

  夜深人静,只听见远处隐约的风声,白天的嘈杂已经散去,静下心读李南的诗,去倾听“谦卑、倔强而又高贵的灵魂低唱”。

  “你们不知道,喧嚷的城市里/买菜、赶车、奔忙的有我/被利益驱使的身影中有我/如果春天来了,在月照下面/我也会低下头来/看一看睡醒的青草/……如果在月照下,我走向田野/那是去平息尘世间的浮躁/去安慰繁星般的灵魂/如果你们是我,也会屏住声息/一边被青春的梦想点燃/一边又被庸常的生活熄灭……”(李南《春天的月照下》)

  微小的细节,淡淡的忧伤,心灵的真实;语言的朴素,对世事沧桑的淡定和从容,读李南的诗时不时会眼睛一亮,时不时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共鸣。车前子曾这样评论李南:“她诗歌中的谦卑与虔诚,使我不敢造次,也就是说,李南的诗歌中有另一种力量,一滴水的光明,水滴石穿……”

  说到李南的诗,总会说起那首《小小炊烟》:“我注意到民心湖畔/那片小草,它们羞怯卑微的表情/和我是一样的/在槐岭菜场,我听见了/怀抱断秤的乡下女孩/她轻轻的啜泣/到了夜晚,我抬头/找到了群星中最亮的那颗/那是患病的昌耀,他多么孤独啊!/而我什么也做不了。谦卑地/像小草那样难过地/低下头来/我在大地上活着,轻如羽毛/思想、话语和爱怨/不过是小小村庄的炊烟”

  卢辉点评这首诗时说:“当悲悯意识成为一种良知情怀,当底层生存成为精神底色,这两种元素的互渗成李南《小小炊烟》的动人之处。”“在看似‘谦卑’和‘轻如羽毛’的渲染中,却处处给人以疗救的力量和良知的唤醒”。对弱小事物的同情和关注,对崇高的敬仰,使李南的诗中有了深邃的内涵。每一个热爱诗歌的人从李南的诗里感受到她的真挚、忧伤和无奈,也感受到一首好诗的力量。辛泊平在李南的诗里听到了“谦卑、倔强而又高贵的灵魂”,他说“娱乐至上的时代,我们醉心帝王将相的舞台博弈,醉心朝代更迭的波澜壮阔,醉心商场上的战火硝烟,醉心于情场上的争风吃醋,醉心于星级酒店的纸醉金迷、香车宝马的眩晕速度,在艺术化的叙述中,普通人是遥远而虚无的背景,是点缀和花边……”读李南的诗,总会感受到简单而质朴的感动,一种温暖的人性之光。

  “在广阔的世界上,我想/万物是一致的/禽兽、树林、沉寂的旷野/要呼喊,要变化/在悄悄之中发生……/星宿有它的缄默,岩石有自己的悲伤/要倾诉,要流泪/还要披上时空的风霜”,在这首诗中看出李南诗歌非常大气的一面。从出生地到成长的城市德令哈,再漂泊到北京、秦皇岛、石家庄,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诗歌。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诗歌越来越边缘化,一个诗人如果想凭借诗歌创作生存,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为了保持自由独立的创作状态,保持自己的人格尊严,很多诗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坚持守望着诗歌。

  李南就是其中一位,正如她自己所说,“以沉静而内敛的方式,真挚而动情地歌唱”,“妈妈说,诗人/风花雪月的情种/最没出息/尤其是在这个年代/妈妈/可我偏偏爱上了/这门传承已久的技艺/从不指望它挣钱、糊口、改变/我命定的轨迹/我爱它,是当它张开欢乐的嘴唇/就有了人间的秘密/而我要站在永恒的光年中/替神说话……”。她更确切地说:“写诗没有改变我个人的命运,但诗歌改变了我对命运的认识,我将对它心存感念。”

  从德令哈瓦蓝瓦蓝的天空下,到一望无际的河北平原上,从那些红红的格桑花,到站起的一座座山峰,李南的诗已告诉了我们许多。这些天经常记起的是她的那首《一点点》:“我有一点点现金/能享受柴米油盐的幸福/有一点点志向,鼓励鸟儿/不要像人类这么恋家/我有一点点爱情/沉睡在深海,没有人能将它复活/还有一点点被赏赐的自由/灰暗的天空下,我该感谢谁?”

  在遥远的天空下,有这么一个诗人,有很多这样的诗人,说出自己的声音,说出我们的声音,离我们很远,又离我们很近,一点点,一点点,变成水量充沛的河流,变成莽莽苍苍的高山。

 

(刊2014年01月11日 《石狮日报》星期六 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