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南的诗
李南的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78
  • 关注人气:4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录存,学习并感谢师与友!

(2013-06-11 10:03:23)
标签:

转载

分类: 评论

   前几天在旧书市场转,居然发现了一期2005年的《诗探索》,翻开一看,居然有几位师友对我一首拙作的评点,这是我从来不知道的,8年过去了,再看这首诗,让人汗颜。几位师友的评点虽不乏溢美之词,但对这首小诗的厚爱却让我感念,录之,表示敬意。

 

 

        野草湾

 

         李 

 

 

  暮色来得多快  转眼间

  看不清家的方向

  蒿草盲目地跟在

  稗草后边

 

  白天的神龛

  只剩下  漆黑一片

  点灯  闩门

  换衣的妇女

  她需要稍稍侧过身去

 

  我看见过正午的  野草湾

  它喝天上的雨露

  被远方的汽车

  无限缩小

 

  野草湾  信任菩萨

  是个苦命的

  村庄  它从不说话

  只在狂风刮过地面后

  挣扎了一下

 

  

 

 

 霍俊明评点:

 

  这首名为《野草湾》的小诗,对于那些有着乡村经验(现实的或是想象的)的人们来说,它更像秋天的旷野中摇落的第一片树叶。它带来的是一种信息或者暗示,一种古老而又略显陌生的温润情怀,乡野的、粗糙的、忧伤的、迟疑的……

  野草湾,可能没有比它更简单或者也没有比它更复杂的地方了。荒草蔓延,黑夜降临,而记忆也在此刻被唤醒或者刺痛。白天与夜晚,显现与消失,沉闷与挣扎,都在看似明朗实则难缠的张力关系中,被诗人营设出一个远非阔大而却令人难以忘却的场景。这个场景是土地,村庄、生命在岁月的风中的长年沉睡或者其中的偶尔的颤悸。而在房间中转身换衣的妇女则几乎成了这个场景中不可更替的元素。在她们身上可能更能折射出白天与“神龛”笼罩中的不期然的显影或者沉重的叹息……

   这首小诗,用语是不动声色的,而这种“静”与“冷”却恰恰在有效的暗示空间中留下了难以言说的感动,关于记忆的、乡村的,生命的,还有语言自身的……

 

 

马俊华评点:

 

  《野草湾》初一看,让人轻轻心动,顺着动心的地方细细咂摸,味道就慢慢出来了,越来越浓郁。

  “暮色来得多快  转眼间/看不清家的方向”,不知是诗人离家外出,还是乡村的天变短了,反正是很自然、很生活化的感慨,展开了这首诗。在暮色的笼罩下,诗人只能看到身边切近的景象:“蒿草盲目地跟在/稗草后边”。这看似平淡的开篇,却反映出诗人沉潜锐利的生活触觉,即从看似平淡的生活情境生出诗绪。“白天的神龛,只剩下/ 漆黑一片”。从表面看,它只是指出天色已黑,可“白天的神龛”这样一个简单化的比喻,则透露出诗人或野草湾的人们对轮转的日子、对平常生活的敬畏之情。随后,一个具体的生活细节深化了这种敬畏:“点灯  闩门/换衣的妇女/她需要稍稍侧过身去”。在掌灯、关门准备入睡的时候,在纯粹封闭的私人生活空间里,野草湾的妇人换衣也要心有规避地侧过身子,这是保守?是羞涩?是习惯?其中的蕴意全靠读者来琢磨了,从中也会对野草湾的生活有所体悟。“我看见过正午的  野草湾/它喝天上的雨露/被远方的汽车/无限缩小”。野草湾也许真有一泓水湾,在正午闪闪发亮,能激起诗人如此纯净的联想:“它喝天上的雨露”。可这种纯净里也蕴含着弱小、寂寞,这种特点就被这样的诗句突兀地表现出来了:它“被远方的汽车/无限缩小”。这种纯净还意味着落后、闭塞、驯顺乃至蒙昧。这种特点,又被下面的诗句委婉地表达出来了:“野草湾  信任菩萨/是个苦命的/村庄  它从不说话/只在狂风刮过地面后/挣扎了一下。”至此,野草湾在我们的脑海里就表现出复杂、冲突、厚重的内涵!

  《野草湾》纤巧、细腻、灵动。可纤巧却不单薄,而是意味悠长;细腻却不芜杂,而是情丝明晰;灵动却不光滑,而是滋味沉郁。这也是李南的其他诗留给我的印象。

 

 

 靳晓静评点:

 

 《野草湾》这首诗有着黑白照片般的魅力,在远与近、大与小、动与静所组成的近乎完美的画面中,诗人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点石成金的表现力得以展现。而诗人具有的悲悯情怀,又使这一画面镀上了一层人性的光辉。

  宿命是一个常见的诗歌主题,《野草湾》独具的冷静和不动声色,使宿命之痛暗伏在一个自然的村庄之下,某种形而上的指向扩大了诗的张力。

  诗人的良知透过对一个村庄的关注和观察而跃然纸上。这首诗浑然天成,在存在与虚无这柄双刃剑上,尽可能地接近神人结合的边缘。

 

 

 森子评点;

 

 语言简洁,富有弹性,几乎没有废词。

 恰到好处地写乡野,总让人心痛。汽车的介入更是迫使这首小诗的生存环境发生改变。

 可是,若是没有汽车这头“文明之兽”的闯入,又会是什么样呢?也是不敢想。

 确实,这已经不是唐代、宋代的天空,我们不可能呼吸到古人呼吸过的空气,同理,我们也不能再写唐诗、宋词。每一代诗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只有认识到这个限制(局限),我们才有可能去抗争,或曰挣扎。

  挣扎,使我们站在过去和现代之间,交换被动与主动,并重新审视我们的写作。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