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所看到的香港

2015-03-11 09:42:08评论 杂谈
文/公元1874

我去香港很多次,因公因私都有。第一次去是几年前。去的时候,我也有点担心,看到网上那么多说香港人如何歧视大陆人,深怕自己也被人歧视,我其实是个胆小的人,特别怕和人产生争执。

所以刚到香港,坐完地铁,从铜锣湾出来,打车去酒店,上车了都不好意思说普通话。但开口说了普通话,报了地名,司机发现我是大陆人,立刻转普通话来问我,虽然很生硬。在深水埗杂货店买饮料,店主是个70多岁老太,完全不会粤语,我用不怎么标准的粤语沟通,她很和善,一直跟我说对不起,我不会普通话;在街边问人油塘的永远坟场怎么走(我去给黄家驹扫墓),20多岁的一对情侣,很热心地给我指路,在手机上的百度地图给我标注怎么走,末了我说还是打车吧,太麻烦了,他们又把我带到的士停车处……

我所看到的香港
 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家驹和陈百强都葬在这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有没有遇到不爽的事?当然也有。有一天晚上,我约了几个朋友去深水埗吃宵夜,有大陆来的,也有本地的。深水埗是香港的平民区,外地游客去得不多,比较破旧,大排档在街边摆着,我们几个人喝了点酒,用普通话聊天,凌晨时分客人少,我们这群大陆人就显得很眨眼。旁边有一桌,20多岁染金发的年轻人,用本地话在那边聊天,突然我意识到他们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善——我也立刻意识到自己喝酒,有点失态了,于是让朋友们小点声。“12点半了,街坊邻居都要睡觉呢。”

虽然我们低声了,但那两个金发青年还是不爽,走过来对我们,用难听的粤语粗口骂我们。我用广东话和他们说“唔好意思”,不过没什么效果。很快老板过来,把他们劝了过去,老板来和我们说对不起,我说没事,是我们不对。

他们也没过来找茬了,事情好像就这样完了。不过我觉得,不能就这样结束。过了几分钟,我拿了瓶啤酒过去,对他们说,我们是内地来的,我是贵州人,刚才我们喝酒有点多了,聊天声音比较大,吵到了你们,十分抱歉。这瓶酒当是我歉意的体现了。他们估计也冷静下来,也有点不好意思,说没啥大事,太冲动了,拉着我喝酒,于是就把酒干了,临走挥手致意,就此解决。
我所看到的香港
 深水埗老街,保留着旧时香港的人情味。


这就是我所看到的香港。

我觉得,上面这些事不光香港独有,它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城市。这个700万的城市里,有邵逸夫这样在内地捐了无数教学楼的大慈善家,有抢劫银行闹市开枪的杀人犯,有四大天王有张国荣,也有古惑仔和无数个陈浩南山鸡……有规规矩矩安稳生活的大多数平凡人,当然也会有一小撮唯恐天下不乱的港独份子。所以,在这里发生什么样的事,都不奇怪。

但是套上“地域歧视”以及“被地域歧视”的心态去看,非要把一些事说成香港独有,那就奇怪了。比如说小女孩被人辱骂无人制止,有人说这是香港才有的事,请问你还记得那个被车碾压后,10多个行人经过,无人搭救的小悦悦吗?还记得全国有多少个老人摔倒在地无人敢扶嘛?或者你搜索自己城市里的暴力事件,有多少是当年发生,无人敢出面制止的?

我所看到的香港
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

在社会上遇到不公正的暴力事件,你敢挺身而出,你就是英雄。可是“英雄”二字,说起来远比做到容易。

因为我的书在香港出版,我在香港和本土导演一起做过讲座,工作关系认识的同事们就更加可爱了,有一个接待我的听说我是beyond粉丝,还告诉我当年她也是在二楼后座下面等家驹来的一个小歌迷;我问了她近期香港的风波,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这几个家伙可不代表我!

我觉得这句话是整个事件的核心:香港这个城市能够发展得这么好,最大的缘由就是包容性。去过香港的朋友应该都对铜锣湾时代广场街边的“法X功宣传站”印象深刻,那里十多年来如一日的有人播报着各种反动内容,而离他30米远的地方,就是“反法X功宣传站”,播报着驳斥它们的内容。

TVB电视剧《天与地》里有一段对白:和谐,不是一百个人说同一番话;和谐,是一百个人说一百种不同的话之余,而又互相尊重。我觉得铜锣湾的那一幕就是我喜欢香港的原因:它足够和谐,足够包容。

我不掩饰自己对于香港的喜欢,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我感受到了足够多元的文化,以及足够多元的包容性。它是个弹丸之地,也就比北京的通州大一点,但诞生出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吴宇森的警匪片、周星驰的喜剧、黄家驹的《海阔天空》、金庸的武侠小说、麦兜和春田花花幼儿园的小朋友……我喜欢这座城市的文化,喜欢他们拍的电影和唱的歌。

这就是我所爱的香港。

最后,那位接待我的香港同事,知道我要写这篇文章,托我说以下的话发在文章后面。她是个香港姑娘,在人民大学读过几年研究生,后来回到香港工作,目前从事传媒行业。

HI,各位大陆的朋友: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今年26岁。因为没有微博,所以借何言的微博和大家说一点点事情。近期香港发生了一些针对内地游客的不文明行为,我感到非常难过,也对这些始作俑者感到愤怒。这群人在香港是很少的激进分子,他们不代表香港,至少不代表我。他们目前已经被法办,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声讨他们,所以请大家放心,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这件事交给法律处理,会得到妥善解决。

我在大陆学习、生活过几年,在这边被抢过手机,也被摸过包,在动物园买衣服也被宰过(我:谁带你去动物园买衣服的……),但我不会觉得北京很乱,因为在香港我也被偷过东西,买水果也缺斤少两,在法国的时候也被抢劫,我觉得大城市里有这些罪恶发生,是正常的,毕竟城市大了,三教九流的人都会有。我报警了,警察记录了,用法律手段来解决犯罪问题,我觉得是比较好的处理方式。

我不关心政治,活了20多年,从未走上街头,我是所谓“沉默的大多数”。我身边认识的,也多是我和一样平凡的小市民。我的工作接触了许多大陆人,很多都成为了跟何言一样的好朋友。最近香港出现这些事情,我痛恨政府不作为,对梁(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很失望,是政府对这群港独份子的放纵,才造成了今日的严重后果。我很希望这种隔膜,能够尽快消散。

如果有一天,我也会走上街头,我想,一定是反对这群港独份子。我不想因为他们这几百人,而令这座城市蒙上灰尘。

一个普通的香港市民 Jessie Chan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