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童话岳冰
童话岳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24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写给岳小冰的101个童话:编程课(003)

(2014-08-31 22:51:32)
标签:

转载

 

大学三年级的上半学期,我选修了一门编程课。

那门课很有意思:首先是只对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开放,其次是被众多学生疯狂追捧。那时我只是跟舍友打赌,看看谁人品好,结果我赢了一顿饭。

教课的是个老教授,头发是白的,胡子也是,笑起来特别和蔼。他第一节课就说:“我们的期末考试呢,就是编一个程序,名字叫‘爱’。”

“爱?”全班学生都睁大了眼睛。

“其实呀,编程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动词、名词、形容词还有副词等等,都有它们专属的口令,我会逐一教给你们。但至于怎么展开程序,就依靠你们自己构思了。”

 

第一节课的作业名字叫“开心”。那一次,我做得非常快。我想起幼年的我穿着红裙子沿着风跑过广场,像一朵不谙世事也不会被刺伤的玫瑰花。我在程序里编了棒棒糖、红气球和广场中央飞起的鸽子,我隔着那些黑白胶片还能远远地听见笑声。“嗯,不错,挺有天赋。”老师这么说。我开心极了。

但后来,就远远没有这么顺利了。

我编得越来越慢,从最开始最先交作业的几个人之一,慢慢落到了中游,甚至更往后。有时候,作业还会被老师打回来重新做一遍。“你这个不合要求啊。”教授虽然很和蔼,但说到学术,语气还是很严肃,这让原本内向又完美主义的我备受打击。于是,每次交作业时,我内心都十分忐忑。

我的程序,总要花上别人几倍的时间让老师批改。我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眼睛透过老花镜一行一行吃力地读着代码,心跳不由自主开始加快。

“你呀,还是很有天赋的。但有时候呢,不要太固执,要多参考书里的程序。你不要觉得标新立异是特别好的事情,和大家一样其实没什么不好的。”

“嗯。”我含混地应了一声。天知道,我并没有刻意为之,也许我的思路天生和多数人就不太一样。我看不太懂书上的案例,也没有办法理解它们,更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做一个差不多的出来。我只能这样。

就这样,半学期过去了,期中考试很快就来了。

 

期中考试的题目叫“偷偷地喜欢”。这个程序里我写了柔软的猫咪、夏天的薄荷和邻家奶奶院子里的摇摇椅。我幻想过无数次:风的声音,穿过一串一串的茉莉花、栀子花、白兰花,兔子一样跳过竹篮子轻轻地跑到小河边。这份卷子,老师同样批改了很久。我不敢看他,只好低下头默默地玩指甲,直到他大大地画了一个70。我顿时松了口气。

“你要多看参考书,不要自己胡编乱造。期末再这样答,我可不会让你通过了。”他看着我,半是无奈半是着急,我知道他是好心,“这样吧,我把咱们班编得不错的几个程序发到你邮箱,你回去参考一下。”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用牙齿咬住了嘴唇。

 

回到宿舍,我就赶快查看邮箱,下载附件,把那几份代码打开一一阅读。

老旧的主机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行一行的代码从黑色背景里跳了出来。它们都比较短,也不复杂,看起来应该还蛮容易。但我读着读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对!这几个程序的代码,好像都特别相像!于是我试着把它们一个一个运行,结果令我大吃一惊。

一模一样的结果,一个字都没有差:

“暗恋”。

——怎么是这样!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极了。为什么一定要符合参考答案?为什么我们要像大多数人一样活着?难道我们活着就是要随波逐流、委曲求全吗?

我颓丧地在电脑前呆坐了一个晚上。

后来的编程课,我更是一节比一节坐如针毡。我总是被留堂,需要额外补习,并且显得固执、突兀、迟钝和无解。我也尝试过去图书馆借阅大本大本的编程案例,但那些样本程序,我接受不来,也学不来。我甚至开始后悔选择了这门课——但是,没有办法,已经选择的课无法退掉。

就这样,期末考试还是来了。

 

那一天,所有的同学如约到了机房,题目大家早就知道。编得快的同学,不到半小时就迅速结束战斗。我写得异常艰难,写一行,改半行。旁边的一个男生可能是看不下去了吧,就偷偷发给我一个编好的程序。

我打开运行,结果是“结婚”。

这怎么可能对呢?即使无法得到爱,我也没办法用结婚顶替啊!我望着男同学离开考场的背影,默默把程序关掉。

我最终没有能编出程序,自然也无法及格。我挂掉了这门课程,就是这样。

之后教授单独找我谈话,劝我放下固执,放下自我,好好学习书本里的程序案例。他还说,对我网开一面,开学的补考还是原题。

“假期好好准备一下吧,一个假期复习一道题,应该不算难吧。”教授最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知为何,我挂科的消息很快又传到了父母那里。于是刚到家,我就接受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批评教育:“你都这么大了,好坏应该能分清了。有些人呢,喜欢出风头,你不能跟人家学。咱们毕竟还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还是要走平常路的。”

我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那些标新立异的人,别看他一时风光,以后可有苦头吃的。咱可不能学他们,咱们老老实实念完书拿个毕业证最重要。”他继续说。

不知是不是我的沉默激怒了父亲,他最后竟然越说越激动:“你是不是觉得挂科很牛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要总异想天开好不好。你看看隔壁的岳小冰,以前一直没你成绩好,现在你可好了,越长越不如人家了!”

我只好更加沉默。

没过几天,不知他们又从哪里找来一个程序,强迫我把它背下来。那个程序,我运行过,结果是“相亲”。

“这不对!”我朝着他们大吼,“你又没学过编程,你根本不懂!”

“你管什么对不对,你交上去补考就能过!”一只玻璃杯打碎在地上,“你补考还不过怎么办?你以为重修不花钱啊?难道你花的钱不是你爹妈的?你自己看看,你这样对得起谁?”

我一下子被噎住了。

我蹲在地上无助地哭了起来。

 

现在,那个程序我已经背下来了,背得滚瓜烂熟。他们说,只要把它填上去就能过,那我就填上吧,反正过不了也不赖我。

但我总隐隐地觉得不甘心,我总以为在某个瞬间可以突然得到灵感,写出一个我也满意、老师也满意的程序来。

在漆黑的夜晚,在电教楼那迟迟没有闭上的一只眼睛里,总有我对着电脑屏幕空茫的背影。

下周就要补考了,我只能这么满怀希望地等下去。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