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4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顾2017(1-2)

(2018-02-24 21:22:01)
标签:

回顾

元旦

2017

分类: 随笔

  早晨天是晴的,太阳是红的,预报中的坏天气没有出现,但看上去,也算不上特别,因为平常就不乏这样的早晨。然而,虚拟世界的朋友圈里,却花枝招展的,缤纷璀璨的,不仅有唯美而煽情的文字,更有绚丽而奇妙的动画,出现频率特高的名词只有两个:元旦和18,便道出了今天的特别之处——今天正是18元旦。
  这样的日子,以点带面,一年一度;云卷云舒,承前启后,怎能没有点不同呢?
  等听到窗外传来砰砰啪啪的鞭炮声,我又想起凌晨听到的礼花喷射声,就切切实实的感到:今天真的不同寻常。
  是啊,新年已真正开始,旧年已彻底结束!
  但结束的只是旧年的光影,而不是旧年的河流,我还有很多记忆像沙砾,铺成宽阔河床;很多情思像游鱼,打造水底世界;很多灵感像飞蛾,逗引一河星光;很多邂逅像水草,编织春夏秋冬……我不能只是顺流而下,轻松前行,喜新厌旧,不要附累;也要逆流而上,直面挑战,回顾拾遗,追求厚重。尤其是刚刚离开的这段日子——我的2017!
  说起2017,我骤遇很多,也喜得很多,更遗落很多。因此,这篇《回顾2017》,不能只像一束花,或者一挂珍珠项链,或者一个小院子,就是不可能变座别墅或花园,也要制成一个跟我那花了20多万才在老家造成的新屋一样的大工程。
  既是大工程,就随意不得了。且容我慢慢筹划并打造吧,说不定这会成为我献给新年的最好礼物呢!

 1

    2017是特别的。特别在于我似乎完成了一次蜕变,像一只知鸟,已经褪壳,能攀上枝头,唱一个夏天。至于是如何完成这次蜕变的,容我稍后再说。眼下,就只想说说那攀枝的快乐。

    到底攀过哪些枝头呢?具体地说,除了校后小山,除了鲁王山、草尖寨,除了情系中心、安庆完美服务中心,除了桂林——这些地方是早先爬过的枝头,以后慢慢回放算了,还有我们陶冲的“九寨沟”——三道岩,可是十天前才上,且随老酒人——我2017年最投缘的一群人一道。
    那是冬至后的第三天,即圣诞节的前一天,之前阴沉多云的天空,被风一下子清扫干净,蓝得能使人双眼沉醉。刚出发时,偶尔还有风将地上的灰尘吹成一团雾,当我们抵达时,风停了,明明入冬了,眼前还有几分秋色,透着秋的明艳与清凉,爽着我们的心。我们谈笑风生,轻装上阵,十六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尽管明知最近没下大雨,上游还横着发电站的拦水大坝,不可能看到像样的瀑布,仍不减玩兴,志在攀上最高的那道岩——即穿越整个三道岩,而不要浅尝辄止。
    三道岩之行,是老酒人2017年在酝酿老酒之余反复酝酿的一次释放和消遣;那天的好天气,也契合了老酒人敬业乐业之外的一份闲心。我有幸忝列其中,被老酒人视为良伴,是结缘在先,协助在后。我不仅充当随行的摄影记者,捕捉拾捡他们一路上的洒脱和开心,还被视为导游——毕竟我是本地人,来三道岩也不下二十次,而他们,多半还是第一次。
    坦白说,我对摄影有点自信,反正那单反相机上有全自动功能,能减少技术上的挑战,我只要多按快门,就不难收获一些可能还行的照片。但对导游这差事,我可没什么信心,一方面,因为我的率性,来这么多次,也没一个确定不错的路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的疏懒,只在意一些直观感受,不曾记那些地名景名与相关故事,没什么知识类的东西跟人分享,似乎天生就没有导游的天赋。因此,在出发前,我怔忡不安,怕有负老酒人的所托和信赖。
    还好,同事林溪是性情中人,肯牺牲大半天的假期,陪我一道。他可算老三道岩了,因为他老丈人的家,就在三道岩附近,而且,他又是个有心的人,对三道岩可算了如指掌——显然算最娴熟的三道岩导游了。
    游三道岩有两条道:普通道和探险道。普通道是山沟边的山路,探险道就是怪石嶙峋还不时攀升的河床。老酒人可不怕挑战,他们选了探险道。说起来,这时候的水量小,添遗憾更添欢畅,它虽降低了风景的品味,却减弱了旅行的困难,使得这一路上,既能见老酒人的真性情,又能让我放心相伴。
    小伙子们就爱挑战,总是不走寻常路——探险道上,可走的线路也不止一条,有稍难的,还有很难的,有些巨石或崖壁本不算路,只有一点点的立足攀扶之地,也有一两个前去挑战,让人看得心慌;但不会心惊,因石、崖不高,就是不小心失足,也不会伤筋动骨,只是破皮出血被河水湿身而已——还不算疯狂吧。
    姑娘们在这探险道上,没有退缩,也无意犯难,排除了一个又一个顾虑,战胜了一个又一个难关,除了轮番伴孩子前行,就一路发现,一路说笑,一路用手机拍人或自拍。就是她们,第一个发现一簇簇映山红,在杂树相对的山坡上,在枯了叶子的棘丛中,花瓣虽不免憔悴,色彩还不失鲜艳。就是她们,开始感叹:没出门的时候,哪敢想象这大冬天的不仅留有一点秋色灿烂——一些红果上就很分明,居然还有春光荡漾——后来就在更多地方看到映山红了!就是她们,竟而发现:三道岩可不仅有着四季不同的景,还有四季不变的景,诸如奇石,那形状,那色泽;诸如水,那清亮,那灵动;诸如这别有情趣的路,这藏着大爱的山,这被清气调制的阳光,这由山林过滤的风……     于是乎,我的相机里,可不仅有一些别样的风景,也有老酒人的数张笑脸百种风情;而我的内心中,就不仅为大自然的神奇而陶醉,更为老酒人的真性情而窃喜——能让一个寂寂无名不为人知的三道岩如此投缘,除了老酒人,还有谁呢?
    最终,我随老酒人越过石阵,翻过龙宫,穿过柳石林,又攀上一道又一道岩,终于抵达第三道岩,虽没见识瀑布的激情,但从崖壁上的水印,也不难感受到一种气魄。就是在这道岩前,老酒人排成轻弓,并在两边展开黄旗:“桐城老酒”,合影留念。因林溪客串摄影记者,我得以定格在老酒人的旅行队伍中,结伴同游的快乐就变成一枚酒曲,似可以酝酿更澄澈的笑容,更清越的歌声了。

2

    为什么说,2017与我最投缘的人,是老酒人?还得从17的初春说起。                
    那天早晨,我刚走进学校大门,就突然晕倒,然后被同事送至省立医院急救。真正的怪异之处,还不在于我的这个意外,之前并无一点征兆,而在于我的记忆,在晕倒前消失,并延伸了十天,将这段别人眼中的:我与死神的一次亲密接触,沦为一片空白。
    只记得那天清晨,我像平常一样随手机闹铃起床,洗漱后出门去早点铺带上两个米粑,习惯性地走上了那条相对僻静的上学路,一边赏看路边的田园风光,一边将两个米粑吃完。不紧不慢地步行,往往只要15分钟。我的记忆似乎就是在路上遗失的,因为我没有一点路上的印象,当然也不记得自己怎么走进学校大门。
    当我像一觉醒来,就只有惊愕了:前一刻刚走在上学路上,这一刻怎么就躺在医院里了——而且是远在合肥的省立医院,不仅妻在身边,连女儿也从北京赶回,我到底怎么了呢?    
    还记得前一夜在表哥家,我只喝了一杯小酒,然后带回一个任务:为患上大病的表姐写封轻松筹的倡议书——这可是又一个第一次。因此,写这封倡议书之前,我不仅审阅了表姐提供的资料,还翻出了不少范文来研读。应该是在晚上十点多钟,我就完成了这个任务,并上交给了表哥。只是我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继续在电脑蹭网,一直到十二点左右——很长时间以来,我习惯到晚上十二点之后睡觉。    当我得知:我已经在这待了十天,就更是惊愕不已——我只是头有些疼啊!也因感觉还好,两天之后,我就坚持出院。
    是什么魔力,竟让我失忆十天?医生只说我脑子里曾有瘀血,与头部着地有关。想我的体质一向不错,又是走在平坦的校园,怎么会突然头部着地?因我没有一点记忆可以提供,医生也就无从判断。    
    这十天,我到底是怎么过的呢?这似乎要比发病原因更令我挂怀。因在某些方面,我特别自爱,尤其爱的,就是自己的每一缕记忆。似乎也只有记忆,能让人活得实在。    
    我怎能想象:从妻和女儿(后来还有同事,更多的是来看我的亲友)口中,我不仅了解了一些生活片段,也仿佛看到一个特煽情特催泪甚至带着传奇色彩的世界。
   与现在的QQ群和微信群有关吧, 我的这次突然晕倒,居然变成春天的柳絮,随风沸沸扬扬,部分还被吹得很远,不仅仅那些还算切近的人,几乎所有已失联一段时间的人也都感知到,而后还做出了种种让我意想不到的回应。风尘仆仆前来看我的,除了亲友,除了同事,除了曾经的学生,除了情系人,竟然还有老酒人——他们可是商人,而商人往往“重利轻离别”啊!虽说我是老酒的粉丝,可也太普通了啊,因为我人微言轻,再尽心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能凭什么求得老酒人的看重呢?然而,他们来了,像朋友,更像家人,送来的是最动人的关心,最真切的帮助。有握着我的手,问我记不记得这和那的;有为我流泪还帮我待客的……
    更有这么一个老酒人,他本来身负重任,无暇旁顾,这时为我的事,他竭尽全力,想他所能想到的办法,找他所能找到的关系,并身体力行,暂时搁下自己的事,硬是替妻在病房里看护我三个晚上。看我的妻女顾虑未知的药费而省吃俭用,他还当即掏出了一万,来缓解她们的后顾之忧。终于,他不得不离开了,可离开的只是人,而不是关注。他每天还在关注我的治疗情况,并随时准备提供相应帮助。他不仅像一位挚友,更像生死与共的兄弟!当我出院回家后,他还同几个老酒人和情系人一道前来看我——他可不仅是老酒人,也是情系最忠实的支持者和最给力的资助人,他不仅为情系投入了太多的善款,也为情系殚精竭虑,我之所以能走出小我,结缘情系,正是因为受他的召唤——他们带来了好多的营养品,以及一盆紫色的兰草花(当时我就感觉到:这应该是另一位文雅灵慧的老酒人的心意)。
    他不是别人,正是老酒的当家:陈总!
    陈总其人,我虽在多篇文章里提及,但他的人生境界,他的博爱情怀,却只是触到一点皮毛。无论是他的爱心捐款超过千万,还是他踏遍家乡桐城的山山水水,几乎进过家乡的所有贫困家庭,这些我所惊艳的光环,都是来自朋友的转述。与他面对面时,我所感知的他,就是一个从里到外敦厚朴实谦和有礼的男人,一个可信可交可依靠的人!但因为自卑——不仅是物质上的,也包括精神境界,我没敢奢望和他成为朋友。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响当当的男人,赠予我一份如此真切又超现实的深情!
    从此,老酒人就不仅仅是老酒人,更是我的家人——我但求孜孜相伴、相濡以沫的家人。之后的一回回,我放下局促与羞怯,纵情老酒人的活动,也就是想和老酒人一道,去创建一个美好的家。实际上,老酒人与我可不只是简单的投缘,更像是我的幸运之星,在帮我度过一场劫难之后,他们又给了我一个个机缘,帮我打造别样的自我,领略别样的风情——我将在《偶尔秀一秀,客串老酒人》里详述。
    说起我这大半生,有不幸,更有幸运。
    不幸的是:父亲早逝,我也因此被局限在陶冲这块弹丸之地,像一只井底之蛙,没台阶走远,没机缘尝鲜。
    幸运的是,命运犹存对我的厚爱,并没封闭我的感情之路。它任我像只青鸟,飞进童话,化身王子,去追寻公主。尽管这一路,我得过乱石荆棘的考验,也曾长时间地迷失踯躅一个地方,但一直相伴身边的,除了来自家人亲戚的亲情,还有很多朋友过客的友情。
    尤其2017,我不仅体会到亲情的浓郁和友情的热切,还品尝到一些别样的感情:有的如酸奶,有的像糖水,还有的则像桐城老酒——历久弥香,醇厚醉人。能怎么界定这些感情呢?它或许超越了亲情或友情,或许是亲情和友情凝结到一起的水晶,或许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爱情!
    总之,对于我来说,2017就似人生的一个拐点。就是2017,我的心羽化成蝶,可以舞动翅膀,飞出井底,飞到一个博大精深而又丰富多彩的全新天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曾经的那梦
后一篇:三月的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曾经的那梦
    后一篇 >三月的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