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4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浪漫之旅》之一《迷失》(7-9)

(2017-10-30 21:24:50)
分类: 小说

7

这是一个星期天下午,屋内比较冷,两个妹妹嬉闹着,洪流离开家去了陆明的家。幸好,陆明正在家,还没去他小学。

确定了,我现在的爱情目标就是林琳。这是洪流跟陆明的第一句话

海霞呢?

太虚幻了。而且,我已经彻底明白:她不可能像林琳一样,带给我这么奇特的感受和充实的生活。

林琳还只是一个初中啊!自月城师范毕业,陆明已在某小学任教,他深知洪流爱好广泛,喜欢浪漫,但还是希望这个老同学能够现实一点,不要沉于梦幻。

“她明年就不上学了,就不学生了,我们爱情,也就没什么可以阻碍

“呵呵”陆明笑了,他感觉:洪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他说你真的确定自己爱林琳?

确定不容置疑

什么?

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小公主

七八岁的时候,洪流经常听父亲童话故事从那时开始,他爱上了童话的小公主,并且有意在现实中寻找。

喜欢你么?

应该喜欢吧要不,那么多夜晚,怎么肯冒险前来陪我?

不是说她不喜欢学习吗?她有没有可能只是想找你一起

就算她暂时还没那么喜欢我,我相信,她以后会慢慢喜欢我

洪流听不进任何中肯意见,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陆明不想再说什么,只说了句:我祝你好运!

 

了个尽兴,洪流出了陆明家

他骑着自行车,过了一段山坡,看到一山洼。

山洼有一口,塘水没有结冰,很安静,正清晰倒映着天上的云彩和两边的已落尽了树叶的树,水中的云彩没那么鲜明,但水中落叶要比美丽多了。

一个淡绿色的身影正推着自行车,塘埂上缓缓前行

洪流感觉那身影好美眼前一亮

他猛然想到:她有没有可能正林琳?

很快,他又否定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运气虽然刚刚带上了陆明的祝福。

洪流骑到女孩身边时,女孩回过头来——竟然就是林琳!

上帝的安排洪流惊喜地呼叫。

怎么现在才来?林琳反而埋怨他

 知道我要过来? 洪流奇怪

当然喽,林琳要不有车不骑,推着好玩啦?

怎么知道?

刚刚经过陆明的家,在他的门口,看到你的自行车。

认得我的自行车?

你那破自行车,难以辨认吗?

呵呵洪流他只是开心觉得自己的运气太好了。

俩人一道推着车,慢慢向前走着。

看看洪流的傻样,林琳忽然问“你知道我刚才是跟谁一道的吗?

“跟谁啊?

“你猜。”

“跟你妈妈?

“废话

“那跟你家那小狗吧?

“谅你也猜不出!”林琳说,“我是跟我表哥和表嫂一道,他们今天吃午饭,陪我一道去学校。

“是钟老师夫妻俩?”洪流有点紧张。

没想到吧!林琳轻笑,露出一点小得意,之后接着说:

看到你的自信车,我就跟他们说忽然想起来,还有周记本。我转身返回,他们先走了,然后等你出来,谁知竟等这么久!你到底跟陆明说些什么啊

我在跟他谈你呢!

干嘛谈我,还跟他?!

为什么

不是一个老师吗?再说我最不喜欢别人背后议论我。

以后注意,行了吧

 

转过一个村庄,上到一条较宽的公路林琳的身子忽然一震,继而脸颊绯红。

顺着林琳目光看过去,洪流发现:对面那个梳着大背头正骑着自行车而来的中年男人,竟然林琳班主任——马老师!

马老师……”洪流招呼了马老师一声。没遭遇之前,他难免恐惧,真的灾难临头,他又谁都勇敢了。

 啦?马老师下了车

洪流点点头

“别玩太久啊!

好的

马老师冲洪流了笑,又扫了一眼林琳,自行车,头也不回远去了。

林琳已然变成霜打茄子

怕了洪流问。

就怪你,老不出来,让我等那么久!林琳眼神已跟之前大不相同,有怨责,有生气,还有别的一些东西,总之十分复杂。

“这学期不就三四个星期了吗?你不是决定下学期不来?他做不了几天你的老师了,你有什么好怕的?

“懒得跟你说话了!”林琳骑上车,跑前面去了。

洪流追上去,看她没有说话的意思,就默默地跟在她的身边。

 

一个村庄,几个人正在路边扶着自行闲聊

洪流和林琳经过时,其中一个抬起头,招呼了一声:洪师傅

原来是龙吟。

怎么在这儿?洪流问

亲戚家玩到现在,准备回去龙吟说,又了一眼林琳

林琳猛然发力狂蹬自行车,似乎要在一瞬间就和洪流拉开距离

洪流顾不得龙吟多聊,赶紧骑车追上去好一会才追到

“你今天怎么啦?怎么见谁都像见似的?

后悔死了不等你就好了!林琳了他一眼,恨恨地说

“看来,你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洪流有点失落。

“我们有什么关系?你是我什么人啦?

“情人呗!

“鬼才要情人呢

“你看不起我?

“我可听很多人这么说过你恋爱高手花心大萝卜!

“你相信吗?

“我为什么不相信?

洪流一时无语

上个星期,几个晚上没见到林琳,洪流又无心去做,就拿起笔来,给林琳写信,当林琳就在他的对面,听他诉说衷肠。

已经写了三四封趁着偶尔碰面,偷偷交给林琳。

信中,他坦言: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是的一个小学一直到初中的同学,但后来他放弃了,因为发现这女同学另有所爱;也曾有女生喜欢他,那女生虽然长得美,却不像童话中的小公主,就一直保持着距离,最终冷了她的心……

洪流没想到,因为坦诚,却并没换来一丝林琳的信任

洪流家了,路边停下

林琳没注意,依旧在前面骑行。

争取今晚去早点!”洪流林琳背影喊一声。

随便林琳回了一声,没有回头。

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洪流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8

 

傍晚开始延长,夜幕降得没之前那么

洪流来校,太阳刚刚下山夕阳至少还要红一小时。

夕阳下的校园空荡荡的,只有几个老师或学生的身影在晃动。

星期天的晚上,洪流这里,原本是值得期待的一晚

马老师不在,钟老师也不会特地到学校跟谁打麻将林琳羁绊,多了自由。

但今晚洪流没那么乐观林琳要面对的一切,他都无法分担林琳还对他示好吗?

似乎应验了他的预感,直到天色变暗,他没看到林琳影子。

之前,林琳只要在校,了上课时间,就经常性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做他的风景。即使有别的老师和同学看着,她不在乎

那时林琳懒得管别人什么目光看她或者说她什么,她对洪流是那么慷慨,让洪流一下子就变成感情的富翁了。

现在,他心中只有林琳,甚至想每时每刻看到林琳,都跟林琳在一起,林琳却突然吝啬起来,让他时不时地就感受到饥渴之苦

洪流走出门他无法在房间静等下去了。

校园转了一圈,洪流的心倒宽广不少,可因为林琳常出现的任何地方,都没到林琳的一丝踪迹,这心又成一片越来越大的虚空。

直接到教师宿舍,去敲敲林琳的房门——其实是钟老师的房门

这念头在洪流心中轻轻一闪,灰飞烟灭了。

即使星期天的晚上,教室宿舍留着邹老师家。他们以校为家,与钟老师和马老师也互有默契,有意无意地关注着林琳甚至将洪流当成了他们的假想敌。

要是善于隐身或者变化,洪流当然无须害怕可现实终归是现实,不是童话,也不是神话。

一转念洪流奔出学校后门,直接跑上校后山岗

洪流想起来了,林琳房间的窗户对着那山岗。

窗户半开着,里面漆黑一片,似乎没有一个人。

洪流捡了块小石子砸了一下石子到一边的玻璃上,发出清脆一声

房内还是寂无声息。

洪流从山岗跳迈过水沟,贴近窗户,向里看了看里面竟然书包也没看见

返回校园洪流直接了食堂做菜的大厨今天的值日工友房间,他问:李师傅钟老师的表妹来打晚饭吗?

这个时候,他顾不得要顾忌什么了。

没有喂李师傅回答,同时投给洪流浅浅一笑。

可以断定了:林琳没有来校。

回家了吗她还会再来学吗?

一整个晚上,洪流失眠了

第一个失眠之夜洪流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

睡意终于像水雾,要把洪流笼罩起来时,闹铃响起——四点五十分,他得起来煮粥了。

 

六点半食堂了第一批用早餐老师和学生七点左右,完全火爆起来。过了七点半,餐厅也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

无意之间,洪流听到那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中,有人提到他的名字。再一留神,洪流发现他们竟然是马老师和钟老师,还有严校长。

洪流在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站住了,他第一次失眠之后,又第一次做起偷听者。

昨天来校的,昨晚却没住在学校,今晨才来的。钟老师说。

去哪儿了?严校长问。

已经确认,她回家了。

那不就没事了。

关键是,她是跟我一道过来的,半路上讨作业折家了。马老师后来遇她,没想到的是,她跟小洪一起。钟老师说。

“你们是说,他俩关系不正常?

可以这么定。我已听说,她就爱往小洪房里跑。马老师

“你们跟她父母说了吗?

“已经说了。”钟老师说。

你们应该也已找了,还想怎么样我找小洪谈谈

“我们就是觉得这事校长出面要好。”马老师说。

“可这事主要责任在她啊

“她不听话。”钟老师说。

“那让她父母自己处理严校长笑笑说,我们管多了未必好!

 

中午打饭时再见林琳的时候,洪流刻意看了看林琳的神情。

林琳跟平常差不多只是更放松一点,看洪流的目光轻松随意似乎不怕有人注意。

了个机会,洪流问林琳:昨晚怎么回家了?

学校之后,我觉得还是家里好,回去了。林琳说

打晚饭时,林琳好像有点不同了,洪流面前,她似乎一下子长大了不少,安静多了

夜幕降临,洪流缩进自己的小房间,掩上门。还是虚掩的。

灯光下,对着镜子,直视自己:剑形的双,不大不小的眼睛,胡子已经变浓了,隐藏在面皮下的冷静高傲,赋予了一点不同寻常。

林琳唯美的脸膛相比,这张脸还略嫌逊色

也没有自卑,因为他知道,他的内心有一般人没有的风景。

忽然,门被推开了,一个灵动的身影,越过半尺高的门槛轻捷地了进来——林琳,她居然还来了她将带来怎样的惊喜?

很快,洪流感觉自己高兴过早,因为他注意到林琳今晚有点不同。往常,她跳进来同时,也关上了。但今晚她背着双手,似乎顾上关门。

林琳静静地看了他一秒钟,伸出背着的双手一张很大的信封出现在洪流面前。

的信,还给了!林琳的声音,像一记锤击。

懵了。机械地伸手接过,才想起问她一句:“为什么

“你的信,放在那儿不安全。”林琳说。

“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吗?

“我希望你以后遇到一个比我更优秀的女孩,甚至比海燕还优秀,好不好?”林琳一直没提,她之前看过洪流写给海燕的明信片,也了解了一下海燕这个人。

“你不爱我吗?

“不知道

“你不相信我只爱你一个吗?

“我相信。

“可是你还要我分手

“嗯,我一直不怎么听话,父母烦老师厌的这次就听一回了。”说完,林琳摆摆手,一转身,就消失在门外的黑暗里。

 

 

9

 

晚餐工作结束,洪流准备回家。

天气时晴时阴。这会下起小雨还夹杂着一点雪籽

洪流一时回家的兴趣。

洪流本就不是一个恋家的人。

母亲习惯忙里忙外,是个特别勤劳的妇人,没有多少时间陪他闲聊母亲跟他说,除了关心,就是提醒

两个妹妹在家里早已形成自己的天地,偶尔回家,就像个闯入

因此就是回家,他也不愿待上太长时间。

想到陆明,洪流忽然有点恨意:这家伙到底怎么了,这么久也不来看我!很快,他自己过分,因为他们周日才见的面。

那个以前喜欢找他换饭票或者打饭的女生呢?从他的生活暂时消失吗?洪流不清楚,他清楚那女生喊他哥哥声音既特别,又悦耳因为一般学生都是喊洪师傅

那女生一个同学的妹妹。元旦前夕,还送他一张卡片,只是没写一句话,也没留姓名。

 

两天来,洪流实在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接下来的夜晚。

没有林琳来访的夜晚,太不习惯了。

没有林琳陪伴的房间,像一无所有的山洞,眼前没风景,耳朵里却还令人心迷意乱的空响

在小屋熬了两多小时之后洪流出了门。

他想去什么地方走走甚至跑一跑。

可是,学校有什么地方好去尤其在夜晚。

门前的两棵冬青树是校园冬天唯一的绿色,是一大块黑,浓浓的黑。

洪流终于想起电视房——这所山村初中最时髦的标志也是洪流曾厌憎反感的一个地方

 

电视房设在一个空教室

21英寸的彩色电视前,有老师,也有学生,他们或站或坐,时进时出,使得电视房像一个文化活动中心。

洪流就站在窗外向里看了看。

电视里正播放一部电视剧,一个女子在跟一个男人在交流,还不时有这个女子的面部特写。

“哎注意一下,我们学校哪个女生跟这女子相像”洪流忽然听到一句轻轻的发问,就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个女子漂亮,还亲切,不就像林琳?只是显得成熟一点。

谁啊?

对话还在继续

再注意一下!

钟老师的表妹

不是吗?

只是那女生这女主角性格不同,有点孬孬浑浑的这声音惋惜。

洪流不想再听下去,转身离开电视房,走到操场上。

雨点已全部换成雪籽,不太密

洪流仰起脸来,那冰的东西他的脸上砸一点点清晰的疼痛来

一丝寒风吹来,像刀片一般,割到他的耳朵了。这种疼痛算不享受了

洪流捂上双耳,又顿了顿脚,才发现,脚的麻木之中,也隐藏深深痛。

 

回到房间,洪流捧起火团。

火团,洪流已经习惯了在食堂掏好再带回房间他自己很少用林琳用得多一些,有时直接带回,第二天早晨再还过来

火团的黄色有点像林琳手上肤色,带着温暖。洪流慢慢平静下来

洪流拿过一本信纸,又拿起写下琳儿这个名字,放下了笔,并将这张纸撕下,撕碎,扔到办公桌的一边。

忽然,一阵清的笑声传来,像一道剑光,洪流一个激灵。

洪流一就知道,这是林琳的笑声。

林琳正跟同学结伴上厕所,一路上不甘寂寞,一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

笑声本来像阳光,既明艳,还带着温度往常听起来,可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状况下,洪流都能像一块冰被融化,像一盏灯被点亮。

可这会儿,洪流那平复一点悲伤,忽然被激起,并升华,演变成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海浪一般的悲伤。

洪流赶紧卸掉一些束缚,钻进被窝。没的是,竟然还有梦等在梦里

梦见林琳正被人追杀,作为林琳的保镖他只一个人,而追兵铺天盖地

无数双手和兵器同时向他袭来,陷入了昏迷状态。

朦胧之中,他听到一个非常悦耳的声音说:本来是游戏,他竟当真了!

正是林琳的声音。

看看林琳,发现眼睛无法睁开。

怒吼一声,终于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片黑暗,他又回到了他的小屋

林琳就住在这个校园,却不肯再听他的心音更别来感知他这恶梦。

 

仿佛春天提前到来,天气有点反复无常昨夜了雪籽,今却又阳光灿烂而下午阴云又浮上天空,遮住了太阳似乎酝酿一场更大的雨。

傍晚时分,雨落下但洪流感觉这天气好压抑,做起缩头乌龟,早早缩进小屋

洪流翻开卡耐基《人性的弱点》他想让自己安静,面对目前的落差煎熬。

很快,他烦躁起来,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林琳的笑声干扰他。

那不时响起的笑声,那不断变化的笑声,本来像灵动的音乐,能赋予任何有生命的听众以活力和激情现在,只会让他心智迷失。

洪流忽地很生气他打开门,走出来,想把这个笑声当成电视机一样给关了。

 

林琳正跟她的几个同学在校后山岗上嬉戏。这里有女生,也有男生男生在斗鸡女生追逐

林琳试着去跟男生“斗鸡”——用一个膝盖做武器。她试了两次也狼狈地摔了两次

林琳不愿再试第三次,虽然男生还有这种期待。这两次,林琳已经发现并认定这是一项不适合女生的运动

林琳疯狂,也比她平时更疯狂。知道林琳有心思的,可能只有跟她同的两个女生叶丽和尤美。

林琳到底有哪些心思自己也未必清楚,她只是觉得:既然这剩下的两三周时间,是最后的时光,此时不疯更待何时?虽然了断跟洪流的交往是逼于无奈别人展现的还是:她开心的一面。

天色渐渐阴暗,雨就快到了寂寞的山岗上,学生们渐渐散去,只剩下林琳和叶丽

林琳还没有尽情,她不想早早下山

叶丽有点犹豫。她知道林琳有人陪,可又担心雨淋湿,挂记晚上的作业。

忽然,叶丽笑起来,并向林琳摇了摇,就转身跑下山去。

林琳一怔

顺着叶丽刚刚目光看去,林琳就看到一个褐色的身影,站在一棵灰黑色松树后——正是洪流。

“你是不是想抓住我啊?”林琳似乎玩兴正浓。

洪流抬起脚林琳越来越近脚步也慢慢变轻

“你来抓我呀!”林琳猛地转身向前跑去并丢下一嗓子

“好!”洪流叫了一声,箭一般地飞向她。

洪流惊奇他这沉重了好多天的身体,怎么此时有着燕子一样的轻盈?

他很快就追上林琳。

洪流手抓林琳。林琳一边左躲右闪,一边肆意大笑。

这笑声像山谷中的泉水,叮当悦耳,流下山岗;又像神奇的春风,一瞬间就带来了和煦的春光。

林琳手臂,林琳就立即停了下来,偎到洪流的身上

洪流顺势抱起林琳,开始旋转,开始大笑……直至力竭。

他们躺倒在草地上,刚才还如水花四溅的笑声,现在就如留在枯草丛中的极为安静的露珠

洪流拥着林琳的身体,吻她光洁的额头,吻她美若童话的大眼,吻她冰凉清新的面颊……

当洪流准备吻她嘴唇的时候,林琳伸手挡住洪流的嘴。

“等一下,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什么话?”

“让我起来,再跟你说。”

“就这样说,不行吗?”

洪流不愿松开拥她的手。

这久违的身体,这至美的生命,洪流已为之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啊

“你呀……”

林琳的声音像开始飘落的雨点,带着寒意

洪流赶紧放开她,站起身来。

林琳一伸手,洪流就拉起她。

林琳不紧不慢地拍打身上的草屑,似乎并不着急。

“你要说什么话呀,快说呀!”洪流有点急切。

林琳转过脸来,目光定定得看着洪流又顿了一会,才说:

“你---

林琳转过身,像是飘下山。她的脚步那么轻快,像踩着软软的棉被。

,妹妹你大胆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洪流忽然吼起《红高粱那首插曲,声音渐渐嘶哑,他平时的歌声不同,接近鬼哭狼嚎。

林琳停下脚步,回头来,说:星期六要是下雨,我就不回家,陪你一个通宵!

“好!”

“就你的诚心能不能让老天明天下雨喽!”林琳丢下一个俏皮的笑,哼起洪流所唱的歌,跳跃着下山去了

雨点再度隐去,就是那么高深莫测。

 

一整天都受天气的影响。又是洪流的第一次。

早晨五点左右洪流起来雨已了,天的云还剩大块大块的黑。隐约的晨光似在暗示:将放晴。

上午太阳果然亮相,只是在一个小时之后,又隐身灰色云中。

午后,雨丝变雨点,越下越大架势,像夏日午后的阵雨。

快要放学时,更阴暗了,雨却停。

放学的钟声敲响,洪流站在门后,注意着不远处的台阶

林琳出现了,背着一个稍薄的书包。她就站在那台阶上,冲洪流笑了笑,又伸手摇了摇,还说了句:走了啊!继而转身离开。

晚上雨点又砸了下来,伴随一股劲风,弄得山摇地动居然响起一两声惊雷将洪流从梦中惊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