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4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浪漫之旅》 之一《迷失》(1-3)

(2017-10-30 21:12:18)
分类: 小说

浪漫之旅 

  无聊的时候,看看以前的文字,其中有几篇小说,虽然人物形象单纯了点,现在看来已远了点,可也不乏生动的细节、曲折的情节啊,为什么当时就没人认可呢?所遇到的多半都是这样的打击:语言还可以,但主题就狭隘了,只是围绕自己,跟不上时代,更像散文。以致我渐渐疏远了小说,就满足于写点即兴散文了。要知道,我八岁之前经常听父亲讲童话,可不仅仅只是爱上了童话中的小公主,也滋生出了这样一个梦想:当个作家!而作家怎么能不写小说?尤其是在当今这个连自媒体也发展得不错的年代。因此,我将下一个目标定为:写长篇小说。只是这之前,我可不仅要多看点名著,还要粘贴点过去的小说,垫垫自己的底气,试试眼下的风潮。               

 

 

之一:迷失

1

“上次去安庆考试买的那些书都送出去了吗?”陆明问,与他并排骑着自行车的洪流。这是一个星期日的上午,温暖阳光下初冬的风夹带让人清醒的寒意。

“那套《成功之路》我业已邮寄给海霞了;那本《唱歌的方法》只好自己保留了。”洪流说。

“怎么,林琳不收?”

“那倒不是……”洪流欲言又止。

这黄泥公路上布满辙印。为与陆明并排骑行,洪流不在意车轮下的坎坷不平。轮头的左右摆动中,也显示出洪流高超的骑车技巧,并不影响他说话的从容。

“她没兴趣看,又还给我了。”洪流还是坦白出来

陆明静静地笑了笑。他不像洪流满脸青涩,带着老成,骑车也专注,没特别情况,都目不斜视。

“你们的关系有发展吗?”陆明接着问。

“怎么说呢?有一点吧。她昨天约我今晚去学校教她唱歌。”洪流这么说的时候,带点春风得意的样子,“那天,她拿着一本歌词到我房间,说她准备参加学校举办的元旦联欢会,请我帮她选歌……好不容易选定《我爱你,塞北的雪》,她又唱不准……”

“别忘了她是学生!”

“但她是个特殊的学生。她说她是父母逼着上学的,她上学只是抱着玩玩的想法,而且她讨厌装模作样……”

“我听说她是因谈恋爱才转到你们学校的。”

“怪不得阮玲玉说:人言可畏。”

“她对你怎么说的?”

“她说一个初三男生写给她的信被她的班主任发现了,可能班主任平时就看不惯她,正好借此机会对她‘开刀’,在班上点名批评,她不服气——又不是她给那男生写了信!总之,态度不好,被班主任罚站到教室外。之后到班主任房间,她又被罚跪,这时,她才说了那一句使她无法在学校立足的话……”

“怎样一句话?”

“班主任是个四十岁的老处女,听她轻蔑的一声‘哼’,问她为什么,她当时脱口而出:‘你嫉妒我!’”“我嫉妒你什么?”“你嫉妒我比你有魅力,吸引男孩子注意……”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想认识一下这个女孩。”陆明说,继而叹了一口气,他可不仅叹洪流多情,也叹自己:他直到现在,还没遇到个值得交往的女孩

过一道河又上一道岭,两旁又是另一种风景:一边是空旷的田野,那收获之后的稻田,灰色的稻桩之间业已露出花草的青色;一边是低矮的黄土岗,青着一片准备过冬的麦苗,尽头可见村庄里依然茂盛的树木。偶尔还遇一片松树林,里面散落一个个坟茔,显得古老而宁静。

“海霞还是你爱情目标吗?”一阵沉默之后,陆明发问。

“当然,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也许是我这片低矮的天空下所能遇到的最好的女孩,我绝不轻言放弃。”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以真实姓名与她通信呢?”

“等她毕业之后。现在,我只要让她知道:有一个志趣不俗的人等在她的爱情门边。”

“那你和林琳只是为了玩玩么?”

“我想我能把握住分寸。”洪流自信地说。一块石头硌了一下洪流的车轮,令轮头一横。洪流定了一会车,终于不能继续前进,只好跳下车来。

 

2

一弯月牙斜挂天边,一些星星簇拥在周围。道路宽阔而寂寞,在隐约之中向前延伸。在山的阴影中,校园露墙壁的白色。几星灯火似乎亮在山的深处,使人想起人类还居住山洞的时候。

“河滩还远吗?“林琳用左肩碰碰洪流的右臂。她的左肩只能够到洪流的胳膊。

“你连河滩在哪都不知道?”洪流惊讶。

“不奇怪呀,我到这学校来才两个多月,平时又被班主任和表哥管束着,整天待在学校,只有晚上,表哥回家去了,班主任也回家去了,我才稍稍有点自由,在学校周围转转,哪知道远处还有些什么呢?

“那你怎么问也不问就跟我出来了?”

“谁怕你呀!”林琳扬了扬手,有道白色亮光闪过洪流的眼。

“你看,我还带了刀呢。”林琳的声音像鸟鸣一样清脆,悦耳富有情趣。

洪流笑了。他一伸手,就敏捷地抓住那只持刀的手—— 一念而过,他并未真的这么做。

没有风,淡淡的寒气像花露水,让人清醒的同时还有淡淡迷醉。

“哎,你参加自学考试,是不是想以后能改行当个教师?”林琳问。

“有一点,也不一定,看以后的情形了。反正校食堂不是我的久留之地。”

“我情愿你不当教师!再好的人,一做教师就虚伪了。”

“偏见!”

“我表哥就是这样啊。以前,他教我怎样对大人说谎,骗我手中的好吃的,有时又用好吃的哄我去做他的跟屁虫……现在呢我一看到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要笑。”说着,林琳就“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声铃铛一般清脆。

洪流下意识地望望学校,学校已经离得远了,并被身后山岗遮住,只有校后的小山那柔和的曲线还隐约可见

“钟老师还不算假吧。”洪流一付长者的姿态,“再说,不遮掩的、赤裸裸的东西也不都是美丽的啊。”

“你跟我表哥的关系好像很一般。”林琳转换话题。

“我跟所有老师的关系都很一般。”

“为什么?”

“因为我的自卑吧。”洪流自嘲地笑笑,“我的同学还有在高中补习的呢!就已经工作几年了,还不是吃了病逝父亲留下的一碗饭!我又只是一名食堂工人,只有保持距离,才能不亢不卑。

“怪不得你与许多学生的关系密切哩!”

“也只是几个似乎看得起我的学生,就像你。”

想起今晚的任务,洪流说,“其实,我唱歌很一般,至少不比你表哥钟老师强,他是受过正规训练的,你本应该找他教你的。”

“我就是不愿找他。”林琳孩子气十足,“帮我转了回学就像是我的恩人了。还找他,非得做他的奴才才能报他的恩。”

“言过其实了吧?”洪流忍不住笑了笑,接着说:不过,我绝对不要你做我的奴才——准确地说,应该是奴婢。

“我要做你的君王!”林琳胸脯一挺。

“参见君王!”洪流立即向林琳躬身拱手。

“爱卿平身!”林琳马上响应。这一瞬间两人都感到了一种默契。

隐约传来流水的声音,像谁在窃窃私语。从大路拐向去河滩的小路,洪流亮起电筒。小路在亮光下蜿蜒下滑,身后又隆起一座山岗,月在岗上,探首寻望。河水声清晰了,周围倒更加安静。

“我爱你,塞北的雪……”洪流悠扬地舒展开自己的嗓子,他让林琳跟他一句一句地学。可是洪流唱完第一句,林琳却没跟着学。

“怎么,不愿学了?”洪流问。

“不是啊,我只想听你唱。”林琳不愿说出:她羞于唱“我爱你”这三字。

在林琳的要求下,洪流连唱了两遍,一时没了歌兴,就跟林琳说:“累了吧,在河堤上坐会儿?”

“好罢。”

对面的树丛挡住了视线,却隔不断人声与狗吠。但洪流没有一点不快,只觉得乡村的夜晚平和静。

淡淡的月光中,林琳的面影如花,虽带着朦胧,透着芬芳。洪流静静地欣赏着,一时什么话也不想说。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枪响,那是有人在山岗上猎兔。

“别当我们是兔子,否则……”林琳说。

“有你这么美的兔子吗?兔子精也难

“其实,我也不知自己长得到底美不美。”

“谦虚吧?”

“才不呢!”林琳打了洪流的臂,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惊呼到:“快九点

我们结束今晚的教唱歌回校!洪流站起身来。

好的林琳立即起身,并挽住了洪流的,像对好伙伴一般走向前去。

 

3

灯刚,门开着林琳陈青青一边门边玩着,一边听坐在桌边的洪流吹笛子。陈青青就住在洪流的隔壁,她是陈师傅的女儿,因父亲生病回家休养,代她父亲在校食堂帮忙林琳不知是在什么时候,跟她成了朋友,经常晚上过来玩。

龙吟走进的时候,林琳惊了一下,不管陈青青是怎么想的,自己赶紧逃走。陈青青喊了她一句,了出去。

洪流心有不爽,但兀自吹笛。笛声如光,温柔地布满整个小屋;又似,轻快地吹向屋外

这是洪流的宿舍,也是一间非常狭小的屋子,只放了一张床、三张桌子,所剩的空间就只够一人双手平举转一个圈。办公桌放在窗台边,窗下桌上的那段墙面置了一面镜子,使得小屋的空间似乎有所扩大。

“听说你会唱的,不看曲谱就能吹?”龙吟在停歇之后问。

“吹熟练了而已。”洪流说。

“真不可思议。”龙吟感叹,继而拿起笛子欣赏,“如果能吹到你那样的境界,我这辈子就知足了。”

“你绝对能吹得比我好,只要你经常练习。我在你这样的年龄,还不会吹笛呢!”

“听你吹笛是一种享受。我认为:你吹笛比唱歌更能征服人。”

“我以前的梦想可是当个作家。”洪流说,“生活往往捉弄人,刻意为之的东西却总离自己最远。”

“你的自学考试快结束了吧?”

“还有最后三门。”

“你真有毅力。”

龙吟的赞叹,洪流这里比较受用。只是洪流觉得这样的对话有点无聊就说:“听你的班主任说:这次期中考试,你的进步很大。”

“说实话,这我得感谢你。我是以你为榜样,才专下心的。”

龙吟的眼里充满诚挚,以至洪流不好意思接受。

“你上次说你为一个女生烦,现在怎样了?”

龙吟既然把他如此看重推崇,他也愿意回报足够的友好。

“我准备将她的东西退还。她不想好,我还想好呢!况且都到初三了。”

“你很理智,比我强。”洪流说,他其实一直欣赏龙吟的,因为龙吟有礼貌,不轻浮。他相信龙吟一定会很有出息。

刚刚那女孩跟你是不是亲戚?龙吟忽然问。

洪流有点奇怪,说:说林琳吧不是啊。

好像很喜欢你房间玩。

是喜欢跟陈青青玩吧洪流淡淡地说

“我回去看书,不打搅你了。”看洪流的谈兴不高,龙吟知趣地离开。

小屋一时空寂起来,洪流对着镜子,隐约有点失神。随意翻开一本书,才看几行又合上。灯光明亮如水,浸没着每一寸空间,只是每一寸空间都那么平淡,只有打开的门像一个黑洞,似乎还带着玄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