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21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块孤独的石头——祭奠海子离世26周年

(2015-03-27 00:47:44)
标签:

情感

时评

文化

分类: 随笔

   今天是海子离世26周年的忌日。上午阳光明媚,下午小雨霏霏。据说26年前,海子穿着那件被校领导批评太花哨的红毛衣,外面套件灰夹克,独自一人来到山海关,选择卧轨自杀,天气也是这样。

    海子的老家在怀宁高河,与我的老家桐城青草相距不过三四十公里。去年的今天,我随桐城网的十多个诗歌爱好者去拜谒海子墓,只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

    那天在海子墓,我们遇到了好几批祭拜者:有怀宁文化局的,有桐城作协的,有北京大学的,还有两个来自六安手捧鲜花的女大学生。

    返回之后,多个网友为海子写诗作文。我也想写一写,最终却没能挤出几个字。想来,海子离我很近,海子也离我很远。

    我其实算不上诗歌爱好者。年少的时候买过《普希金抒情诗选》,却因为年少轻狂,没有真正地喜欢过哪一首;恋爱的时候折腾出几首爱情诗,似乎也未曾打动过一颗芳心,与诗便更加疏远。而海子的诗,在现在这个网络时代,翻出来容易,读进去难。况且,对海子的卧轨,别人已经说得太多。

    然而,我一直忘不了拜谒海子墓的情景,尤其忘不了那两个来自六安的女生。

    我想:海子的在天之灵,在孤独之余,一定不由欣慰——在这个被物质异化的年代,还有崇拜诗人的女孩存在。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再次翻开海子的诗,却发现海子的身影越发清晰,尤其是在读过《西藏》之后。

 

   “西藏,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
   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他说:在这一千年里我只热爱我自己

   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泪水使我变成花朵
   没有任何国王使我变成宝座”

 

    这不就是他的一幅西藏写真吗?在西藏,他就是一块孤独的石头,一块坐满整个天空的孤独的石头。

    西藏是遥远的,也是纯粹的,那里有他的梦想,那里最接近天堂,清贫的他能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抵达那里,要算一次壮举——当然,他的卧轨自杀,是一次更大的壮举:他蹬着梯子一样的铁轨,走进了他的天国。他本来就是一个崇尚行动的人,他虽然长得瘦小,却有一颗英雄的心。他赴死时带了四本书,其中有梭罗的《瓦尔登湖》和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只因为他认为:“这是两部闪耀着人类自古不熄的的英雄主义之光的书。”

    他曾说:“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事实上,远方并不曾给他慈爱与温暖,物质也永远不会对他亲眼有加,他只能以梦为马,并最终接受失败。

    也是到了西藏之后,他才发现:“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并在幻灭的同时,他看清了自己:就是一块如此孤独的石头,清醒又执著,坚硬又柔软。

    他其实希望自己能够沉入睡神的怀抱,好逃离那孤独,那占满时空的孤独。因为孤独,他曾追逐爱情,可又有谁,肯为他打开爱情之门,用爱的泪水把他浇灌?因为孤独,他曾走向市井,想读一首诗,来换取一杯酒,结果却换来一句:“我可以给你酒喝,但你别在我这儿念诗。”换来一种被踩到脚底下的绝望。

    他也曾想过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经历最简单的生活,享受最普通的幸福,像他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所写——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然而,他能吗?

    当孤独越来越大,让他无法回避,又无法逃脱;当孤独越来越深,让他无法美丽,又无法尊贵,除了赴死,他似乎也别无选择。再说,他相信生命轮回,也愿意做那样一种神——自己无法看到光明,就把自己变成火把,去照亮别人。

    他本是真正的诗人,想写史诗一样的作品的。他的偶像本来是歌德——可以用六十年来写一部诗。可在这个物质社会中,他再怎么做也得不到歌德曾拥有过的荣耀,甚至连起码的尊严都难以得到。

    之前,不少人注意到他是尘世间的一个儿子,给他加上不孝之名。却忽略他是一个天才诗人的事实,原本就不是一件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礼物,因为他要么是块无比锋利的刀片,要么是那高高在上的君王,怎少得了爱情和崇拜作为奠基?再者,诗歌的神坛上,从来就不缺美好的女孩作为祭品——她们的牺牲换来诗人的佳作,她们的青春也因此获得永恒。

    然而,海子生前,何曾获得过哪个女孩的芳心?又何曾遇到过一个值得他去不断燃烧的人?母亲竟是诗人唯一伤害过的女人,这实在是海子的不幸,也是时代的悲哀。

    他的孤独,无人能去化解;他的价值,也只他自己懂得,他还能心存奢望?他只能自己去热爱自己,至少在这一个千年。

    也许下一个千年,诗人就不会这么孤独了吧?毕竟,上一个千年,诗歌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诗人是精神世界里的王子。当诗人吟咏出花一般精美的诗句,就如同火焰发出温暖而迷人的光亮,总有无数美好的少男少女,像飞蛾一样扑来,用他们的狂热与牺牲,成就诗歌的荣光与崇高。

    海子自己也预言:“我必将失败/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我相信海子。   2015-3-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