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32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潜山之行

(2014-01-15 12:10:45)
标签:

神佛

之行

地面

大字

树木

旅游

分类: 随笔
      潜山之行

      11月23日下午,阴;我的目的地:潜山。潜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个县,一个潜藏众多大山的区域,一个蓄积很多美好的地方。
      绕江岭,过军河,转蔡畈,三十里的山色,一路牵扯着我的目光;不时出现的弯道,又总在逗引着我的好奇心;一个多小时走走停停,遗憾这行程只是孤身一人。
      终于进入潜山境内,景色越发赏心悦目,心情越发轻松愉快。
   
      之所以来潜山,是因表哥之邀,参加大姨夫的葬礼。
      多年前,大姨夫去世,直到现在,棺木还停放在地面,未能入土。这一次,表哥为安葬大姨夫,特地辞职(因不便请假)提前十多天从江苏赶回,找了地星,看了日子,选了地方,定了时辰,并通知了所有还在来往的亲戚,还为像我这样的远方客人准备了床铺——因为葬礼的第一项仪式:发引,需要全体亲戚参与,又将在早晨六点进行。
      表哥在上海工作的儿子,应他的要求请假回来了;而他女儿在兰州读书,离得太远,要不,也得回来。
      到表哥家刚四点半,距晚餐还早,就请侄子带我去玩。
      侄子是我的QQ好友。他的QQ空间有不少文章,哲理味浓,思想有深度。我们曾有过简单交流,不曾深入了解。这次见面,就有了深交的契机。
      他先带我爬他小时候常爬的山,后带我转到山间公路。一路上,他像一个忠实的导游,给我做详尽的介绍。
他说其他季节,山上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像七月桃八月榨的,那榨上的果子,成熟时炸开,露出里面果肉,口味一如香蕉,细腻可口。而这个季节,山上可食的果实,就只剩柿子。
     上山的路边,就有一棵柿子树,黑色的躯干和枝条都像是铁做的,且夸张扭曲。柿子树上,不见一片树叶,只有无数柿子,静静悬着,像小巧而精致的红灯笼,在把眼下当成节日来庆祝。
      他说山上也有一些不好玩的东西,像有些植物的花,毛毛的,还带着刺,最喜欢黏人;还有小虫子,爱在你的眼前飞来飞去,在你的耳边嗡嗡不停;最可怕的要算黄蜂,因它会咬人,而被它咬到,就要命了。   
      他还计算了一下这个村子,之前是两个村民组,现在二合一了,一共有二十户。这些村子,不是在冲里建房,叫什么湾的——这房子一栋比一栋高,面前往往有池塘,房屋之间隔着梯田,而那屋后的梯田,地势要高过前面的房顶;就是在半山坡上做的,叫什么冈的——这房子做成一排,面前往往是小河,夏天很享受,但冬天就难受了,因为招风。
      之间转到一个叫杨树湾的地方,看到那冲里的梯田形成一个个椭圆,图案和线条都有美术的味道,就想多拍几张。只是光线已暗,拍不出好效果,暗暗决定第二天再来。
      说到下雨,他说,可不仅会导致泥石流之类,还会使一些田垮掉,有些田全坍塌到下面的田中,只能二合一了。梯田塌方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连续下雨,二是雨后上冻。
      至于这山中的居民,留下的,往往是因为周边的田地不错,而离开的,则因那里太过贫瘠,难以生存。实际上,这山中的居民也并非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多半是在战争年代,为了躲避兵祸,才逃进深山的。
      忽然感觉,侄子就像鲁迅笔下的少年闰土,心中有无穷无尽的稀奇事。

    
      为侄子拍照时,他很配合:岔开双脚,目光斜睨(他的眼睛有些斜视),样子桀骜不拘。他考上大学那一年,我来恭贺,给他拍照,他也这姿态,当时还有点惊讶:这小子很狂啊!晚上和侄子同榻而眠,聊到夜半,发现他还真有狂的资本。
      他的爱好比较单纯,就是爱看书。
      在寝室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大家都拿个手机,但同学或同事不是聊QQ,就是打游戏,而他则是在看电子书。他的手机里下了很多电子书,主要是些文学名著。
      学习或工作之余,他也喜欢静静的,不参加什么活动,就喜欢泡图书馆。他是什么书都爱看的,除了文学名著,他还看其他专业的教材,包括医学逻辑学政治经济学。
      目前,他最爱看的是哲学,因为他感觉他对人生或社会的认识还比较肤浅。
      他还爱看字典,主要是为学语言。他总结说:学语言这类东西,找规律害死人,因为这类东西往往没规律可循,就需要足够的积累,积累够多了,自然就明白了。他举他学日语的例子,开始想找规律,结果频频犯错。
      由日语谈起日本,他谈了谈他前不久在日本出差三个月的经历和见闻,并发表了一些对日本的独到看法和新颖认识,让我长了不少见识。

      24日晨,表哥的家人早早起来准备,村人和附近的亲戚五点左右也就来了,我则到五点半才起来。大姨为我端来一碗肉丝面,我本不想吃,又不忍拒绝,还是吃了。吃的时候就发现,肉丝面的口感非常好,既香还甜。后来还庆幸,还是吃了好,因为早餐时间,延迟到上午九点之后。
      天公不作美,小雨絮絮不止,然而葬礼很神圣,发引的时辰不能更改。刚过六点,外面还一片漆黑,我接过表嫂递来的一把伞,就冒着小雨,跟着别人的电筒光,前往几百米外的坟场。
      仪式的第一项叫发引,第二项叫下字,两项之间,竟相隔两个多小时,实在把旁观者折磨得够呛。
      那时,秋雨绵绵,清冷无比,无需插手,又百无聊赖。用几块庞大的板栗树根和杏树根生起火之后,多了一些暖气,但因风雨的干扰,烟气尤重,特熏眼睛,于是,想取暖,就不能不多流泪。
      当天光变亮,四周的山清晰呈现,那枫叶红,那榨叶黄,诸多暖色,实在悦人。神奇的是,不时从山林中冒出一片雾气,有的像是被枪打出来的,火箭一样激射而出,到半山腰,又被风吹散;有的竟像一块幕布,从树林中倒挂出来,且质地细密,纹路清晰,像最好的丝绸,只是留存时间很短。
      有一段时间,雨停了,山上的雾气如我有时的灵感,生发得愈勤愈妙,就只恨这光线还不明亮,只恨这相机不能调焦,就只能睁大眼睛,且目不转睛,尽力弥补无法拍下这些美好瞬间的遗憾。

      吃过早饭,雨还在下个不停,但光线已经亮到可以正常拍照的程度了。估计邀不到同行的人,便没跟谁打招呼,一个人打把伞,沿山路往上。这一去,我可不仅到了杨树湾,拍到那线条柔软可爱的梯田,还抵达一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拍到一棵极粗的老树。
      这老树的粗,让我惊叹,因为我这辈子,还没在现实中见过如此粗壮的树身,也要比我见过的所有老树粗很多,甚至好几倍,即使是老家边的一株年逾五百多年的皂荚树,跟它相比,也显得小气。粗略地估计了一下,它的直径超过一米,像我这样的,至少也得五人,才能将它围起。。
      这树长在村口小桥边的一块岩石上,根向四周伸展,向北的一面,伸出一丈开外,并在那尾部,又长出一棵大树——像这老树的孙子,甚至曾孙,绝不是儿子。
      这树只剩半截躯干,里面有巨大的空洞,应该能容纳五六个人,外壳有裂缝,像现在还在承受巨大的痛苦,透着一身苍凉和悲怆。但它依然活着,还有一些淡黄色的散枝,像花瓶中的插花。
      对着这棵树,从各个角度来拍,我不想辜负这一面之缘,只遗憾找不到一个参照物,去衬托它的粗壮和伟大,倒因为它,使得长在它对面桥边的那棵老柳树,显得那么娇小。
      树对面的山坡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寺庙,门框上书“天堂庵”三个大字,暗示这里是天堂一样的地方吗?
      想找个人打听一下,这是一棵什么树?但雨中的山村,寂静无比,虽有三四户大门敞开,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也听不到一丝人声,甚至连鸟鸣都消失了,让我油然而生一种敬畏心理,不敢冒昧打扰,只好转身返回。毕竟,回到表哥家,也不难问出来。
      后来听说它是一棵油树。它应该有千年的树龄,但断成现在这样,还是十多年前的事,也不知是雷击断了它呢,还是它那已经中空的身躯已然无法支撑它那庞大的树冠,总之,它断下来的部分,也创造了不少奇迹,村人用它分出了很多木料,剧出的木板,也是没见过的大。
      不免有点惆怅:要是十多年前我能来看它,将会见识到怎样繁茂而伟岸的姿态啊!

      油树的旁边,还有一棵银杏树(也称白果树),在那坝沿边上,长得极高,跟老油树相比,就像根旗杆似的。金黄的树叶色彩明艳,使得村庄阴暗的上空,像是多了一团灿烂的笑容。树下的落叶也像黄金打造,很有质感,满铺地面,格外绚丽。
      后来,我看到它暴露在坝沿的根,也不免震惊,那根好粗好怪,居然跟那老油树一样,也像一个造型奇特的长颈花瓶。
      根边的一些藤状植物,结着红色果实,有些饱满充盈,透着光亮,有些已经干瘪,不知能否食用。
      村子中间,还有一棵银杏树,树干要比这棵更挺拔,树冠也比这棵更好看,它的色彩,更是所有秋色当中最耀眼的。
      据说有人曾想买下这两棵银杏,只因为它们属于全村,而村人众多,意见无法统一,才使得那人的企图未能得逞。
      继而听说,以前这儿,几人合抱的树木随处可见。然而后来,公路修到哪里,哪里就不见了粗树。 到了现在,就只有在某些村庄,还能看到一两棵大树。
      不免有了淡淡伤感,似乎这次潜山之行,不仅是来参加大姨夫的葬礼,也是来为众多老树送葬。 

      幸好还有几棵老树,收藏岁月的隐秘,见证八方传奇,一如得道高僧,或者通灵的神佛。
      潜山,请一定善待它们;改日,我还要再来拜访。2013-11-30
潜山之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