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21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年01月07日

(2014-01-07 19:56:11)
标签:

必不可少

园林

影响力

花草

净土

杂谈

分类: 随笔
【“桐城网十五年”征文】美妙的桐网
    曾经,我只闻网络其名,不知网络之实。那时,我对网络心存恐惧,以为网络既是虚拟世界,便定然充斥虚幻与假象;以为网络只是人们渴求逃避现实的产物,最终还会把人引向虚妄,却不知道网络上假的也许只是网名,而那网名背后的人,因为隔着电子屏,反而更显真实,更具个性。
    曾经,我徜徉在网络世界,并处处为家,处处留情,之后我发现:网络虽是虚拟,却也是一种现实,你可以遇到真的人,却难以遇到真的爱;你可以展露真实的自己,却一样会遭到误解和伤害;你可以在每个网站建立自己的空间或博客,却不过是增添了一些空虚和绝望。
    曾经,我对网络失望,感觉它像一个乱世,或者从前的江湖,多的是纷纷扰扰,多的是拉帮结派,真正的高人往往隐身世外,也没几个人真正拿你当菜;混混或骗子常常招摇过世,你不以为然偏偏他就是比你气派;绝大部分普通平常,一点点才气加短暂热情,既难维持长久交往,也难缔结深厚友谊,更难产生什么碰撞……深陷其中,只能使自己浮躁而虚荣,疲于奔命还一无所获。
    于是我想:是时候了,该回现实的小屋让自己清静清静了,不要奢望网络上还有什么值得追求,权且去往日的记忆中挖掘一些宝藏吧。
    恰在这时,朋友带我参加了桐网的一个拜年会,让我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网络世界——它就在我的身边,看得见还摸得着,靠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撑起,也需要大家的鼎力相助。
    终于,我没能拒绝桐网的媚眼,也很快体会到她的美妙。

    之前在天涯,一篇帖子发上去,就如一块石头扔进水里,很快就下沉不见,甚至听不到一息回声;现在在桐网,我的帖子发到论坛,就像星星放回夜空,能久久地闪烁光亮,不时地引来指正或夸赞。
    在桐网的屡次征文中,我有多篇帖子获得好评甚至获奖;由桐网编辑出版的《孔城之美》收入我的《漫步老街》,而即将出版的《桐网文丛2013卷》又收入我的多篇帖子……有时我觉得,桐网是个魔术师,就爱为我们制造小惊喜。
    之前在新浪,多闷也没一个朋友,多痛也没一句安慰,多想也没一次机会;现在在桐网,日子常常变得特别,生活似乎没了边界,适时举办的各类活动不断让我走出自己,走近他人,也走向远方的天地。
    近两年,桐网组织了数十次较大规模的活动,有室内的,也有室外的,有免费的,也有自费的。桐网似乎卯足了劲,就是要融入众多桐油的生活,去为桐油建一方拓展现实生活的平台,铸一个提炼人生感悟的熔炉,造一座升华精神境界的园林。
    无疑,在网络世界,天涯、新浪这样的网站像都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却也容易使人迷失,不适合我这类草根居住。
    而桐网,则如江南小镇,呈现的是秀美的山水,洋溢的是清新的空气,清静不寂寞,热闹不喧嚣,置身其中,就总有自在和轻快;浏览网页,也像漫步家乡小镇,走到哪儿都有认识的人,见到谁都觉得亲切。

    初进桐网,我就有幸出任“原创文学”(后来更名“文都墨痕”)的版主之一。从此,这个从前虽在家乡却不为我所知的网站,逐渐融进我的需要,一打开电脑,我第一个要上的,就是桐网;从此,那本来陌生的网名,变成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逐渐加深我对桐网的依恋。

    初识桐网老总大胡,我就感觉:
    大胡是率真的,当我们客气地称他“胡总”,他只是说:就叫我大胡吧!就像我们家的兄弟,要的不是客套,而是真诚。
    大胡是谦逊的,他读过不少书,走过不少路,有着比同龄人要艰辛曲折的人生历练,却还肯静下心来,倾听别人说话,包容各种意见或想法。
    大胡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为桐网确立了这样一个宗旨:“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讴歌真善美,彰显精气神”;他在版主会提出这样一个口号:桐网不是某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大家的;他梦想桐网在他手里脱胎换骨,涅槃重生,既有强大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又能为所有版主和桐油带来福利。
    然而,在这个功利化的世俗社会,一个理想主义者注定要常常碰壁,大胡的许多美好设想也不时遭遇寒流或霜冻。
    但大胡不怕。
    在人生的最低谷,大胡曾站在十四层楼的楼顶,思考着要不要跳下去。最终,他选择了转身,因为他悟到:一个人倘若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况且,理想是天上的太阳,天上有太阳,地上就有希望。

    接着,我结识了他身边的那群得力干将,进而发现:
    是一苇渡江的沉稳和谦和,让桐网有了个稳固的大后方;是后乐翁的执着和精干,使桐网倍增多元化发展的可能;是无心一阵风的热情和坚持,让桐网的大旗飘向了远方;是南风醉的激情和豪气,让桐网洋溢起桐城老酒的芳香;是高级营养师的正直和睿智,力保着桐网的醇正健康;是桐城海港的聪明和练达,优化了桐网的种种举措;而在大胡的背后,还有操老这个智囊,在确保桐网的品质修养和良性发展,在吸纳更优更强的网络力量。
    后来,我又接触到桐网的一些中坚力量:
    组织“相约仙龙湖”活动的地宝,发起环经济开发区骑行活动的sansan,总是拎着摄像机或立或跑最终剪辑出那么多精彩短片的洛雪的秋天,还有火叶子、千年一梦、周贞易老爸等一些老版主,以及云烟、行香子、桐城山水、映山红、看海、淡苒、晟哥、中华、无觅孙仲谋等等这些一进桐网就对桐网深情款款、不离不弃的忠实桐油。
    可以肯定:桐网有他们,明天会更好。

    不能不说说我的三位搭档,他们虽然不拿一分钱工资,却一直非常尽责,以自己的才情和热忱,竭力维护“文都墨痕”的品质和人气。小竹是个老版主,热情绝不输给任何人;风行水上是个新版主,不遗余力为墨痕更添唯美和幽香。浮生一梦是那么厚道,又那么给力,可托琐事,可担大任,因而身兼多职,犹游刃有余。
    至于我自己,说起来不免惭愧:进桐网快两年,我得到的多,付出的少。但有一点我可以自傲: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也算一个忠诚的人。一直以来,我总想为桐网做点什么,也视桐网为自己的一个梦。

    元月七日,是我进桐网两周年纪念日。谨以此文,祝贺桐网十五年庆典,纪念桐网与我的不解之缘。1-3

后记:大前晚喝酒了,刚刚八点就撑不住睡下,再次醒来时,才十二点多, 坚持了一个多小时还找不到睡意,就索性起来写这篇征文,写了四个小时,到早晨六点一十,总算写出个雏形。再后来,就是修改打磨,直到晚上十点之后,才正式贴出。改的时间竟然比写的时间长多了,也痛苦多了,不是嫌它满身瑕疵,就是嫌它没有亮点,直到最后,才体会到一点小快乐,似乎有个可人的小模样了,而且有了解脱之感:不必再为那征文去劳神了。1-5


                       附:《两岁桐网》

      今天,是我在桐网的两岁生日。
      窗外,久违的细雨如丝如雾,带着清凉,带着神秘,也带着春天的气息:樟树上那旧年的老叶,在白雾中透出一丝清新;一串稚嫩的鸟鸣,清亮中带着羞怯,但缺少变化,只是单调的“唧、唧”……      
      窗内,我坐在电脑前,对着桐网的图标,注意到下面的一行字:“分享精彩·网聚未来”,我所能想到的,便是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
      两年前的今天,我以“一河星光”的身份走进桐网,发了第一篇帖子《走近岩石》,并没有奢望能在桐网得到特别的什么,因为我自以为已经洞悉网络:不过是现实一种,同样是浮躁社会,满眼芜杂和纷扰,难寻诤友或净土。
      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得到很多真诚的朋友,从而逐渐走出自己;我也没想到,我会因此而得以参加那么多活动,染得生活五颜六色;我更没想到,桐网于我,居然渐渐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当大胡坦言:桐网不是某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大家的。我暗暗念道:“我们桐网!”亲切而深情,激动而神往,因为我感觉:这里不仅是个才艺大舞台,还是一个温馨大家庭,更是一个美丽新世界。
      当活动结束,桐网晒出我们的图片或文字,亮出我们的笑脸和心情,也不仅是一种定格或纪念,更是一种回味或延伸,因为桐网,我们打破了现实的隔膜,消除了距离的界限,链接了现在与过往,拓展了生活与心灵的双重空间。
      当桐网打开,熟悉的ID像花草呈现,亲切的回复如春风拂面,我不由暗暗加油:我得提高自己,不叫桐油们失望;我得感恩桐网,不负版主们的厚待。
      无疑,桐网改变了我的生活状态,也强化了我的生命意识。
      雨还在下,那么轻,那么柔,走在其中,不需要打伞,仰起脸来,一片舒爽。我不由猜想:这久违的雨,是带着祝福而来,是为我这生日而下。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流的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流的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