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河星光
一河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64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旺财——村人之三

(2010-05-06 22:18:01)
标签:

休闲

分类: 笔记

旺财

一进妻的店中,就听妻唠叨开。下午,她正在给一个顾客理发,看到旺财从门口走过,就招呼他进来坐坐,而旺财也说:“我也准备来你这儿的。”隔一会儿,顾客走了,旺财来了。妻忙着泡茶,但旺财说:“别忙了,我不渴。”继而硬笑着说:“我来,可是讨钱的。”“讨钱?”妻怔住,心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因为没几天他还对她说:“只要记得就行。有困难就迟一步还……”“难道他又变卦了?”“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能信人的好。你知道,平湖欠我的钱有好多年了,就因当初信他‘明年一定还’的话。这几年,他连过年也不回家,我讨钱也没处可讨了。”他又张望了一下一旁的化妆品商架,说:“下街头的那家化妆品店,商架上都摆满了。化妆品是越多越好销。你怎么越搞越小器了,没把本钱扩大呢?”继而又挑剔这店面,“太偏僻了。我去年就建议你找个好一点的店面了。没有一个好店面,哪能赚到钱呢?”妻虽然嘴里“嗯嗯”的应承着,心里却像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怕旺财再说什么,妻忙说:“我也准备年底还钱的。只是这一时,还拿不出哎……”“年底还就行。”旺财站起身要走,妻也懒得挽留,送他出去……

妻就是这样的人,一件很简单的事,她也得来个一长串的说明。要是让我对她说,最多只有一句:旺财来讨钱了,还说了一大堆寡话。

还是去年腊月,旺财进妻的店中理发,看商架的化妆品不够热闹,就问妻:“怎么不多投点资?”“没钱呗!”妻应。旺财沉吟了一下说:“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借给你。”“那怎么好意思呢?”妻有点意外。“我跟你老板是多年的老同学,看你们总不宽裕,我也想帮你们一把。”当时我正打算贷款,听妻一说,自然很高兴,立马拜访旺财。旺财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存单给我看,那是一张五万元的存单,对我说:“这是我刚存的。早知道你要借,我少存一些就好了。钱,我是有的,你借多少我也能拿出来。只是我现在不轻易借钱了。我借怕了。我之所以对你老婆那么说,完全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想帮你!不过我有言在先,我不希望你等我去讨,说好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那当然!”我强笑着,一时觉得他看我的目光中有鄙视,恼得不想开口,一想到这窘迫的现实,又不由妥协了。“你想借多少呢?”后来他问我,我说:“如果不为难,借五千元吧。”“那……”旺财想了一下说:“明天我就去信用社取出给你。”隔天下班到妻的店中,妻告诉我:旺财已将钱送过来了。“五千元啦?”我问。“只有四千元嘞!”妻说,“不过他说了,如果不够再说。”“可说了利息?”“利息他说不要,只要我最好在开年他走之前就还他。”“他只借一个月?”“我说不一定就能卖得出那么多钱,能不能到年底?他就答应了。不过他还说了一些要说话算话之类的话。”我不免苦笑,在旺财的心中,我究竟还有多大的份量?

小时候的旺财瘦小、老实,常常遭人欺负。比如他的同桌就常常挤他,甚至占去三分之二的桌面,且随意拿旺财的铅笔、橡皮用,却绝不让旺财动他的东西。比如放学的路上,惹事的同学这个推他一下那个撞他一下,直到他抹起眼泪“呜呜”大哭,大家才笑着散开。只有我常为他打抱不平,有一次还为他打出一个同学的鼻血,被老师罚在教室外站了一节课。也因此,他亲近我,上学放学总同我一道,在别人面前他木讷少言,独在我面前偶尔笑着说话。正因为他常与我在一起,慑于我的勇猛,大家都不敢太欺负他。无形中,我便成了他的保护神。其实,我这么维护旺财也并不为别的,只为他是我的同屋。说实话,我心里也有对他的鄙视,他除了能忍,别无所长。

旺财的老实也许源于他的父亲。他的爹爹在解放后定为地主,他的父亲就开始夹着尾巴做人,不敢与人争什么,也不准孩子们去与别人争。小时候,旺财还亲眼看到爹爹在队屋里被罚跪、批斗。所有的孩子都跑去看热闹,有的孩子还捡小石头砸他的爹爹。他一个人跑回家中,为自己有一个做坏人的爹爹而发呆,整整两天,不吃不喝,家里人都以为他已孬了。

小学四年级时,旺财不知生了一场什么病,歇了整整一个月没上学,因此也与学校生疏了,我奉老师之命去邀过他几次,他都不愿再回到学校那个集体中去了,仿佛他早想自那个集体叛逃,现在终于逮着机会,再不肯放弃了。于是,我的身边永远少了一个依赖我的庇护的人,却多了许多更能玩得快乐的伙伴。要不是他不时地送碗小鱼到我家,我说不定会忘了我与他曾有过什么交情。

也因此,母亲对他的印象挺好,常在我面前夸他懂事,做事勤快。并且在后来为他促成他现在的婚姻。

那时旺财已经二十三、四岁了(旺财比我大四岁),虽已学成木工学艺,却总也没女孩喜欢,一则因为他家太穷,人口又多——他是家中的长子,除了一个弟弟,还有三个妹妹;二则因为他看上去太老实了,见人说不出话,不像个有出息的样子。旺财的特点就是慢,这在以后的生活中表现得最充分,说话慢通通的,走路慢通通的,做事也慢通通的,似乎没办法快,即使老师在催促,他的父亲在呵斥,他的师傅在责骂,他一急反而会停下来发呆。母亲慧眼识英雄,旺财的慢在她的眼里成了稳重、可靠,一种极有利于生活的品质。她向她娘家的一个女孩大力推荐旺财,终于让那女孩动了心。

现在,小云还依然对母亲心存感谢,每年春节,还带礼物看望母亲;逢到来人,也请母亲去吃餐饭。小云常说:多亏母亲,她才找了这样一个好丈夫。

我想:旺财的成功在于他的专注。三年的学徒生活使他掌握有全套的木工技术,也练就了过硬的手上功夫。他不够聪明,耍不来滑头,但他有悟性,做出的活儿并不孬,且能透出匠心,也就赢得了一些客户的心。他的外表也给人一种忠厚老实值得信赖之感,无形中帮他拓展开财路。自他谈好对象,放心地出门打工,十多年来,他每年都要带一笔钱回家,且数字越来越大。他的收入一直那么稳定且稳中有升,总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听到太多的人感叹:外面的钱越来越难赚了。的确,到外面去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而现在,外面的世界又充斥了许多下岗的人。旺财可真是人如其名!

一放寒假,我就进妻的店中帮忙。放弃和友人相聚的打算,目的自然是趁着年关人多,赚点钱,好应付旺财。抽空找一趟朋友,也不是出于增进友谊和了解,是向他们求助。朋友就是不同,这个送来一千,那个拿出五百,谁也不说二话。说实话,一想到旺财来讨钱时那付势利的样子,我就恨不得立时筹足四千元还他。后来又进了一些烟花,摆在妻的店门口,整日站在路边招呼人,做成一笔生意又默算赚的钱有多少,全然一付生意人的样子。

有一天,我看到旺财带着他的两个孩子慢慢走来,看见我,就转身过来,问我生意怎么样,看我摆放的烟花不多,微微笑着说:“这不行,少了不显眼。”笑里隐藏着一丝讥嘲,似乎无法掩饰他的优越感。我干笑着说:“你不买点烟花,大过年的?”“买两根唦。”他说,“这东西,我无所谓。”“多买几根啰!”孩子在拉着他的衣襟恳求,这使我注意起他的衣着,分明是些旧衣裳,从外表上看,绝对想象不出他早有两十万元的存款。最终,他买了四根,我只收他四元钱,他硬是付了六元钱,说熟人归熟人,生意归生意。正好那会没生意,我没话找话地问他:“上街办年货呀?”“年货早办齐了,”他说:“我是来望望,看看能不能搞一块地皮。”“准备在街边做房子?”“是啊,我想的是黄金地段的地皮,价钱我不在乎,关键要市口好。”他一付志得意满的样子,从这张胖胖的脸上全然看不到过去的影子了。“其实,你的家装潢得够好的了,何必还做房子呢?”“好?在我们这儿算过得去,在外面可不行。”他的眼里多了一些雾状的东西,只是很快又消散了,“在街上做房子,还有门面可以出租,怎么样也比在家里强。”“那是。”我漫应道,没话可说了。他也就慢通通地离开,很快融入街上的人流。

终于凑足了钱,趁一个傍晚送去,客套话还是不能少,毕竟他还是帮了我一把。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只声明他这人不愿自己的钱被借的时间过长,至于以后,有困难还可以找他。我不置可否的笑笑,告辞出来,只觉得自己再不必有比他矮一截之感。

正月里,小云照例带东西来看母亲。母亲也免不了请他们一家一餐。因在本屋,也不用太客气而专门招待他们一回,可以待来客请他们凑个热闹。那天的伙食是妻特意备办的,菜的种类既多,档次也高,桌子摆满了,大家吃饱了,还有一些好菜正待上。男人们除了喝白酒还备有啤酒,孩子们和几位女士一人一瓶芒果汁。小云感叹了好几回:“太丰盛了,太丰盛了……”并且称赞好多菜都特好吃,以至她吃饱了还想吃,吃了没有过的多。旺财则一声不吭,默默地与他人碰杯喝酒。其实,这正是妻要的效果,她想借这顿饭告诉旺财:你看看,我们还了你的钱,我们的春节还可以过得这样热火。我也因此有了优越感,因为旺财家的饭局从来都是讲实用而不讲花哨的,在他想来,让别人吃饱就对得起客人;至于烟酒,他觉得能吃能喝就行,不愿讲牌子,全然闹不出我家这气氛。

饭局结束后,没喝多酒的嚷着打麻将牌,可是三缺一,旺财又坚决不上,我只好亲自上场了,旺财坐在我身边看。旺财很有耐心,不论我的牌好牌坏,他都坐着不动,且很少出声,不惹人厌。他一出声,我即发现自己有失误,显然,在打牌这方面他比我要精,他之所以不打牌,是怕输钱吧。一直打牌到夜半,旺财依然坚守在我身边,连我也觉得倦了,他的精神头还很足。据说在外面,他做事之外的唯一爱好就看人打牌。至于参与,任凭他人怎么缠或逼,他也不答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秋明的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秋明的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