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命运〕没路了,路才走得更宽!

(2010-12-27 00:05:32)
标签:

京剧

旦行

演员

流派

名段

教唱

博客

陈朝红

 

恢复传统戏之后,我的艺术之路挺顺畅,演了不少以青衣为主的大戏。
 
1983年左右,随着农村责任承包制的推广,上海京剧院也从原来的几个正规剧团向承包队转向。演员自行组合到外地去跑码头。因样板戏而红遍全国的著名演员如鱼得水,但局限在上海地区在全国没有知名度的演员,则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我与《龙江颂》阿莲一角擦肩而过,其损失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我当时虽然在上海已很有观众缘了,但哪里比得上样板戏时代的主演呢?我和李炳淑、李长春在一个承包队,他们到哪里都受到热烈的欢迎,而我的戏码是要再三协商的,青衣戏由李炳淑来演,我又没有大花旦的戏,只能演《柜中缘》、《铁弓缘》、《三不愿意》之类的小戏。我当时觉得自己真的无路可走了,又觉得自己像菜市场里,盆菜摊上那些搭不出去的菜,挺难销的。
 
可是为体现承包队的好处,各报宣传上一定要突出:“文艺界承包的成果 —— 青年演员得到了培养。”我这个已经挑大梁的三十七岁的中年演员,又被冠以“青年演员”的头衔,重新回炉。领导希望我有新的作品问世,以示我这样的好演员并没有因为体制改革而被埋没,好向社会作个交代。无奈之下,我想到了要立即学习荀派的一些代表作,以争取上台的机会。
 
这段时间挺艰苦的。终究是花旦底子薄,李玉茹老师又不常常在上海。于是到处求师,童芷苓老师对我真好,明知我是玉茹老师的徒弟,还是悉心教授,还有沈露萍、孙正阳老师、童寿苓老师、我的师兄金锡华对我的帮助也特别大,甚至北京的荀苓莱老师也给我作指点。1985年在中央台春节期间的两场重头戏《南腔北调大汇唱》中“红娘”的服装,还是荀苓莱老师借给我的。可惜她意外受害,否则她也可能成为我的荀派引路人。
 
经过两年半的刻苦学习,我终于在1984年排出了花旦大戏《红娘》和《勘玉钏》,在1985年排出了《红楼二尤》和《金玉奴》…… 这样一来,我除了能演梅、程、张等青衣戏,又有了一批荀派的花旦戏,艺术道路反倒越走越宽了。我也因为对荀派戏的接触和实践,从无奈的跨进荀门,变成了从心里真正的喜欢和理解了荀慧生的表演艺术。
 
当年演戏大都在农村,手头只留得几个零星的资料,以示我确实对荀派有过接触。当然和专攻荀派的好演员相比,我也许是微不足道的。
                             陈朝红 20101227
 
 
电视台
1984年上海电视台
 
1985年春节中央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