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艺〕程派和张派能揉合吗?

(2010-12-12 13:06:51)
标签:

杂谈

京剧

流派

陈朝红

1985年,在学习荀派戏《红楼二尤》的时候,我不喜欢二姐的一段《二黄慢板》的唱词:

   

     鸳鸯剑断送了手足之情,   思想起不由人撩乱心情。

     一来是三妹妹生来烈性,   二来是宁国府坏了声名。

      奴且喜嫁檀郎夫妻欢庆,   怀六甲但愿得早降麒麟。

 

从唱词看,尤二姐对三姐的去世很冷漠,妹妹的惨死对她毫无触动。特别是后两句,她还在暗自庆幸自己的“夫妻欢庆”和“早降麒麟”呢!我在看了红楼梦的原著后,斗胆重写了唱词。高一鸣先生觉得写得不错,同意为这段唱词谱曲,并建议改用程派的风格,我立即赞同。没想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戏曲编辑还特地到上海来录了音,这才留下了这段唱。

     

我重写的唱词如下:

     思三妹不由人珠泪滚滚,   生就的刚烈性锋芒逼人。

     她好比出水的芙蓉自洁净,  她好比无暇碧玉多晶莹。

     又谁知痴情女遭此不幸,   更可怜那悲悲切切、疯疯癫癫、在天涯海角的沦落人。  

 

 

 

 我喜欢鲁迅的《自嘲》,尤其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在面对各种非议的时候,在遭遇各种困挫折的时候,这付对子就是我的座右铭。

 

 我也喜欢高一鸣先生的作曲风格,既是京剧的基础,又没被传统所束缚。

 

 因为排练仓促,又是现场实况,我的唱法和录音的质量都不够完美,遗憾!  

 

  

 

1986年在家看电视,无意中听了营口教育学院曲啸的报告,刚离开大学的曲啸就被打成右派,锒铛入狱。我挂着眼泪,异想天开的想写一出大型的京剧现代戏。

 

剧本在上海发表了,戏在潍坊上演了,仅留下这段资料。

 

我喜欢我自己写的这段五字句的唱词,也喜欢高一鸣娓娓道来的、非常新颖的曲调,还有龚国泰先生娴熟的、出色的电声乐配器,拿出来与大家共享。

 

这段对唱的唱词如下:

 

     叔看你遭下这份罪,  后悔不迭似刀锥。

     当初错把鸳鸯配,   误你的终身悔难追。

     叔不敢当面来劝慰,  劝慰只恐更伤悲。

     

     叔叔你莫愧,     不必珠泪垂。

     竺挺没有罪,     有罪知是谁?

     豁达人敬佩,     勤奋有作为。

     无私又无畏,     百折终不回。

      我与他配成对,    还须谢大媒。

     至死不后悔,     人离心相随。

 

 
 
1988年,尚长荣先生带着陈亚先的剧本到上海京剧院来排《曹操与杨修》,我荣幸的被定为曹操夫人,院领导要求:按程派路子来设计唱腔,我很高兴,难得一唱的程派又派上了用处。
 
但具体的创作中是有一个调整和摸索的过程的,我想我的嗓音条件不错,不必非按程砚秋的发音来处理,况且这又是新创作的戏,不受传统程派名剧的局限。因此在使用程砚秋的唱腔和技法的同时,也揉进了张君秋较为自然的吐字和通透的发声方法。
 
唱词记录如下:
 
     乱世夫妻多忧患,   祸福相关同悲欢。
     餐风宿露常相伴,   偕卧兵车度关山。
     千危万难终不散,   春宵清风也寒,啊,也觉寒。
 
 
 

  

                               陈朝红  201012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