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艺〕从纪念裘盛戎先生想到的

(2010-11-22 14:29:30)
标签:

杂谈

京剧

裘盛戎

张君秋

程砚秋

最近几天为纪念裘盛戎先生诞辰95周年,中央台戏曲频道有一系列活动。

 

我一向也喜欢裘先生的唱腔,特别因为曾和裘派弟子李长春先生有过同台的经历,非常喜欢李长春的唱,他的唱法除了洪亮更有一种内在的柔美,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我们在同一剧组,他演《铫期》我必在台下,不仅唱得好,演得也好。曾写过一篇《王玉璞为李长春打铫期》的戏评发表在《中国京剧》杂志上。

 

我是唱旦行的,耳朵在听花脸的,脑子想的仍是旦行的。

 

我想戏曲这门艺术确实很微妙,行当之间既可以说“隔行如隔山”,也有相同和借鉴之处。裘先生自己唱花脸,却喜欢麒麟童的表演,为偷着看周信芳演戏而挨打。他喜欢麒麟童的什么?学到了什么?我个人以为,应该是麒派的激情、质朴、豪放、写实…… 麒派有一般老生没有的东西,裘先生拿来用在花脸行当的表演上,高!

 

反之,我们工旦行的也可以学习和运用其他行当的程式,梅先生在《穆桂英挂帅》中,为自己是否要披挂上阵、领军出征思考,用了的幅度较大的《九锤半》那便是一例。

 

我个人认为裘盛戎的发声与旦行的程砚秋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是把头腔共鸣用到极致的专家,如果裘派花脸没有这一功,那就跟老生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戏曲界常常把发声不到位的花脸戏称为“花生”,意思是这位演员的声音,界于花脸和老生之间。我认为实际是唱花脸的演员没有掌握裘盛戎那种将头腔共鸣用足的原因。而程砚秋之所以区别于其他旦行的发声也是同一个道理啊!

 

裘盛戎的运腔技术,被旦行的张君秋借鉴得也非常巧妙。裘派花脸在运腔时,借用上下颌的开合动作来耍腔,在张派唱腔中可以找到同样的技法。当然张君秋拿来之后被大大的收敛了,化得那样的柔美、圆润而不露棱角,我们学张派的演员不妨揣摩一下,不知我这样说对不对?我希望能得到同行和京剧爱好者的斟酌和反馈,对与不对倒没什么要紧,引发一些讨论而已。

 

 

                                         陈朝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