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哲的博客
文哲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21,081
  • 关注人气:3,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十五、水浒中的女人之李巧奴

(2014-02-23 20:58:07)
标签:

108将

林冲

潘金莲

宋江

文哲的博客

分类: 水浒

李巧奴的故事见于第六十五回《托塔天王梦中显圣,浪里白条水上报冤》。宋江率众攻大名府想救出卢俊义、石秀兄弟,谁知几次攻打不破,宋江心急,背上热痛难忍,生了疽患,只得撤回梁山泊休养。众将领见山上无医无药,正愁闷问,浪里白条张顺献言说早年在浔阳江打鱼时,母亲也患过背疾,被建康府神医安道全治好,自愿请命往建康府去请安道全。
    张顺救兄长心切,一路风霜雨雪。行到浔阳江边,寻到一只船要渡过江去,不料在江中被艄公劫去了金银,又推入水中,幸亏张顺自幼生在江边,水性颇好,才逃得一条陛命。
   好不容易进得建康府,见到安道全正在门前货药,张顺纳头便拜,将事情说与安道全,恳请他上梁山泊救宋江一命。安道全说:"若论宋公明,天下义士,去医好他最是要紧。只是拙妇亡过,家中别无亲人,离远不得,以此难出。" 张顺苦苦求告,安道全才说:"再作商议。" 原来安道全夫人亡故之后,独居无聊,新和建康府一个烟花娼妓叫李巧奴的时常来往,正打得火热。
     李巧奴生得美貌出众,善解人意又风流无限,因此安道全恋着她,舍不得远离。当晚安道全就带张顺同去李巧奴家。
     李巧奴见安道全来到,慌得忙叫鸨母安排酒食相待。席问,李巧奴拜张顺为兄弟。酒喝至半酣时,安道全对李巧奴说:"我今晚就你这里宿歇。明日早,和这兄弟去山东地面走一遭。多只是一个月,少是二十余日,便回来看你。"那李巧奴娇嗔道:"我却不要你去。你若不依我口,再也休上我门!"安道全道:"我药囊却已收拾了,只要动身,明日便去。你且宽心,我便去也不到得耽搁。"
   李巧奴百般撒娇撒痴,偎在安道全怀中不肯起身,口里还自顾与安道全开玩笑:"你若还不恋我,去了,我只咒得你肉片片儿飞!"
   张顺听了此话,恨不得一口水吞了这婆娘。看看天色晚了,安道全吃得大醉,搀去巧奴房里,醉卧在床上。李巧奴出来对张顺道:"你自归去,我家又没睡处。"张顺怕事情有变,决心守住安道全,就说:"我待哥哥酒醒同去。"巧奴发遣他不动,只得将他安排在门首小房里歇息。张顺心中忧煎,睡不着觉,初更时分,听得有人敲门。虔婆出来开门,张顺在板壁缝里张时,只见一个人闪将人来,与虔婆说话。
   那婆子道:"你许多时不来,却在哪里?今晚太医醉倒在房里,却怎生奈何?"那人说:"我有十两银子,送与姐姐打些钗环。老娘怎地做个方便,教她和我厮会则个。"虔婆见了十两银子,如何不喜,便说:"你只在我房里,我叫女儿来。"
   张顺看时,灯影看得分明,正是劫他钱财的截江鬼张!旺。这厮近来在江中劫得些财帛,便来这娼寮里使,看得张顺心头火起。这时,虔婆安排酒食,巧奴出来相伴张旺吃酒,等三更吃完回屋歇息去了。张顺悄悄踅到厨房里,拿一把厨刀,将虔婆和两个使唤的都砍了。
李巧奴听得声响,慌忙穿了衣裳,起来开开房门,正迎着张顺手起斧落,砍翻在地,张旺见势惊得推开后窗跳墙逃了。张顺见祸事已闯下了,忽然想起武松鸳鸯楼上杀人留名之事,想道:"我何不趁机赚安道全哥哥上山,也坐把交椅。"便去李巧奴身上割条衣襟,蘸了血,去那粉墙上写道:"杀人者,安道全也!"一连写了数十处。
安道全五更酒醒,开口便叫:"我那人......" 张顺道:"哥哥,不要做声,我教你看你那人!"
安道全走到虔婆门口,便见李巧奴已倒在血泊中死掉了,又见粉墙上写满了"杀人者,安道全也",绝了后路,见事已至此,只得随张顺上了梁山。临行前,安道全对着李巧奴尸首,挥泪不止。

李巧奴是《水浒传》中描写的如李瑞兰、白秀英一样的下等妓女。《水浒传》着力揭露妓女水性无定,见利忘义的品性。她本来与安道全两情相悦,如胶似漆,竞在安道全醉卧她房中之后,为了十两银子,听任虔婆的话,从安道全身边溜出来再和张旺鬼混。像李瑞兰、白秀英一样,她被张顺残忍地杀死,同样没有得到善终。
    李巧奴和《水浒传》中描写的妓女一样,根本就无生存的价值和权利,只是为"逼上梁山"的一条好汉,做做铺垫而已。
   民间传说中的李巧奴可不是这样。梁山流传着李巧奴助安道全"一针救二命"的故事,说的是李巧奴随安道全一同上了梁山之后,山寨上为夫妻二人拨定了房屋,安道全行医,李巧奴拿药,夫妻相敬相爱,齐心协力为山寨众将领和家眷们服务,深得大家爱戴。
一日,东平府知府王金树的太太李氏夫人长了个搭背疖。俗话说,病怕无名,疖怕有名,这搭背疖犯外科的大忌。不知请了多少名医,花了多少银子,都不见效,李夫人的病情一天重似一天,发高烧说胡话,命在旦夕。
   实在没法子了,王知府就派文案刘老夫子偷偷驾船到梁山寨上请神医安道全。到了安山镇,听说神医正在船上给渔夫看病哩,就找到船上,见了神医说明了病情。安道全一听,带上药物,和李巧奴一起进了东平府衙。二人茶也不喝,就叫王知府领进了内宅。摸完脉,又看了背后疖子,说:"此疖毒最烈,幸亏毒气尚在皮里骨外,如若再退上两天,入了骨髓,就没法治了。"王知府诺诺连声,官老爷的架子也没了。
   神医吩咐熬了一碗绿豆汤,让病人喝下,随且敷上麻醉散,用快刀子割去了毒肉,抹上止痛膏,又涂上生肌散,外用细布扎好。这才对王知府说:"太太之灾十多日可好。半夜再叫她喝一碗绿豆汤,明早可能清醒过来,以后服药补养就可以了。"王知府一谢再谢,命刘文案去花厅备设酒筵。神医开好方子,执意要走。王知府苦留不住,命人托出百两银子,神医不收;又送两匹绸缎,也不收。王知府千恩万谢,心里也知道梁山好汉真的重义气不重钱财了。
   安道全刚走到西门,偏巧在城门洞里碰上了一起出丧的。只见四个人抬着薄板匣子,七漏风八透气的,又无钉扣,两头用草绳捆着。头里是一个中年男子领丧,后面一群妇女送葬,听着有哭闺女的,有哭儿媳的,还有哭苦命的。这时,李巧奴无意问一低头,看见地上有一滴鲜红的血,忙拉着安道全让他看,并上前几步去问:"你抬的人是死的还是活的?"那个中年人没好气地说:"世上只有埋死人的,哪有埋活人的?真见鬼!"李巧奴没生气,大声喊:"道全快来救人!"那个中年人一听,问:"您就是神医安道全?" "在下正是。"那个中年人一听扑通跪在地上,一起送葬的女人也一同跪下,齐声说:"求神医救命!"
   李巧奴帮着把草绳解开,神医伸手去按,尚有脉搏,知道是一时昏厥。一问,才知道是难产不下。神医打开药箱,拔出三支大号银针,按准穴位,一针下去,那妇人双目微微睁开;两针下去,那妇人四肢蠕动,张口呻吟。等扎下第三针,只听哇的一声,小孩落草了,是一个白胖的男娃。产妇的脸,也由白转红,露出轻松舒坦之色。
   这一喜非同小可,送丧的人一齐围过来,中年男子跪在地上抱着神医的腿,无论如何也不叫走,非请到他家坐一坐不可。神医和李巧奴被缠不过,只得跟到他家吃了顿饭。这家姓陈,住在西门里刘家胡同。后来,梁山义军二打东平府时,派进去的内应就住在他家里。安道全李巧奴一针救二命的佳话,就一直在这一带流传。

一一零、水浒中的闲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