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里弓力
竹里弓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404
  • 关注人气: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最热的图片博文
加载中…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缘 [张劲散文]

(2012-06-24 21:24:21)
标签:

凤冈

绿色

缘分

蔬菜

森林

分类: 散文创作

 绿 缘

 

 张劲

 

 

    小时候读书,有一些汉字常被我混用,为此受到了老师不少批评。

    比如“绿”和“缘”,其字音虽大相径庭,其意义也相差何止千里万里,恰似一个在地上玩泥巴,一个在天上种莲花,一个在形而下的竹篱瓦舍里煮饭喂猪,一个在形而上的佛国仙山里讲经说法……但二者的字形却又那么相像,不仅左边偏旁完全一样,右边笔画也近在咫尺。造字的老祖宗既然有意安排它们做隔壁邻居,也就难怪我常去串门以至摸错了房间。

    因此,“绿化”我有时就写成了“缘化”,“绿水”有时就写成了“缘水”,而“边缘”有时则写成了“边绿”,“因缘”有时则写成了“因绿”。有一次,老师教李太白诗:“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我一不小心,作业本上又写成了“白发三千丈,绿愁似个长”,老师盛怒之下,责我当堂向同学们作出解释,我知道又是笔误了,但不能不答,于是找理由瞎编:“我以为是用‘绿愁’来对‘白发’哩……”一下子引来了满堂哄笑。老师嗔道:“那么‘缘木求鱼’你要去‘绿木求鱼’吗?饮‘绿茶’你要去饮‘缘茶’吗?‘不识庐山真面目’,也是由于‘只绿身在此山中’吗?……”事后,罚我将“绿”、“缘”二字各写五十遍上交检查。

    这之后,“绿”也好,“缘”也好,都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偶尔仍有弄颠倒的时候,但那不是我的错,而是打字员或报刊排字工的粗心。

    然而这次去一个有名的生态建设示范县——凤冈采风,我却又一次“绿”、“缘”不分,甚至合二为一,干脆把“有缘千里来相会”当成“有绿千里来相会”了。因为正是一个“绿”字召唤,才使我有缘结识了许多朋友,正是一个“缘”字暗里使劲,我们才能共聚于绿色环境之中,并且也才有机会让我把一片“墨绿”化成为“墨缘”而留在纸上。

                                     

    在“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时间和空间里穿行,女人变得也如樱桃般鲜亮,男人变得也如芭蕉般粗枝大叶了。因此,走进一个名叫“绿岛”的农业生态观光园,女士们忙着在成行成排的芭蕉林里摆好姿式,等着男士们为她们举起相机时,男士们却往往忘记了自己惯常扮演的角色,而把镜头专注地对准了湖光山色,林木花草。这不能怪男士们失职,而是那一分天然的碧绿改写了镜头语言。

    观光园内有半岛,有湖泊,有果园和茶园,还有一幢精巧别致的欧式风味建筑。岛与湖都是一派饱经沧桑的老绿,因年事已高,那绿便有些深沉,深沉得发暗、发虚,是后来迁入了成千上万的果树、茶苗,添了一片新绿,以老托新,以新促老,新老结合,那绿才明丽了起来,充盈了起来,天赐机缘,终于发展成为眼下这座生态农业观光园。

   我们徜徉其间,桃树、梨树都已经挂满了果实,虽然尚未成熟,那一脉掩抑不住的果香已透过枝叶不断向人袭来。新绿们与老绿不同。老绿们质朴、含蓄、内敛,彬彬然似乡村学究,招待你品尝的果茶也多是温良恭俭让的厚味。新绿们则开朗得多,活泼得多,它们重成本、利润,重经营、销售,其公关意识与市场观念同果树一起生长,一样茂盛。因而人经过时,它们常会牵扯一下你的衣袖,或轻掠一把你的头发,似乎随时都有这样的话要说:看,我有多“酷”!据说收获季节,整座果园都是欢声笑语,都是车鸣人唱,新绿们乐了,老绿们开始一愣,后来也乐了。

 

    我应该把“懒绿”这个词送给何家坝无公害蔬茶基地,而把“豪绿”这个词送给田坝村有机茶茶林基地。

    数千亩辣椒、茄子、豆荚、西红柿的苗圃,在何家坝田间地头作集团式落户,却是那样地安静,平和。蔬菜们都悄无声息地在白色的塑料棚下蕃衍生息。间或也有外来的声音掠过,那是友善的清风在棚边叩问。塑料棚是半透明的,风的问话也是半透明的,叩问着那一畦畦慵懒的绿。懒绿们在棚里作半睡眠状,作深思状,作缠结状,作葱茏状……。它们敢于做梦,也善于做梦和乐于做梦,一梦就好长时间,夏雨冬雪常在棚顶踱过,秋月春晖、蛙鸣蝉唱常在梦中流连,它们在梦中完成着开花结果、生长成熟的全过程,却不肯离开大棚半步。待到梦醒时分告别大棚,也就离千军万马列队开向市场不远了。

    子非蔬菜,安知蔬菜之梦?我是从菜农那儿知道的。蔬菜的慵懒,实则是菜农的勤快造成的,没有菜农的科技作业、辛勤耕种,哪来懒绿的肥硕与轻松!我们在一户种菜致富的菜农家小坐,菜农讲起了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同志来这里视察的情况。菜农们懂得,正是这一片绿色使他们有缘见到了国家领导人,也正是那一次的缘分,使他们更加知道了种植绿色食品的意义,从而也就更加坚定了开发绿色产业的信心。

    田坝村的绿,则是由森林和茶园生成的“豪绿”。站在仙人岭上望去,漫坡漫谷的翠绿、墨绿、黛绿纷纷闯进视野,由于来得急切,竟在眼睑边跌了一跤,摔出几声原版的鸟啼,让我们这些城市来客从视觉到听觉都获得了绿的慰藉。

    这里土质极好,含有人体必需的多种微量元素,尤其是锌和硒的含量都在国家规定的正常范围内,这很难得,加之植被覆盖率常年保持在80%以上,林茶相间,气候条件得天独厚,茶农中又有一批懂科学、善管理、了解市场动向的茶道中豪士,因而也就顺理成章地成就了眼前这派“豪绿”。只见村边的绿被公路、田埂裁成条条块块,而茶海又将它们缝合起来,铺陈出一种大气磅礴、浑然一色的拍天碧浪……至于挂在房前屋后的绿,欢跳在溪涧沟渠中的绿,则成了怎么也扯不掉的丝丝缕缕和怎么也割不断的潺潺湲湲。

    主人邀我们去一处加工厂参观制茶过程,品尝名牌有机茶的特种香味。在明媚的阳光下,那碧色的茶汤呈几分嫩黄,是超薄型的那种黄。茶叶在杯中舒展着身姿,沉浮了一会儿后就不动了,它停在杯底看品茶者的修养与悟性来了。品茶者与茶叶、与水、与茶具、与请茶的主人乃至周围的丘峦林泉,共同生成为另一种风景——由“茶绿”到“茶缘”的风景……

     有道是“缘来缘去缘如水”,其实又何尝不是“绿来绿去绿如水”呢!绿者缘也,缘者绿也,“绿水长流”也正是“缘水长流”。

     这如水之绿与如水之缘,悠悠地流淌,流淌在四月的凤冈,润泽着人们的心田。

 

   这篇记实性文字原载《贵州日报》2010年4月9日,亦被选入散文集《绿色凤冈》一书公开出版。近日凤冈县的朋友又告诉说,拟将其再编入当地乡土语文教材,特征求我的同意。这就使我汗颜了。拙作仍属“任务作文”一类,且是急就章,很怕误了孩子们,自己不能不暗生愧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