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明华
纪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7,007
  • 关注人气:2,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名著中的学科作文:喜欢上学

(2018-10-14 19:14:06)
标签:

转载

喜欢上学

节选自[美国]劳拉·英格斯·怀德《小木屋系列6:漫长的冬季》第九章

 “抓紧时间,孩子们!”妈催促道,“已经八点多了。”

  就在这时,卡琳紧张得拉掉了一粒鞋扣。鞋扣掉下来,滚落到地板的裂缝里去了。

  “哦,它不见了!”卡琳惊叫起来。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可没有勇气就这个样子出门,让陌生人看见那一排黑鞋扣中间掉了一粒鞋扣。

  “我们只好从玛丽的鞋子上取下一粒鞋扣了。”劳拉说。

  但是妈在楼下已经听到鞋扣滚落在地上的声音。她找到了这粒扣子,又把它缝上去,同时帮卡琳把鞋扣系好。

  她们终于准备好了。“你们看起来非常漂亮。”妈微笑着说。她们穿上大衣,戴上兜帽,手里拿着课本。她们跟妈和玛丽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就走上了大街。

  此时商店的门全都打开了。福勒先生和布莱德先生已经把商店外面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拿着扫帚,站在那儿仰望着清晨的天空。卡琳紧紧抓住劳拉的手,劳拉知道卡琳比她还害怕,她不由得鼓足了勇气。

  她们勇敢地穿过大街,镇定自若地走在第二街上。阳光灿烂,枯死的杂草和草丛纠缠在一起,在篷车轮的车辙旁投射下一道道阴影。她们长长的身影投射在她们前面,落在许多脚印上。要走到那个孤零零地矗立在草原上的学校里去,前方似乎还有很长很长的路。

  在学校前面,一些陌生的男孩在玩球,两个女孩站在校门前的平台上。

  劳拉和卡琳离学校越来越近。由于紧张过度,劳拉的喉咙哽咽了,几乎无法呼吸。两个陌生女孩中有一个女孩个子高高的,皮肤黝黑,她那光滑的黑发在脑后绾成一个大大的发髻,那身紫蓝色的羊毛衣裙看上去要比劳拉的褐色衣裙长一些。

  突然,劳拉看见一个男孩跳到空中接住了球。他的个子高高的,身手敏捷,跑起来就像一只美丽的猫。他的黄色头发被太阳晒得几乎成了白色,一双眼睛蓝蓝的。这双蓝眼睛一看见劳拉便立即睁得大大的。接着他的脸上掠过一道灿烂的笑容。他把球朝劳拉扔过来。

  劳拉看见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便急速地朝她飞过来,她连想都没来得及想,就往前跑了两步,然后纵身一跃,接住了球。

  其他的男孩不约而同齐声高呼起来。“嗨,凯普!”他们喊道,“女孩子不能玩球。”

  “我真没想到她居然能接住!”凯普回答说。

  “我不想玩。”劳拉说。她把球朝他们扔了过去。

  “她玩得和我们一样好呢!”凯普说,“来玩吧!”他热情邀请劳拉,然后又对其他两个女孩说,“来呀,梅莉、米妮,你们也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劳拉捡起掉在地上的课本,牵着卡琳的手,朝站在校门前的那些女孩走去。女孩子当然不会和男孩子一起玩。她也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她感到有些羞愧,害怕这些女孩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我是梅莉·鲍威尔,”那个皮肤黝黑的女孩说,“这是米妮·琼森。”米妮长得很瘦,头发是淡黄色的,皮肤白皙,脸上有雀斑。

  “我是劳拉·英格斯,”劳拉说,“这是我的妹妹卡琳。”

  梅莉·鲍威尔的眼睛里含着笑意,她的眼睛呈深蓝色,睫毛又长又黑。劳拉朝她友好地微笑着,她暗下决心明天也要把头发盘起来,并且要让妈把她的下一条裙子做得和梅莉的裙子一样长。

  “把球扔给你的那个男孩叫凯普·格兰。”梅莉·鲍威尔说。

  正在这时候,老师拿着摇铃走到校门前,她们没时间聊天了,只好一块儿走进学校。

  她们把外套和兜帽挂在进门处的一排钉子上,墙角处摆放着一把扫帚,旁边的凳子上放着水桶。她们一道走进教室。

  粉刷一新的教室宽敞又明亮,劳拉不由得有些胆怯。卡琳紧挨着她身边站着。所有的课桌都是用木头做的,桌面漆得像玻璃一样光滑。桌子腿是用黑铁做的,坐椅呈弧线形,弯曲的椅背成了后排课桌的一部分。桌面上有凹槽,可以把铅笔放进去,桌子下面有一块隔板架,用来放石板和课本。

  这间大房间的两边各摆放着十二张课桌。房间中央有一座大暖炉,暖炉前后又安放着四张课桌。这些座位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着的。在教室里,一边坐着女孩,梅莉与米妮坐在了后面,另一边坐着男孩,凯普和另外三个大男孩坐在后面的座位上。他们来学校上课已经有一个礼拜了,大家都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现在,只有劳拉和卡琳还不知道坐在哪儿。

  老师对她们说:“你们是新来的吧?”她看上去非常年轻,面带微笑,留着弯弯的刘海儿,黑衣裙的紧身上衣前面扣着一排黑得发亮的纽扣。劳拉把她们的名字告诉了她,她自我介绍道:“我是弗罗伦丝·格兰。我们就住在你们家的房子后面,在第二街上。”

  原来凯普·格兰是老师的弟弟,他们就住在从马厩过去的草原上的那幢新盖的房子里。

  “你念过第四册课本了?”老师问。

  “哦,念过的,女士。”劳拉说。她的确认识第四册课本的每一个字。

  “那我们就来看看你念第五册课本如何吧。”老师作出了决定。她让劳拉坐在中央靠后一点儿的座位上,和梅莉·鲍威尔隔了一个走道。她又把卡琳安排在前排,跟那些小女孩坐在一起。然后她回到讲桌前,用尺子敲了敲讲桌。

  “大家集中注意力,我们开始上课啦。”她打开《圣经》说,“今天早上我要念第二十三首诗篇。”

  劳拉对第二十三首诗篇极其熟悉,不过她仍然喜欢把第二十三首诗篇的每一个字都再听一遍,从“主是我的牧者,我将无欲无求,”到“在我一生的岁月里,幸福与慈爱与我形影不离,我将永远住在主的殿堂里”。

  接着,老师合上《圣经》,学生们打开课本,开始做起功课来。

  不知不觉中,劳拉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学校的生活啦。她虽然没有同桌的同学,但是在下课和午间休息的时候,她会和梅莉·鲍威尔、米妮·琼森一起玩。放学后,她们会一块儿走上大街。到了礼拜五,她们已经是早晨约好一块儿去上学了。凯普·格兰曾经有两次邀请她们跟男孩子们一块儿玩球,可她们还是不愿参与,只好待在教室里,站在窗前看着他们打球。

  那个长着褐色眼睛和黑发头的男孩名叫班恩·乌渥兹,他住在火车站。他的父亲原来就是前一年爸和最后一个赶车工人送走的那个病人。“草原治疗法”真的很有疗效,他的肺病快治好了,后来,他又跑到西部做了进一步治疗,现在他已经是火车站的代理人了。

  另外一个男孩子叫阿瑟·琼森。他长得很瘦,头发是淡黄色的,和他姐姐米妮一样。凯普是最强壮最敏捷的男生。劳拉、梅莉和米妮站在窗户旁,欣赏着他扔球和跳起来接球的一举一动。他没有长着一头黑发的班恩帅气,可他身上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他的性格一直很温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就像早晨初升的太阳,美好而灿烂。

  梅莉和米妮曾经在东部上过学,不过劳拉可以轻而易举地赶上她们所学的功课。凯普·格兰也是从东部搬到这儿来的,他算术却没法赶上劳拉。

  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劳拉就把课本和石板摆放在铺着红格子桌布的桌面上,和玛丽一块儿预习第二天的功课。她把算术题大声念出来,玛丽用心来算,她则在石板上演算。她把历史课和地理课念给玛丽听,直到她俩都能回答上来每一个问题。如果爸以后能凑足钱送玛丽到盲人学校去上学,那么玛丽必须做好上学前的准备。

  “就算我再也没法上学,”玛丽说,“我现在也要努力多学一点儿知识。”

  玛丽、劳拉和卡琳都特别喜欢去上学,所以一到礼拜六和礼拜天,她们不能上学,心里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