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明华
纪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7,007
  • 关注人气:2,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中国历史开出西方文明

(2018-10-13 17:20:43)
标签:

转载

 

廿二史生新历史

 

科林·基德教授说:“研究全球编年史是(西方)现代早期的最高学科之一,它带来了有关基督教认同的严峻问题,吸引着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的睿智心灵,包括斯卡利杰、乌雪和牛顿等。

美国汉学家孟德卫说:“17世纪的欧洲缺少文化优势,暴露于中国的知识挑战的面前。中国历史形成‘欧洲认同’(China' s history posed European identity)。”

两位学者只是点题而已,让我们来展开说明:

17世纪,耶稣会士(主要是卫匡国)把中国历史介绍到欧洲这件事,引发了具有“创世纪”意义的百年巨变;它超过西方所有革命的总和、实则构成它们的总枢。首先是摧毁“圣经创世纪”,因为神的时间与空间皆暴露在真历史、真文明的光天化日之下,变成了谎言;从而基督教的神圣与神权,皆被根本动摇。这直接使先前由四大发明所诱发的宗教战争、人神火拼,陡然升级;除此之外,出现了新版“创世纪”,它一分为二:“历史创世纪”和“文明创世纪”。

第一,“历史创世纪”。学者们按照中国历史资料、时间和方法,设计出多个版本的“泛西方、泛宗教”的通史,包括“古老文明”(埃及、两河)和“古典文明”(希腊、罗马)。而作为“造史运动”的先行者之一的则是,神职学者斯卡利杰斯卡利杰(Joseph Scaliger, 15401609年)1600年左右,利用他所获得的来中国的天文地理和天干地支及朝代年表等资料,杜撰出“圣经编年”及其所统辖的“异教编年”。“斯卡利杰编年史”与那具有相对准确的中国史料、因而极具挑战性的新版本汇合,再被反复校正、改正,也就形成了今天西方的全球历史的蓝本。然而,“造史运动”在当时是自相矛盾的:它在捍卫神本主义的同时,却为世俗性亮起绿灯,从而使“造史运动”构成欧洲启蒙运动的序幕。

 


[转载]中国历史开出西方文明
   
在17世纪之前,即在耶稣会士带回中国历史的资讯之前,欧洲没有编年史的概念。如何形成泛西方的“古代史”〔古老文明(埃及、两河等)和古典文明(希腊、罗马等)〕?它是以三皇五帝(主要是由文献记载的伏羲和唐尧)作为时间基准,搭建框架,充实内容;待其“造史运动”完工、并且又被“科学考古”确认之后,西方便宣称中国的这段历史“仅是传说”。这样一来,真历史反而变成“晚出”了。



(乙)西方进入新天下

 

第二,“文明创世纪”。它成为“转型机枢”,欧洲由此从“神的社会”变为“人的社会”,开始进入儒家式的、以人为本的“天下文明”。尽管如此转型早在两百年前——在四大发明传入之际——就已开始,但由于没有正确的世俗性(非宗教)的世界观与历史观的引导,欧洲却深陷战乱而不可自拔。进而言之,从“神的社会”变为“人的社会”的中间环节则是,随着“中国历史震撼效应”而起的三场运动,即:A.启蒙运动:儒学引导脱神入俗,建立非特权的民本社会;B.“中国风”:开发人性、人情、人为、人智,引进中国式的物质文化及生活与生产方式、艺术与审美;C.浪漫主义运动:它是“汉字密码”在文学艺术领域的展开,从而诞生了西方文学。在1718世纪之交,西方表音文字开始全面寄生于“汉语表意”;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制造误解、加剧宗教战争了,而是成为书写“古典、经典”的工具了。

 

“中国历史震撼效应”继续发酵发作,启蒙运动因而愈演愈烈,终于迎来了代为收场的三大革命:A.北美独立;B.法国革命;C.英国工业革命。前两者基于儒家政治思想(非宗教神权、非贵族特权的“人的自我管理”)。而英国工业革命始于模仿“中国风”产品,而承接由宋朝开启的“科技~物质文明”;并且依靠“全球性生态”作为其平衡条件与牺牲代价,把推到极致。


[转载]中国历史开出西方文明画中子:“孔子是启蒙运动的守护神”(Confucius was the patron saint of the European Enlightenment)。


西方文字的汉化

 

作为“中国历史震撼效应”的副产品、并且构成西方“文明创世纪”基础的是汉字效应。

表音文字不能自生,因为语音混乱;即使依靠四大发明锁定、规定其字母而产生之,却加剧宗教战争,因为语义混乱。所幸其社会与文字皆被中国拯救(启蒙运动和语言改革)。17世纪欧洲的语言改革的结果是,西方表音文字寄生于“汉语表意”。西方的文学语言(《荷马史诗》与“莎士比亚”)、哲学语言(欧洲哲学与希腊哲学)和科学语言(科学概念、逻辑与数学符号),三者都是取自“汉字密码”,而源于《易经》(表意与写意、形而下与形而上、易象与易数)。

所谓的17世纪欧洲“科学革命”不是别的,而是它在消化中国科技的过程中遇到“语言瓶颈”,培根、笛卡尔、莱布尼茨和牛顿等及英国皇家学会,都倾力处理之。其解决方法是:由汉语表意导出科学通用语言,以及逻辑和数学符号;其内涵是“汉字表意”,即: 含义与定义、概念与理念、知识与知性、思维与思辨、普遍性与抽象性……。从那以后,西方字母文字就从狭隘的表音符号,变成了也可兼作通用表意的符号。

汉语威力巨大,导致如下百年巨变:

.把“古希腊”从宗教附庸和科学与哲学的敌人(16—17世纪神职学者伪造),变成了世俗垂范和科学与哲学的化身(18—19世纪西方中心论重写)。

.把莎士比亚时代不能用于写作的英语,变成了能够塑造“莎士比亚”的英语(18世纪上半期),进而由日不落帝国拓展为“英语世界”(19世纪)。 

.把德语从其国王(腓特烈二世)都拒绝使用的方言土语,变成了谱写“哲学王国”的语言,德国也就变成了产生现代版“古希腊”及其哲学的重镇。



[转载]中国历史开出西方文明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