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明华
纪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598
  • 关注人气:2,6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淡泊的品性崇高的师德不朽的医魂

(2018-09-25 05:48:21)
标签:

转载

[转载]淡泊的品性崇高的师德不朽的医魂







题记

        最近和侄女相处中,谈起她的公公钱悳的事迹,让我十分吃惊.原听堂兄给我说过,这次知道详细情况后,深深敬佩老一辈的革命家,他们那感人的风格,对党的感情,和人民群众的鱼水之情,钱悳(1906—2006),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国家一级教授,中共党员,第一届全国劳动模范,第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著名校友。曾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院长、重庆医学院院长、重庆医科大学名誉校长、重庆医学会会长、重庆市科协主席、名誉主席。1944年赴美国波士顿大学附属医院进修。1945年回国后任上海医学院教授、附属中山医院内科主任。1952年起任上海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院长。1956年任上海第一医学院副院长。1958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支援大西南的决定,奉调重庆医学院。先后担任重庆医学院副院长、院长,重庆医科大学名誉校长,为重庆医科大学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历史性贡献。2006 年1月21日上午10时17分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逝世,享年100岁。钱悳教授曾任高等医学院校《传染病学》教材及参考书、《医学百科全书》、《实用内科学》、《中华医学杂志》等医学专著和杂志编委,《医学百科全书传染病分册》、《中华内科杂志》副主编,《临床症状鉴别诊断学》、《实用血吸虫病学》等主编。先后发表论文30余篇(部)。

  这是我转发此文的主要原因                      

[转载]淡泊的品性崇高的师德不朽的医魂

        淡泊的品性崇高的师德不朽的医魂

                                                                                 [2 ]


拓荒西部的先驱

1955年,为改变西南地区缺医少药的落后局面,造福山城人民,中央决定从上海第一医学院抽调部分人员筹建重庆医学院。当时上海医学院年纪最轻的副院长钱悳再次接受时任党委书记兼院长的陈同生点将。在学校的精心组织和他的带动下,一个四百多人的内迁队伍很快就筹建起来了。动身之前,陈同生找到了他:“老钱,你可以不去重庆了,那边已经有院长了。”是啊,亲戚朋友在上海,事业之根在上海,而那时的重庆则百废待兴。而且,因地区差别,内迁至渝人员要降工资,像钱悳这样的一级教授,每个月总收入会减少100多元,这相当于五十年代一个中等家庭一年全部的收入。钱悳略加思索,坚定地说:“我还是去好!”他的想法很简单:“我不能组织动员了人家去而我自己不去。重庆比上海更急需人才。” 从黄浦江畔溯流而上,船行至武汉,中央发来电报,希望钱悳转道去北京任职。他再三思考,仍然选择了到西部从事医学研究和人才培养这条拓荒之旅。 1956年10月27日,在一片欢呼声中,重庆医学院正式成立!然而,白手起家,创业艰难,种种困难考验着创业者的意志。师资队伍是医学高等教育发展的基石。在钱悳的组织下,当年的重庆医学院从基础到临床,各个教研室既汇聚了来自上医的一批闻名全国的专家教授,也凝聚了一批朝气蓬勃的青年教师,形成了老中青结构优化的学术梯队。他们克服重重困难,为重庆医科大学的建设和西部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是,接踵而来是一个又一个的磨难。整整20年,重庆医学院与共和国一起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坎坷。危难中,钱悳矢志不渝,始终与重庆医学院在一起,与顽强的重医人在一起,顶逆流,抗干扰,在磨难中而行。 “文革”结束后,中央落实政策,许多内迁的学校都撤回了东部,重庆医学院的专家骨干也调走了50多位。困难之时,此时已逾古稀之年的钱悳再次临危受命,出任院长。他召开全校教职员工大会,当众表示:坚决留在重庆,把重医办好!创业者的豪情气贯长虹,他的坚定与执着再一次感动了大家。留下来的教师们都说:“我们被钱悳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了解重庆医学院历史的人都知道,如果当年他不到重庆来,许多人都不会来;如果那时他走了,许多人也会跟着走。经过多方努力,至80年代中期,重庆医学院成为了四川省省属重点高校。在钱悳的推动下,重庆医学院形成了浓厚、严谨的学术氛围。在他所在的传染科,形成了刘约翰、王其南、张定凤为骨干的师资梯队,分别支撑起传染病学的寄生虫、抗生素和肝炎三大领域。钱悳始终认为,面向广大农村和农民是医疗发展的方向,因此学校每年都组织医疗队下乡。钱悳关心重庆医学院、关心学校教职工胜过关心家人。钱悳当时在中学住校的小儿子每周回家也只能和爸爸吃上一顿饭,因为在他担任重庆医学院领导的几十年里,每到星期天,总是在学校和医院里到处跑、到处看。由于历史等各种原因,重庆医学院的副院长钱悳一当就是20年,却从未在同事和家人面前抱怨过一句。他谋求的是利泽苍生,而非一己名利。 1985年1月,中共四川省委任命钱悳为重庆医学院名誉院长。在他退居二线的十多年里,他每周都要到学校走走看看,向走在路上的同学询问学校的食堂、宿舍、老师上课等等情况。年逾九旬高龄时,他仍处处关心学校节约水电的问题,看见水龙头没关好,他也会亲自去关,有一次竟摔倒在地,嘴角缝了许多针。当看到学校的变化,他也会特别高兴。在他生病住院以后,整天关心的仍然是学校接班人、学生人数、收费、贫困学生学费减免等问题。但是谁要来向他请示汇报工作,他都拒绝,“让新班子放手去干!”他的原则是,不干预工作,也不隐讳观点。在他心里,装的是重庆医科大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无论是在抗美援朝时期,还是在支援西部建设年代,只要是祖国需要、人民需要,他都义无反顾,全身心投入,没有犹豫,没有患得患失。他说,“我这一生无愧无悔。无愧,我对得起党和人民;无悔,投身西部、建设重医,我从没后悔过!”   


[转载]淡泊的品性崇高的师德不朽的医魂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