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浅浅教散文,深深品情味

(2017-09-10 14:14:1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浅浅教散文,深深品情味作者:

浅浅教散文,深深品情味——跟着肖特教散文

侯会芳

    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肖培东

每次看到肖老师的课例、课文解读,我都要反复学习揣摩。他那行走在语言文字里的洒脱,令人折服;他那温润在字里行间的情怀,令人感动。我想,“浅浅”,该是一个语文人俯仰之间的顿悟吧!

心怀期待已久的远方,519日,宝鸡市高新第一中学,我见到了仰慕已久的男神,聆听了他的两篇散文教学——《春酒》与《在沙漠中心》。

沉醉,沉醉不知归路!回味,回味,再回味!

 一、读出文字里的意蕴

“老师一定要会读文章,读懂文章。”“读书就是把自己读成作品中的人物。”肖老师如是说,也如是做。拿到《春酒》“读了几遍”,从课文内容到作者情感无一不烂熟于心,但肖老师还在“咀嚼”,在不断寻找文章的点、作者的心。这种静静读书,深深读书的功夫正是平时碎片化阅读的老师们先要学习的。

课堂上,肖老师更是以读始,以读终。先是师生合作朗读课文,从朗读速度上给予简单指导,要求学生慢点读,读出感觉来。之后,《春酒》的标题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你们想想看,这标题只有两个字,该怎么读呀?”一时间,整个大厅都静了下来。学生们在初读感知的基础上,认真思考着。于是,有了思乡,有了甜蜜,有了悠长,有了自豪,有了快乐,有了惆怅,有了忧伤……有男生读,有女生读,有反复读,有对比读……学生们一个比一个有想法,一个比一个读得入味。这,就是点燃吧。一个标题两个字,被学生们读出了许许多多的意味,而接下来的词句朗读更如行云流水,最后师生分工读情感不同的四个核心句,读得酣畅淋漓,读得意犹未尽。如果说《春酒》标题的朗读引导地妙,那么《在沙漠中心》就该叫绝,因为每一个标点符号在肖老师的眼中都是有声音的,有感情的。

……

1读:“这里有一颗干枯的心……一颗干枯的心……一颗干枯的挤不出一滴眼泪的心……”

师:刚才的朗读有一处问题,把“……”读成了“,”。

2(思考状):“……”比“,”停顿时间长。

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3:说明他思维有点乱,说话断断续续。

4:还有点语无伦次。

师:那应该怎么读呢?

……

生(齐读):“上路吧,普雷沃!我们的喉咙还没有噎住:我们应该继续走下去。”(整齐一致,声音洪亮)

师:你来读一下。(生5读)

师:这句话,四个标点。你先把感叹号读出来。

5:上路吧,普雷沃!

师:把对同伴的呼喊齐读出来。(师范读,感情充沛,震撼人心)

生齐读(很有呼喊的味道)。

……

 肖老师说:“会读句子,散文的感情就有了。”他还时不时提醒学生带着表情去读。新课标要求朗读要“正确、流利、有感情”。但是,我们在平时的教学中又能真正落实多少呢?跳读、少读、误读、假读,不知有多少次读得敷衍了事口不对心。而肖老师不仅引导学生读出字词里的意蕴,还读出标点符号里的情味,一路浅语一路歌。“上路吧,同学们!”当肖老师掷地有声地结束这一课时,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说:“上路吧,自己!”

 二、问出课堂的智慧

肖老师说:“好的课一定是好的问题来推动的。”在《春酒》一课的教学中,肖老师以“支撑作者情感的句子在哪里呢?”为主问题,从甜蜜和忧伤两种感情入手,层层剥离,领着学生一步步走进“春酒”,走近琦君。在后面与学生分工朗读了文中四个核心句之后,又不失时机地追问:“前面的句子是谁在说话?后面呢?”当学生回答是孩子与成人两种不同的眼光与角度时,再接着追问:“琦君是谁的孩子?”直指文章要害。学生顿然领悟:哦,原来这是一篇寻根之作。《在沙漠中心》一课教学中,肖老师抓住了“我”说的三次话,引导学生找出朗读以后,抛出了这样的问题:“同学们比较一下,三句话有什么不同?如果要分类的话,你觉得应该怎么分?”一下子就把文章的脉络清晰化了。品读第二句话时,学生从省略号和逗号的不同读法里发现“我”的思绪有点乱挤不出一滴眼泪,肖老师乘机追问:“挤不出眼泪,挤出的是什么?”学生回答挤出的是“幸福”,是“乐观”,是“对生命过程的享受”,是“平静”,是“期待”,是“冒险的意义和价值”……挤出的是最后一句话。这样的“问”,看似不经意,其实正体现了肖老师化有形于无形的深厚底蕴。细想这两节课,像这样的提问和追问随处可见。总的来说一是主问题设置得贴题而巧妙,二是追问的契机拿捏准确,三是每一个提问都眼中有人,领着学生一步一步上前去。想起大众课堂的“对吗、是不是、你还想说什么”,忽然觉得,智慧这个词用来形容肖老师似乎有点苍白无力。

 三、品出言语的味道

王荣生老师说:“唯有通过对言语的体味,我们才能把握作者的独特经验,才能感受、体认、分享散文所传达的丰富而细腻的人生经验。”言承载意,散文教学,就要从外在形式的“言”入手,通过品析发现内在的“意”。在肖老师的课堂上,由言及意的品读充分展现了语言的魅力。《春酒》一文中写道:“我是母亲的代表,总是一马当先,不请自到,肚子吃得鼓鼓的跟蜜蜂似的,手里还捧一大包回家。”肖老师不但抓住了“一马当先,不请自到”、“鼓鼓的”、“一大包”品读出来小孩子天真烂漫的童心、对春酒的喜爱,乡人的淳朴热情,还抓住“总是”一词品出了母亲的疼爱,浅入深出,化点为面,拎起了全文。一句话,几个字,“言”外之“意”就已深入人心。

《在沙漠中心》片段

……

生(齐读):没有一棵树,一道篱笆,一块石头可以容我藏身。

师:我把句子改成这样好不好?“没有树,没有篱笆,没有石头可以容我藏身”,大家想想。(学生思考)

1:不好,因为他已经很绝望了。“一棵”这个数量词可以看出哪怕有一点点他也会觉得有希望,可是他什么也没有,无比绝望。

……

那些浅浅的文字,在肖老师的手中化腐朽为神奇,都具有了奇妙的魔力。

散文,有它的随意,也有它的深刻。要把握散文教学的要旨,用固定模式套每一篇到底是没有用的。就像肖老师执教的《春酒》与《在沙漠中心》,一篇温婉如水,一篇坚强如刚。我们只有真正着眼“这一篇”关注“这一个”,才能体味散文精准的语言表达,才能读出文字里的意蕴,品出言语之外的味道。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