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金成
国金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1,274
  • 关注人气:3,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在路上......【原创散文】/国金成

(2011-09-20 19:57:12)
标签:

情感

           生命在路上......【原创散文】/国金成
  小的时候,我跟母亲说,长大了,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那时在我眼里,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是模糊而又飘渺不定的,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但是它似乎又是那么清晰可见,那是我用想象的手随意涂抹的,涂抹得无比精彩,充满了刺激和冒险。

  于是12岁那年,经过一番密谋,我和一个比我大一岁的邻家女孩梅偷偷逃出了家,我俩决定结伴出去闯荡世界。那天早晨,父母亲刚出门下地干活,我就悄悄溜出了家,手里拎着一个小布口袋,里面装着一斤饼干,贴身的口袋里装着仅有的10元钱。

  我们在兴奋和激动中匆匆上路了......

  后来成为大作家的张爱玲,16岁那年逃出家时,用“踏在地上的每一步都是一个响亮的吻”来形容欢快激动的心情。那时,我们两个小孩的心情想必也是如此吧。

  可是才走出几公里,我们就被慌慌张张赶来的我们的母亲截住了。我们被押送回家,惊恐过度的母亲一进门就嚎啕大哭,一次次狠狠地扬起手臂,却一次次重重地落在她自己的身上。那天晚上母亲就这样一边嚎啕着一边打着自己,我惊恐不安地蜷缩在屋内墙角里一动也不敢动......

  可是,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似乎总在召唤着我,她象海妖的歌声一样充满了诱惑。

  孩时的梦永远不会醒。自从18岁离开家踏上求学的路,我似乎一直在旅途中,永远背着行囊,永远脚步匆匆。我离家越来越远了。

  大学毕业那年,我本可以留在家乡的小城留在父母身边,但我几乎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走。临行前的那天晚上,妈妈默默地一边抹泪一边为我收拾行装,有点哀怨地对我说,我知道你迟早要走,6岁的时候你就说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带着一点点紧张和满脑子梦想我又一次离开了家。也许是命运的约定,在经过了一段九曲十八弯的磨历后,我成了一名用脚板写文章的记者。一年又一年,我在城里走,乡里走,平原上走,高原上走,河上走,江上走,海上走。我去香港,去澳门,去欧洲,去澳洲,一直走到了有“世界边缘”之称的智利。在那个枕着安第斯山说着西班牙语的遥远地方,我竟找到了一种亲切的熟悉!

  走,成了我生命的一种形态。在我苦闷痛苦的时候,走是一种逃避。在我幸福快乐的时候,走是一次狂欢。在我安逸懒惰的时候,走是一种自虐。在我困惑难解时,走是一种思考。不管是一种怎样的走,它都无可选择地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它象各色各样的拼图板,组成了我的人生。

  有时我也走得疲惫,走得厌倦,想坐下来尽情享受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悠闲。可是往往过不了多久,心又会不安分地躁动起来,象思念情人一样痛苦地思念着走。背囊总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里面装着便于旅行的微型牙具、微型化妆包、微型熨斗、折叠伞、折叠梳、折叠衣架和笔记本电脑......

  那年三月的傍晚,咋暖还寒,我独自一人久久倚在东直门立交桥的栏杆边,看远处保利大厦楼顶一点一点收尽最后一缕阳光。在我的脚下,南来北往的车流奔涌着喧嚣着。在我的身边,匆匆走着神情疲惫的男人和女人。一位老爷爷和一个小女孩在桥头放风筝,蝴蝶一样的风筝盘旋着飞走了,越飞越远,直到变为苍茫夜空中的一个小白点。

  收回目光,我已置身在红红绿绿闪烁着的灯海。在这一刻,我作出了走的决定。因为,我隐隐约约又听见了来自遥远的召唤,那个充满了诱惑和刺激的海妖的歌声。

  走,也许是不可逃避的命运,因为,生命在路上......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