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民间传奇:江西丰城的点血术——“五把钳”(转)

(2010-04-26 10:01:09)
标签:

转载


  
  请各位稍安勿燥,给大家提供一个流传千年至今仍然神秘存在于赣中丰城地区民间的有关人体操控的技术。并不对其是否科学加以评论,只作为资料介绍给大家参考,大家姑且以传奇视之,呵呵。这这门功夫只流传在江西,只有江西的丰城人才会。
  
  小时候父亲去世,随母亲千里迢迢回到我的故乡丰城,这是一个古朴的地方,夏商时期就有人居住,春秋就有城市建制。著名的洪州窑的遗址就在这里,如今去参观景德镇的瓷器博物馆,那些被标榜的著名的瓷器艺术家们很多都是丰城籍;抗法名将邓子龙老将军也生在这里;最著名的是那把闻名遐迩的龙泉剑就是春秋时期在这里发现的,所以丰城又叫剑邑。史书有载,王渤的《滕王阁序》也说:“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就是说的有关丰城的两件事,前者就是说的龙泉剑邑。后者说的是汉朝著名的孝子、学者徐儒。
  
  小时候,初回丰城,语言不通,颇费了些精神在交流上面的。
  
  丰城话带有很强烈的文言痕迹,难怪这里进士、状元层出不穷。他们和人打招呼问你要去哪里时,会说:“去何地呀?”;语言中也经常用倒装句,比如:“你打我不赢”、“学我不到”……;发音就更复杂了,一些古文中的谐音在这里多能找到,比如刘禹锡的《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里面的“斜”要念“XIA”,否则就不押韵,而丰城人就这样念这个字。
  





有关“五把钳”的民间传说
  
  “五把钳”流传很久,在丰城民间是很普遍,这从丰城人至今流传着的一些习俗中可以略见一斑,比如:人们-无论男女老少、亲朋还是怨敌,交往时是尽量避免肢体接触的,尤其是拍肩膀、后背之类的亲昵动作都会引起对方强烈的警惕和反感…… 。因为“五把钳”会在不经意见就被下在仇家身上,被“点血”者,会在不同时间或吐血或面黄肌瘦而很快死亡。
  
  其实是不是应该叫“五把钳”或“五把钱”,没有文字记载,不得而知,但我们从小这么叫习惯啦,它还有个别名叫“抹子手”……这们功夫,在民间端的是让人恐怖,整个江西提起“五把钱”,没有人会不想起丰城人……呵呵。
  
  据说“点血术”传孙不传子,因为学这门功夫是有损阴德的,怕断子絶孙。我读中学时亲眼看见一个乡下男人在照相馆前面的地摊人群中,悄悄握了一下一个女人的手,而那个女人当场就半身不遂的。周围的人一下子就将场面围了起来,当时那女人一把就抓住了那个碰她手的男人,场面闹得很大,很多人围观,我正好去上学,所以也上去围观。只见那男的拼死抵赖,不承认,这时微观的人群里有人说:“可以去人民医院检查。”可是人群中突然又有人说“没用的,西医不承认这种现象,检查不出来的”。
  那乡下男人立即符合说“是啊是啊,去检查”。”。这时又有人说“去中医院,那里的打师懂这个”,这下那男人满脸灰白啦,人们一起不由分说将他扭走啦。
  
  后来听说,那个男人以前和这个女人的老公有过节,而这个女人并不认识他。
  
  传说:“五把钳”功夫高的点过以后是没有感觉的,功夫不好的,会有震颤感或当场出现大的症状!
  会这门功夫的人一般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被知道了的,在农村很惨,全家被孤立,生活圈子边缘化!
  
  正因为如此,丰城人才个个诚惶诚恐,不允许别人随便拍自己的身体啦。
  
  其实不光是丰城人会被点中发病,所有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外地人得了怪病,不明所以而已!这种暗算在我的圈子里有几例,读初中的时候一个老师,面黄肌瘦,我被同学告知,他就是着了道啦;我的一个姨父的弟弟很多年前是武装部长,工作关系被下了“五把钳”,但他自己懂得功夫,会治疗,所以千里迢迢写信给我母亲要买海龙海马……那时我才五六岁,知道就是为这事!
  
  我三舅解放前和我二舅从山里出来去乡里贩竹笋卖,三句话不合,和别人打起架来,腰部不幸被对方摸中,回到家后的第三天,吐血数碗,正好有个游方郎中在家里借宿,开方下药才保全了性命!(这是我母亲说的)我三舅直活到八十多岁在大前年才去世!
  
  解放初这种传说更多,因为要枪毙很多土豪劣绅,所以仇恨交错。母亲是土改干部,那时候她记得(当然也可能是那时候听说)有个乡长在会议室里看地图,有个家伙抢过竹棍遥指一下乡长的说:在这里在这里!意思是找到地点,实际是用气功点中乡长血头,乡长当场吐血……。这都是很老的传说啦。
  
  
  家兄当武警时,他的班长在抓捕一个丰城籍杀人犯时,因为夜间突然行动,击昏罪犯背负出门时,被醒过来的丰城籍罪犯反手摸中腰部,当场满脸杀白,后在部队一直用中医治疗,退伍不几年,就去世了。据说“点血术”点的部位对病情轻重是有不同的,“油边”也就是腰部是最严重的,基本上没法救治。
  
  总之,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谣传的,这样的事情在丰城是很普遍的,过去在江西的任何地方,只要说是丰城人,大家都要敬而远之的,呵呵,现在开放以后倒是好多啦!





传说中的“点血术”原理
  
  和大家说起传奇功夫“五把钱”,不觉情趣盎然,眯缝起眼,钩起无限的遐思!
  
  不久前听说中、日、韩三国的中医专家聚杂在一起开会,要统一中医针灸穴位的一些技术规定;前两年,美国卫生部门也正式承认针灸疗法的科学性,并允许这门治疗方法在美国公开流行。这说明中国先秦以前的人体输穴脉络理论是非常高深而科学的,他向人们揭示了人体循环系统中除解剖学上看得见的血液循环系统、淋巴循环系统以外的另外一个循环体系--气的循环系统。
  
  气的循环系统中又分精气、卫气、营气……总之在这个系统中循环着人体更神秘一面的物质,这些物质沿着经络按照子午流注的规律绕人体环行。中医师(或气功家)根据古人发现的这些规律,结合吐纳、导引,可以增强这些物质的属性,从而到达超乎寻常的外现能力,这就是气功。有时候经络被阻滞,会导致人体机能的丧失或缺失,这启发人们发明了点穴和针灸,点穴是个很神奇的技术,一点之下让人目瞪口呆的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为了使得大家对点穴的神奇有感性认识,砍柴的可以教大家一个止腹绞痛的拿穴方法,这是儿时一个老中医教我的,很灵验:有时候,我们因为感了风寒,肚腹绞痛,要上厕所,可是厕所又一时没空,那种感觉是不是非常非常的难受?这时候,砍柴的教你用右手拇食二指掐住左手的合谷穴,以略酸为度,腹部绞痛可立即缓解,不信,各位都可试验一下。
  这是因为合谷穴是和胃肠经相联的。
  
  这是中国先贤对人体另外一个神秘的循环系统的揭示,是对人类的重大贡献。
  
  可是,我们的祖先对人体的发现,不仅仅是经络这么简单,很多更详细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湮没了。
  我们今天的国人只知道经络循环系统,却不知道古人还发现过另外一个隐秘的循环系统,他和经络并存,但又不是经络,叫“血循环系统”但又不是物质的“血”。这种理论,在中国还从来没有人阐述过,(这是砍柴的从这些传说中总结出来的未加证实的理论,呵呵)但它却诞生了丰城著名的“五把钳”功夫,这种功夫的学名其实叫“点血术”。
  
  “点血”的理论依据是人体除了精气在经络中的有规律循环以外,还存在另外一个看不见的循环系统,这就是“血”循环,这个“血”的循环是按照太阳运行的规律来进行的,他们认为“血”是有“血”头的,这个血头可以根据太阳在天空中位置相应在人体身上测到,如果通过一定的方式阻断“血”头,那么人体就会出现故障,导致真正的吐血,甚至死亡。
  
  练习“点血”的人,有时要象练铁沙掌一样插豆子、插沙子,也练气功(这是高级阶段),但一般了解太阳运行和血头灌注的关系是最基本的基础。








关于“点血术”的一些琐碎的话。
  
  说起“点血”话就多啦。
  
  从前“点血”的功夫是不能随便传人的,师傅对要传授的人必须经过严格的考察,必须是品行端正、且脾气温和的人才可以得以传授。因为一旦徒弟在外面犯下错误,就会有行内的高手一直惩罚到师傅,那是一种寻仇式的暗害,充满传奇色彩。被惩罚和施与惩罚的人往往从未相识,这导致事情的突然发生,往往决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或一人倒下一人悄然离去;或两人双双死在当地。而旁人一般都感觉不到决斗的痕迹。
  
  也许是远古传下来的行内的规矩,也使得这种恐怖的功夫有了一种无形的正义的约束。
  
  在丰城,初学者都是秘密的。学会理论或基本功夫以后,就要试手,试手是严禁在人体上进行的。一般是用鸡、鸭、鸽子……之类的小动物。
  
  
  江湖上的事情其实和武侠小说里描写的还是比较相似的。
  
  我十来岁的时候到一个同学家,和他父亲免费学过一段时间的武艺。他父亲是个江湖郎中,会治疗跌大损伤,也会拳脚、器械。在那里我结识过很多江湖汉子,其中有一个和我们每天五点钟一起面壁站桩的鹰潭花钱来学艺的大哥小哨子,他是慕名而来。而我则是因为困扰多年、让我无法正常上课学习的咳嗽,被他叫来练逆式呼吸的。我很快就如愿以偿,母亲很惊奇我的改变,很多
  
  年以后我还把它传授给了我咳嗽的姐姐。
  
  学武艺很苦的,小哨子有天站桩运气,突然咕咚一头就载在门坎上啦。我因为身体单薄,师傅一始教给我一套板凳拳。农村八仙桌旁的实木板凳,劈、咂、扫、撞……能最后舞起来的力气就非同小可啦。小哨子说,龙虎山的一个师父舞起来以后可以泼水不进。我不信,他说还别说有板凳,就是双手“猫洗脸”(一种连续的护身手法)也无法用水泼到他的脸上。
  
  
  每天早上五点去师父家站桩,完了练板凳、打字拳、舞双锏、耍双刀……剑、枪没练我就没时间去啦。说起字拳,这也是江西武术的独门拳种,在全国武术汇编里面有提及。它的打法象是在地下用步伐来写着各个不同的字,而手却随着步伐攻防扑击。练习方便,实用,好纪。基本上一个字已经把临敌时的各种情况算死,只要依法打完动作,必然得手。
  
  我不知道我同学的父亲是不是会“点血”的功夫,因为传孙不传子的规矩,我的同学也不知道。但是在父亲不在的时候,他从阁楼上拿下来一些发黄的老书给我炫耀,那是些线装本,里面画满了逗号一样的文字,不是要学武侠小说描写天书,那的确很象后来金庸说的蝌蚪文。只是当时年级小,没在意。
  
  小哨子照例喜欢在师父不在的时候吹嘘他们鹰潭龙虎山的功夫,比如他认识的一个师父会“掌心雷”,就是当他运气在手心里后忽然向外张开,可以击落一丈开外的树叶,当然还有如雷的响声。这些太玄,不过他悄悄告诉我有关师父的一件事情却让我非常好奇。
  
  他说,他有一天看见师父在鸽子的翅膀底下掐了一下,那鸽子就死了,过一会,师父又提着鸽子的头轻轻扯了扯,那鸽子又扑拉拉地飞起来啦……
  
  学“点血”的人试手也必须是这样的,当然我不知道小哨子说的师父的那一手是“点穴”还是“点血”,但,初学“五把钱”的人是必须要用动物练习的……
  
  改革开放以后,一切向钱看。“点血”道上的道德观也开始变得堕落,读大学的时候听说在丰城
  
  乡下有师父公开收徒,两千元就可学会……也听说一些怪异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一个发生在上世
  
  纪八十年代流传很广的一个故事……
  






传说和现状
  
  过去有“徒弟访师傅三年,师傅访徒弟三年”的说法,这说明在漫长的历史中,人们对“点血”这门功夫的传承是非常谨慎的。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一切向钱看,很多朴实可靠的道德约定开始动摇。“点血”技术也作为一种牟利的方法被一些胆大妄为的师傅收钱随意传授,很多品行不端者或身负仇怨者,都可以轻易学到此功。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很多故事,其中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是说:
  
  
  八十年代初有一个在外做生意的年轻人,慕名到丰城的小港一个公开收徒的师傅那里学“点血”,功成以后从赣江大堤走路回家,一路非常兴奋,一想到自己从此就拥有了传说中的绝技,可以对任何仇人施与不着痕迹的报复……可以惩罚任何仗势欺人的人就飘然若仙。但是,他还从未在人身上试验过,不知道是不是灵验。将信将疑中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满头白发的驼背老者提着篮子蹒跚而来。年轻人想,这老人总该八九十岁了,如果死了也不算遗憾(一念之差)。正盘算着,老人家突然一个趔趄,象要摔倒,年轻人一看机会来啦,上前一步伸手扶起老人顺手向老人的血头点去,直见那白发老人漫不经心的拂开年轻人的手说“不用你扶!”站起来,佝偻着腰继续慢慢前进。
  
  那年轻人知道不对头,不敢做声,低着头默默的跟在老头后面一直走了很久,老头忽然悔过头来眯缝着眼对年轻人
  
  说:“学点血是惩恶扬善的,而且从来不许用人来试手,看你的手法不过是初学,这么狠毒,本来就此除去,免去一害,但是我老了,希望积德,三天以后的晚上十点钟以前到**乡**村来找我,超过十点就不要来啦……”
  
  年轻人本想再说什么,但看着老人坚定的神情,只好沮丧的回家。
  
  第二天就开始卧床不起,第三天开始大口吐血,家里人终于知道事情原委以后,虽然恨这个年轻人心事歹毒,但还是立即抬着他跋涉去乡下寻那位老者,一直找到很晚,当终于打听到那个老人的住址而且到达门外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任怎么敲门都无人应声,全家人嚎啕大哭,那个因一念之差而取祸的年轻人吐血而亡!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